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沉灵

微博id:星沉灵。自萌冷圈的闪轨毒重症患者,my cp库里/crrn/クロリン可逆不可拆,one and only!

【闪之轨迹】苍银之渊(13)(14)(15)

#预警!##库洛女体#

#言情?##轻小说?#
#主线原著#
 

13

 

  天刚刚亮,炽白的日光已透过落地窗毫不客气地将我叫醒了。亚丽莎家的床很舒服,但这一夜过去,我睡得并不安稳。梦中纷纷杂杂的,好像什么都有,睁开眼又都记不得了,脑袋里糊成一团,比没睡还糟。

 

 

 

刚打开门就嗅到了淡淡的煎煮的味道,不愧是贴心的雪伦小姐呢。我浑浑噩噩地挤出这么点想法,拖着步子想要下楼。

 

 

 

  听到身后有开门的动静,与一串急促的脚步声,不出意料地被人从后面小小地撞了一下,环住了脖子。

 

 

 

  “好啦好啦。”我有气无力地拉住环在脖子下面的那双手,莫名地右眼皮直跳,“今天事儿多,做好准备早点出门了,别闹。”

 

 

 

  “哟,昨晚那么多花言巧语,第二天就开始嫌弃人啦?”银发少女得寸进尺地收紧了手,取笑道。

 

 

 

  “什么花言巧语……啊、库洛住手……我要断气了……”

 

 

 

  “嘿嘿,里恩酱好好玩。”见我一脸脾气都没了,她好不容易听了一回话。

 

 

 

  ……你不要这样我可是一大早就差点被谋杀啊喂!

 

 

 

  好不容易饱餐一顿振作起精神,我一边警戒着周围的动态一边完成起今日的委托。作为前辈来说,我的恋人库洛还是非常值得信赖的。今天的行动中,从细心地掏出逗猫棒引诱走失的小猫,到潇洒利落地完成导力枪的测试,甚至打着头阵以最后一击崩掉通缉魔兽,都离不开她的功劳。与她的并肩作战中,昨夜那些挥之不去的焦躁仿佛都从我心中被抹去了,我只想好好地与她站在当下,或许那样也就更能找到面对未来的勇气了吧。所以当事件紧急发生,听到矿山的急报与帝国解放战线时隔不久的再度动作时,我以远超自己想象的冷静飞快地接受、处理了这一切,深信着这都是她在我身边的功劳。

 

 

 

昏暗复杂的地下矿洞中,仿佛都能嗅到外面两方对峙的硝烟味,但那一定只是心理作用。顺利地完成只有我们才能做到的事情,救出矿工们后,提出护送他们安全离开的竟是库洛。虽说是个令人安心的决定,但这个时候……我矛盾地看着她,担心得不得了。

 

 

 

  她回望过来,只是淡淡地点点头。

 

 

 

  我大大吐出一口气,强迫自己接受这样最好的安排。已经没有时间了,我们其他人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去面对。

 

 

 

  不久传来矿洞部分塌陷,库洛的回路被封死的消息。Arcus中传来的是她一贯悠然的声音,我放心不少,又默念着让自己集中精神,应对接下来的可以预见的局面。我要和C对峙的话,她能回避也是最好。

 

 

 

  有些话,有些心情,也并非说的那样简单。

 

 

 

  矿洞的尽头,我们遭遇了身为原猎兵的干部V。他的过去,叙述中刺骨的伤痛,那样的冲击让我在战斗告一段落后微微失神。帝国解放战线的人,对那个夺去他们一切的人,竟是有着这么强烈的复仇执念吗?那作为他们的首领,C,她又有着怎样的过去呢?是否也是如此,令她无处可去,无法放下的仇恨呢?如果再有机会,我可不可以……

 

 

 

  “他们也有了这样的成长啊。”熟悉的模糊声调让我狠狠一惊。C!

