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沉灵

微博id:星沉灵。自萌冷圈的闪轨毒重症患者,my cp库里/crrn/クロリン可逆不可拆,one and only!

【闪之轨迹】苍银之渊(18)(19)(20)

#预警!##库洛女体#

#言情?##轻小说?#
#主线原著#

 

 

18

  “呜————”“兹——————”

 

  随着列车靠站,所处的空间剧烈地晃动了一下。枕在我肩头熟睡的人也跟着摇晃着,我连忙用另一边的手将就要掉下座位的她护住。

 

  “到了吗?”库洛不开心地嘟囔着,顺手搂住作为抱枕的我。

 

  “还没有,下一站才是托里斯塔。”我环住身边的人,安抚她的头发,“再睡一会儿吧,到了我叫你。”

 

  “不睡了,就想抱抱你。”她的声音闷闷地传来,脸埋在我衣服上了。可爱得让我失笑。

 

  上一次搭火车走这条线路,还是我独自启程到托里兹求学的时候。当时的我什么都没想过,也没有任何目标,只是纯粹地想要离开家,为今后独自一人的生活做学业上的准备。哪想得到时隔半年而已,心绪已经发生了这样大的变化。我有了一起旅行的不可或缺的7班同伴,有了心心相印的恋人,还和她一起与家人相处得很开心。他们的不离不弃,不需要理由的信赖,都让我燃起了前行的希望与勇气。再往后,即使是我离开家人,创建属于自己的人生与家人,都不会再是因为那些妄自菲薄的借口,而是身边拥有了可以与之相伴的人,满足于将一生都交付给她。我是这样憧憬着的。

 

  “发了半天呆,想什么呢?”没有得到我理会的人发话了。

 

  “嗯,想什么呀……要不要猜猜看?”

 

  “不要。里恩酱变得好坏喔。”

 

  “你以为是跟谁学的啊?”我虚着眼回敬她的白眼。

 

  “噗!”“哈哈!”我们相视一笑。

 

  “从北方的悠米尔回到中部的帝都附近,只需要一天不到,还真快。”库洛趴在座椅上瞧着窗外,半晌,幽幽地冒出这样一句。

 

  “是呀,实在是不可思议。”我接道,“据说以前走街道的话,从悠米尔出发的第一天只能在卢雷过夜。之后又是连续几天的长途旅程,途径不少城市与村落,才能抵达帝国的中心位置。现在能完成这样的高速旅程,多亏了宰相大人的政策呢。”

 

  “是吗……”她心不在焉地低语,又笑起来,“呵呵,或许吧。但是这样膨胀式的发展还是过火了点,想想还真可怕。”

 

  “嗯?可怕?怎么说?”

 

  “打个比方,你能想象铁血宰相买断发展悠米尔的情形吗?直接接手整个温泉乡的管理,整体商业化,开垦周边的山林修筑楼房。更狠一点的,剥夺伯父的领导权,插手民间经营,甚至逼得部分居民生活不下去而背井离乡,也不是那个男人做不出来的。”

 

  “哦,也是有这种事情发生的可能啦。悠米尔虽然是乡下,但也一直以温泉为特色而有些名气嘛。不过听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帝国解放战线】那些人,也是因为你说的这种原因而憎恨宰相的。虽然不清楚C……她是为了什么。”我笑着,想必表情很难看,“呵,也没法知道了呢。”

 

  她还看着窗外,是以并无法看清此时的脸,只是淡淡地飘来一句:“你果然还是对那个女人念念不忘。”

 

  我甩了甩脑袋:“不、不提这个了。你刚刚想象的那种情况,我又想到了一个实例——不就是你们上次实习去的茱莱嘛。”

 

  “嗯,好像也是。”

 

我认真地托起下巴,回想了一会儿,得出自己的结论:““茱莱被宰相并入帝国之后,传闻经济上也繁荣了很多。政治独立、风气自由,各个方面都没有吃亏。宰相对帝国上下与其周边的统筹性发展,我个人认为还是利大于弊,对国家和大多数民众而言。”

 

  “嘛,那就这样吧。”谈到最后,她显得兴趣缺缺起来,也不再挑起新的话题,只是无精打采地盯着窗外飞速倒退的景物。在眼中隔了千山万水。

 

