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沉灵

微博id:星沉灵。自萌冷圈的闪轨毒重症患者,my cp库里/crrn/クロリン可逆不可拆,one and only!

【仙剑paro】三生忆梦(1)(2)(3)

贺仙剑奇侠传二十周年

剧情改编自《仙剑奇侠传98柔情》,人物属于蝴蝶蓝创作的《全职高手》

 

 

(1)

 

最初的梦境

 

冥冥中,仿佛有光。半大孩童懵懂地四顾。

 

不知从何而来的自己,置身于无边无际的空旷花海。深邃的黑暗包裹着苍穹,在那之下花影摇曳,叫不出名字的猩红花朵无声而妖娆,微浮的暗香勾起灵魂中恍若隔世的悸动。天地的尽头,恍恍惚惚地存在了一个身影。他突然不顾一切地向前奔去,眼前的一切都变得模糊,如同浸泡在血海。不知缘由的恐慌在心底蔓延,只好无能为力。

 

他看到那个影子微微侧身,好像对他笑了一下。

 

“你来了啊。”

 

彼岸上,漫天的红雨。

 

“你,是谁?”

 

眨眼的功夫,一切消散,目之所及是一尾覆满青鳞的巨龙,只是龙头便超过十人高,长须长角,身子更是已见头不见尾了。其面容肃静,让人视之战栗,只是一直合着眼,不知在这沉睡了多少个枯荣。神魔般的威严下,小孩却只是定定地看着它,忘却了任何与恐惧有关的情绪。

 

“这个有啥好问的。”巨龙没有动的迹象,但少年清清楚楚地听见了它的声音,随意的口气跟它威严的外表毫不沾边,“喂,小子,你人界来的?怎么到这儿的?”

 

“嗯。”呆愣愣地应了。难道除了平日所见的世间,还真有神神鬼鬼存在的异界不成?不过眼前的大家伙就是最好的证明了吧。以及……“不知道。”

 

“哈?我看你阳气很足,完全没有濒死的迹象,就到这儿来了,还误入了我这里。你怎么这么呆啊。”

 

小孩迷迷糊糊地听着,这才发现自己脚不沾地地漂浮在了半空中,再细看那巨龙,也是虚虚实实的仿佛幻影。难道?!不过这家伙的最后一句话也太直白了吧,突然想冲上去揍它。

 

“也罢,还好你撞到的是我。喏,这个拿去。”虚无的黑暗当中忽地闪过青绿色的光华,一枚沉甸甸的东西落在了小孩手里,触手光滑温润,“这颗珠子名唤三生,是我用来固魂的。你带着它往回走,就能回到人界了。不过这样一来的话我也是亏了,嗯,看你兜里装的东西蛮香,就拿来交换吧。”

 

未等小孩发言,一块用油纸细细包好的块状物就从他口袋里飘了出来,像那珠子的出现一样凭空消失了。这种完全自说自话的感觉,让这龙简直更加欠揍了。

 

不过……

 

“你说这珠子是固魂用的,那你……”岂不是会因此消失?

 

这东西太贵重!怎能用一块寻常百姓家的桂花软糕换得起?

 

千千万万个念头转瞬而起,但眼前说话时都好像懒得动一下的龙魂突然张开了巨嘴,呼地吹了一口气,打断了所有脱口而出的质疑。

 

预想中的狂风没有袭来,倒退的视野中巨龙的身姿越来越远,小孩只觉得浑身飘飘然,就像被轻柔地抚摸而过一般。

 

“别了。”也不知在最后,他有没有留意这叹息般的语句,以及巨龙所化的倩影。

 

十年后

 

那夜的梦境,只给韩文清留下了模糊的记忆,然而却不曾忘记。只因梦醒之时,手中紧握的莹莹玉珠。

 

