星沉灵

微博id:星沉灵。自萌冷圈的闪轨毒重症患者,my cp库里/crrn/クロリン可逆不可拆,one and only!

【闪轨同人】call my name

坚持不懈搞事情,能蹦几天是几天(。)JDK7月21上海场有friends约嘛www不接受刀片(靠。)以下正文。

 

 

 

 

“你——”一个声音响起来,穿插进仿佛无休止的孩童啼哭声中。末了,那声音小心翼翼地发问:“——干嘛哭啊?”

 

无济于事。完完全全的无济于事。小孩哭得更响亮了,并很快出气多进气少,直打嗝。

 

声音一下子变得慌乱起来,拿这状况一点办法都没有,只是一个劲地安慰,说着“别哭了别哭了”。平常清爽洒脱到好像永远无畏一样的声音,陡然变成个泄了气的皮球,只好无奈地嘀咕:“是、是我的错?说错了,什么教你不开心的话嘛……”

 

到最后小孩依然抽抽噎噎的,但似乎缓过来许多,断断续续地开口回答那个声音:“不是的……不是、你的错…………对不起…………我、我、我——”他又呜咽起来,“我就是忍不住……”

 

“好啦没事。”声音温言道,终于松了一口气,但又有些好奇,“你平常,都是这个样子?”

 

“没。”小孩带着浓浓的鼻音,回答,不时窜出来响亮的打嗝声,“村子里的人,跟你不一样的。他们不会这样跟我说话。就像是,对着一样东西……没错。对着花呀,草呀,一块砖,一把椅子,会怎样看呢?会跟它们说话吗?但我,就是那样的东西呀。”

 

“……”声音难得地沉默了一会儿。

 

小孩完全没有在意,低头吸着鼻子,继续说下去:“你、你是第一个这样跟我说话的。所以,你不在的时候,我连哭给谁看,都不知道了。”

 

说这话的时候,自己抹去泪痕的他,认认真真地,趴着看向地面,看向小小的黑色洞窟深处。

 

远方的风呼啸过旷野,寂静的山巅上五岁的小孩子是唯一的活人。山腹内是村人祭祀的殿堂,而这荒芜无人的山巅上面,偶然出现的连通神殿内部的洞口,是这个小孩生命中唯一的慰藉。他不知道自己在跟谁说话,是神、是灵,抑或是时空中飘荡的亡魂,也从来没有在意过。只知道这个声音,跟其他人是不一样的;偷偷躲到这小小洞口来度过的时光,是他短暂人生中最快乐的。

 

如此肯定着,小孩一遍又一遍地拖着小小的身子偷偷爬上山巅,跟一个古里古怪的声音讲着话,从来没有害怕的意思。

 

但那声音有一次终于忍不住问:“你不怕我?”

 

“我为什么要怕你?”小孩很惊奇。

 

“我已经死了啊。”声音说。

 

“哦,你死了啊。”小孩说。

 

“……你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嘛?”声音破罐子破摔。

 

“不知道。”小孩诚实地回答。

 

“哈,就是啊……”声音顿了一下,似乎是在思考,又说,“我这样的家伙,死后是得下地狱的。”

 

“那是什么?”小孩问。

 

“……不知道。但在很深很深的地方吧,想必——”

 

“那不要。”小孩立刻说。

 

“哎?”声音一下子笑了,“你怕了?”