  长途旅行,在目的地又没有好好休息过,就是库洛这样跳脱的家伙,在回程也该没精神了呀。我不厌其烦地注视着她的侧颜。那在此时美好得不忍触碰。

 

  “呜————!”列车长鸣而过。属于我们的青春与校园就要迎来新的篇章了。

 

19

 

  距离学园祭的日程一天天靠近,我们班精心策划的舞台表演也排练得越来越紧张了。

 

  “停!刚刚的这里节奏不对啦。”旧校舍大厅的双层木箱上,库洛晃悠着双腿,再一次打断了我们的预演,“啊——真是的,从上台的走位就开始出岔子——我说尤西斯马奇亚斯你们快闭嘴吧,两个人都有问题,争不出什么结果的。只有一周的时间就要上台了,拿出七班的羁绊来好好配合啊,这样子还远远不够哦~”

 

  “里恩啊,库洛……她平时都这么狠吗?”马奇亚斯悄悄往后面偏过头来问我。

 

  “这个嘛,哈哈,有各种各样的原因啦。”我抓抓脸颊,别开目光。

 

  “哎~”马奇亚斯狐疑地虚起眼,“我真觉得我们都尽力做得挺好了呀,就第一次集体彩排来说。呐。艾利欧特你觉得呢?”

 

  “库洛君那边整体效果看得很清楚,大概真的有些差强人意吧。”艾利欧特说到这儿顿了顿,语气骤变,“别的我注意得不多,不过马奇亚斯你和尤西斯的配合演唱,离可以搬上舞台的程度的确还远远不够呢。唔,里恩的吉他演奏也是!”

 

  我还没来得及汗颜,刚结束一通指手画脚的银发少女又发话了:“那边的里恩酱!我的东西拿来!”

 

  “现货还是全套?”我问。

 

  “立即去拿全套武装!哦,把乐器也背上,路上再熟悉几遍。艾利欧特说你弹错的音都上了二位数了。”

 

  “收到收到!”她话音刚落,我已经背起吉他,在七班全体或同情或鄙夷的目光中吭哧吭哧地跑走了。

 

  嗯,这样的情况呢,解释起来其实就是,库洛被女孩子每个月都要遭受诅咒附体了。就在昨晚,我陪她折腾了一夜,或者说被她吧。要热水,要揉揉,要抱抱,要里恩酱亲手做的夜宵,要睡前故事……我又在她安睡过后,准备上了隔天排练时可用的全套装备,热水袋软垫之类的,只是下课后被直接抓走排练了,现在才收到吩咐跑腿去拿。

 

♪真是挺辛苦的呢。

 

跑一趟回来把她舒舒服服地伺候好,得到了在脸颊上吧唧一枚的奖赏,捣鼓了半天琴弦的手指也捡到了掉落的亲亲揉揉。围观的七班众表示简直要窒息了,全都默默地举起了火把。

 

20

 

  忙碌的日子溜走得飞快,当我们的集体表演终于练出些眉目时,已经到了学园祭前的最后一个自由活动日了。

 

距离登台演出只剩最后两天,即使是正常状态下的库洛也变得越来越可怕了,同样的当然还有主管音乐效果的艾利欧特。而她的这种严厉到了与我相处的时候,简直比起一视同仁还要可怕。某天晚上,库洛就在我床上坐着,看我把每个音的节奏都掌握准了,才批准我上去抱着她睡觉。所以我这临时抱佛脚的吉他水平,才在这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狂奔而上,都可以拉出去到街头即兴演出了。

 

  结束掉学园祭准备相关的一天委托,我接到库洛的电话,吩咐我当天往返帝都一趟,取回全班的定制演出服。听她那边的声音,也是在团团转到处帮着忙。真是令人期待的祭典。

 

演出服啊,就是她一个人为全班设计的那些,我也看过初稿的服装,也不知道成品会是什么样。给女生们的服装,虽然并不至于太暴露,但露出肌肤的地方也不算少啊……要给其他人展示我的库洛的身材的话,想想有点不大开心呢。

 

  委托做完的时候,时间已经不早了,还好有安杰丽卡学姐留下的摩托作为快捷的代步工具。这一周以来,大家都在高负荷练习,能在表演前夕休息一下也好。我想了想,还是决定一个人去。

 

  熟练地发动紫红色外壳的摩托,感受着机动的轰鸣,正准备驶出校门时,副驾驶上跳上一个人来。

 

  “都说过我走不开,让你叫上一个同伴一起的。”库洛在车上坐稳,捋了捋被风吹得乱舞的银白长发,“难道你打算一个人搬运所有的衣服吗?”

