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沉灵

微博id:星沉灵。自萌冷圈的闪轨毒重症患者,my cp库里/crrn/クロリン可逆不可拆,one and only!

【闪轨同人】焚情

第六版闪3狂想。就等官方赶快出老库人设了。以下正文。






传送的光华散去,从中显现出两座高大巨人的身形来,包裹着两位启动者的光团从中降落。

将武器紧握手中,两人背对而立,环顾四周。

“这里……”库洛轻声念,“就是最高处了吧。”

“是啊。”里恩回答。

“哼哼……所谓,’世界之巅’嘛。”库洛笑道。

里恩沉默片刻,接道:“从外面看起来最高的地方。但实际上,位于萦乱时空中,天、地、海三重空间的交界之处。从某种角度来说,称之为’世界之颠’也没有错。”

“啊……”

以被“侵蚀的黑暗大陆“——即曾经的埃雷波尼亚本身——为视角看上去,异界化的核心之处,由一层不可直接靠近的能量的膜形成,远看犹如一个布满“血管”的巨大球体,沉沉地积压在这片变异空间的最上方。这仿若巨大胎盘的球体延伸出生长于地脉之上的“真知之草”,扩散出令人陷入嗜血狂热的毒素,再在中毒之人的尸骸之上重新生长,无限蔓延开来。而再之上,已完全与天空“同化”的海洋沉坠下来,仿佛顷刻间就要将大地上的事物压个粉碎。异界如同不断增生的肿瘤,在这片大陆上以帝国为核心迅速扩散着,形成将整个塞姆利亚大陆吞噬殆尽的趋势。

在目所不能及的地方,处于这片大陆表里层的各方势力与奇人异士,皆不计前嫌联起手来。或搜救、救治尚且存活的感染者,或减缓异界的扩散速度,无论曾经隶属于何方势力的人们,都在这场名符其实的第二次“大崩坏“面前挺身而出。更甚者,绯色骑神的启动者——这个国家未来的君主,以自身支撑住了倾倒而下的天穹,誓与埃雷波尼亚的土地、仍未全数获救的人民同生共死。

而此时,在各方人士的帮助下战胜异兽、打通道路,在时空的洪流中耗尽灵力逆流而上的两位骑士,已成为结束一切噩梦的唯一希望。

“怎么了?”库洛看了看站在身侧的人,微微皱眉,“脸色不好。”

“我没事。”里恩摇头。

“说起来,”库洛拉住他,“你的那个力量,还是不行?”

“嗯。但没事。”里恩放在一侧的手指暗暗捏紧,“我会,控制好的。”

“…………”

“走吧!”里恩说。

他眼望着最终之地。仿佛潘多拉的魔盒一般流光溢彩的地方,流泻出的却是招致毁灭之物。如今这核心,即将被毫无遮掩地出示在他们面前。

跟注视股掌间被毁灭的万物并无不同,神座上的“核心”俯瞰着来到自身面前的两人。而与此同时,库洛与里恩同时变了脸色。

“骗人……的吧。”库洛的视线来回于身畔之人与上方的“核心”之间,自语道。

“…………”里恩沉默地看着。

高高神座之上、万千因果之间,那“核心”——召来末日审判的“意志”,的确有着与他本人一摸一样的样貌。除了那一头“原本”的白发。简直,就跟那位“鬼”似的,就跟——

“——别开玩笑了!”

一身的冷汗冰入骨髓。但里恩蓦然转醒,有温度沿着库洛紧握他的手传递回来。

【但是。】

那一刻里恩清醒无比。

【已经……】

有许许多多的事情全都回想起来。

【来不及了!】

库洛瞳孔骤缩——

世界瞬间崩塌!