 

“在、在那么深的地方,你就,没法跟我说话了吧。我怕,听不到你的声音,回答不了你的话语。”小孩低着头,扒弄地上的小石子,“不过没关系。我跟你一起去,就可以了。”

 

“那可别。”

 

你连“死”是什么都不知道,声音想。真是个天真的傻瓜。

 

但小孩很快就知道了。

 

那年的最后一晚,夜色温柔无私地舔舐着整片大陆,但在这片根本不为人所知的地方,连漫山遍野的积雪都被渗出了血与火的红光。枪响、悲鸣,烈火吞噬尸体与房屋的爆裂声,眨眼间席卷了整个村庄。

 

声音再次见到小孩的时候,一时忘记了如何发出声音。

 

他已经连行走都做不到了,匍匐着,一下一下地爬上了山。沿路的积雪上面,一条长长的血痕拖曳出小孩前行的路,是他全身伤处流出来的血。看到洞口,小孩依然笑了一下,嘴唇因失血瑟瑟地抖着,之前咬紧的牙关也布满了渗出来的血红。

 

“今天、是我的生日呀。”小孩先发出来声音。好像很开心,又好像很冷,他的每一个字都在发抖中从口里蹦出。

 

他尽力地撑起身体,扭头望进身后璀璨的夜色。有火光沿着他来的方向迅速追寻而来,渐渐能听到军靴踏过雪地沉重的声响。

 

“我身上的血,都流干了……但,还是没有‘死’。”小孩喃喃道。

 

风雪中步步逼近的猎兵们已经现出轮廓。当先看似头领的军官无声地挥手示意,一干人立刻飞速逼近——

 

“我连,人都不是的。我——”

 

他纵身跃下。

 

哈梅尔村世世代代祭祀的巨石碑,传说具有回应献祭者愿望的神能。

 

就像水波轻轻破开,一推之下轻柔入水,库洛后仰着坠入深潭之中。面前推他入水的小孩静静地凝望着他,眼中好似有诸多不舍,又平稳坚定得不容置疑。

 

水面霎时覆盖下来。隔着朦朦胧胧的,但还隐约可见,那孩子转过身去,稚嫩的背影好似阻挡着什么黑暗又厚重的东西。那是死亡。是他跳下去,心脏被嶙峋的岩尖穿刺而过时迎接的东西。

 

“我没有什么可以给你了。”小孩闷闷地说。

 

隔着水波,隔着荒诞的时空,一串串气泡旋转又破裂,那背影一点点拉长,变成熟悉的少年模样。

 

 “这颗心剖出来,还给你。”少年略微沙哑的嗓音好似带笑。

 

很快那背影拔高了些,变成未曾见到过的青年的样子。他微微侧头,回过身来,脖颈的线条拉出姣好的形状。绛紫色的眼睛隔着万水千山,里面有浓得化不开的哀切。

 

“不要死啊……”

 

“——!!”

 

 

 

…………

…………

 

 

 

“里恩!!”

 

“我在的。”

 

听到这样的回应,库洛稍稍压下微乱的心跳。面前的巨石碑在千古之中巍巍无言。

 

“想起了?那个时候……”

 

“嗯。”库洛低声应着,又闷声道,“可我……这样罪有应得的家伙,你干嘛——”

 

“我不觉得后悔。”里恩看向他,“从来没有。”

 

“呵。那真是,”库洛笑了出来,“彼此彼此了。”

 

“我也,没有什么可遗憾的了。”里恩也低低地笑着。

 

“事到如今嘛。”库洛与他对视,“幸好骗到的是你。”

 

里恩无奈地摇摇头,笑着也说:“幸好作为人,还是遇到了你。”

 

“真的,谢谢。”

 

 

 

…………

…………

 

 

“在那场哈梅尔的大雪之后又是十四年。这之后,苍与灰的——”



细软的小小花瓣温柔地飘落到纸面上。



——又是,这个季节了呀。



少女揉了揉镜框下略感酸涩的眼角,在浸染了莱诺花汁的纸页上补下了最后的字句——



“英雄的传说,将在大陆上永远地流传下去。”

 

 

 

END

 

 

补充一下本文设定:

1. 凛凛生日12月31

2. 凛凛是被制造出来的火之至宝容器,原本不是人类,失去心脏后成为寿命20年的人造人

3.库洛是被选中的水之至宝容器

4. 容器在承载至宝的力量之后就,嗯,懂的(跑走……

 

评论(8)
热度(13)
©星沉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