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沉灵

微博id:星沉灵。自萌冷圈的闪轨毒重症患者,my cp库里/crrn/クロリン可逆不可拆,one and only!

【闪之轨迹】苍银之渊(5)(6)(7)

#预警!##库洛女体#

#言情?##轻小说?#
#主线原著#

 


 

间章

 

 

 

  那样的梦境里,我无休止地奔跑着。

 

 

 

有谁在那前面,即使丢掉性命好像也没有关系,我想要将她牢牢抓紧。虚幻的扭曲的无限重复的阴影在路途上摇摆尖叫,浑噩中的道路没有尽头。而我只管不断向前。

 

 

 

极尽之处的弦还是断了线,尘埃散尽,恍若崩塌。我跪在原地,连那些阴影都消失不见,没有出口,没有光亮。无边的虚空将我温柔地包裹。

 

 

 

  冰凉之物缓缓攀上我的后背,无法动弹,我不禁打了个寒颤。极尽缠绵,无比缱绻地,她俯在我的背上,偏低的体温透过细腻柔软的肌肤传递到我的身体。那双手环住我,似曾相识的皮质触感在我身上游走,缓慢而不容拒绝。她是谁,我是知道的。因为我一直在追她呀。

 

 

 

  寒冰般的吐息轻触我的后颈,但完全造成了反效果,致使源源不断的热流在我体内流窜。我反手捉住她使坏的手,引起两人一瞬间的僵硬。重重地吐气,带着如释重负的心情,我转过身去。心脏却骤然间缩紧了,所有的寒气回归四肢百骸。她的手如空气般消散于我的掌心。

 

 

 

  那人笑得风情万种,好端端地站在我的面前。然后她抬起单手,不偏不倚地戳中了我的心脏。茫然的失神中,我看不清她的脸,但在她的身上,与她手指点中的我心头的相同位置,巨硕绚暗的银灰色蝴蝶狂气而诡异,匍匐在她曲线优美的左边胸口,无声地张开翅膀。记起来了,那确实是,我曾经看到过的东西。

 

 

 

  视线翻转过来,意料之中的剧痛没有来临,我只是向后踉跄了一步,紧接着脚下一空,那是连全身的血液都要炸裂的失重感。从后面无限涌来的疾风中,她笑着,又离我越来越远了。C……

 

 

 

  我能感觉到自己的愤怒,但听不见任何声音。堕落中,又冷眼旁观着发生的一切。

 

 

 

  直到——

 

 

 

  “里恩!!!不要走!”

 

 

 

  是谁?我奋力地抬头望去。然后抓住了她向我伸出的手。

 

 

 

  是库洛学姐啊。

 

                                                                              

 

  太好了。你没事。

 

 

 

  银色头发的女孩子死命地想要救我,那双红色的眼睛还是那么好看,就是好像要哭出来了。是嘛,还从来没见过她那样的表情呢。真好。

 

 

 

  “里恩,你给我回来!说好了的,明明说好了!你不要死!”

 

 

 

  库洛……不要哭了。我喜欢你。但是我不能放着C不管啊。所以……

 

 

 

  “所以呀,已经说定了的哦。你再也不会抛下我了,我也会一直在你的身边的。”

 

 

 

  咦?是……这样的……吗?什么时候……

 

 

 

  女孩温柔地笑着,以拥抱的姿势向我靠近。不知什么时候,她也已经飞身跳下。

 

 

 

  无论如何,这样,就好了吧?我释怀地,张开双臂,想要去触碰她……

 

 

 

  却在梦醒时分,摸到了满脸的泪痕。莫名悲怆。

 

 

 

5

 

 

 

做了不舒服的梦呢。我精神萎靡地起床穿衣,想着。

 

 

 

除了打湿了枕头,连床单下面都遭了秧。果然是那个时候的C ……啊啊啊不能这样我果然还是太松懈了!

 

 

 

但这样的梦……还真是奇怪。梦里那些似真似幻的感情也让我细思极恐。喂喂,我在搞什么啊可恶!喜欢库洛学姐的事情是没错,但对C也抱着绮念什么的,不就是脚踏两只船了吗?!振作啊里恩你这个混蛋!

 

 

 

在这种想要疯狂自扇耳光的心情中,我还是迅速地收拾好自己,(把床上用品塞到了自信雪伦小姐一定不会动的地方)出门上学去了。然而刚走上通往校园的上坡路,就迎面撞上了此时最不想见到的人。天哪,我的自我谴责还没结束呢,能给点心理准备的时间吗?!