那之后世事动荡,韩文清已从当年懵懂无知的少年成长为如今快意江湖行侠仗义的游侠,十年来唯一戴在身边之物,也就是这枚三生灵珠了。少年时期一场古古怪怪的梦,梦的结尾撕心裂肺的心悸,都让他隐隐感受到冥冥之中的不安与愧疚。那日他受人所害,以孩童之躯落下万丈深渊,据说被救回时只剩下半条命,不料一场大梦过后,从昏迷中醒来,身体迅速好转,体魄竟又强健了不少。家人感念神佛之恩,送他入少林做了个俗家弟子,习得一身硬功。出师之后,他独身在外游历修行,也有一半缘由是为圆当日因果。若是能寻到那龙魂的下落,至少,也得亲口道谢才好。

 

这日午时刚过,青梗山脚下的小饭庄里零零散散地坐着三两个客人,看着都是从邻镇步行而来,打个尖准备进山的样子。

 

屋外翠竹轻摇,正午的阳光碎了一桌。韩文清饮下最后一口粗茶,这就打算起身出门了。然而斜手入兜,却摸了个空。

 

见他犹豫的样子,饭庄的小儿暗暗摇头。又是这码子事儿,虽然同情这位爷的遭遇,不过也只能让他自认倒霉咯,自己正好可以歇息几天……却见他浓眉狠狠一拧,扯出一股子煞气,手伸过来的时候直把店小二吓得差点尿裤子,第一反应就是要下跪求饶。一连串条件反射还没来得及发生,这山村荒店的土包子就被韩文清手里那抹荧光晃瞎了眼。

 

只见一枚核桃大小的圆润玉珠躺在他宽厚的掌心上,安安静静地散发着光彩。那颜色,哪怕是这没见识的店小二也看得出来,哪里是人间的事物。初看觉翠,再打量时,又像是沉到了墨中了一样,说不出是什么色泽,让人只一眼,就情不自禁地想要为其上香供奉的灵秀。

 

“这这这……”店小二下跪没成,又要变成结巴了。

 

“嗯,抵饭钱,我三天内必来赎回。”侠客的声音沉缓有力,带着毋庸置疑的意味。

 

哇靠这么好颗珠子拿到城里卖了得值多少钱啊干脆就这么卷着铺盖跟店老板永远不见了……店小二转着眼珠子的内心弹幕还没有刷完,一块货真价实的纹银就塞进了他向灵珠探出的手里。

 

“这位大侠的饭钱我付了,不用找。”低沉又带些婉转的男音传来,店小二还没回过神来掂量这么大块银子,就被韩文清转身离去后窗外透射进来的光影晃花了双眼。逆着那么炽热的暖阳,锦衣的少年郎握着江湖客的手迈步而出,双掌之间那枚三生灵珠光辉渐盛,恍若把两人的身影融为了一体。

 

走出店门,韩文清的眉头却拧得更紧了:“萍水相逢,韩某实在消受不起,还敢问阁下尊姓大名,高住何方,隔日必当偿还。”

 

面前世家公子打扮的少年毫不以为然的样子,摆摆手道:“搞这些有的没的干嘛,真没意思。我叫叶秋,就是觉得你那珠子好看,随便丢给个店小二看着都心疼。那点银子值不了什么,你要真想还我,就把那珠子送我好了。”

 

这么一听,韩文清不止毫无释怀的样子,还目露起凶光来了:“滴水之恩本应涌泉想报,但这灵珠实在是……”

 

“算了算了,我说着玩儿的。”名为叶秋的少年看到韩文清这幅神色,未等他开口就另有了主意,“但我也不需要你还我银子呀。要不这样吧,我想上青梗山寻一样东西,正好缺个保镖,你顺路吗?”

 

“这个倒是可以。”韩文清点头,“那就走吧。”

 

“哎,你急什么,我又不赶时间。你先把那珠子借我把玩把玩,如何?”锦衣的少年巧笑盈盈地讨要起来。

 

韩文清看了他一样,又掩饰着慌乱一样盯了会儿自家灵珠,才把东西败下阵一样递了出去。

 

叶秋接过灵珠,摩挲一番,找了个背阴的竹下坐好,又歪着脑袋前前后后赏玩起来,爱不释手的样子。

 

韩文清等得有些不耐,又还记得这位有过赠珠的无礼要求,就想着上前催促一下。

 

