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沉灵

微博id:星沉灵。自萌冷圈的闪轨毒重症患者,my cp库里/crrn/クロリン可逆不可拆,one and only!

【闪之轨迹】苍银之渊(21)(22)(23)(24)

#预警!##库洛女体#


#言情?##轻小说?#
#主线原著#


 


  21


 


  秋日的阳光温柔而清爽,洒遍托里兹的校园时,为学园祭的气氛又加上了暖暖的好心情。


 


  终于开始了,会是难忘又值得怀念的两天呢。那么,巡视了一大圈,也暂时没有可以帮忙的地方了,该从哪里开始游玩呢?看着手中的六张参加劵,我盘算着,先向主校舍走去。


 


  刚走进大门,就看到某人念念有词地在那儿晃来晃去。有点可疑,说不准又在从事什么不良活动了,这家伙。


 


  我抿抿嘴,沉默着走到她身后,盯——


 


  “哎?!”似乎感受到了什么,银色头发的女孩子打了个激灵,僵硬地扭过脑袋,干笑数声,“嘿嘿嘿嘿嘿嘿,是里恩酱啊……”


 


  嗯,果然,不是一般的奇怪。我虚起眼,把手搭在了她的肩膀上,“库洛又在打什么坏主意,凑什么热闹了?奉劝你老实交代。”


 


  “哎呀呀~哪有啦。就是,普通的,积极参与活动。”她打蛇上棍般地凑了上来,嬉皮笑脸地搂着我晃了几下。


 


  “嘿?活动啊……”我继续虚眼,盯——


 


  “呐,呐,难得的学园祭,不就是那个嘛,超级~适合约会的!我们去玩嘛好不好嘛里恩酱~”她揽住我的手臂,使力往前拖去。


 


  按照以往的经验,这个样子的库洛简直称得上是在不打自招了。不过说来说去,她其实也只有那几种可能干的小坏事儿。大约又是打着擦边球聚众赌博之类的吧,嗯嗯。


 


  我暂时懒得理她,任由死皮赖脸的某人带着去玩耍,也确实是名副其实的约会了。


 


  从主校舍的玄关往左拐,便是一年一班的教室了。不愧是贵族班的学生,【星光庭院】这样大手笔的场景布置也完成得相当精致。花费掉第一张参加劵,我和库洛两人推开门,来到偏暗的空间内,顿时感叹于此处恰到好处的气氛渲染与土豪班的手段。


 


  四方形的教室被灌木与花朵的围墙格出盘旋幽静的小道,其中铺就了嵌满鲜花的一道道拱门。周围都是漆黑的一片,只有沿路的熹微灯光与天花板铸成的淡淡星光闪耀着,寂静而安详。


 


  “呼,这里真是超适合约会的场所呢~”库洛吹了声口哨,“听说前面还设置着更厉害的环节,有点好奇。我们去深处看看?”


 


  “嗯。”将身心都放松到极致,让她牵着我的手,穿梭在彩蝶飞舞的花丛之间。两人从开满花朵的拱门间穿过,我看着她轻盈的身影,心情也变得柔软起来。如果有一天,穿越只属于我们的花之拱门,就那么永远在一起,该是多么好。这样的幻想,也许并非那么遥远,我也终于察觉到了自己真实的心意。能和这个人在一起的人生,已经是无憾了。那么有朝一日,我希望能够娶她为妻。


 


  但此时前行着的少女,满心期待着前方的惊喜,丝毫不知我心中所想。这种事情,对她这么年轻的女孩子来说,一时半会儿还是太唐突了。我暗自摇头,打定主意暂时不要过早地让她知道我此时的想法。


 


  “到了。就是那个哦!”她止住脚步,而想东想西的我一时没反应过来,直接撞上去,顺势将她抱了个满怀。


 


  “嘻~”她又被我蠢笑了,接着把手放在了终点台座的开关上。


 


  四周暗暗的,并没有其他人来。宁静使人对周边的感受都格外敏感,我怀抱着库洛,触碰着那舒服的体温,鼻尖环绕的都是熟悉又安心的气息,忍不住将嘴唇缓缓点在了她后脑的秀发上,掌心也贴上了她的手背。我们的十指交叠在一起,互相摩挲缠绵着,细嫩的触感温柔了我的整个手掌心。我的吻和吐息也渐渐移到了她颊边与耳畔,品尝那里倏忽升高的温度。


