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沉灵

微博id:星沉灵。自萌冷圈的闪轨毒重症患者,my cp库里/crrn/クロリン可逆不可拆,one and only!

【Chapter1】不死鸟鸣泣之时(all叶,副双花)(3)

#伪原著##科幻##高危猎奇#

 

(3)

 

  百花缭乱驾驶舱内,身着紧身防护服的张佳乐被死死固定在座椅上,只有双手可以自由活动以操控鼠标和键盘。多年身为职业选手的意识和经验让他在战场上游刃有余,一个个娴熟的操作下去,绚丽的百花在地狱中肆意绽放,收割着敌人的生命。

 

  这套荣耀机甲的操控方式全程模仿荣耀竞技模式,操作者可视的屏幕上,自己的机甲以游戏角色的形式呈现,而每一个对角色的操作都直接作用于所乘的机甲的动作上。这样的程序与设计,咋看就是为荣耀职业选手量身打造的,也确实如此。在计划的当初,荣耀这个细节极限化、极需微操的游戏,本身就是为了未来战争选拔人才而设计出来的。职业联盟的创立,更是把这个过程高效地具现化了。在那五个MVP确定后,又是过了几百年,当一切的战斗技能都能够付诸实物后,再度让他们苏醒了过来。

 

  被迫接受一切安排的张佳乐痛苦过,茫然过,质疑过自身的存在。尽管如此,他也只能选择战斗。哪怕在人为的不可逆转的命运夹缝里行尸走肉。

 

  眼前的是地狱。眼瞧着又一个长得奇形怪状的物体被炸成碎末,有机的体液飙在了无生机的大地上看不出颜色。内心肯定这一事实,张佳乐还是强迫着自己相信这只是荣耀副本里的恶心小怪。

 

  嗯,这不是真实的。隔得很远的地方,无法被脑内知识定义的虫子被冰冻弹后又一发燃爆弹打掉了半边身子,尸体的横截面暴露出的东西流了一地,让张佳乐的大脑直接给出了拒绝的指令。很快就打完了,结束之后直接拔卡,起身,就可以走出训练室。

 

  但耳畔令人恐惧的声响还是接踵而至。鞭打过来的狰狞触手比基地模拟出的速度更快,上面不停蠕动的洗盘还可以数一数呢。被打中,就是掉点血嘛……不对!

 

  这都是真实的。

 

  迎面的一道蓝光横劈,跟先前在训练室时发生的事情惊人同步。但剑圣这会儿已经来不及大爆口速了,后方的袭击紧接着这一个漏洞的产生疯狂轰来。这些怪物竟是像听从了指挥一样。

 

  好,险。张佳乐如梦初醒,后背凉透了全是汗。怎么会呢?这些噩梦一样的,怎么会都是真实的呢?我为什么在这里,我在干什么?

 

  做这些的意义在哪里?

 

  骇人的梦原来是现实。游戏不会结束,角色倒下的那一刻,就是自身生命的终结之时。

 

  屏幕中的百花缭乱不知何时变成了自己。独自一人地,站在战圈中央,盲目地抛洒不带生气的花儿,致死的危险如潮水般逼近。孤立无援,不可阻挡,无法停下。

 

  就像那时候。一个人站在百花的时候。

 

  张(再)佳(见)乐(繁)为(花)什(血)么(景)要走?

 

你又为什么不能留下呢?就算繁花血景已成为绝唱,留在我身边,好不好?

 

  已经,再也见不到了呢。

 

  下意识地一个操作下去,百花缭乱后跳一步,避过了远程的生化攻击。只是陷阱中的獠牙已然探出。百花缭乱身后的地面猛地炸裂,头部和身躯都长满又长又尖倒刺的生物鼹鼠似的飞快钻出,人立着,像要从背后给他一个拥抱。

 

  还真是,恶心啊。极佳的动态视力让张佳乐看得清眼前的一切事态。但,来不及了。就这样了吧。一切像是陷入了慢镜头,张佳乐意外地感到放松。我已经,不用再拼命战斗了吧?

 

  咦?

 

瞬息之间,眼前的景象倒转,变换。茫茫然的,百花缭乱翻滚的视角中,自己刚才所处的位置被名为大漠孤烟的机甲替代。

 

  老韩?

 

  等等,喂!不用,这样吧?

 

  原来,我还是有队友的啊。你也是这样想的吧。只是……为什么要救我?为什么每一个人,都要离我而去啊??????????????????????????????

 

  在下一个意识到来之前,战场上已尘埃落定。

 

  长有倒刺的异形生物嘶哑地尖叫着,眼见身体中央一个被刺透的黑洞,在下一秒被直接撕裂,扯成了两半。

 

  死里逃生的韩文清此时已感不到丝毫生还的喜悦。即使大漠孤烟机甲的前胸后背各开了两个对穿对过的窟窿,那看不见的大约是手一样的东西在他身侧两旁直接穿透机甲,把背后的怪物撕成两截,也抵不上另一件事让他震惊。

 

  凌空飞至的,此时在屏幕中显现出一个宛若拥抱姿势的人,是叶修。

 

  血与炎的世界里,他拥抱着他,杀死了他背后的敌人。

 

 

评论(8)
热度(27)
©星沉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