 

  “大家都很累了嘛。”

 

  “好好,我陪你就是。”她侧过身子看了会儿我,又伸出手掐起我的脸颊,“真是爱撒娇。”

 

  “才唔有虾饺耶(才没有撒娇呢)……”我回嘴,“晃嗨轰(放开痛)。”

 

  回嘴无效,也没有可以反抗的手。于是被玩耍了一路。

 

  从服装店满载出来,绯红帝都也真正染上了鲜红的色彩。

 

  提出其中一箱衣服,我正准备回身去帮库洛时,一声鸟鸣缓住了我的脚步。帝都街道古朴的灯柱上,那是苍蓝色的,披着奇异羽毛的鸟儿,散发着无法言说的奇异光彩。它冲我鸣叫着,又扑扇起双翼转瞬消失了。

 

  “怎么?一副傻傻的被吓呆的表情?看到什么有趣的东西了吗?”身后传来关门声,库洛已经提着另一个大箱子出来了。

 

  “是一只奇妙的鸟儿呢,刚刚就停在这里。”我望向路灯,“第一次见到这样色泽的羽毛,该说是青色呢还是苍色,有一种很微妙的感觉……”

 

  “嘿~那还真是少见呢。”不过她看上去兴趣不大。

 

  “啊拉~~”这时,似曾耳闻的女声自身后而来。

 

  我转过身,果然看到了见过的人:“啊!是克洛提德小姐啊。”

 

  “别在大街上直呼我本名啦。”她抚着额稍稍叹气,“这样全帝都的人们都围过来了怎么办。”

 

  “对不起哦。”我也是太轻率了。克洛提德小姐毕竟是帮助我走出感情迷茫的恩人,得心存感激才是。

 

  “没事啦。倒是你们,嗯哼~带着两个大箱子的,情侣私奔~?”她抱起胸打量起我俩,“里恩君很有一手嘛,这就是你说的那位喜欢的人?呵呵,好可爱的小妹妹哦。”

 

  “阿姨才是,很漂亮嘛。呵呵呵呵呵呵呵……”库洛也笑眯眯的。

 

初次见面的两人和善地相视微笑。

 

“我们不是私奔啦,其实……”我扰扰头,向克洛提德小姐解释了这次来帝都的原因。

 

  “哇哦,托里斯塔的学园祭是吗,感觉好好玩哦。还有你们班的演唱会,真让人期待!要是我不用加班的话,也想去好好玩一把呢。”她单手托腮,又有些失望地抱怨,“差不多我也该走了,那你们好好加油咯~明晚的星夜时分也敬请期待~”

 

  “真是气质独特的人呢,你什么时候认识的?”看着她推门离去的背影,库洛问我。万幸用的不是那种针对C的带刺语气。

 

  “她是托里斯塔广播局的蜜思提小姐啊,就是我偶尔会听的那个。同时也有帝国著名歌姬的身份就是了。前几个月的时候,有一次我们在托里斯塔街上偶遇过。不过,明晚的星夜时分……?”突然想起来,我疑惑地向身边的库洛确认,“不是在每周星期日放送的吗?明晚还只是周五而已呀。”

 

  “谁知道呢。大概是记错了。”她无所谓地耸耸肩。或许是这样吧。

 

“那没什么事的话,我们准备回去了?”看看越来越暗的天色,我提议道。

 

  “好呀。我坐你后面,里恩酱帮挡风啦。”

 

  “好好好。”我宠溺地摸了摸她的头,自己先骑上摩托后,小心地帮着她也稳稳地坐了上来。

 

  “那就出发!回我们的托里斯塔!”她搂着我的腰,开心地发号施令。

 

   夜风掠过同骑二人的脸庞,摩托的破风之声夹着鸟儿归巢的欢鸣。前路延伸着,通往我们归家的方向。

 

 

TBC

评论(4)
热度(4)
©星沉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