 


  “好啦,”她的声音低不可闻,“再撒娇就不理你啦。”


 


  “不要那样,库洛。”我也压低嗓音,“明知道,我爱你的。”


 


  “————”她的身体细微地颤抖了一下,五指合拢,把指缝间我的指节夹得死紧。


 


  这样的动作也终于启动了手下的开关。众多的光束从那球状的装置中投影出来,笼罩上整片星空。仿佛拨云见日一般,天光乍破。那璀璨到极致的星光之下,两个人能够依偎在一起,对我来说也就是全世界了。


 


  “竟然造出这样华丽的效果来,今年的学生真是了不起啊。”库洛坐在长椅一侧,不无感慨地评价道。


 


  而我则被拉来横躺着,颈部僵硬着枕在她的大腿上。


 


  “你这么紧张干什么嘛,做过这么多事情了,难得现在才想起害羞?”她兴高采烈的,“不愧是我的里恩酱,居然在奇怪的时间点上后知后觉哈哈哈~”


 


  “唔,少说两句啦。”我不开心地鼓起脸颊,然后被某人一根手指戳爆。


 


  我拨开那捣蛋的手,躺平后幅度不大地向里侧翻了个身,抬起手臂触碰她的面颊。我的手指先缠上几缕垂落的银发,将那轻软的事物撩开,抚上藏在后面的发烫耳根,一点一点地,顺着曲线下滑,到最下,打着旋儿挠了挠小猫儿的下巴,收到不满的轻哼后,我嗤嗤一笑,又改变了方向来到了她的唇间。食指的指腹摩挲着紧闭的唇线,经过中间的小瓣时被不舍地叼住,却又不许更加的深入了。不得已,张开虎口,大拇指轻点在她咽喉的要害,缓慢而轻柔地向上滑动,终于在划过整个凹线过后,迫使她闭紧又松开了小小的一瓣唇。我又曲起手指,在淘气的她的脸颊上刮了一下。使坏的手终于被忍无可忍地捏住了腕部。


 


  “痒痒的。”库洛俯视着我,红眼睛中写满了委屈。


 


  眨了眨眼,半天才惊觉了别的原因的我,脸一下子就烧起来,连忙挪动了脑袋。结果整个头被某人刷地蜷起来框住了,动弹不得,只觉口鼻都触碰到了软软的……


 


  “唔!!!”我惊恐地悲鸣。


 


  “叫什么,都已经直接接触过了。”她放开我,抓了两把我被弄得乱七八糟的刘海。


 


  “哇啊啊啊不要说出来呀想起来了呜呜呜呜……”我捂住了脸,滚动着差点掉下地去。


 


  “嚯嚯,原来那以后都不再认真碰我是因为选择性遗忘了啊。”库洛托起下巴若有所思,“我还真以为你是性冷淡……”


 


  “求求你别在讲了!”我要哭了。


 


  “哎呀也真有你这样的孩子呢,奢侈地浪费青春~”她打趣道,“知道去年对我有意思的男孩子有多少吗?虽然无一例外地都被安杰丽卡揍飞了就是。里恩酱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啊,原来还有这样的事啊,我还真挺幸运的。我睁大眼睛,一眨不眨地听库洛讲。


 


  “杰莉卡那家伙,也不知道现在在做着什么啊……”随后,她又不无担心地自语道。


 


  “……是啊。”我也垂下眼。也多亏了安杰丽卡学姐的帮忙,之前在矿山深处与C对峙的时候……额!


 


  “……哎,沮丧也没用。年轻人呐!”见我脸色微变,库洛不动声色地拍拍我的头顶,“青春可是很短暂的……一年的时光转眼间就会过去咯。即使是明年我不在了,你也别忘了好好享受校园生活,多结交几个损友什么的,度过无悔的时光。”


 


  “说什么呢,那当然了……但是——【青春很短暂】啊,总觉得是句令人印象深刻的话呢。不知不觉,都快要忘记库洛比我高一个年级这件事了。”


 


 “……哼哼,好好记着吧。和合得来的伙伴们,为了同样的目标拼命努力……在接下来的人生中,可是难以遭遇的经验啊。”


 


  “嗯,我会铭记。” 


 


而且,也要你等我到毕业呀。悄悄地,我将最真实的想法埋藏于心。


 


22


那之后,两人又悠闲地玩闹了一阵子,才离开了教室。


 


  “第一个项目意外的超有趣啊。哎,是不错的展出嘛。”走出门,银发少女打开双臂舒展起身体。


 


  “隔壁的那间教室,正好准备的是茶屋呢。”我顺顺手边的毛,“不如直接过去休息一下?”


