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沉灵

微博id:星沉灵。自萌冷圈的闪轨毒重症患者,my cp库里/crrn/クロリン可逆不可拆,one and only!

【闪之轨迹】苍银之渊(10)(11)(12)

#预警!##库洛女体#

#言情?##轻小说?#
#主线原著#

 

10

 

  至今为止最为有惊无险的实习结束,与上一次的此时相比,我算是真真地大松了口气。不过一切其实才只是刚刚开始而已,各种说来。

 

  对,在收到库洛那种莫名其妙的回应过后,我丝毫没有任何心理准备的现在,她自动地自然而然地对我开启了情侣间的相处模式。

 

  包括上课打瞌睡无法无天地枕着我大腿啊,(亚丽莎早已很懂地让位了)在意想之外的时机来我房里视察一番啊,光天化日之下的飞扑袭头之类的……

 

  总之我所承受的惊吓越发变本加厉了,仔细想想,也甘之如饴。

 

  抛开这方面来讲,库洛作为女朋友,也有给人安心感觉的一面,吧……

 

  嗯,这句话需不需要划掉呢。一日晚间,刚严阵以待打开书本的我,不得不皱起眉头,把洗完澡披着浴巾闯进来的某人拎回对面房间,并严肃警告她穿好衣服再来,反遭到了难堪的调笑。于是我不得不思考起这个问题。

 

  不日收到了诡异的等身娃娃,配上她亲笔绘的嘲讽脸……那都是后话了。

 

  总之夏日的连续晴朗就在一场接着一场的凉雨中远去了。还不到傍晚,教室外的天空看起来就要黑透了,景物变得模糊不清,看着有点难受,好似心情也要随着光线渐渐下沉了一样。

 

  走出校舍时习惯性地抬头,意料中的满眼漆黑乌云。马上就会下很大的雨了吧。刚想着,前方的地面就出现了点状的暗色湿痕,接下来是绵延不断的滴答声响彻耳畔。该来的果然还是来了。

 

  撑开早有准备的简易黑色雨伞,我悠闲地迈开步伐走上回宿舍的路,同时注意着是否有顺路而没带伞的同学需要帮助……然后看到了一脸笑意的库洛躲在校门口的树下冲我招手。好吧。

 

  一路上都能听到踩踏水花闹出的声响,“啪嗒啪嗒”的,用她的话来讲,这是雨天的特典哟。但要是干着这事的人没有挽着我的手臂,溅湿我的半条裤腿的话,我也许会欣然同意。

 

  小小的伞面抵挡不了寒气入体,为了保证她的一头银白长发不被雨水沾湿,我把手中的伞大幅度地朝她那边偏了过去,自然导致了我没拿伞的那一边肩头被完全冲了个透心凉。抵达宿舍后,她捏了捏我湿透的半边肩膀,看得出真的有点生气了,一句话不说地推着我坐下后挽起我的裤脚,扯下我的外套,开始粗暴地解里面的扣子。动作麻利地替我换掉湿淋淋的上衣,并把它们一一归类放好,她拿了条干燥的毛巾对付起我的头发来。挂起我的湿外套时她好像想起了什么,更加不开心了,导致之后对我一头乱翘的毛发格外不友好,各种蹂躏。真不知道我的外套哪里惹到她了。

 

  挨完了来自头顶的粗暴对待,我觉得发小脾气的她有点好笑,心里又暖暖的,就站起来回身揉了揉她的白毛。干燥柔顺,毛茸茸的,真可爱。哇!被捏脸了……库洛还真有着可怕的报复欲呢。紧接着她顺势环住了我的脖子,把脑袋埋进我的颈窝里蹭了蹭。鼻翼里充满了安心的气息,冷冰冰的雨夜幽静又温馨。我回抱住她,一下一下地轻拂过她的背脊,像哄着孩子一样。

 

  窗外的雨还在下着,大约今晚是停不了了。我们的房间隔得很近,一条过道而已。当这小小的间隔也形同虚设的时候,那些多余的风啊雨啊,也在片刻之间与我们再无关联。

 

11

 

  十月末学园祭的展出……这在最近的七班是个让人头疼的话题呢。不管走到哪里,遇到哪位同学,大家都似乎在为此烦恼着。只有库洛顶着一副“这是今年你们的学园祭,作为过来人的学姐就不多掺合啦”的态度。

 

  虽说也无法反驳,但我还是隐隐地有点小情绪。说起来,现在的我与她作为天天见面的情侣,虽然也只是偶尔牵牵手抱一抱的关系,但就互相之间的了解程度来讲,真的是毫无进展呢。就我单方面而言,不清楚她的出身与过去,家里人也从来没有听见提过,更为甚者,我无法参透她的想法与行动模式。库洛就像一本永远无法读完的书一样,我从未知晓下一页上印着什么。她走在我身边,躺在我怀里,住在我邻房,但总有那么几个刹那,觉得她离我太远了,哪怕下一秒消失不见也不会感到意外。

 

  在那日黄昏中的校舍里也是这样,明明都见她露出了那样沉闷的表情,从未见过,却什么都不愿意向我吐露。平时可以随随便便地死皮赖脸,有什么关键的心事,为什么就从不让我分担呢?作为她的恋人,我就是那么无法依赖的吗?

