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沉灵

微博id:星沉灵。自萌冷圈的闪轨毒重症患者,my cp库里/crrn/クロリン可逆不可拆,one and only!

【闪轨同人】天地悠悠

一篇绿毛妹缪洁中心文。立派库洛厨立场表明。人物属于法老控,闪3发售前私设属于我=w=

 

 

 

一片暗色中有压得极低的呼吸声。过了许久,静谧中隐约传出两人低低的交谈。

 

“之后你上哪里去?”男人问。声音的尾调还掺有沙哑,似是少年一样。

 

对方轻笑了声,是俏丽少女的嗓音,回过味来又娇媚无限。

 

“不去哪里。”缪洁了然无趣地答,“交代的事情都做完了,再说吧。”

 

“那你自己呢?”亚修又问。

 

缪洁靠在废墟的一角,定定地望进一无所有的漆黑,好像把全身的力气终于用尽。过了好久,才发出飘若游丝的气音:“他都那样决定了。我还有什么所谓。”

 

那天那位教官大人来迟了,才又被哪方势力绊住的样子。推门而入时,入学仪式整场安静下来,整个礼堂先前议论纷纷的声音都消失不见,每个人都回头望过去。缪洁混在人群中显眼的位置,施施然站起身,手指好整以暇地挽过发尾,才侧身看去一眼。

 

此时对方的靴底已一下下砸在了礼堂地毯上,沉稳不失威仪,低调又毫不谦卑,好一个本国口耳相传的大英雄。将满目讥诮吞咽入腹,少女矜贵无比地扬着下巴,盈盈望去的目光似破冰的春水。但随即被错身而过的脚步漠视个一干二净。

 

缪洁浑不在意地一捋发尾,并着腿重新优雅落座,这才得空好好打量了他。看背影,身段已然不错。方才惊鸿一瞥之下,是一张仿佛不食烟火的素淡面孔,配上那一身白衣,一人一剑很有点滋味。十四年间被养成了这个样子。也难怪。

 

她掩嘴冷笑。

 

入得了那个人的眼。

 

“那个时候见到这位‘故人’,”缪洁跟亚修说。但她失着神,更像自语一些,“不知怎地,我无端想起初次见到那人的时候。是在那之前,那场大火——上一次见到里恩的六年之后吧。”

 

刚开春,初霁微光下,室外的鸟鸣声仿佛来自另一个世界。女孩才从这宅子主人的卧室里出来,跌跌撞撞地闯到落地窗边,眼望着这景色,止不住趴着窗沿下坠的身体。蕾丝睡裙遮不住的地方,全都是青青红红的痕迹。

 

这时缪洁看到了外面的人。少年一头银发,叼着跟草叶蹲在墙根,微微眯着眼不知在想什么。但她看出来他是在晒太阳。

 

库洛也看到了缪洁。隔着窗玻璃,他毫无意义地朝女孩伸出手来,问:“你要出来看看嘛?”无遮掩的阳光下,那双绛红的眼晶亮。

 

缪洁就点头答应了。

 

“那年我九岁。他十三岁,刚从茱莱出来。我已经在贵族的那些人手里待过六年啦。”缪洁淡淡地陈述道。

 

亚修没有说话。身为在同一人手下做事的人,他自然知道伊格雷特家这位“女儿”的来历。只是不知道这么小……

 

“我跟你不同啊。”缪洁看了他一眼,兀自漾开一个笑容,神色倨傲,“哪怕跟斯嘉丽特他们,也是不一样的。我既不是教会的人,也不隶属于帝国解放战线。我是他一个人的。”

 

混在脂粉中、杯觥交错中,乃至许许多多帝国权贵的金屋之中。一枚谁也不知道的暗棋。

 

她嘴边笑意渐浓,绚烂得像朵剧毒的花。

 

“我从未失手。”缪洁讲道。但她顿了顿,颦起眉,似是想到什么,“除了他的意思。”

 

那次外出实习任务期间,好不容易支开其他人,缪洁不显山不露水地,出现在负伤的里恩面前。她做出一副惊恐的关心样子,在两人一模一样的紫瞳对上时,压下抑制多年的情绪。翩然走到教官身边,缪洁柔弱无骨地半倚上身,装作毫无经验地为他查看伤口。顾盼举手间一片媚意,十足的勾引味道。

 

但她猛地动作一滞,慌忙退开身去,仓促间指尖的寒芒甚至来不及收好。还好里恩已经顾不上她了,颇有些意外地看向最近仅通过亚修联络的来人。

 

“缪洁。”库洛没说别的,直接叫了她的名字。多年默契,是少有的警告意味。

 

缪洁当下愣住,万没想到,自己的身份会在外人面前被他亲自点破。

 

她咬住唇,看看里恩,又看向库洛。随即屈下身,低眉顺眼,恭敬地一礼。

 

“你说,”亚修问到,“你过去认识里恩?”

 

“是啊。”缪洁幽幽长叹,似是吐出肺腑之气,“出身同村的,怎会不认得。他母亲还算是我妈的姐姐。”

 

亚修怔怔地睁大眼。

 

“大火烧起来的时候,他五岁,我三岁。我看着他死的。血流了一地。”缪洁目光放空,不带感情地讲述,“我被猎兵卖出来。后来才知道,是出村的唯三活人之一。里恩.舒华泽,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但他那时候的确死了。后来竟真成了贵族家的养子。”

 

那空洞的目光中恍然闪现出烈火熊熊之像。

 

“全村人的性命呐!一夜之间全没了。我那时小,但一个人活了下来,隐约知道那是场因他而起的火。后来以为库洛也死了的时候,我想我做鬼都要他的命。”

 

“但……”亚修艰涩地开口。

 

只是在那人一个眼神下,就……

 

“我一身的本事,”缪洁轻轻说,“都是他一手教出来的。没有办法。”

 

学院祭的舞台上,绿发少女十指一扣,轻拨细捻,流淌出令人怀念的旋律。

 

《星之所在》,本该随着十四年前哈梅尔那场大火,于洪流之中消散的民谣。

 

台下来自利贝尔的少女霎时变了脸色。

 

演奏中的身姿优美至极,衣裙的轮廓随之勾画出姣好的曲线。将脖颈笔直伸展,缪洁向台下的里恩教官扫去一个挑衅无比的眼神。述不出血与泪的经年。

 

“约修亚……”她念完这个过去相熟的名字,喉咙里面低低地笑出来,“是他命好。他们都命好。连莱维,到死都没去报仇。”

 

透过晦暗的光线,亚修隐隐见到缪洁半身的血渍。看不出浑身有哪些伤口。

 

好似一束不该存留于此的光,“刷”地劈开悠悠天地——缪洁手中的骑枪一分为二,变形为两把纤薄的尖刀。

 

刀上的残血溅在她素白的脸上,艳丽不可方物。

 

眼前的怪异潮水般涌出。但缪洁还是回身望去,向着异界上空高高的核心之处。库洛与里恩两人前往之地。

 

脑海中又浮现初见的少年,向她递出的手。她喃喃道:“但我还是明白他们了。”

 

 

 

end

评论(10)
热度(8)
©星沉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