还未有所动作,突感微凉,午间温厚的空气中透出一缕幽幽的灵气,连林中的飞鸟亦是惊起,围绕盘旋而来。再看时,清风拂过叶秋鬓旁的碎发,掌中的灵珠光辉中正柔和,映射着他莹白的肌肤,飘落的飞羽与竹叶中,其人仿若天外飞仙。

 

韩文清不禁呆了,脑海里一闪而过的是曾几何时曼珠沙华花海里的惊鸿一瞥。然而再想回忆,又一点也记不得了。

 

“还你,走啦。”梦境与回忆之外的现实中,有人再度拉起了他的手。

 

(2)

当空的日头偏转,遮天蔽日的树木模糊了时间的判断。也不知兜兜转转到了这青梗山的何处,韩文清正有些预感这富家子弟会一直在密林中傻转到天黑时,前面领路的家伙突然招呼也不打地住了脚,旁若无人地舒展过身体后,懒洋洋地回头瞥了眼背后的人:“就是这儿了。老韩,你慢点儿走别搞得雷厉风行得赶着要去投胎一样。”

 

不顾刚刚差点一头撞上他的韩某人吃人样的目光,叶秋手搭凉棚状环视了周围一圈,顺手抄起一件事物:“好,借来用用。”

 

这下韩文清是彻底黑脸了:“才说过,怎么屡教不改!两个大男人拉拉扯扯的成何体统!”

 

对方却还是一副浑然不闻的样子,扯着韩文清的一只手掌一头钻入了旁边的矮树丛中。

 

披劈头盖脸的枝枝叶叶彻底磨灭了韩文清所剩无几的包容心,目不见物时又忽觉指尖传来刺疼,十指连心,正要就着怒火抽回手掌给这货一记老拳,倏忽间天摇地动,巨石挪移,一阵阵森然冷意扑面而来。

 

这不起眼的的几丛野树后面竟别有洞天?洞开的石门前,看着韩文清略带惊诧的表情,叶秋淡淡地念道:“这就是我要找的地方啦。借着你指尖捎带着的心头血使了使,果然有用,看来那个什么天师教的玩意儿没骗我。”

 

“这里是?”韩文清一脸狐疑。用活人温血开门的未知洞府,总觉着透着不祥的意味。

 

“是天师教藏东西的地方,好东西肯定少不了的。”随意甩过一句答语,韩文清还待探究时,就见他晃悠着迈进了那黑黝黝的石窟。

 

洞内却比想象中来得亮堂。不知名的磷火照亮了石壁,入目首先是一个宽敞的大厅,迎面是两层楼高的光华石板,镌刻着复杂的符咒图案,想必出自天师教一脉。高大石板的正中堪堪地凹进去了一大块,四四方方的,看纹路似乎有待填进去一摸一样的四块小石板。而除开来路,洞的四侧正好延伸出四条深不见底的通路。

 

“这么明显的机关啊,真当人是傻子一样。”一眼扫过去,叶秋没做多余的停留,径直选了条路走了进去。韩文清后到,原地打量一番,见那机关有四处,便不带犹豫地迈向了与叶秋背道而驰的一端。

 

  沿曲道径直而行,通道两端的道家石刻磷光幽幽。不多时就到了路的尽头,一眼扫去,又是一个略为开阔的半圆形石厅,来路位于圆弧的正中,尽头是平整的石壁,两头又各自连接一条通路。

而整个石厅里唯一的蹊跷则是在圆心的位置,石壁的正中心,一块形状四四方方的凸起石板,作为解开机关的要素一目了然。

 

韩文清正待上前取下,就见那石板像是感应到了来人,光芒大盛,有了生命一般浮向了半空。韩文清不敢大意,忙跳后一步,正逢那石板一阵子疯狂的自转,瞧那速度,没被撞上真是有惊无险。没来得及思考,韩文清又是一个闪身,正避开石板激she出的一道光束,落处的岩石顿时被砸开了一个不浅的坑。

 

