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沉灵

微博id:星沉灵。自萌冷圈的闪轨毒重症患者,my cp库里/crrn/クロリン可逆不可拆,one and only!

【闪轨同人】素敵だね

成功地干到了苍之齐格C!(……)本文rncr注目……以及bgm就是标题,ff10经典曲目(





里恩将纽扣一颗颗解开,将白衬衫褪下来。

但果然不行。腰间焦黑的枪伤已与贴身衣物黏在了一起。里恩只好剪去周围的布料,并在草草消毒后裹上绷带。

做完一切,他返回自己的房间。

很安静的,就跟室内谁也不在一样。而透过面向大海的窗,能见到月下粼粼的波光。

“真美……是吧。”里恩眺望着,“这样的美景,并非第一次见到。”

他深深地呼吸一口。仰头间目光穿透云层,就好像到了很远的地方。

“茱莱也,有这样美的大海……”里恩陷入回想,双目凝聚有淡淡的光,“月光也跟这时候一样,洒下来,毫无遮掩,一直延伸向看不清的尽头。而仲夏的夜晚,是灯光与烟火的节日。人们庆祝笑闹,彻夜不眠,真热闹啊……”

游云移至,海面暗淡了几分。这使里恩眼中的光彩也不那么分明了。“然后在庆典结束的黎明,可以到海边去,沿着海岸线一直走。那么长,那么长,一直、一直走下去……”

“真是奇怪啊……”里恩喃喃,“明明是在任务中,只是独自去过一次的地方……”

月光被彻底掩藏。里恩垂着头,像是将什么苦重的东西彻底咽下去。

他又轻又难过地讲:“可却好像有许许多多数不清的回忆。那一定是在梦里吧!”

海浪拍击在沙滩与礁石上面。好像穿梭进一个又一个的梦境里面。

他扭过头。白银般幽静的月色攀上他的脸。里恩这才看向另一人:“苍之齐格飞阁下。深夜拜访,不知有何贵干?”

对方跟先前一样沉默。但面具下的唇下意识微动。

良久,库洛才说:“过去……就成为过去吧。我也不再是从前的我了。”

“是……这样的吗……”里恩扶着窗沿,低下头去。但他很快转身,直视着面前的人,“但,不……不是的!过去怎么会只是过去呢!你又怎么会不是你呢!那些记忆那么鲜活……不只是我一个人,大家、大家都还记得啊!”

“那些都是骗人的吗!”他渐有哭腔,“学院共度的时光、内战中的约定、你我之间的对决与胜负,都是虚假的吗!你还站在我面前,我、我们都还记得你……我们都拼命努力了!一直在不断往前啊!怎么可以……为什么啊!”

月色下有小小的钱币反射着尖锐的银光,在此时那么刺目。

库洛哑然。再试图说些什么时,已被吻住了。

这吻近乎撕咬,绝望得剥夺呼吸。里恩紧紧拽着库洛的肩膀,那样用力,锐痛刺入骨骼,就像害怕他的消失一样。

里恩将库洛厮杀般推到床上。他发着抖,哪怕对方毫无反应,也死命扯住不松手,像要把这整个人握在手心。他就跟走投无路的困兽似的,啃噬着身下唯一的活物,仿若濒死中汲取赖以生存的温度。

他觉得自己就要死了。再不靠近这个人,再不做些什么,就要因为寒冷与窒息失去意识了。一律索求着,连弄伤对方也不在乎——何况库洛在他身下,既无迎合也不拒绝。

但在连续的抽()插当中,疼痛顺着腰间裂开的伤口蔓延——被一只似有犹豫的手轻轻覆上。里恩浑身震颤。

他在缺氧般的剧烈喘息中,向着身下的库洛挑衅地笑:“怎么样……我已经不再是不依靠’鬼’的力量,就任人宰割的我了。我……已经能从你手中保护我的学生了。但为什么……”

那一年的最后一天,死在面前的人……是所有茱莱盛夏的瑰梦之后,挥之不去的梦魇。是令他眼睁睁坠入深渊的事实。

里恩从梦中惊醒。但又好像从未醒来。他在片刻现实的知觉中不顾一切,嘶啃着身下人脸上的面具。
库洛像是低叹了一声。伸手掩住了里恩的双目。

触手冰凉,有泪滴沿着他掌心坠落,落到不戴面具的脸上。

“可不可以,”里恩闭眼,咽哽,“一起离开……”

“我可不可以跟你一起,回到你的故乡去?”



END

评论(4)
热度(21)
©星沉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