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沉灵

微博id:星沉灵。自萌冷圈的闪轨毒重症患者,my cp库里/crrn/クロリン可逆不可拆,one and only!

【闪之轨迹】苍银之渊(4)

#预警!##库洛女体#

#言情?##轻小说?#
#主线原著#

 


 

4

 
 
 

  之后再见到库洛学姐时,我总会因为有些察觉到的微妙心意而不自在起来,面对她那些出格的言行,也时常心脏漏跳半拍。当然也更加看不顺眼她那些轻浮的爱好了,包括打着擦边球的赌马事宜,可惜屡教不改。

 
 
 

 

 
 
 

 好在这样的日子很快过去,消散在帝都繁乱的仲夏节里。还没来得及严厉谴责赌马失败后垂头丧气的银发少女,失控的喷泉与慌乱的人群便预示出混乱的征兆。果然!是那帮

 
 
 

恐怖分子吗?担心起妹妹与皇室成员的安危,我的心脏再次紧缩,而目睹那抹银色的倩影闪入相对安全的区域疏散人群,又令我安心不少。

 
 
 

 

 
 
 

  之后在帝都地下的追逐战很是激烈,那个名为“帝国解放战线”的恐怖分子组织拥有可怕的战力,他们的首领——一个叫C的女人,更是以一己之力,凭一把比她的身躯更为巨大的双刃剑压制住了包括我在内三名的七班最高战力。难以置信,这样娇小的身体下竟然蕴藏着堪称恐怖的爆发力,那把流传自黑暗时代的武器如同仲裁死亡的银蝶,上下翻飞令我们毫无招架之力,而运作着这样巨大的动能同时,竟还发挥出与菲不相上下的敏捷。

 
 
 

 

 
 
 

  “叮————”糟糕!还是被挡住了!果然自以为抓住了她动作破绽的我还是不够成熟啊。后滑一大步卸力,我手中的太刀死死地抵住了C的刀锋,为刚受到冲击被逼开的劳拉和菲抢出调整的时间。可再这样下去……还不能在这里倒下!“呀————!”那样的心情冲撞着像要溢出我的身体,就这样狠狠地冲去,竟在一瞬间压下了那致命的凶刃。一下子拉近的距离,让我第一次有机会接近C的身体,虽然不是故意的,但紧身衣包裹下格外显眼的东西就近在咫尺的感受实在……

 
 
 

 

 
 
 

  “里恩小心!”背后同伴的惊呼及时传来,我咬着牙以最大的力道蹬地,顺势向前翻倒的同时,眼角瞟到身后袭来的另一端利刃,冷汗和肾上腺素狂飙而出。恐怕再差一道发丝的距离,被削掉的就是我的双脚了吧。但即使如此,再调整身势已经来不及了,而这样的距离下同伴们的支援果然……“住手!把手举起来!铁道宪兵队!”千钧一发,此时再没有比听到克蕾雅小姐的声音更好的事了!

 
 
 

 

 
 
 

  趁着间隙,我迅速而谨慎地从趴地的姿势起身,同时耳畔捕捉到了身旁敌人轻微的冷哼。大脑来不及分析与思考接下来的行动,一道大概是直觉造成的电流就传达到了四肢!之后听说,我那时大胆的暴起与恐怖分子炸弹的硝烟几乎在同时出现。而至少当时造成的结果是,我死死地抱住了恐怖分子头领的躯体,与撤退的她一起消失在了同伴们的视野中。

 
 
 

 

 
 
 

  视线疯狂晃动,一瞬间的失重感过后,随着耳畔“哗”的破响,大股冰凉的液体淹没四肢百骸,更大的冲击随之袭来,身体不受控制,只好本能地在急速的涌流中沉浮扑腾。但只是下一秒,连更多的水流都没来得及完全侵袭我的口鼻,一股外力牵引上了我的身体,只觉得什么紧紧地揽住了我的右手臂,强行制止了我被水流进一步向下冲去。不假思索地,我拽住了那根救命稻草,借着这个着力点扭转尚在水中的身体,攀住了离自身最近的一块实地。

 
 
 

 

 
 
 

定睛下来,才发现自身所处的位置幸运的是水道的边缘地带,落水点的不远处就是岸边,那里有大约一级台阶宽度的平台建在墙角,堪堪比之下咆哮的急流高出不到五十里矩。确认了自身的现状后,眼下更为严峻的情况迫使我不得不面对现实——在那样的危急之时,对我施与援手的,正是刚才还被我死命捉住不放手的敌人,帝国解放战线首领C。水边平台与墙壁之间狭小的空间里,身着黑色紧身衣的女人单手拧着那把巨大武器的长杆,以大力破开墙壁卡在岩缝里的另一头为支点,维持住了从上方的暗道里掉落时,不至于直接落入水中的姿势。而本可以毫不狼狈登上岸边的她,又在落地之前扭转身形,伸手将我救回。这也就直接导致了她也顺势落入了水中,在拉回我后同样攀住了平台的边缘。