 

 

 

  一袭黑衣带着假面的女人悠然闯入战场,毫不在意地挥退了部下,独自对上我们一行六人。

 

 

 

  我调整呼吸,坚定地握紧了手中可以信赖的武器。而一旁的安杰丽卡学姐,在此时问出了我一直有些在意,又刻意忽视了的问题——在那张假面下,C有着什么样的面容呢,为什么跟其他的干部不一样,不肯以真面目示人?脑海中闪过奇妙的预感,还不及去捕捉到,又想起了在帝都地下,只有我一人见过的她裸露的肌肤……

 

 

 

  “只是因为我比较害羞罢了。”她敷衍着回答后,又转头看向我,“不过那边那位表情这么精彩,一会儿不要怪我的剑对你两只眼睛不客气了。”

 

 

 

  “没有没有我什么都没看到什么都没想……”结果遭到了在场所有人,莫名一致的怨恨不怀好意眼刀狙击……

 

 

 

  “敌人战力非常恐怖,大家要全力以赴啊!”我燃起斗气。

 

 

 

  “虽然被生硬地转移掉了话题……但这场战斗正如我所愿啊!”安杰丽卡前辈,前一句请不要说出来。

 

 

 

  “就再怎么样强大的实力,我们全员的一起的话……不过我也有点好奇里恩到底干了什么。”艾利欧特,说好的友情呢!

 

 

 

  “一看他一脸欲盖弥彰的表情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事!嗯,连莎拉教官那样也不是不可以战胜的!”为什么连马奇亚斯都……

 

 

 

  对面的C迫于无奈,迅速召出结社的傀儡,打断了我的同伴们乱七八糟的八卦吐槽。那柄纯黑巨刃放出的威压,也让我们各自更加小心,开始与之周旋。两个月以来的成长,就让你见识一下吧!

 

  

 

  在菲对机械傀儡的牵制与其他同伴们的远程援助下,我和安杰丽卡前辈很快完成了对C的贴身追击。上次的自由行动日中就领教到的,前辈的东方武术再次让我暗赞,没想到仅凭一对双拳就完美替代了劳拉大剑的作用,精妙地卸去了双刃剑的一半攻击。而另一边,我将业火的斗气附着在太刀上,挥出灼烧般热烈的剑击,举剑抵挡龙魂猛击的C顾不得这面,挥手放出了数个小型定时炸弹,直扑我而来!我将气息凝聚在赌上一切的剑锋上,不顾一切地逆冲直上。耳畔的爆炸声传来,但并没有灼烧之感,是靠菲的精准射击Clear掉了吧。好!就是现在,变招,焰之太刀!一口气将气势燃到极点,目标触手可及!

 

 

 

  “Death Cross!”什……!太刀被霸道地弹开,那低语比利刃闪现的弧度来得更快,但我已经……

 

 

 

  “里恩!”

 

 

 

  “唔……”我惊魂未定地护着喉咙,那里才有过冰凉的触感,现在稍稍渗出温热的液体。还好,只破了点皮。

 

 

 

  刚刚那是亚丽莎的声音,与此同时后颈处的衣领被什么狠狠地钉住,引着我平行向一侧踉跄了小半步,才堪堪避过圆弧最外围致命的切割。那支精确命中我校服后领的箭,还挂在我背后。

 

 

 

  结社的机械恰好在这个点被双双摧毁了,机械的爆炸声刺耳,而所有人好像都在注意着我这边,包括身为敌人的C。

 

 

 

  安杰丽卡前辈适才在放出S技后,正好被C的招数逼开,现在处于稍远的位置。所以离我最近,足以在爆炸声中交流的,只有那个人了。

 

 

 

  “在这个时候冲过来,你是不要命了?”她的声音听起来一如既往地不带感情,但这样的情形下,对敌人还是显得过于激动了。

 

 

 

  “只是想要追上你,抓住你。”我用太刀撑地,再一次坚定地站在了她的面前。

 

 

 

  “你!”她沉默片刻,也再度扬起武器,“那就来吧!”

 

 

 

  “喝——!给我离里恩远一点!”气势磅礴的一拳,安杰丽卡前辈豪迈地加入战局,“他可是我好基友的男人!有个万一跟你拼命!”

 

 

 

  来得好!就这样一鼓作气吧!……虽然前辈后面的话感觉怪怪的。

 

 

 

  在伙伴们的全力一致进攻与高等级Link辅助的配合下,即使是C也终于陷入了绝境。

 

 

 

  “哈、哈……”我大口喘着气,单手扬剑指向她,“怎么样!这下,可以了吧?”

 

 

 

  “算你赢了。不过你一向自说自话,我有答应过什么吗?”她单膝跪地,冷笑着回我。

 

 

 

  我一点一点平复着呼吸,失望着,愤恨着,无可奈何着她那样的应对。同伴们盘问过现状,而她缓缓起身,抛下武器,大家侧目的瞬间……“不好,被骗了!”