  韩文清更是不敢大意,小心周旋起来。早听过正统修真门派法宝机关的厉害,亲自对阵才知所闻不虚。来路时那叫叶秋倒是提过,其找寻之物有几分灵性,不过自己也有着几手对付之法,进到宝地后可不必管他,韩文清也就信了。此时见这灵物有些难以对付,心中难免滑过一丝焦躁。

 

  又经过几个来回的躲闪,摸清了石板攻击的规律,待到又是一轮防止近身的转动过后,韩文清突地暴起,大力一个弹跳,避着光束的轨迹狠狠一拳崩了那石板。那进攻起来凶悍无比的灵物也果然脆弱,在韩文清强横的真气冲击下不过一时半刻便灵性崩毁,光芒黯淡,变回了一块普通的石板。

 

 收起了暗沉沉的石板,不等踹口气,韩文清果断选择了右边的道路踏步冲出。虽不知这里的道路是否连通,但说好了护他周全,自当尽力而为。

 

  转眼又是相同的石厅,唯一的不同便是来路位于石壁的一侧,想必石壁对面的通路连通的是入口大厅的四条通路之一。触发机关、击落石板一气呵成,韩文清再度冲向下一个石厅。

 

意料之中的相同构造,却不见任何人影,而石壁中央凸起的石板还历历在目!冷汗像是从脚底升起,蔓延了全身,那一开始就存在的焦躁彻底涌成了不安,携带着不知所谓的悚然。一个不慎中险些被触发的光束击中,脚下一个踉跄,到底还是躲开了。但是……不对,这种感觉跟上一次不一样。在上一个石厅,本想绕开石板机关的韩文清还是被缠住了身,一时急切,拼着被击中的风险短时间结束了战斗。而在近身的一刹那,恰逢石板又要祭出光束的前半刻,全力凝拳的同时,还是承受住了光束的威能。当时那引得自身气血翻滚之威,绝非此时这一下能比!隐忍多时的急迫化为愤怒的锋刃,再无顾忌,数道致命的光华中,韩文清迎面冲上,单手击出,幻影于顷刻间崩碎。只余一道空洞留在壁上,显是早已被叶修收拾了个干净。

 

 仿佛有什么落下,掷地有声。转身,回眸,就像是千百年后的蓦然相对。

 

(3)

  来人手扶半人来高的银色战矛,倚在来时通道的壁上,好整以暇地瞧着一番激战过后血气翻涌的韩文清,笑道:“哟,韩大侠~就快不行了?”

 

  刚刚还为其平安还松了一口气的人不禁又狠狠咬牙切齿了一番,硬邦邦地回了句:“看你能武,过几招?”

 

  “这倒不必了,”叶秋轻笑,“还是等把下的局面收拾了,你欠我的债还清后,再来场公公正正的较量吧。再况且,韩大侠眼下也不在状态呀。”

 

  莫名就是一阵心慌,韩文清忙咳了一声:“先不说别的。这里的机关很有些古怪,你那边刚刚怎么样?”

 

  “不怎么样,”见到韩文清所处石室之时,叶秋早已有了数,“看起来跟你遭遇的差不多。只不过我跟你这武夫不同,看见是幻觉就直接倒回来走了。”也才目睹了此人那一刹那见到自己的神色。“出现幻觉的是单向循环的第三个石厅?”

 

  “对。”

 

  “那就没错了。这里总共有四个石厅,位于四角,我们都闯过了两个,而共同走到第三个就不对了。”叶秋的食指轻点下唇,“关于正确的通路,我眼下有个猜测,不过还需要亲自去确认才行。你在这里等着,有什么动静都不要有动作。”

 

  “我……”韩文清看着他。

 

  “知道了,韩大侠自是武功盖世。只是今日这事,还需得你按兵不动才行。我去去就来。”

 

  那人只是微一摆手,背影就消失在了深邃之中。真是让人不爽啊,明明才从眼前经过,又自说自话地不见了踪影。就像一切搁在他身上的担忧都是白费了一般。

 

