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沉灵

微博id:星沉灵。自萌冷圈的闪轨毒重症患者,my cp库里/crrn/クロリン可逆不可拆,one and only!

【闪轨同人】梦遣看花人

带着才读完悟空传的后遗症,顽强()地摸出个小甜饼来。普天同庆背影君身份坐实www

 

 

 

“哎……你说,”尤娜拿手指悄悄捅了捅身边的缪洁,“里恩教官他,”说着又偷瞄去几眼,“这是怎么了?”

 

缪洁没有回话。她看向里恩。那个人坐在靠窗的位置上,在列车的轻微颠簸中看着远远的地方,除此之外什么也没做。

 

从出发前,接了盖乌斯的一通电话之后,就是这个样子了。

 

尤娜又捅了捅她,一脸的天真好奇。这位教官,就算平常就是一副严厉刻板的模样,也是会跟学生们说会儿话的啊。莫非心里有事?

 

缪洁抬起手,将颊边的碎发别到耳后。

 

“谁知道呢。”她轻轻说,像是在对自己。

 

 

像是一套画卷被蓦然撕裂,波光剑气扩散开来,激起暮春遍地的落花飞旋,与尤娜发色拥有相同色彩的花瓣霎时间恍若遮天蔽日。

 

“呀!”尤娜却是惊叫了一声,在魔兽们的攻势下退后一步,暂避锋芒。

 

缪洁也跟着跳开一步——紧接着举起枪托的时候,顿了一瞬。她动作缓下来,手臂渐渐垂下,低垂的睫毛下面眸光渐黯。就像不为人知的认命。

 

——与此同时!有“什么”,飞速旋转着、呼啸着、高扬着朝战场中心拼杀的里恩而来。里恩看也不看,飞身而起,避过底下魔物的一击。而在势尽将落之时,他足尖一点,恰好踏在了飞来之物的上面——一瞬间轻盈盈的,就跟浮在那漆黑兵刃上一般。千分之一秒间一个借力,他将那黑色双刃原路踢回的同时,自身再度跃上半空——

 

目送那白衣的身影迎着嫣红飞花飘然而往,有人轻笑一声,探手接住剑柄的同时回身挥出——剑光后发而先至!气势汹汹,劈开一路翻腾纷飞的艳色碎屑,赶在里恩一剑斩落的半秒之前——利落收割了目标魔兽的性命。

 

而仿佛不甘似的,半空中落下的惊鸿一剑不再收敛,荡开层层浩力——漫天飞花如起涟漪,以那雪白剑光为中心倏忽褪去,所过之处大小魔兽尸横遍野。

 

 

佩剑岑然归鞘,里恩转身看向来人。他没有什么欣喜,也没有什么难过地,静静看着他。

 

“哟。”库洛向他打招呼。

 

“你还知道来?”里恩开口了。

 

“啊哈哈……”库洛难得有些紧张,“这不是来了吗。”

 

“以怎样的身份?”

 

“如你所见。”库洛指自己的制服。

 

“跟盖乌斯一样?”

 

“不完全。守护骑士。”

 

“……什么时候的事?”

 

“一开始。”

 

里恩深深看了他一眼。

 

库洛咽了口唾沫,干笑数声。

 

里恩低头盯着手边的剑穗,拨弄片刻,横了他一眼,又说:“来是要干嘛?”

 

“见你啊。”库洛看了看里恩手中的剑,又改口,“……配合你们的行动。”

 

“你们?”里恩挑眉。

 

微光从林间透下来,令一袭白衣融在熹微之中,似是踏光而来。

 

库洛向着那光的方向走过去,“当然……”他踏前一步,“是我们。”

 

里恩突然说不出话来。他被吻住,被环抱住,被两人之间难以磨灭的思恋牢牢捆绑住了。

 

漫卷的花瓣悄然坠地。恍若还是那个初遇的春天。而一旁的倒影中,两人的身影终是交叠在了一起。

 

 

“真是不可思议。”尤娜这样评价,“里恩教官就跟变了个人似的。在这人的面前,教官他……一下子、整个人都变得柔和起来了。”

 

她被晾在一旁,侧头想了想。

 

见一旁的同伴没有出声,尤娜描绘到:“就好像世界上只剩他们两个人了一样。”

 

缪洁捋了捋耳边不存在的碎发,一声不吭。

 

 

评论(4)
热度(12)
©星沉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