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沉灵

微博id:星沉灵。自萌冷圈的闪轨毒重症患者,my cp库里/crrn/クロリン可逆不可拆,one and only!

【周迦同人】梦境内外

第一次写印度文(。)xjb写,考据为零。是一个把哥哥的意识拖入自己妄想梦中的弟弟((





金壁相映,暗香浮游。

烛光将一双影投在寝宫内浓墨重彩的重饰之上。阿周那坐在床沿,背对着层层叠叠软红千丈。

那个人,他的王妃,就在那里。

这样想的时候,他全身微震,肌肉绷紧,仿佛下一秒就要忍不住站起身来。但他又强迫自己放松下来,维持住游刃有余的姿态。在反复如此平息之后,才开口:“我——没有过喜欢上一个人的经验。”

“尽管如此,”阿周那察觉到自己在说,“还是希望喜欢你。”

说出来了。他感觉得到每个字句在唇齿间迸出的气音,但极其矛盾地,又仿佛脱口而出。满室烛光流淌在绯红的丝绸、锦缎上面,把他的心和脑子一并烤透了。一定,是这样。

和衣卧下时,那热度不断地蔓延,沿着阿周那的面颊到耳根,直至整个身体。深入纱帐之内,触碰到那个人,如同裹入层层莲瓣中,融化己身一般,绮丽而晦涩。他在没有边际的软红包裹中,索求着内心的渴望,就像透过斑斓的万花筒窥探到心底最隐秘的一角。

他终是失身于我。阿周那想。

仰躺在那个人的膝上,阿周那合着眼,伸手抚过上方微凉的脸颊。有更为冰凉的一触落在他的手腕上,是对方的手指。而这触感紧接着倏忽而逝,就像滑落的轻纱那般。不知怎的,阿周那心底一空。



他加冕于孤高的王座之上,满城喧哗,处处尽是恭敬与道贺之声。但还是令人不快。太静,抑或过于寒冷,总觉得缺少了什么。

那时他见到了那个人。款款然地,从殿堂之下孤身走过。

云霞追逐着那人的脚步,烧灼成最为炫目的天然饰品,就像是全天下的光凝聚为了一点,刺眼过了头。那人好像不经意地,微微侧头,耳畔金坠摇曳,仿佛为苍白的皮肤都镀上了一层金色。

宛如九天金乌坠地,神代的迦楼罗展开无边的双翼,灼浪滚滚之下,大地之上的一切都将蒸发殆尽。
阿周那不由自主地想要站起来,朝那人伸出手去。但那太烫了。一瞬间他以为自己即将就此死去,仍然身不由己。滚烫的白光将他包裹,身后极寒的王座、无尽的孤独,在那刹那成为一场久远的错觉。随后一切灰飞烟灭。



清波漫于踝下。两人分站两端,隔着一池将绽的红莲遥遥对望。

“这是在梦里面,一切,全都是一场幻觉。我是知道的。”直视着迦尔纳清澈的双眸,阿周那平静言道。

微风不知所起,惹得莲叶轻摆。

他移开视线,似是踌躇了许久,又觉得好笑一样勾起唇角:“我总是在追逐幻影,追寻触手不可及之物。真是的,”他自嘲地摆头,转过身去,“你又不是’他’,我说这些干什么。就算是,我也……真不像我。”

也或许就是我。他黯然恍神。

水波“哗啦”碎了一池——有人忽地奔跑起来——分开莲叶,拨开花茎,踏破无波的水面,留下一路金红碎影。

阿周那手腕猛地一紧,被人狠狠拽住。

“你——”

转身刹那,即是梦醒。

梦境的边缘,无边红莲绽放,铺天盖地,恣意张扬。扑鼻幽香之中,那人周身的珠帘纱幔化为金沙,飞入莲花层层朵朵。

阿周那的双唇被牢牢覆盖,说不出再一个字。极尽的距离下,他在对方湛蓝的瞳孔中见到自己惊讶的神色。与此同时,一种切实的、仿若被热水包裹的暖意涌入他的四肢百骸。

是被所爱,爱着的感受吗?

随即梦醒。

那错觉一样的暖意霎那间消失殆尽。熄灭了灯火的迦勒底从者房间一片漆黑,寂静无声。

阿周那僵硬着身体,等待熟悉的极寒将自己重新包围。

下一秒叩门声响起,破灭了一切。

“我也没有过爱上一个人的经验。”

透过千里眼,看得到门口的迦尔纳在说。

“尽管如此,还是想要与你相爱。”



END

评论(2)
热度(37)
©星沉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