而叶秋那副成竹在胸的样子,又使韩文清好奇起他的师承出身来。江湖名门?武将世家?哪里来的这样一个翩然公子?又懂得这么些旁门外道的灵术?等办完了事,真要好好结交这等奇人。

  

  转眼一盏茶时间过去,算来就算遇到那石板样的灵物,也该走完一圈回来了。韩文清暗暗握上了拳头,心底默数,只等再过几下就要倒回走去寻他了。

 

  便在此时,仿佛福至心灵,他旋身往后一跳,就见刚刚驻足的地方一片焦坑,竟是被那凭空出现的石板攻击过了!偏在这个时候,这石板,像是存心跟他过不去一样。又是狠一发力,就要蹬过去揍石头。说时迟那时快,一阵劲风擦着头皮刮过,青色灵光驱使着的银矛像一根长钉,从韩文清身后飞掷而来,堪堪钉在了石板所处的位置。

 

 “你这是打算连我一块儿串上吗?”韩文清腾地就火了,连带着刚刚瞎担心的账,很不是味儿。

 

  “岂敢岂敢。”叶秋赔笑,“这不怕你当成假的掉以轻心了嘛。”他自己刚刚就差点着了道,暂且不提。“这下我全搞清楚了,哎,真是费了一大番功夫,本来按你我最初的走法,一次就能通了的……也没办法,我俩都好死不死地选了第三次直走嘛。”

 

  “到底怎么回事,说人话。”韩文清皱眉。

 

  “好,好,这就给韩大侠如实禀报。”叶秋啧啧咂舌,“照着天师道那些老贼的惯例,这整个石头洞果然是个阴阳八卦的形状,四个石厅之间的通路连起来是整个圆。我们两个从正中心出发,背向而行,不管是向着哪个方向继续走,各自走完最多两个石厅后要么碰头,要么就是头首相接划完了一个完整的圆,那时就算是完成了。而在划完这个圆之前,往圆心的那条路无论哪个都是封锁的,这就是刚刚我前去求证的东西。而这个圆完成之后,如果再走,就会触发你折腾过的那种环境了。”

 

“至于刚刚那个,”叶秋瞟过一眼,自己的矛下被灵力贯穿的石板果然带着灼痕,“是重置过后的石板了。你看看你最开始收着的石板,是不是不见了?那就是因为幻境消失过后重置的机关了,是真玩意儿。”

 

  这么一说,韩文清想起刚刚自己贸然进攻的举动,也是心有余辜。也幸亏叶秋到得及时。“那现下是又要重走一遍吗?”

 

  “不错。石板在感应到人气后激活,一块破灭后下一块才会有所反应。我已经又一次打破了四方的石板,下一步不管我们怎么走都还是会陷入幻觉。等干掉幻觉过后,再前行,就可以了。以再一次遇到真石板的石厅为起点,同一方向上的第二个石厅,就是出口打开的地方。”

 

  “好,这次我去。”韩文清握拳提步,“你……等我就好。”

 

  叶秋只是随意地一靠,挑了挑眉,一副快懒死了的摸样。

 

  韩文清又是一股无名火烧起,吭哧吭哧地走了。

 

  一路下来果然跟叶秋的预测一摸一样。破了幻觉,来到下一个石厅里收拾了石头,想必叶秋那边也重置并解决了新的石板。

 

  继续前行,很快开始了和这破石头最后的纠缠。等出去了,得好好问问那家伙的出身。至少,看他身手不错,又懂法术,也算是自己结识的第一个玄门中人了。搞不好能打听到关于找寻之物的线索。又或者……红尘来往,比武较量,也是不错。

 

  脚下虚晃,紧接着实地猛踏,如出笼猛虎般爆出毕生修为的一击,轰地击穿了耀武扬威闪着光的大石板,余威扩散,更是撼动了整个石洞!察觉到这大动静,另一端的叶秋不禁嗤笑出声。

 

  收好到手的机关钥匙,两人几乎在同时步入出路,相对前行,出现在对方的眼里。韩文清面前的人眉眼弯弯的,斜斜提着长兵刃,一头乌丝在打斗后披散,昏暗的光线中更是风姿绰约。这般水到渠成的通力合作下来,两条曲线连成了阴阳交合的圆,道家的谜题迎刃而解,韩文清只觉痛快,恨不能出了山洞就拉人去把酒言欢。