 

 

 

  “迟了。”C这样说过后,来不及有任何反应,刺激性的爆炸声与火光刹那间吞没了我们的所有感官。

 

 

 

  C呢……那家伙到哪里去了!?

 

 

 

  五感再次回归掌控时,眼前已是空无一人。

 

 

 

  奇怪,这下面是没有出口的……但是,这样的话到底……

 

 

 

  机械的轰鸣打破了我的一切疑问,紧接着,黑色的高速飞行船从C跳下的地方升了起来。做到这一步的撤退,已经再一次阻止不了吗!

 

 

 

  此时赶到现场的铁路宪兵队和领邦军上演着闹剧,C挑衅的话语从即将离去的飞行船上传出……正当我咬牙责备着自己一而再再而三的无能为力时,那冉冉上升的飞行船被“什么”猛地击中了!电光火石间,比之前剧烈数倍的爆响在头顶炸裂,连同现实的冲击,让我在俯下身躲避的同时,心中的“什么”也跟着崩塌了一地。

 

 

 

  怎么……会这样!?

 

 

 

  火光中,一切的残骸灰飞烟灭。我只是徒劳地伸出手去,什么也做不到,什么都不明白。任水流一般的事物从指缝间消逝。明明不久前还尽在咫尺。

 

 

 

  皇子的及时救场,平息了混乱,也带来了此时我可以依赖的人。

 

 

 

  “你们都没事真是比什么都好了。”库洛说完,定定地看着意志消沉的我,“不过,还真是……发生了好多事的样子啊。”

 

 

 

14

 

 

 

  皇室的接见、宫廷中上演着的明争暗斗……对事到如今的我来说都算不上重要的了。我还是我,七班的一员,偶尔的事件中会被选为大家的leader的同学。只是作为库洛的恋人的我,在这样持续消极的心情下,实在是不知道该怎样去面对她了。前一晚还对她说得信誓旦旦的话,第二天就食言了。这样逊色的我,有什么资格站在她身边呢?想必总有一天也会背弃对她的誓言的吧。

 

 

 

  往返帝都的路上,我们两人一路无话。

 

 

 

  不过发生了这么多残酷的事情,我们七班又难得算是立了大功,干脆提议出去走走,让大家休息一下连日紧绷的神经也不错。由于是我的提议,最终地点也定在了我的家乡,正好是温泉之乡的悠米尔。

 

 

 

  抵达的当晚正好非常晴朗。无垠的星空下,眼前蒸腾起温泉朦胧的热气,缭绕四周,给人不需要理由的安心感。我独自仰靠在池水中央的假山石上,思绪万千。抱着些许带恋人回家的心情回到家乡的我,结果还是什么都没有做,连邀请她到附近游玩的机会都没有争取到。什么时候开始,我变得这么没有用了?真是不像话。

 

 

 

  连柔和的星光都过于刺眼一般,我抬起手臂遮挡住了双眼。

 

 

 

  这么久以来,还在原地踏步的,果然只有我一个人了。想要喜欢的,想要挽留的,我都是那么失格。到底在……做什么啊……

 

 

 

  “哗——”是滑门被拉开的声音!这个时候?

 

 

 

  我猝然起身,带动一池涟漪。不适应光线的瞳孔中,霍然映出一个披散着银色长发的倩影。

 

 

 

  不会吧……

 

 

 

  然后看清楚了,果然是她。库洛带上背后的门,施施然走到热气翻涌的池边,裹身的浴巾滑落而下。

 

 

 

  我看得呆住了。这画面来得太突然,连惊呼的时间都没有,她已经下到水里,慢慢地向我靠近。

 

  

 

  “————”我被完全吓到,声带失去了应有的功能,连躯干与四肢也完全坏死了一般,就这么目视着前方,直到她变得不能更近,才剧烈地想要逃开。但水的阻力完全被惊慌的我忽略了,乱动之下,眼看就要整个人仰倒进高温的水里……她搂住了我,不带任何衣物阻隔的。

 

 

 

  “啊——”我战栗了一下。已经,完全没法逃了啊。

 

 

 

  那是比水温更为滚烫的热度,从我们交叠的肌肤上传递给彼此。好温暖……我站稳身形,挽过她递来的手臂,被引导着一点一点抚摸上她的背脊。我们之间的距离已近到了极致,我能清晰地察觉她靠上来的温软,贴合着我胸腹的皮肤。我紧紧闭上眼,她也瑟缩着钻进我怀里,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捣鼓着我胸口的疤痕。

