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沉灵

微博id:星沉灵。自萌冷圈的闪轨毒重症患者,my cp库里/crrn/クロリン可逆不可拆,one and only!

【闪之轨迹】苍银之渊(1)(2)(3)

#预警!##库洛女体#

#言情?##轻小说?#
#主线原著#


 

以上都接受的话,那么……

 
 
 

 


 


 

你在深渊中曼舞

 
 
 

 

 
 
 

血色缠绕的尽头

 
 
 

 

 
 
 

那是永劫的苍蓝火焰

 
 
 

 

 
 
 

焚尽此身

 
 
 

 

 
 
 

而我甘愿沦陷

 
 
 

 

 
 
 

1

 
 
 

莱诺花盛开的春日,清爽柔和却又时而飘忽不定的气息萦绕在鼻间。初次见到的花儿,就像她一样,偶然又必然地闯入我的视线。

 
 
 

 

 
 
 

在花瓣轻舞的道路上,银色头发的女孩子笑得不怀好意,如同红曜石般剔透的双眸中有着藏不住的狡黠。

 
 
 

 

 
 
 

“50米拉吗……有倒是有。”我略带困惑地挠挠脸,感叹着这所学院的学姐们都这么不好懂么还是怎样。

 
 
 

 

 
 
 

  “嗯哼~难道后辈君连这点小钱都不肯借人家吗?大姐姐可是会伤心的哦☆”初次见面的少女上身前倾,俏皮地冲我眨眨眼,装出有些可怜巴巴的样子。

 
 
 

 

 
 
 

  “啊不是不是,这个,嗯,当然是没问题……”

 
 
 

 

 
 
 

一阵慌乱中,她接过我手中的硬币。虽然那仅仅只是一瞬间的事情,我们二人的指尖触碰到了一起。意外的冰凉柔软的触感,与眼前纤长白皙的手指、微微摆动的银白长发、女孩子身上淡淡的香味混在一起,让我微微地愣了神。嗯,是一位很好看的前辈呢。

 
 
 

 

 
 
 

果然是我表情太傻了,她看着我“噗”地轻轻一笑。我后退两步,不由得连她的脸都不敢看了。

 
 
 

 

 
 
 

“好了好了不玩你了,”她摊开手,左手的指尖灵巧地捻着那枚50米拉面额的硬币,“后辈君来陪我玩玩看怎样,那么,就赌这50米拉会消失到哪里去咯~”

 
 
 

 

 
 
 

啊啊,真是很会胡闹的前辈呢。那个时候的我只是单纯地这么想,而这种印象竟也奇迹般的保存到了最后。那种完全不理会周围人的感受,任意妄为的恶劣性格,却又掺了些其他有的没的,变得让人讨厌不起来了。

 
 
 

 

 
 
 

残阳的反射下,金属制的钱币划过闪光的轨迹,从我们二人之间倏忽而过。

 
 
 

 

 
 
 

她纤细又富于美感的身姿在微光下柔和得夺目。尽管如此,仅此一次,我的双目还是捕捉到了那道轨迹。只是如果,能更早察觉到她的轨迹就好了,在很久之后,我是这么祈祷着的。

 
 
 

 

 
 
 

  被我报出正确答案的她好像有点吃惊,又很开心的样子。可惜的是不管怎样,我的50米拉好像是要不回来了,真是让人脱力。

 
 
 

 

 
 
 

“2年5班所属的库洛.安布斯特,请多指教啦,里恩后辈~”她微微颔首,以轻浮的语调报出自己的姓名。

 
 
 

 

 
 
 

虽然是个听起来有些男孩子气的名字,但放到眼前这个女孩的身上,却也意外有种别致的美感呢。我目送这位没谱前辈雀跃着远去的背影,夕阳下她背后的影子被拉得很长。这也就是我和她的初遇了。

 
 
 

 

 
 
 

2

 
 
 

堪堪花谢的季节,气温也日益开始躁动。就像我偶然走过,看见她睡颜时的心情一样。我不明白那是什么,焦躁却并不生厌,虽然知道该做的是把日常偷懒的前辈拧走,好好数落一顿,但又只想止步于前。这样静静的,也很美啊。

 
 
 

 

 
 
 

 终于忍不住屏息靠近,悄悄地怕要惊醒她一般。松散的银色发丝无视头带的束缚遮盖着侧脸,那与平日大相庭径的恬静表情,伴随着我像是要攀上巅峰的心跳,慢慢地放大在我的眼前。然后这一切都突然加速。只是那么一刻,鼻息互相交错,我能清晰地从那片绯红里望见自己的身影,而唇间的触感……

 
 
 

 

 
 
 

“咦——????”“噗通”一声,已经分不清那是哪一部分,我的身体、大脑、心脏,都被地心引力狠狠地扯了一把。

 
 
 

 

 
 
 