末日的景象接踵而来。血红的胎膜扩张到极致,吞噬整片大陆。异变的天空随之倾斜!血色巨浪的冲刷之下,时间和空间都成为糨糊一般的稠状物,仿若融化过后搅拌在一起那样,再不足以支撑任何生灵的存在。那些或宏伟或卑微的历史、名胜,无休止争斗、挣扎着的文明本身,都被毫无留情地吞没、搅碎,不留一丝意义或痕迹。

库洛察觉到自身的陨落。从他所身处的高高的世界之巅上,独自一人掉落下去,朝着无止尽的毁灭里面。即使,全世界都在这顷刻消逝,一瞬间他突然感到悲凉起来。忍不住仰头,朝跌下来的地方看上去,绛红的眸光中映出了另一双红色的眼。天崩地裂间万籁俱寂。那通红的“核心”高高在上,仿佛漠视万物走向终焉的女神之眼。但透过层层叠叠,望向深处,核的“意志”在终焉时刻唯一注视着的,的确是他,的确……

一阵巨颤间,库洛猛地回神。时间好似倒流一般,前一秒噩梦般的末世忽然消失不见,眼前展现的是分明的现实。他看到神座之上的“里恩”轻飘飘一抬手,足以否定任何存在的能量束扑面而来——而这千分之一秒之间,本应在身旁的“里恩”忽然出现在面前,张开双臂挡下这一击——一切发生在寂静之中,就像老旧影像的回放。而他库洛充其量,只是个看客。

但在眼前被白光吞没之前,里恩最后回过头,向他述说的话语,又听得分明。

“‘里恩’这个人,在’你所处的这个世界’里,从来,都没有存在过。对不起……但我,并不是……”

于是虚无一般的漆黑笼罩了他的意识。也不知过了多久之后,朦胧胧地,库洛感觉到自身被推搡。他一个激灵醒过来,在虚空中朝着不知名的方向紧跑几步,稳住身,才往回看去。

突然出现于此的少女再熟悉不过,却穿有带着东方色调的古怪衣袍。缀着红色系带的白袖飘飘,少女抱着胸,有些焦急地露出以往那样无可奈何的表情。

“托瓦!”库洛不由得惊叫。

“真是的,在这种时候睡着,库洛还是老样子。”身形娇小的少女抱怨完,语速极快地切入正题,“听好,先不要管我是怎样来、为什么穿着这套服饰之类的问题,接下来的事情非常重要!是世界经过无数次循环往复、所有因果的拼图终于凑齐之后,才得到抵达之可能的’魔盒中唯一的希望’!”

“啊?”库洛摸摸后脑,“你们……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详细的事情,接下来自然会有人帮你说明的。”托瓦垂手站定,“我在这里,只是为了完成和琪雅酱协作的指引工作,令你抵达’那个’所在的地方。这也,同样是凑齐因果拼图的结果啊。”

库洛看着在虚空中微微散发微光的故友,又好似看见了另一个历经万千时空而来的灵魂。

“好了!”托瓦拍手道,“去吧。“

她又将库洛轻轻一推。远远看着他去往的方向、再往深处的宿命的尽头,垂下头,嘴角的颤抖再也止不了,振袖兜不住的泪花簌簌落下。

库洛所处的世界再度有了声色。他恍然觉得这里他来过,无边无际的碧色草木,在没有风的浓黑之中微微摇曳,是见过的景色。那分明是跟噬人血肉的红色真知,异曲同工的产物啊。在哪里所见?连同万草之间,等他一人的那个背影?

库洛踩出一步。

一圈碧蓝的光波荡开,脚下的蓝色真知在他的触碰下,轻轻一晃,倏忽消散。不曾于此世存在的记忆涌了出来。他一个愣神,又是一步跨出。

一步步,离那个等他的背影越来越近。途中草叶飞散,蓝光如同不止息的涟漪,一个接一个,扩撒向空间无止境的尽头。

“已经,看到了吧。”里恩向终于抵达身后的人说,“灾厄与毁灭的真相,’我’所犯下的罪行。”

“那……不是……”库洛垂眸。

“不是’我 ’。对吧?”里恩转过身,看着他。好像很难过的样子,眼中又满是释怀,“曾经有着‘里恩’这个名字的人——在最初的世界与你相遇的人——在那时你死后,再也不复存在了。而’我’,你在1204年之后活过来所见、以及往后的无数个世界里邂逅的,都是一个幻象、谎言,并非实际存在于世。”

“你……”

“‘我’、’我们’,”碧色光辉在’里恩’周身流淌,连同脚下越发碧蓝的“植物”,“都是’他’——里恩所捏造出的幻象。他作为那一战的胜者,许下了换回你生命的愿望,得到了作为’女神之眼’审判世界的使命。而在这里,所有的真知草,都是他剥落下来的本心。是前往每一个被他的审判终结之前的世界,代替他实现夙愿的化身——”

“所以!然后呢?”库洛打断他,“既然如此,告诉我这些,是要做什么?”