 
 
 

 

 
 
 

  “哗啦—”尚因呛水而剧烈咳嗽着的我,听见耳畔传来了从水里起身的声音,下意识地放开一只手往身边抓去,并因过近的距离和对方身着不可附力的紧身衣的缘故,我自然而然地环住了旁边的身体。柔软冰凉的皮质手感传来,我一片空白的大脑自动勾勒出了怀抱之物的形状。好像,是短时间内第二次这样了……不对!“锵”地锐响,双面的利刃破空直划而下,毫不客气的杀气迎面而来!我吓得赶紧松手低头——这惊吓更多来源于自身屡次越界的行为,然而脑袋烧坏的同时随意的行动,直接导致了进一步地作死——为了避免再次落入水中的我,手忙脚乱之下一把抓住一条手感丰盈的物体……我选择死亡。

 
 
 

 

 
 
 

  对方好像完全被弄得没脾气了,顺手把武器扔上平台,一言不发地撑起上岸。而我的思维殿堂迎来了有生以来最恐怖的鲜红洗礼,行尸走肉地攀附着平台边缘和她的身体,终于脱出了那某种意义上给我留下永久创伤的地下暗河,整具身体还因心中剩余的强大冲击而久久僵持不动。思考的时间令人悲伤的充裕,C在上岸过后,一时间竟也没有任何行动。

 
 
 

 

 
 
 

  “哼,真想不到,士官学院的人都是这样的吗。”许久,经过变声处理的女音传来,“哪怕是敌方的女性也要见缝插针地性骚扰?”

 
 
 

 

 
 
 

  “不不不!不对!额对不起……”自知理亏,我慌忙道歉,还不忘补充道,“我真的没有那样的意思!只是面对想要逃走的危险敌人下意识的反应!我是有喜欢的女孩子的,绝对不可能对其他人抱有那样的意思。”

 
 
 

 

 
 
 

  “哦?是吗。”透过地底昏暗的光线,我看到旁边的C只是戒备地抱胸靠在墙上,并没有继续逃走或者攻击我的意思。

 
 
 

 

 
 
 

  “嗯……”心下稍安,我探头打量起一番动荡后自己所处的环境。不知错觉与否,脚下的水流似乎减速了少许。四周比刚才更暗,或许是掉到了更深的地下道,但C在挣脱我后依然还在这里就是说……“这里没有出口吗?你并没有把我带到原定的逃跑路线?”

 
 
 

 

 
 
 

  “随你怎样想好了。”得到的依然是冷淡的回答。但事实上也没有别的理由来解释眼下的情形了。

 
 
 

 

 
 
 

  “刚才那么急的地下河流,想必是你们设置的炸弹爆炸造成的。”我继续说,“你现在没有任何行动,一定不可能是因为顾忌我存在。所以你很清楚最近的出口已经被爆炸波及了,只是在等待同伴的救援而已。我说的没错?”

 
 
 

 

 
 
 

  她沉默地调整了个舒服些的姿势站立,没有回答。答案不言而喻。

 
 
 

 

 
 
 

  “我承认我只是一时头脑发热,想要抓住触手可及的恐怖分子才有了那样出格的行为,这也没什么可以否认的。实在是……对不起了,害你……嗯,多谢你及时出手相助,刚刚真是谢谢了,对不起冒犯了你。”

 
 
 

 

 
 
 

  “……”

 
 
 

 

 
 
 

  “还有,之前你也有命令手下放掉艾丽榭她们,那个也要向你道谢。除了造成恐怖袭击实在是无可非议之外,你好像也没坏到不可饶恕的地步嘛,后来又救了我。不管怎么说,我不讨厌你呢。”

 
 
 

 

 
 
 

  “………………………………啊啾!”身边的人终于用一个喷嚏打断了我的话语。

 
 
 

 

 
 
 

  “呀都忘了你还湿着呢。女孩子着凉了可不太好,”我自怨居然一时忽略了这个问题,“给你,我的外套。额,那个,要不你把上衣先脱下来?”隔着头盔都感觉被瞪了,“不不不我真的没有哪怕任何一点点别的意思。只是很担心你啊,身体最重要,一直穿着湿乎乎的衣服会更冷的。”

 
 
 

 

 
 
 

  “……好。你转身过去。”

 
 
 

 

 
 
 

  “……太窄了,会掉下去。”

 
 
 

 

 
 
 

  “闭眼!”