 “哈哈哈哈哈——咕,哈哈……”而造成这样的罪魁祸首,只是由从长椅上坐起的姿势改为了笑得打滚儿,还在差点掉下来过后又笑着滚了回去。

 
 
 

 

 
 
 

  “喂喂,”也多亏了她这样的反应,我很快就看不下去了,“虽然这次我也有错,但你这样也有点太过分了吧,库洛前辈。而且,又走光了喔。”附带一句习以为常的善意提醒。嗯,该说是大大咧咧不拘小节呢,还是别的什么原因,这位学姐在我的面前还真是,嗯,时不时地让人害羞呢。不过在几个月过后的如今,都快要习惯她这样了。

 
 
 

 

 
 
 

  大概归结于她天生自来熟又爱凑热闹的个性吧,在我忙于学院中的各项事宜与委托而四处奔走时,总能撞见库洛前辈优哉游哉的身影。虽然还是免不了同时撞见她和安杰丽卡前辈时,被各种限制级话题与画面刺瞎双眼,一来二去,也对她的本性习以为常了。啊啊,是个各种方面上都让后辈想照顾一把的女孩子呢,没个正经的样子,超级头疼。

 
 
 

 

 
 
 

  比如现在,就是最糟糕的情况,而她还丝毫不以为耻。

 
 
 

 

 
 
 

夏日的微风中,校园长椅旁的树影碎了一地。能隐约看到二人的身影靠得很近,就像要交错一般。我的视线在这样情景与她逼近的身体间飞快地来回。那个SIZE!怎么看都跟班长不相上下吧……

 
 
 

 

 
 
 

寂静下来的空气中,少女的红瞳滴溜溜地盯着我。

 
 
 

 

 
 
 

 “干、干嘛。”动物的某种本能作祟,被盯得一动不动的我浑身每个细胞都叫嚣着逃亡。

 
 
 

 

 
 
 

  “呀,后辈君~”她笑了。

 
 
 

 

 
 
 

我下意识得抬起右脚,然而被拽住了胸口的领带拉近。

 
 
 

 

 
 
 

她说:“你想不想吻我啊?”

 
 
 

 

 
 
 

刚刚回归原位的五脏六腑啪地升温,爆掉。

 
 
 

 

 
 
 

“库洛.安布斯特!!!!!!!”

 
 
 

 

 
 
 

托里斯塔今天也吹着不错的风呢。盖乌斯也许会说。

 
 
 

 

 
 
 

3

 
 
 

自那个恶劣的玩笑过后日子又溜掉了不少,夏季正式来临了。

 
 
 

 

 
 
 

这段时日对库洛前辈的了解也日益增多,她如银色的蝶一样在这所学院里上下飞舞,热心,好玩,不着调,却又有格外让人安心的一面,至少大多数人会提到她,会在嬉笑过后给予一个不错的评价。在期中补习阶段,我也意外发现了她在野外实践方面的才能。仔细想想的话,比起一大堆书面知识,直接撸着袖子上阵也更加匹配少女那闲不住的个性吧。虽然补习的最后,被乱入的不健康题外话和她在我胸口乱戳的手指吓得落荒而逃,果然还是从前辈那里学到了不少,也对她刮目相看了呢。

 
 
 

 

 
 
 

而意外也来得那么突然,不出意料地是被一直以来颇为诡异的旧校舍引起的。在那个时候,我的眼前一片血红,不受控制的冲动暴躁地在被她戳弄过的胸口翻涌。已经顾不得了,我……!

 
 
 

 

 
 
 

“刷!”突然显现的冰河阻挡了我的前路,也阻止了巨大兵甲攻击的路径。“我也来帮忙,后辈!”

 
 
 

 

 
 
 

耳畔听到她的声音,水属性魔法的寒气也让我稍微清醒了一些,向后跳开一步,与她一起摆出战斗的姿态。魔法的苍蓝光辉犹在,手持双枪的少女置身其中,银色的长发在蓝光中翩舞。没有任何缘由的,这样的身姿让我倍受鼓舞。“那就请多直接了!库洛前辈!”

 
 
 

 

 
 
 

剑锋与子弹的连携,冰与火之魔法的交错,看上去不可战胜的兵甲终于在我们二人的联手下倒下了。我身上躁动的血液,也似乎在那之后平息了下来。原来与她的并肩作战是那样的不可思议,在混沌的不知所措的我面前,她如利刃般闯入,切碎我的黑暗。而Arcus连接结束后,那悸动依然残存于心中,如硝烟弥漫,在她的枪口。

 
 
 

 

 
 
 

初夏的黄昏,我跟注定一样的,坠入身边那时还触手可及的苍蓝之海。如同俯视深渊。却没有察觉到相对的仰望。

 
 
 

 

 
 
 

TBC

 
 
 

 

评论(6)
热度(12)
  1. 音無星沉灵 转载了此文字
©星沉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