“已经,再明白不过了吧。”有着里恩姿态的真知草合眼,在所有’同伴’幻化的光辉之中——那光辉中尽是无数个世界中两人的过往——向库洛伸出手来。

库洛站在原地,没有动作。

“‘他’许下的愿望,将自己五岁那年的心脏交给你了。”’里恩’的声音说,“现在这份剥落下来的血肉,也一并还给你。”

“一定要见到他啊。”

“扑通”“扑通”……是再熟悉不过的心跳。原来……

库洛蓦然抬头——漫漫碧草与熟悉的身影都已消失不见。扑面一颗鲜红欲滴的草叶化作流光,倏地融入他怀中,融为一体。

“路很远。‘我们’会一直在你身边。”声音自身体内部传来,回响在脑海,“就像那时候所说。你只管,不断往前。”

景象变换。置身的是末日之前“核心”的胎动。

无差别的能量波如地底不断涌荡的岩浆,首先在“核”的内部冲击、翻涌起来,致使通往神座之上的道路混沌而扭曲。

但库洛仍在往前走着。无数光流从他体内流泻,抵挡住意图摧毁一切的毁灭意志。这出自同源的两股力量,是夙愿与宿命永恒的角逐,不断相互碰撞、燃烧,直至永寂在烈焰之中。

一簇簇的流火在库洛周身消散,每一个都透着跟里恩相同的影子。在那段循环往复的宿命之中,一次又一次地辗转、磨灭,化为飞灰、化为乌有,无怨无悔,周而复始。但他们都说,他们不是’里恩’。

终于,库洛见到了神座上的那个人。

这才是啊。

白发的少年看向他,歪过了头:“你来啦。”

“啊……”库洛低声道,“让你久等了。”

“但我不记得你。”真正的里恩轻声说,“原来,我一直在等的,是你。”

“是啊……”库洛回答。执起了身后的武器。

一瞬间不知怎的,他想起了好久好久之前的那个黄昏。他独自坐在七组的教室里面,看向窗外。然后里恩走了过来,伸手覆在他手背之上。这次库洛无奈地低叹着,也伸手去捉他。但里恩的手滑落开去。触手是铁一般的冷意。

“最初的‘他’,在死去之后,以骨骸铸就了这把武器的真貌。”脑海中,真知草最后的声音说,“双刃剑,‘诸神的黄昏’。这一直,只属于你。”

过去俱将灰飞烟灭。

那泛着金属冷光的武器在库洛手中,仿若灼烫无比。而剑刃的一端,已深深地扎入里恩的体内。

这次库洛没有避开视线。他看到,万千因果的崩裂、岁月时空的重组,本应黯淡的世界重回新生的光泽、本应死去的人重归日常的生活……而这所有的根源之处,即将消散的那个人,还在注视着库洛。竟跟那时一样。世界毁灭,透过剧荡,他所看过来的、唯一注视着的,也是这样的眼神啊。哪里舍得。

库洛泣不成声。

“里恩……”透过再也触碰不到的距离,库洛看了过去,一字一句地吐出,“我,最喜欢你了!”

他好像看懂了对方的口型。

在一切平息下来的瞬间,错身而过。永世离别。

朝阳自大陆的彼端向空中攀爬。年轻的少年少女们一路跑来,大呼小叫着库洛教官。

库洛凝视着空空如也的手中,缓缓站起身。

已经想不起,那个时候应该听到的声音。




“我也。只喜欢你。”




End

评论(2)
热度(13)
©星沉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