 

  总是劝诫自己,不应该成天想些不着边际的事物,好好度过每天的日常就足够了。但时而被她嬉笑着忽悠的时候,还是忍不住感到泄气。这都是些什么事儿啊……我也,太不懂得知足了。

 

  最终还是在托瓦会长那里找到了七班节目的灵感,也讶异于录像中设计于库洛之手的精彩舞台演出。这家伙,明明有过这样的成果,居然敢卖关子,哼。不过,就我和托瓦会长的相处,以及一直以来和七班其他女生的羁绊看来,库洛作为我的恋人还真是心宽得很呢,从来都没有过因这方面的事情生气的案例。该说也算是好不容易发现到的她的优点吗。

 

  七班的大家一拍即合,决定以跟去年前辈们相似的舞台演唱作为我们特科班的压轴节目。这一来,整天游手好闲的库洛就要忙起来了,各样的初期筹划与准备都需要她和艾利欧特好好商议。如此说来的话,我也对库洛的日常交友状况毫无芥蒂的嘛。该说是长久以来形成的信任呢,或者是因为我们本来就都是那样的类型。我们的相遇、相识、相知、相爱,都如同水到渠成一般,除去我当初对C的介怀,一切的关系发展都没有来自任何一方的苦心造诣。能够拥有这样的初恋,还真是人生无憾啊。

 

  又是平凡一天即将结束的时候了,我盘腿坐在床上,徐徐呼吸着,闭上眼冥想刚刚练过的剑式。可惜这样的禅意总能被背后感觉到的各种骚动打断。先前还与我背抵背坐得端正的家伙懒洋洋地翻过身子,把手中用来记录节目安排的纸笔一丢,极其顺手地攀上了我的肩膀,从跪坐的姿势改为弓起背,将大半个身体的重量向我压了上来。

 

  “哈——”她打着哈欠咂了咂嘴,“里恩我饿。”

 

  “楼下的雪伦小姐有准备夜宵。”我耐心地开口,提出合理建议。

 

  “哦。可是我不想下楼。好远喔~”

 

  我没有接话。

 

  她自顾自地接下去:“下楼觅食的提议排除!可我那边的存粮又刚好见底了哎。你说你房间里怎么就没有偷藏零食呢?木头!呆瓜!老实人!”

 

  她又哼唧了半天,在我背上不停地扭来扭去,后来又嘟嚷着“好无聊我要里恩陪我玩”这样的话。

 

  至始至终我都习以为常地不动声色。果然不一会儿响动就小了些,渐渐地消停了。

 

  今日的功课到此结束。我长长地吐出一口气,刚想回身揉一把大孩子的脑袋,才发现她已经仰躺在我肩上睡着了。这样睡觉的话会不舒服的吧,还容易感冒。我小心移动着己身,又反手撑住她的头部,在尽量不惊动她的前提下艰难缓慢地从床上站起,轻轻地让她躺平。感到舒适后,她在睡梦中无意识地拱了拱我为她垫上的枕头,惹得我的手以最小的力度与幅度在她的头顶流连了一番。好乖好乖。

 

  这下子我也没有床睡了,对于擅自占领对面女孩子房间的事,又有点不好意思,多余的可以铺在地板上的寝具也没有……那就靠在床边凑合一晚吧。我坐在地板上,背抵在床的侧面,将后脑勺靠在了能隐隐接触到她呼吸的地方。

 

  “晚安,库洛。”我无比安心地说道,满足地合上双眼。

 

  半梦半醒间,有人揉弄着我的发梢。是不是又被她报复得手了呢?如此想着便沉沉睡去。

 

12

 

  隔天就要去卢雷进行今年最后一次的特别实习了,这也是我和库洛第一次与最后一次的共同外出实习。

 

  晚间时分,她一动不动地挺尸在我床上,滴溜溜的红眼睛无辜地看着我。

 

  “你这样没用,我是不会松口的。”我虚着眼把她瞪回去,“明天一大早集合,在那之前说什么我都会督促你把行李收了的。劝你早点放弃,没有可商量的余地。”

 

  “那我不带行李。”

 

  “那换洗衣服怎么办?”

 

  “穿你的。”

 

  “内衣裤呢?”

 

  “穿你的。”

 

  “库洛!!!你是女孩子!”我终于忍不住时隔许久地抓狂了。

 

  “那就晚安。”她直接开启了装死模式。

 

  “喂!”我冲上去抓住她肩膀一阵乱摇,“起来啦不要装睡!”