 

 

 

  “里恩……”她唤着我的名字,昂起头轻轻触碰我的唇。

 

  

 

  我低头回应,却依然不敢睁开双眼。

 

 

 

  她的手指离开了我的胸膛,上移,一寸一寸地,抚上了我的脸颊,轻柔地拂去我额前的碎发后,又流连于我的鼻尖、唇、下巴,再往下……

 

 

 

  我蓦然睁眼,握住了她的手腕,将她的指尖堪堪停在那个位置之前——喉结的正下方,那条还很新的破口。

 

 

 

  “怎么?被戳到痛处了?”她问。明明是平常那样调笑的言辞,此时语气中却不带任何笑意。就像是在质问。

 

 

 

  “我……”无限悔痛地别开目光,垂下手。

 

 

 

  “……”她的指尖很是认真地,细细地点过那差点夺去我性命的伤口,带着我猜不透的情绪。然后落到我的肩头,一把抱住了我。“里恩……不要怕。我在这里。”她说。

 

 

 

  泪水再也止不住,哪怕是再次用手遮挡那一片星光。我躲在她的怀里,嚎啕大哭,“库洛、库洛”地一遍遍叫着,像是确认着某种还未失去的存在。

 

 

 

  “我、我想要变强,”我咽哽着,“强到不让这种事情发生,可以不失去任何人,强到可以站在你面前保护了。你就可以一直在这里,在我身边了,好不好?”

 

 

 

  “…………”她一遍遍地轻轻揉过我的头发,笑着,那么明媚,像是幻影即将破碎。就这样放任着,我独自念叨着无数的誓言,如一生中最后一次那般哭泣,眷恋着她的温柔。

 

 

 

  “里恩……”最后她说,“我给你,你要不要?”

 

 

 

  我已停止抽泣,伏在她的胸口,在残泪落下时拥抱她,寂静地默许。

 

 

 

15

 

 

 

  星光浩淼,无穷无尽的时空从横交错。而在那之下的夜晚,此时此刻,在我眼中已被一人占有。

 

 

 

  沐浴在群星之下,那片洁白的躯体卧于石上,环绕着天然屏障般的腾腾水雾。

 

 

 

  我双手撑地,与她额头相抵,鼻尖相触,缠绵着不愿离去。直达她挪揄着看我半天,翻身与我一起侧卧,牵起我的一只手向下探索。我紧张得又要闭眼,深呼吸忍住,轻柔地抚弄了起来。她又觉得痒了,还是接管了我的手,调整姿势放我进去。

 

 

 

  手指接触到的时候,我整个人慌了神,又连自己都觉得好笑,再度平复心绪,认真地帮起忙。手指加到第二根,看着她纯白的身体渐渐染上绯红,我更加怜爱地揽过她的肩膀,给她可以躲避的港湾。她的下巴一下又一下地蹭着我的脖子,很痒,很舒服。我试探着往里面去,察觉到此的她僵硬地埋下头,却不排斥,然后在某个时候止不住地颤抖,在我的颈窝里剧烈地喘出热气。我在那里更加卖力,让她进一步地得以放松身体。

 

 

 

  “里恩……”猩红色的漂亮瞳孔沾染上水汽,她眨了眨眼,像是染上血光的蝶翼,圣洁又美艳,“可以了,你来吧。”

 

 

 

  我起身,身下是四散的银白发丝,折射着群星的璀璨,妖异惊人。

 

 

 

  “库洛……”我唤着,将虔诚的吻落在她的RU尖,等待她的再次许可。

 

 

 

  “嗯。”她小声应道,在我的唇下难以抑制地喘息着,引得身体上下起伏。

 

 

 

雾气扩散,我渐渐下沉。即将坠入的那刻,我终于看清了唇边,大片盛开的蝴蝶纹身,肆无忌惮地占领在她心脏的上方,反射出介于银白灰之间的色调。那是……

 

 

 

  随之而来高热的包裹,我沦陷在一片粘腻中,将纯白染出殷红。她在小小的吸气过后,软软地朝我围拢过来,又像刚才那样轻揉着我的头顶,抚慰着在她里面情难自已的我。

 

 

 

  星空下,库洛将自己交给了我,我也毫无保留地回应了她的情动。我们相拥的此时,不管是非纷杂,不理过眼云烟,兴许也产生过宽恕的念头吧。

 

 

 

TBC

评论(2)
热度(3)
©星沉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