 


  “哈————”家养库洛懒洋洋地应道,“不要啦,还没玩够。”


 


  “那现在还想去哪里吗?一切听你的就好。”


 


  “……那就上楼?趁着早上人还不多的时候。”她歪歪头,然后瞬间恢复精力,刷地拽起我,“是那个【阿瓦隆之门】喔!以中世纪古城为舞台,可以享受【Blade】决斗的游戏空间,还有从传说中的最强【Blade】大师那里赢得奖品的机会!”


 


  “听你这么一本正经地介绍……”我毫不客气地指出,“果然还是赌博场所吧!”


 


  “哪里哪里~里恩酱想多了。”她笑眯眯地绕到我背后,把我向楼梯推去,“去看看就知道了,很好玩的~”


 


  上交参加劵后走近房间,墙面四周都是古代石墙风格的布置,充满了独到的历史气息。中间的一张张牌桌也已经围满了休闲的人,很是热闹的气氛。


 


  “嗯哼~不错不错,看来也有好好听取我的意见嘛。”库洛环场一圈,洋洋洒洒地背起手。


 


  “果然库洛也有参一脚啊。”我斜眼看她,“那么,关于可以挑战【Blade大师】这件事情……”


 


  “嗯,现在好像不在吧。”她眨眨眼睛,逮着我的袖口,“难得来了,里恩酱陪我多玩几把?一边比赛【Blade】,一边等吧。”


 


  “嗯,就这样做吧。”我抬起另一只手又替她顺了顺毛。


 


  选定座位,她兴奋地开始熟练发牌,“好,来比一场啊!小心喔,里恩酱可不要以为我会手下留情哟~”


 


  “嗯,那就来一决胜负吧,库洛!”我也燃起了斗志。


 


  两人几个来回过后,我的局势大好。我在有五张牌而她只有四张牌的情况下领先两点,而且手中的秘密武器【Bolt】也还在,胜利在握!好,在占尽优势的情况下,出到相同的点数,那就清零再来……好运地第一张就抽到7点!啊、结果被【BOLT】掉了。没关系,她也只有2点而已,那么我就……什么!这家伙竟还藏着【MIRROR】吗,我大意了,但还没有输!剩下的牌是6、6、【Bolt】,就是现在!……搞什么,为什么还有【MIRROR】啊。不过这样一来,胜负已定!


 


  “好,赢了……!”最终12比9,我笑弯了眼。


 


  “啊呀,输掉了啊!”对面的银发女孩惨叫起来,“唔,感觉已经相当厉害了嘛。好,再比一场吧!”


 


  “——呵呵,不好意思,在你们玩得正开心时打扰。”一个耳熟的冷静声音突然从不远处传来。原来是雪伦小姐啊,从她和库洛的交谈中才得知,她竟然就是至今为止战绩惊人的那位【Blade】大师】!


 


咦咦咦咦咦咦?!真是,完全意想不到的人选!


 


  “——呃,不过为什么会变成我来挑战她啊……?而且还是库洛任命的……!”我横起眉毛瞪着站在身后的银发少女。


 


  “哼哼,之前试着向雪伦小姐推荐【Blade】,结果发现她超级强的~”她一脸给足我惊吓的得意,又拍拍我的头,“哎,即使知道赢不了,也挑战看看吧。”


 


  “啊啊真是的,我知道了!”虽然很汗颜,但早已习惯她这一套的我怎么会有所畏惧呢!“我要上了,雪伦小姐!”


