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沉灵

微博id:星沉灵。自萌冷圈的闪轨毒重症患者,my cp库里/crrn/クロリン可逆不可拆,one and only!

【闪轨同人】再临(上)

jdk之前最后一搞()剧情向





“是海呀!海呀!”甲板上,粉毛少女冲着面前的碧海蓝天张开双手,“大海呀!!!”

“真是的……”站在她身后的库鲁特无奈地摇头,“别这么激动。我们又不是出来玩的。”

“我知道呀。”海水反射着耀眼的阳光,尤娜的双眼晶亮,“但就是第一次出海嘛!——还说我!昨晚睡不着到处晃来晃去的是谁来着?”

“……”库鲁特别过头去。两眼望向碧蓝色的海平线,小小的弧度出现在他的嘴角。

里恩走过来时就看见这样的一幕,也不好扫学生们的兴了,叮嘱道:“开船之后坐好,就算走动也要小心一些。到了指定巡视的地点我会通知你们的。”

“不会掉下去。”亚尔缇娜说着,转身跳上战术壳。

“嗯,辛苦教官为我们争取这次出海巡视的机会了。”库鲁特点头,“驾船方面我们一窍不通,也麻烦……”

“你这样说,可就大错特错啦。”一道清丽的女声闯进来。缪洁从船舱内探出脑袋,指指自己,又指了指下方:“本次航行的驾驶方面,由后勤班的我提供特别服务~啊,以及友情演出的亚修同学。请大家多多指教咯~”

“哎?!你们这么厉害的!”尤娜一下子见到好友,惊奇地向船舱那边跑过去,“我、我要看!真的能开动船吗……”

“哈哈,会是次热闹的航程呢。”里恩不由得笑。

“呼。有点吵过头了。”库鲁特再次摇头。

“嗯。”亚尔缇娜表示赞同。战术壳滴溜地飞到船头,她面无表情地看着下方翻涌的浪花。

一只通身洁白的海鸟擦着船舷一飞冲天,海风呼呼地卷起亚尔缇娜雪一样的长发,和着鸟鸣盘旋上空。船鸣也在这个时候拉响了,碧波荡漾着,送着小艇驶离港湾。

“听我讲、听我讲喔!”尤娜哒哒哒地又跑上甲板,“之前在岸上,那些水手们告诉我们的那个传闻,缪洁说是真的呢!”

“不可能。吓你的。”亚尔缇娜看了她一眼。

“是说,仲夏夜里的,那个吗……”库鲁特皱眉。

尤娜看着他的神色,自得地开口念道:“‘在仲夏夜的海面,出现远方的岛与龙的倒影。那是海上领主的宫殿。亡魂们的统帅,将在此刻指引万千死者……’啊!你们看!库鲁特脸都变黑了哈哈哈哈哈!”

“好啦好啦。”里恩连忙打圆场。

“一个你们帝国当地的歌谣而已。”尤娜做个鬼脸,“我这个外国人都不怕,库鲁特还紧张成这样,女孩子不如!”

“哼!”库鲁特彻底别过脸去了。

“这附近没有岛。”亚尔缇娜补充了一句。

“哈哈哈哈哈就是说嘛。你看你!”尤娜说着就去揪库鲁特的脸颊。

不消停的打闹声中,小艇很快接近目的地。

“然后啊,”尤娜趴在船舷上,雀跃着,“缪洁还跟我说——”

她话音未落,毫无征兆地——巨变陡生!在船身的倾斜被注意到的同时,甲板中央被整个刺透!一根巨大的森然白骨击碎船的龙骨,直指天穹——一切发生在瞬息,里恩等人丝毫没有反应的机会——小艇直接侧翻了过去!明明目之所及依然风平浪静,海水却以此为中心,转动着形成漩涡,转瞬吞噬了船身。所有人顷刻间失去行动能力……

“啊……”尤娜咂嘴,“好晒呀……给我冰水,还要……”

“——!”

“——!——!”

“嗯?”她揉了揉眼睛,“咪西呢?”

“尤娜!”库鲁特怒吼。

“哎?!”这下尤娜醒了,一挺身坐起来,四望道,“不是在米修拉姆乐园吗!”

“谁跟你说在米修拉姆乐园了!”库鲁特又吼,接着深深地吸了口气,调整自己的呼吸。

“这里……”尤娜摸摸屁股下的沙滩,看看望不到头的大海,瞧瞧身后陌生的丛林。

”你醒啦?”缪洁走过来,“里恩教官和亚修两个人应该马上就回来了。”

“这里到底……”尤娜的双眼越睁越大,“是什么地方啊啊啊啊啊!”

”一个荒岛。”库鲁特回答得有气无力,“有够倒霉的——我们还丢了亚尔缇娜。”

“唔?”尤娜还在四处张望着,听他这么一说,指了指背后某处,“她不是在那儿?”

“什……?!”另外两人同时变了脸色,朝尤娜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却只见到烈日下斑驳的树影。

库鲁特咽了口唾沫,沉声说:“都这个时候了,别开玩笑!”

“是我眼花?”尤娜揉揉眼睛,自己也很不解的样子。

“大概,是小尤娜还没睡醒吧。”缪洁说,“没关系,等跟教官他们集合过后……”说到这里,她忽地似有所感,打住话头举目向海面望去。

库鲁特不解地看了她一眼,顺着目光看过去,也是一愣。

“怎么啦?”听不到两人说话,尤娜一边问着,拍着身上的沙子站起来,突然一个惊跳,“怎么会这样?!”

“突然就,起雾了……”望着直到前一刻为止,依然晴空万里的大海,库鲁特的脸色变得惨白。

事态越发诡异,三人一时相顾无言。

“好奇怪……从刚才,醒过来开始就有点觉得,”尤娜喃喃自语,“这里,不会太……安静了吗?”

凝神细听,海浪一下下拍击着沙滩,发出有规律到枯燥的响声。而除此之外,没有风声、没有树声,连昆虫细微的鸣叫声都丝毫不闻。空气浸在皮肤表面,湿热而黏稠,是方寸间仅剩下的感觉。远方,被迷雾渐渐模糊的海的尽头,像有看不清的黑影,偶然间一晃而过。

尤娜不自觉倒退一步,碰到了手边的什么。她回头去看,是库鲁特凝结一般僵硬、恐惧的脸。

“啊!”尤娜惊叫一声,转头向树林深处跑去。

剩下两人不知所措,互相瞧见对方难看的脸色,咬咬牙,跟在了她背后。

一路树影斑驳。但跟阳光下面,温和、生机勃勃的树的影子不一样了,是惨白、灰暗的色调。寂静的林中只余自己的脚步、呼吸声,听不分明与身后的伙伴间隔多远。一时只顾着前行,连方向都不甚清楚。

随着前行,地势越来越高。从碧蓝的海面、阳光灿烂的甲板,到莫名其妙的孤岛、陌生的丛林,尤娜觉得一切都恍恍惚惚的,简直就像分不清梦境与现实的情景。她想起来临行前,听水手们传颂的歌谣,想起来湿热的仲夏夜晚,沿着海流飘荡的亡魂……突然打了个冷颤。

似是终于达到树林的深处,最高的小坡中央有什么异样的存在。尤娜凭着一股冲劲,毫不犹豫地跑了上去,这才呼呼地喘着气。入目是一片黝黑,属于地面上凸起的一部分。像是一块小小的平台,形状看不出方圆,上方覆盖有不规则的纹路。倒像是什么的遗迹。

尤娜倒退一步,想要蹲下细看时,一只手搭上了她的肩膀——



TBC

评论(6)
热度(9)
©星沉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