 

 

 

“呀喝~这不是后辈君嘛。这么早呀。”她笑嘻嘻地打招呼。还是一沉不变的那根头带,银之下的银白发丝松松披在身后,泛着朝曦的光辉。

 

 

 

  只有总是迟到的你才认为现在还算早吧,我可是一大早就折腾得筋疲力尽到现在,身心都是崩溃的。虽然是我自己的问题啦。

 

 

 

  内心狂想着,我却连对她开口问好的勇气都提不起来。刚因梦中的那种桥段泄了身,叫我怎么面对喜欢的人?

 

 

 

  “不过我可不是想要逃课哦。嗯嗯,只是忘记带课本啦。那拜拜咯上课不要迟到!”她自说自话着,和我擦身而过。还好,没有注意到我的反常。

 

 

 

  虽然她的各种措辞都有各种的槽点……算了,就这么走掉实在是帮大忙了。不过平常这样明目张胆地逃课被我看到的话,她一定会扯出更多后续的赖皮戏吧。难道是有什么事?这段时间能不打照面还是挺好的。毕竟,在再次明确自己的心意之前,我根本没有面对她的资格。

 

 

 

浮躁未敛的初秋,就在我一夜又一夜的辗转中过去了。而第一场秋雨过后,刚换下夏季校服,我再度体验到了某人能够制造的无穷无尽的恐怖惊吓。

 

 

 

  兴许是悲催的命运在作怪,又非常想要好好问候第三学生宿舍的设计者。总之,库洛.安布斯特在把我吓得半死地转入七班过后,正式住到了我房间对面曾经的空房间里,理由是楼上没有多余的女生房间了。还能不能让里恩这个物种好好存活了!我再度在内心流下了崩溃的泪水。

 

 

 

  在她举家搬迁的那段时间,(神奇地有一大堆行李,以各种消遣品为主)我曾经在经过一番思想斗争后勇敢地提出帮忙,然而被以女生的小秘密❤为由直接拒绝掉了。让我反而松了一口气。

 

 

 

  啊啊,这样完全不行啦!各个方面而言都得全力以赴啊!里恩.舒华泽!!

 

 

 

6

 

  

 

  黎明时分,我在微曦中醒来。托尔斯塔的鸟儿们欢唱着,老远都能听得很清晰。而此时的天空还只是蒙蒙亮而已,窗外的街道上没有半点人声。

 

 

 

  我翻身下地,光着脚走出房门,横穿过并不算宽的过道,站在了她的房间门口。

 

 

 

  隔着一层门板,里面静悄悄的。库洛的话,果然是不可能早起的吧。我把手心贴到面前的门上,闭上眼想象她睡觉的样子。嘴角不由得放松。

 

 

 

  无法否认,心仪的少女就住在自己对面的房间,光是这个事实就足以让任何处于思春期的少年欣喜若狂了。但为什么我直到现在为止还无法完全感受到这种心情呢?还是,抵不过自己内心的谴责啊。

 

 

 

  在那个时候,通过对C的一番劝诫,我也清楚地认识到了自身对库洛学姐的心意。我的确是喜欢着她的,在失去自我之际,她凛然相助之时。又大概是从更早的时候开始的,夕阳下悠然走下坡道的少女的背影,如同古老传说中富于魔力的精灵幻影,深深地投影在我的心上。也就是人们所说的那种一见钟情吧。

 

 

 

  但是为什么呢,我竟然做了那样像要背叛自己感情的绮梦,简直不可理喻。在少女的房门前,我的内心煎熬着,五指将要陷入似的抵着门板,把额头轻缓地贴了上去。仿佛躲进她的怀里。

 

 

 

  “……里恩?”几不可闻的声音传来,很是惊讶的语调。

 

 

 

  “啊?!”我的呼吸几乎停止,后退几大步,后背贴上了自己房间关上的房门,扭头看向从楼上走下来的少女,“库、库洛,我……”

 

 

 

  “哦,还好早呢。晚安。”她迷迷糊糊地说着,从我面前走过,进门,“啪”地把门带上了。

 

 

 

  留我愣在原地。

 

 

 

  ……原来还没睡醒啊,应该刚从楼上的女生厕所回来。真是天助我也。半天才回过神的我心虚地想着,暂时松了口气。

 

 

 

