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沉灵

微博id:星沉灵。自萌冷圈的闪轨毒重症患者,my cp库里/crrn/クロリン可逆不可拆,one and only!

【序章】不死鸟鸣泣之时(all叶,主韩叶,副cp不明中)

哎嘿嘿我又回来了哦~(你谁!)以前一个脑洞的扩充,争取今年考上大学顺带写完(哪里不对。。。

【妄想在腐国咖啡厅里敲出另一个哈利波特的我一定是有病系列】


#伪原著设定##科幻#略猎奇#

 去年写的脑洞在这里


 

2032年8月22日

山东青岛

 

  赢了。冠军!

 

  室内闪着荧光的电视屏幕上,随着一个镜头的定格,敌人最后的鲜血飞扬出现场中国粉丝的欢呼尖叫,与礼花、红旗一起,席卷全场,那一刹那,就像要穿透屏幕,刺穿端坐在电视前男人的耳膜一样。

 

冠军吗?恰恰为了这个而拒绝参加这项世界级赛事的霸图队长不禁暗暗握拳,坚韧的眉宇间更是燃烧着非凡的神采。有意无意地,他的视线与摄像机那端的那个人相遇。又一次了,虽是领队,但也算是你的第五个冠军了吧?叶修。

 

紧抿的唇线在不觉间勾勒出些许暖意,他握紧了手中珍藏多年的冠军戒指。上一次拿到它后,既然你还是给了那样模凌两可的答案,那么再拿到一次呢?已经公布真实姓名、面貌的你,已经没有什么需要逃避了的吧。

 

如果是电视机对面台上首次拿到冠军的霸图队员看到他此时的表情,一定会惊呼队长中邪了。。。带着这样的神色,韩文清再次注视切换到国家队领队身上的画面。那个人还是那副摸样,慵懒,淡漠,不可一世。

 

不过,等我,这次,下一年,一定可以!

 

一如既往,想要换的是一个承诺的机会。

 

叶秋。

 

叶修。

 

………………啪!

 

仿佛是关上了意识的镜头盖,在韩文清的记忆里,这就是那个世纪的尽头了。

 

也许是那之后,他的所有意志。

 

 

 

2662年5月

泛古陆中央基地(始末代三峡地段长江河谷)

 

五感变得模糊。好像隔着很厚的隔膜,声音和光线都不清晰地被大脑接收着。这是……哪儿?我,是韩文清?

 

呲————!

 

一切突然被放大,视觉被暴露在前所未有的强光下,而且好吵!

 

冰冻舱的舱门徐徐打开,里面浑身布满各种管道的男人不耐地举起手臂遮住双眼,那下面的眼神几乎能吓退任何一个接近的人。前提是跟他不熟悉。

 

但迎面走来的身着白色实验服的男子一脸自若,习惯性地用没有操作手提仪器的手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醒了,韩队。好久不见。”

 

“……新杰?”

 

 

对着面前扔来的暗藏着冰冷怒火的“解释”两字,张新杰想想隔壁喻文州面对的场面,竟暗暗庆幸起自己曾经的这位监视对象的沉稳性格。

 

  “简单地说,现在的时间是2662年,世界末日的四年前,地点是“泛古陆之计划”的总部,过去称之为三峡的地方。至于人物……”张新杰又推了推眼镜,利用这间歇的停顿构思着如何向韩文清解释这个冲击性惊人的真相。按他的性格,会挨揍吧,不需要大概。

 

  “这个,还是我来解释好了。”一道清润的嗓音自身后传来。

 

  “也好。”张新杰退开几步,放下手中的仪器,小小地吐了口长气。如果是没那么熟悉的对象的话,希望韩文清能镇定一点。不过……“你那边这么快就搞定了?”

 

  从金属门后面走来的喻文州苦笑着摇摇头,眼神示意还不方便言明。

 

  果然吗……黄少天的反应跟想象中一样激烈,只希望韩文清不要这样就好了。现在再闹起来一个,会很麻烦。

 

 

 

 

  “……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事态非常紧急,我们,也是被逼无奈。”喻文州抬起眼,平静地凝视着眼前这位同样平静的过去的霸图队长。至少现在看起来是这样。

 

  良久,已从冷冻舱里脱出并换好衣物的韩文清开口,“你说,你们是类似改造人的东西?以前加入联盟是为了监视我们?”

 

  “没错,我们Felix是从1999年开始被研发生产的。我、张新杰、肖时钦三个是仅有的成功品。”

 

  “然后,荣耀竞技就是为了选拔所谓拯救末日的英雄所演的一出戏?”

 

  “也可以这么说。”

 

  “那,叶修呢?”

 

  “…………嗯?”

 

  “我问你,叶修呢?你刚才提到的被冷冻延寿的人,我、黄少天、王杰希、张佳乐、周泽楷五个,不仅仅是全部吧?”

 

  “仅此而已。”

 

  “嗯?”

 

  “就只有,这五个人。”

 

  “我不信。”

 

  “韩队……”

 

  “开什么玩笑!!!!!!!!!!!”

 

  什么时间,什么地点,张新杰、喻文州、肖时钦是谁,谁被选中,这个世界的末日,都无所谓。少了谁都可以。但那个人呢?那个五冠的家伙呢?怎么可能被遗忘在世间的夹缝里。不管我活在哪个时代。

 

  看着眼前这个在此之前都沉稳如山的男人眼中的血丝,喻文州只是无言地笑对。被衣袖笼住的手篡得苍白。真是,跟你吼出的一样的难题呢。少天。以及,那个被惦记过度的人啊,你听到了吗?

 

  房间内唯一出口的门后,金属锁链划过的地面的响声几不可闻,然后消失不见。

 

TBC

 

  

 

  

 

  


评论(6)
热度(36)
©星沉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