 

  她忽地睁开眼,未等我暗叫不好推开,就一把扯过我的手臂把我拉进怀里,轻轻拍打起我的背部:“里恩酱听话,就帮我一次嘛。嗯嗯,之后你要什么奖励姐姐都允你喔☆~”

 

  伏在她身上,感受到身下的柔软,我的脑袋变得晕乎乎的,似乎答应了……这是什么新的招数吗?我竟然这么没用地就中招了?!收检着少女的贴身衣物时,我在内心掐着自己的脖子想。

 

  第二天清晨,一脸认命的我拽起被窝里懒床的某人出发了。毫无内心准备地,七班全员都被那巨大的“红翼”所震撼,更无比荣耀地搭上了它的处女航。足足隔有一天车程的黑之钢都卢雷,在太阳升到最高之前就到达了。繁忙的日程开始,而白天市内的两军冲突,夜晚与克蕾雅上尉秘密会谈得知的情报,都加深了我的某种预感。看来,履行我自身诺言的时刻就要来临了呢。期待与你的再会,C。

 

  克蕾雅小姐离开后,我还久久地呆坐在酒吧靠里的位置上,满脑子都考虑着与C再见时的各种应对,连某人跑来替换掉菲了都没有注意到。

 

  “呵呵,看你这个样子,果然是在想别的女人呢。”库洛开口的第一句话,直接吓得我一个激灵,才意识到了她的存在。

 

  “菲呢?”我连忙岔开话题。

 

  “看到我进来就回去咯。”她换了个姿势,将一条腿放到了膝盖上,一副想要长谈的样子。

 

  怎么感觉有点糟?我没有接话,在心中悲鸣起来。真是,有什么好心虚的……

 

  “那位<帝国解放战线>的首领小姐,是叫C吧?”开始了……怕什么来什么呀!

 

  “嗯。”我呆呆地给予肯定。

 

  “帝都的时候,听说你跟她独处过?”

 

  “……是的。”

 

  “嗯~那就对了~”她故意拖长的语调吓得我直冒冷汗。

 

  好在对话于此时暂时中断,服务生送上来两杯颜色过于妖艳的鸡尾酒。似乎是她进来时点上的。

 

  带着那种我最怕的似笑非笑的表情,她将其中一杯血红色的液体推给了我。我表情僵硬地看着杯中之物。这、不是那种以味道猎奇而闻名的Bloody Mary吗?库洛的这个眼神,是示意我把它喝下去?只是浅尝一口,血腥的味道细缓地沁入舌根,反胃得有点难受。

 

  看着我的样子,她没有丝毫动容地饮下一大口面前的酒精饮料,“Screw Driver, 跟你的一样是用Vodka调的喔。呵,味道不错吧?那么,”玻璃质酒杯与桌面轻叩发出脆响,“‘你就归我了’是你在对我表白的隔日对她的公开宣言?你们果然有一腿?”

 

  “噗——”虽然心里有数,但没想到这样的提问来得这样直接,我受到了莫大的惊吓。“库、库洛你听我解释!”

 

  “停停停,这种每个男人出轨被捉奸过后的开场白就不用了。”她不耐烦地晃着那金黄的液体,又端起来喝了满满一口。

 

  我局促地啜吸着那味道古怪的液体,喉咙因焦躁和酒精的刺激而剧痛。满嘴的血的味道,闭上眼好像就能看到硝烟中那柄血淋淋的双刃剑。许久,艰涩地开口:“对不起,希望你能理解我的决意。”我垂下眼,不敢看她的反应,“我想我还是在意着她。既然能够有机会与她接触,劝她改过自新,我就不会放手,直到最后一刻。但是库洛呀,我……”呼吸渐渐放缓,我找回了从一开始就没有改变过的心情,也更加坚定,“我是爱着你的。”

 

  “————”她难以置信地,又好像叹了口气,突然伸手夺过我手里的杯子,灌了一口,拉着我吻了下去。

 

  我瞪大眼睛,这才反应过来,这是我的初吻。不可思议的,竟也是我们二人的第一次接吻。

 

  血浆一样的味道灌进喉咙,紧随而至的是她湿滑柔软的舌,极带侵略性地横扫我的口腔,又蛮横地捕捉到我僵硬掉的舌肉,与之抵死缠绵。

 

  我紧紧地抱住她的身体,感受她颤动的心境,以及脸颊上冰冷划过的泪的轨迹,直到快要窒息的节点,唇齿才被放过。我们都大口地喘息着,十指紧扣,用彼此的体温印证己身的存在。

 

  “对不起,对不起……”我的唇舌一点一点地抚过她的脸,温柔地拭去之上残留的泪痕。

 

  她靠在我身上,微醺了一般,只是一点点收紧与我相交的手指。

 

  长夜将至。而我衷心期盼着黎明的到来。无论未来的结果如何,是时候该做个了结了。

 

TBC

评论
热度(6)
©星沉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