 
 
 

 

 
 
 

  “哦。”

 
 
 

 

 
 
 

  合上眼帘,本就不多的光线被完全阻绝了。视力被阻的情况下果然其他感官都变得敏感起来。因为保存体力,上岸后并没有离得太远的躯体,就在身旁把身上湿透的衣料剥落下来。粘腻的水声传来,那是贴身衣物与肌肤分离的声音。

 
 
 

 

 
 
 

  “好了吗?”我轻声问。语调因第一次经历这种事情的紧张而带着颤音。

 
 
 

 

 
 
 

  她好像又莫名其妙地感到了某种不满,没有理我。

 
 
 

 

 
 
 

  “难得有机会,我可以问你几个问题吗?啊抱歉,虽然以立场来说很奇怪,你大概会不高兴。但好不容易有独处谈心的时间,我觉得我还是有必要弄明白……”

 
 
 

 

 
 
 

  “问。但我可以选择不回答。”这算是答应了吗?意外爽快地。

 
 
 

 

 
 
 

  “你们的目的是什么?果然是对这个国家的同志层不满吗?”

 
 
 

 

 
 
 

  “我们的目标只有宰相奥斯本的项上人头。除此之外无可奉告。”

 
 
 

  “那这样值得吗?牵连了那么多无辜的民众,还威胁到皇家。诺德尔高原的事也是你们干的吧?难道一定要用那些平民们的安宁和平去置换你们复仇的快感吗?”

 
 
 

 

 
 
 

  “呵。”

 
 
 

 

 
 
 

  “……我不管你仇恨的源头在哪里,总之,在这之后,不管多少次我都会阻止给你看的!”

 
 
 

 

 
 
 

  “随意,试试呀。”

 
 
 

 

 
 
 

  “嗯,说到做到!而且……我不明白,你这样善良的女孩子,为什么会走上这样的邪路?”

 
 
 

 

 
 
 

  “你是在说我?笑话。”

 
 
 

 

 
 
 

  “不,我是认真的。你们的那些行动计划都不可饶恕,但至少,从刚才与你为敌开始,到现在相处的这段时间,我从你的身上感受不到那种极端的恶意。你,还有救,我能感觉得到。至少,如果你愿意的话,我……”

 
 
 

 

 
 
 

  “别开玩笑了!”

 
 
 

 

 
 
 

  “我没有开玩笑。呵呵,这么说来我想起了我喜欢的那个女孩呢,也不知道她是否平安,我想应该没事。她也有一大堆坏毛病,老不正经的,吃喝玩赌一点也不像女孩,还老开奇怪的玩笑。但她也有很美很美的一面,那就是我喜欢她想要守护她的理由,因为我相信她,有那种她独有的力量,支撑着我。你也一样,我希望,你能得到属于你的救赎。”

 
 
 

 

 
 
 

  “………………无聊透顶。”

 
 
 

 

 
 
 

  “哈哈,一不小心说多了呢。不过刚才掉下来的时候,还有之前被你追击的时候,我很慌,大脑一片空白,心里只想得到最最在意的人。艾丽榭有我的同伴们照顾,应该没事了,唯一不放心的就是爱东奔西跑凑热闹的她,有时候超级不靠谱,也不知道是不是完全平安无事,真是伤脑筋呢。嗯,对了,你有没有什么很在意、不想失去的人?”

 
 
 

 

 
 
 

  “没有。”

 
 
 

 

 
 
 

  “嗯,我觉得这是不可能的。那种人每个人都有吧?觉得自己命悬一线的时候,老是会想起的那些,愿意用生命去守护的人。”

 
 
 

 

 
 
 

  “那,那个女孩,就是你说的这样的人吗?”

 
 
 

 

 
 
 

  “嗯,是那样呢。”

 
 
 

 

 
 
 

  “…………”

 
 
 

 

 
 
 

  在C难得的一句主动搭话过后,现场又陷入了久久的沉默之中。一时间发生的事情太多,我也感到了疲乏,小心站立着低下头略为养神。

 
 
 

 

 
 
 

  就这样过了好久,直到她说:“笨蛋小子,你可以睁开眼睛了。”

 
 
 

 

 
 
 

  “啊?”我这才发现自己都快睡着掉下去了。下意识地向发出她的方向望去,见她微微侧身背对着我,把外套向我递来。

 
 
 

 

 
 
 

  “我走了,你的同伴应该马上就到。外套还你。”

 
 
 

 

 
 
 

  “额,好。”傻傻地接了过来,我才发现视线自睁眼开始就一直没有移开。那是熹微的光晕中,她赤裸的背部,与腰肢堪称完美的曲线,在上身只戴了手套的此时暴露无遗。

 
 
 

 

 
 
 

  她飞快扭头,预感到灼毒视线的我慌忙转过头去。在那一瞬间果然瞟到了更大更不得了的东西而且刚刚的眼刀也跟之前不一样好像没那么凶狠也不对!

 
 
 

 

 
 
 

  总之,她不再对第无数次陷入窘迫中的我说什么,纤细的腰身灵活地在前方的暗处一晃,转眼就不见了踪影。隐隐听到女性的小声惊呼,似乎是来接应她的干部S。

 
 
 

 

 
 
 

  在那之后我也顺利被莎拉教官找到,离开了这气氛几度诡异无比的场合。

 
 
 

 

 
 
 

  隐约有预感,我与C的交集或许才刚刚开始。

 
 
 

 

 
 
 

TBC

评论(1)
热度(5)
©星沉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