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沉灵

微博id:星沉灵。自萌冷圈的闪轨毒重症患者,my cp库里/crrn/クロリン可逆不可拆,one and only!

【闪轨同人】再临(下)

“醒过来没事真是太好了。”里恩走到尤娜身旁。

“哦、哦!”尤娜呆呆地看过去,见确实是教官的脸没错。

“我说你啊!”背后传来亚修不耐烦的嚷嚷,“就不能老实呆着吗!丢了一个黑兔小姐已经够麻烦了好不好。”

“啊……”尤娜回过身,看到其余三位前来汇合的同伴,揪了揪头发,“抱歉。”

云层移至头顶,死寂的林间又暗淡了几分。五人聚集在石台之前。只听得远处周而复始的海浪声。

“有点……冷了。”缪洁抱着手臂说了一句。

“再这样盲目地找下去不是办法。”里恩看了看上方越发昏暗的天空,“先找个地方把火升起来,你们好好休息下吧。找到亚尔缇娜过后,我就将瓦利玛召来,想办法离开这里。”

“好哎!建营地去咯。”亚修伸起懒腰。

库鲁特跟在后面:“我来帮忙。”

“……我们也见到了亚尔缇娜的背影。”里恩向最后醒来的尤娜说明情况,“嗯,跟你描述的相似,也是在树林的方向,一晃神就不见了……尤娜?”

“哎?”听到这么一叫,尤娜才扭过头来。

缪洁迟疑了一下,问:“你又……注意到什么了吗?”

“没有没有。”尤娜摆手。但她顿了顿,想说什么,最后住了口。

在她背后,刚才望向的地方,正是那块古怪的石台。有什么光亮沿着纹路一闪而过,没人注意到。

很快月上枝头。

里恩醒来的时候,老半天也记不起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了的。

那轮月亮太大了,像是会从天穹上掉下来。月光铺满了整片海滩,为其镀上不真实的白银般光泽。

里恩沿着这海滩不断地走。四周比先前还要静。连海水的撞击在礁石、在沙滩、在它们自己上面的声音,都像被刻意压低了一般。

里恩就在这样的空间里面见到了“它”。

“它”似乎一直在这里,很久、很久了。不知道在等什么人,做什么事,为什么而存在着。里恩看着“它”时,“它”也一直盯着里恩看。那巨大的身躯盘踞在海水里面,只剩出其中的一截与头颅相连的部分,覆盖有一块块苍蓝色硕大的鳞片。来自深海的庞然大物就这样与里恩对视着,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

里恩恍然察觉自己是在梦魇的深处,没理由地不愿醒来。他最终向“它”走了过去,见到那古老苍茫之物也向自己凑近,近到咫尺可触到距离。“它”的身体必然是冰凉的,只比严冬的冰雪稍微好上一点。里恩触碰了“它”。一瞬间感到自己的血好像也跟着变凉了,扑面而来成吨的海水透彻心扉。

这冰凉使他瞬间清醒了过来,面前是白天所见的“石台”。但也已经不是了。嵌满纹路的石板不翼而飞,下面是深不见底的垂直井道。

里恩听到不远处,学生们不约而同的惊呼声,感觉到脚下的悬空,但在这千分之一秒间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他坠入了井下深深的地底。

猝然之间黑暗中有什么一闪而过,冰冷稀薄,似是什么熟悉之感。里恩睁开眼,见自己越坠越深,底下一只冷血动物巨大的竖瞳,在黑暗中贪婪冷漠地守候着。他就像跌入陷阱的小虫,眼看就要被吞噬殆尽。

“里恩教官——!!”

预备召唤骑神的前一刻,这样的喊叫破空而来。少女从井口一跃而下,双拐前段喷薄出猛烈的枪火,随着她的跌落一路扫射!星点却连绵的枪火点亮了漆黑的井道,驱散了幻象——少女的身姿犹如燃烬黎明的旭日那般耀眼。

“尤娜你!”紧随而来的库鲁特挥舞着双剑,也跳落而下,“别老是这样冒失,好歹看清楚再……哎,至少等我一下也好。”

尤娜撅嘴:“你是我妈?”

“好啦。”里恩抬手制止两人,指了指前方。

——三人的确踩在了“井底”没错。但又完全如同进入另一重世界了。

包裹在四周的漆黑犹如实质,封闭出一个完整、独立的空间,空气在特定的区域内无止尽地循环。脚下的“地面”是流光的带,延伸着通往更高的地方。而空旷之间内,一眼即望到头的上方,暗色里是一扇门,巨大得仿若独自支撑住了整片空间。他们所遍寻不到的银发少女,正背对着三人站在门的前方。

“亚尔缇——”尤娜叫着少女的名字就要冲上前去,被库鲁特和里恩一同制止。

里恩以手势制止两名学生的行动,独自走上前去:“叫我来的,就是你吗?“

他直直地注视着门下之人。

“欢迎。”那“东西”用少女的嗓音说。

一听之下还是那样清冷的话音,但连那点细微的“人”的味道都荡然无存了。这躯壳很是吃力地转动过来,一双眼黑沉沉的全是死气。

“呜!”尤娜低呼一声,压低身形做出戒备的动作。

“……来到我的’里面’。“一句话终于从“亚尔缇娜”的口中讲完——下一刻!那些透明的流动的空气突然被激活了一般,张开了嗜血的喉舌!

