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沉灵

微博id:星沉灵。自萌冷圈的闪轨毒重症患者,my cp库里/crrn/クロリン可逆不可拆,one and only!

【仙剑paro】三生忆梦(4)

贺仙剑奇侠传二十周年

剧情改编自《仙剑奇侠传98柔情》,人物属于蝴蝶蓝创作的《全职高手》

 

 

过度章节

 

(4)

 

  睡梦沉沦中的感知极度模糊,也不知过去了多少个岁月,又身在何方。神魂就像是要融化了,一直向下沉去。回想起过去,坠下山崖时的风与景。此生无愧,但是否真的无憾无悔?明明怀着无限的挂念,但为什么已经无法忆起,当初把他推下万丈深渊置于死地之人的脸。

 

 

 

  有冰凉湿润的触感传来,了无痕迹地沁入心底,像极了那个人凉薄的唇,总是似笑非笑,叫人看不透,抓不着。你是………叶修?

 

 

 

  “呀!”短促的一声惊呼,听声音甚是年轻。韩文清哗然惊醒,就见自己躺卧着,怀中强搂着个清俊的男子,对方身上能嗅到一股子淡淡的清苦药味。

 

 

 

  两人都在大惊中依着本能瞬间反相退开,韩文清匆忙中大力撞上了身后的墙壁,一身青痛嘶嘶吸了口凉气,却见对方更是窘迫至极,红晕都染到耳朵上去了。

 

 

 

  “得罪得罪!”韩文清慌忙喊道。

 

 

 

  “也,不必了。”年轻男子徐徐地理了理鬓发,平静了些许,“少侠想必只是昏睡太久伤了神,我……没有关系的。”

 

 

 

  “实在是冒犯了。”韩文清暗自汗颜,又道,“也不知道我昏过去了多久了?这里是哪儿?看阁下医者打扮,必是对在下有救命之恩了,韩某恩将仇报,实在,万死谟辞。”

 

 

 

  “小事而已,就不必挂怀了。”那男子自最初的大窘过后,便一直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这里是青梗山下的酒肆。我本是江湖郎中,行至此处歇息时听闻有个奇怪的病患,就过来看看。在我来之前,你已昏迷三天三夜了,之后又两天,共五天。”

 

 

 

  这都五天了?韩文清沉沉皱眉,心乱如麻。稀里糊涂地进了个道家密地,莫名其妙地遇上了民间传说都鲜有提及的凶兽,然后就这样昏睡了五天?而五天前他陷入昏迷之后又发生了什么?自己是怎么回到山下的?叶秋怎么样了?

 

 

 

  缠绕的思绪中,心头突然一跳,韩文清顺手摸进了腰间置物的布囊里。一探之下,更是如坠冰窟。三生灵珠,不在了!

 

 

 

  “怎么?看你脸色不大好。”榻旁立着的男子飘来一句。

 

 

 

  “没,没事。”他既是两日前才来,跟灵珠的失窃肯定关系不大。韩文清念头微转,就要下床去问询店家。哪知略一使力起身,脑子里就天旋地转了起来。

 

 

 

  那男子见了,道:“你才刚醒,还不可下地。不过你既然醒了,也算好,我给你煎了副药,马上就端来让你喝了。”

 

 

 

  韩文清按头半晌,才定下神来:“真是多谢了。还劳烦这位恩公,如何称呼?”

 

 

 

  走到门口的男子略略偏头,吐出三个字:“张新杰。”

 

 

 

当日韩文清服过药,被嘱咐静卧,但却总是静不下心来休养。脑海中纷纷杂杂,都是近日的各种奇遇,以及内心深处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还有隐隐的心慌。不过也或许,是从小到大视若珍宝随身携带的灵珠失窃了的缘故吧。至于嫌疑最大的那个人,他不愿相信,也不愿想。

 

 

 

  “叶秋……”唇齿间滑过这两个音节。初识,结伴而行,再到莫名失踪,谈不上熟悉,但这个人的音容笑貌,总是带着点儿似曾相识的味道。稍稍牵动起更深的记忆,又总是头痛欲裂。大伤过后,总该好好休整,再做更多考量吧。他这样想。

 

 

 

  第二日,张新杰看他饮下药汤后,气色相较前日刚醒时竟是恢复了七八成,内心也是大为诧异。他平平淡淡地如前几日一样收拾了药碗,刚要转身出门,就被叫住了:“张大夫,这几天真是麻烦你,多亏你的照料了。如今韩某自觉身体已然恢复,也不知道如何报答你。不知接下来你作何打算?韩某孑然一身拿不出金银珠宝,只略通武艺,希望能凭几分薄技护送你一程。”

 

 

 

  “正好。”张新杰点头,“我接下来要去的地方确实需要仰赖韩少侠的武艺。”

 

 

 

  “不知?”

 

 

 

  “一位旧友,染上了尸毒,解药需得在僵尸窝里寻得。”张新杰陈述。

 

 

 

  “好,那我们不日动身。”

 

 

 

  

 

 

 

 

 

 

评论(8)
热度(4)
©星沉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