  但等她清醒后,又该怎样解释自己刚刚的行为呢?我持续苦恼着。

 

 

 

  天已大亮,窗外的街道上能看到有人行走。依稀是在托里斯塔广播局工作的女性吧。

 

 

 

 

 

7

 

 

 

  惊讶又庆幸的,之后的整整一天里她都没有提过早上那事,甚至连跟我的单独谈话都没有。

 

 

 

  加入七班后,库洛学长,不,现在已经可以名正言顺地直呼库洛了,很快与班上的众人打成了一片。该说不愧是她呢,真让我自豪。虽然现目前只能在心里幻想一下,丝毫不敢表现出来。

 

 

 

  课间看到她在帮菲打理头发,有滋有味的,好像还传授了女孩子间流通的保养经验。劳拉在旁边一本正经地受教。

 

 

 

  实在想不通,明明是自己也有的东西,她干嘛老对班长动手动脚,惹得鸡飞狗跳。女生的世界我不懂。

 

 

 

  至于她和亚丽莎的语音版双人吊打精神折磨,简直是七班男生所遭受的日常噩梦了。那个明目张胆的八卦劲儿,哪里怕她们讲哪里,堪称鬼故事升级版。就连米莉亚姆也被库洛哄得一愣一愣的。

 

 

 

  我就这样度过了一天,在有库洛存在的七班教室里被摧残得心力交瘁后,终于踏上了回宿舍的归途。还好有外表和善的雪伦小姐在,用晚饭拉起我崩溃心灵处于临界值的血线。为了美味的晚饭!我毅然决然地挎着菜篮子出门了。

 

 

 

  从店里出来,我遇见了早上晃眼看过的漂亮女性。交谈后才发现,原来她就是《星夜时分》那位声音甜美的女主播,更被我发现是帝国著名的苍之歌姬薇塔.克洛提德小姐。

 

 

 

  “话说回来呢,”谈话结束后,薇塔小姐正准备离去,又像是发现了什么似的打量起我,“仔细看的话,你好像……嘻嘻,里恩君是不是有什么感情方面的烦心事啊?说出来让大姐姐帮忙参考参考~?”

 

 

 

  “哎~啊!”她突然来这么一出,我心里有鬼,条件反射地吓了一大跳,连忙矢口否认,“也、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只是在意她……”

 

 

 

  “喔~~只是在意而已吗?”女人拖长了声调质疑,刻意压低的贝雷帽也掩饰不了眼角使坏的笑意。

 

 

 

  “对C是在意没错……”被问到的我心头莫名一紧,不由自主地念出了声,“啊不不不没有……额,薇塔小姐不知道也好啦没关系……我到底是在说什么啊对不起。”

 

 

 

  “噗,你还真是如传闻中的那样可爱呢。哈哈……”看我语无伦次的样子,薇塔小姐终于忍不住捂上嘴,看起来笑得眼泪都出来了。过分啊。“唔,也收到过各种各样的投稿,对托里兹士官学院的名产里恩君早有耳闻啦。果然是个迟钝又单纯的好孩子,只是印象中不应该更坦诚一点吗?”

 

 

 

  “这个……我……”女性微笑的注视下,我深吸一口气,“不觉得这样的我很过分嘛。在意着身份不明的异姓,又喜欢着身边的她什么的……”

 

 

 

  “完全不哟。”薇塔小姐伸手理了理自己的发梢,“更直白地说,‘喜欢’和‘在意’本来就是两种不同的心情,并不是可以混为一谈的,更不用说‘爱’了。这样的细微差别,你自己能感受得到的吧?呵呵,不愧是温柔的好孩子呢,但是有时候想得太多也大事不妙哦~”

 

 

 

  “啊——”我单手揪住胸口。并没有不适,只是脑子里有些乱。“喜欢”、“在意”,“爱“?眼睛热热的,好像有什么即将破茧而出。

 

 

 

  “那就此别过啦。成熟女性的人生经历要是对你有用就好。”打扮清纯的女人伸着懒腰慢慢走掉。

 

 

 

  “乐观一点,搞不好那孩子也有相似的心情呢。”远远地,她又补充一句。

 

 

 

  相似吗?那个人的话,怎么可能……如我一般这么苦恼。

 

 

 

这样想,酸涩的心跳中又混入丝丝暖流。我再度感慨起自己前途枉测的恋情。

 

 

 

 

 

TBC

评论(2)
热度(4)
©星沉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