里恩迅速反应!反手就要拔剑——但就跟海难发生的瞬间一样,森森白骨从脚下的光带中瞬间生出!骨骼跟最柔软、又最坚硬的藤蔓植物似的,转瞬缠绕、紧锁住了里恩周身的关节,骨髓中又生出细小的血丝,一寸寸扎进附着的血肉之中。

眼看一缕缕透明的肉虫无声嘶嚎,逼得尤娜和库鲁特节节败退,受困的里恩上齿抵上了下唇——

空旷的环境内忽地有人鼓起掌来。

“行啦行啦!”击掌的人娇声笑。

一道赤红的弧线紧接着摧枯拉朽——击碎了大片令人作呕的肉虫。

红光散去。一杆渴嗜鲜血、嗡嗡作响的巨镰停驻在地,两人四足轻巧地落在镰背之上。

亚修半蹲下来,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真是——大半夜的,麻烦死了!赶快收工回去。”

“亚尔缇娜”从明显的怔愣中回神,发出蛇鸣般“嘶嘶”的怒吼——

“吵死了!”缪洁回手一枪,正中那人偶的脑门。绿发少女笑得暴戾肆意,“你算什么东西!”

射穿“亚尔缇娜”的弹痕并未消失,凝成一道浅蓝色的细线——缪洁足尖轻点跳上半空,哼着歌接连开火,枪枪击得肉屑飞溅!一道道浅蓝色弹道紧接着拉出纵横交错的网。


“在仲夏夜的海面,
出现远方的岛与龙的倒影。
那是海上领主的宫殿。
亡魂们的统帅,
将在此刻指引万千死者……”

缪洁轻声的哼唱中,亚修手中黑红的巨镰狂舞,宛若杀出深渊的修罗,狞笑着蚕食目之所及的一切!这耳熟能详的船家歌谣哼至此处,歌声忽地转了个调,伴随着漫天残肢碎肉变得高亢起来——

“吾等眷属侍奉的主人!
扯碎这虚伪的旗帜;
饮尽这卑贱的血料!
重临之日,
回归大海,
解救世人——
在万国幽魂的叩拜中加冕!”

曲毕,绿发少女狂妄地嬉笑起来。足背倒钩着细线,她在半空之中自在地上下穿行、收割,宛若剧毒的雌蜘蛛那般。

眷属被大肆残杀,本已受创倒地的“阿尔缇娜”疯狂颤栗,缓缓升空,背后巨蛇的虚影终于现形,咆哮着渐渐由虚化实。

“三!”

缪洁低声数。

“二!”

尾音中尽是戏虐的笑意。

“一!”

她在枪口印下湿湿、足足的一吻,整个人倒悬在半空之中,稳稳开火——

不同于织出蛛网的一击!苍劲之光沿着最初的弹道,在“亚尔缇娜”额心轰然爆裂!

里恩似有所感,惊骇地投去目光——

空气已经变得不一样了。不同于沉静的死亡,不同于疯狂的杀戮,空间内的事物似是感应到了某种“法则”的号召,肃穆低下。

“呼。”亚修将血镰扛到背后,“真是让人好等啊。”

缪洁跳到地上,恭恭敬敬地俯首:“已恭候您多时了。”

原先的巨蛇已于此前完败,失去了附体能力。它无声长嘶着,将隐蔽的幻术全数撤去——四周的虚无与黑暗散开,露出层层环绕的巨型蛇骨!这竟是由蛇身堆积幻化而成的孤岛,而岛心的井道,通往的正是尸骨环绕的蛇身内部!

“呵。”一切的中心,“亚尔缇娜“突然笑起来。褪去死气的双眼注视着这蛇怪的垂死挣扎。

“哼哼哼哼哼……”“她”低笑。双眼睁至最大时——从瞳孔的深处开始,猩红蔓延——原本的翠色消失殆尽!那娇小的躯体沉浮着,银发四散,似是稳稳地悬浮在激荡的水流之中。

“稍微睡了一下而已……”

“她”抬起一手,食指朝下——

“真吵啊。”

正背后的巨门轰然洞开!剧绽的湛蓝光彩中,门上显现的霍然是跟旧校舍、圣女之城同样的图腾!
以银发的躯壳为中心,苍蓝巨人的虚影暴涨!

接着手腕一翻,扬起手臂直指苍天!银白发丝飘散,苍色的巨人瞬间膨胀!暴动中幻化出头有犄角、背生双翼的神物姿态,仰天长吟——

占据海底遗迹的蛇怪再来不及挣扎,连同骸骨被彻底碾为湎粉!而击碎它的海流逆转不停,化作漩涡冲天而起!扯碎万千深海亡魂的枷锁!

缠绕尤娜与库鲁特的肉虫消散了。虚幻的亡魂朝他们歉意一揖,顺着逆流的海水前往高空之中。

尘埃徐徐落定。

唯独将里恩绑作一团的骨牢丝毫没有动静。于是强装事不关己的“阿尔缇娜”遭到一记挑衅意味十足的狠瞪。

“她”越发感到有趣,饶有兴致地打量着灰之骑士的样子,在足以杀人的目光中泰然自若勾勾手指——骨牢轰然塌裂,化为血烟,在“阿尔缇娜”的指尖凝作欲滴的心头血。

舌尖尝到猩甜滋味的同时,“她”一下子被扯落在地——坠入临死前久违的那个怀抱之中。

里恩垂首在“她”肩头,闷声道:”欢迎回来。”

“啊……”“她“苦笑,终于有了力气回手拥住黑头发的少年,“我回来了。”

“之后……就交给你了……”

手掌从里恩背脊上垂落的同时,苍蓝的光华裹住了一行六人——里恩突然感到点新奇。

是奥尔迪涅的精灵通道。

许久之后,黑兔幽幽醒来,朝里恩劈头就是一句“下流!”

“第二个不请自来的混蛋让我转告你,”她面无表情,“洗干净了床上等他。”



END

评论(4)
热度(14)
©星沉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