 

  “石板给我,把那门打开吧。”韩文清精气神十足。

 

  “也好,整了大半天的我都要累散架了。”叶秋伸展着身体,边递出了手上存留着的两块蹦跶不起来了的石板。韩文清看他身形瘦削,伸手一捞就能扛起来的样子,只觉呼吸一滞,再不敢看,抢过石板就走。

 

  也是第一次接触这道门的法宝,韩文清站到大石板跟前,略作犹豫,见身后人也没有什么要提醒的,心头才稍安,双手抬起小石板一板一眼地拼了上去。待最后一块落位,果然发生异动,那洞壁高的石板震动起来,像是要开裂的阵势。

 

  韩文清连忙退后一步,谨防还有什么看守宝物的灵物袭击。一时间地动山摇,比刚刚自己闹出的动静大得多,眼前也霎时布满了金光,浑然的灵气从面前迸发而出。但韩文清在与此同时汗毛倒竖!这金光带有杀气!不带犹豫,他横跨了一步挡在了身后人的面前,只想用自己的一身硬功扛下这一击,却察觉身后的叶秋不退反进,吐息间已是贴到他身上的距离。正待呵斥,又觉腰间异样,一只手轻拂而过,接着就是疾退。

 

  不及回头,那金光已经避之不及了,瞬间冲散了韩文清的意识。恍恍惚惚地,觉得叶秋一下子离得好远。

 

  半梦半醒之间,好像又见到了当年的青龙,不由得想要亲近。但立刻就被灼痛震退,才发现那巨大的灵体从未见闻,竟是一只凶猛斑驳的金色巨虎,利齿金睛,威猛无比。

 

  “凡人,为何惊扰本座安眠?”威严的声音在心头响起。

 

  韩文清止不住地便要一个战栗,又稳住了气息,腰杆挺得更直。与先前见过的那两三个小灵物不同,此虎神威非凡,又带着凶煞之气,需得小心应付。

 

  当下定神,毕恭毕敬地通报了名号,又阐明了来到这道家密藏之处的前因后果。末了,道:“韩某一介游侠,青天白日之下问心无愧,决计不能平白收人钱财受人之恩,于情于理也是要助那位叶公子一臂之力的。只是冒犯了虎神,确是我无知之过。我一生快意江湖,无愧无憾无悔,便请责罚就是!”

 

  “无愧无憾无悔?汝可当真?”那巨虎冷血,“也罢,虽一口吞了汝之魂魄最是省事,但看来今日汝命数未尽,又与本座命格相同。那就饶汝不死,罚携本座上红尘人间了结因果去吧。”

 

  这结果大出韩文清之意料,他正待再疑,神识就被巨虎的威光再次包裹。一声炸雷般的虎吼直震心神:“吾名虎煞,乃上古龙皇女娲座下凶兽之一。有缘人呐,道归道,魔归魔,切莫失了正邪的本心!”

 

 

 

 

 

 

 

 

 

 

 

 

 

这玩意儿,其实可以当成RPG游戏剧本来看= =

我知道叶修OOC了,请暂时当成小队长模式的叶神来看。毕竟要一个人包下苏媚、赵灵儿、林月如的戏份也是不容易的……

开头剧情改动得比较大,为了给后面顺利接轨做铺垫。

然而玩过仙二的大概会发现还是仙剑的东西……我也不知道折腾了几千字都在写些什么【手动摇再见】就当是向仙剑历代丧心病狂的迷宫致敬吧【shenmegui】

 

 

最后作为粉打个广告吧,《仙剑奇侠传六》作为系列第八部7月8日发售,仙剑奇侠传舞台剧今夏全国巡演,网剧《仙剑客栈》6月16日起在优酷开播,仙剑奇侠传第三部电视剧《云之凡》六月底开机。二十年,祝福仙剑!
评论(1)
热度(6)
©星沉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