 


  “呵呵,那么就开始吧♪”紫色头发的女仆还是以那张笑脸,不紧不慢地开始了牌局。


 


  不一样的气氛降临,预感到对面是怎样程度的对手,我集中精神,专注地思考起牌路。


 


  一开始的同点让我吞了下口水,而第二次抽牌,就轮到我的先攻了。跟对方的差距有三点,手上虽有两张【MIRROR】,但现在肯定还不是使用的时候,也要小心对手的底牌才行。先用小牌行动吧。4——在雪伦出1后,成为了同点而清局。那就再来!又是4点的差距,啧,我的总体牌面还是太小了,在这样下去恐怕会输。还好接下来几轮,雪伦也开始出小牌拖局,几次过后,我与她的差距变成了3,我手中还有3、4、5、7与两张【MIRROR】。怎么办,这样的情况下,是该铤而走险还是按部就班呢,或者……3!那就重头再来吧!


 


  背后观战的恋人嗤地笑出声,对我破而后立的决定也不知是褒是贬。


 


  局面仍然不利,我变成比对方少一张牌了,而雪伦一张功能牌都没有用过,完全不知道底细。那么,该怎么用隐藏的两张【MIRROR】奠定胜局呢……4打出去,被立马【BOLT】掉了。不要心急,等她出大牌就好。5再次被消灭之后,我只剩一张7是数值牌了,对面还有4张。拼了!


 


  ……然而最后还是输掉了,连续的【BOLT】简直像开了作弊器一样,再多的【MIRROR】也无法应对。


 


  “哼哼,看来修行还不够啊。”银发女孩轻轻哼笑,“不过话说回来,【Blade】也推广得相当成功嘛。我努力推广总算没白费啊。”


 


  “学院祭似乎也在许多地方帮忙……库洛对于很多人来说,就像个可靠的大姐姐一样吧。”我衷心讲道。


 


  “哈哈,你难道吃醋了?”她调笑了一句,被我嘟着嘴瞪回,“不过别那么夸奖我啦。我也赚了相当多——啊。”


 


  汗、我虚眼,“果然连【Blade】都用来赌博吗……?哎呀哎呀,我白感动了。之后要告诉托瓦会长……”


 


  “哎、哎等等。”她急得一下子扑到我身上环住我的脖子,“我的也都是你的嘛~是不是~不要这么绝情啦里恩酱~”


 


  “……真是的,就会搞这些小把戏。”我无奈地偏过头,由着她在我脸颊上蹭啊蹭的。


 


  之后,目送着雪伦若无其事地回去工作后,我们也离开了教室。


 


23


  学院主楼的钟声响起,我才惊觉已经是下午了……时间也过得太快了。


 


  “现在应该是客人的尖峰时段,逛的时候得小心人潮。”我说着,牵起库洛的手,“差不多也饿了吧?到刚刚说的茶社里去填一下肚子?”


 


  “好~”她蹦跳着扑到我身边,与我十指相扣。阳光在走廊上勾画出窗棂的形状,时光静好。


 


  有着东方风格装潢的店内,我们闲适地坐下,放松玩累了的身体,品用着口味独特的茶点与抹茶。


 


  “刚刚你我对决的那场【BLADE】啊,”库洛突然严肃地讲起,“我想了很久,还是觉得我不应该输掉的。”


 


  “切,可我还不是把你赢了嘛。”我对她这种小孩子脾气毫不以为然。


 


  “嗯……”库洛没有理我,陷入了沉思,“果然还是得再制定一些复杂的规则吗,多添加一些功能牌应该会很有意思……呀,一时半会儿都没有什么好点子呢,里恩酱你怎么看!”她大嚷着倒在我身上,又慢吞吞地爬起来,凑到我手中的杯子边咂了口茶水。“啊~爽快爽快……滚烫又带些苦涩的茶水正好舒缓了身体的疲劳啊~”


 


  “你哪里疲劳了……”我又虚上眼,把手搭在她的脊背上,“这样说话很像年纪大的人哦。”


 


  “笨蛋,饱经风霜的二年级生才有这样的沧桑啊?”她靠上我的脖子,“哎,一年级的小鬼是不会懂的啦~”


 


  “唔,真敢说。沧桑是很好,你最好不要明年还在当二年级啊。”


 


  “居、居然这样戳人痛处……”她在我身上扭了扭,“反正,在七班也拿了学分,应该勉强能过关吧。哼哼,不然要我故意留下了也行咯?要是我毕业的话,你也会很寂寞嘛~”


 


  “好好好。”我将手心钻进她厚实的银白长发下,顺着摸索到肩膀,把人揽进怀里,“你就老老实实地毕业吧,等着我就行。”


 


  “嘤~等你什么啊?等着做你的新娘?”她嬉笑着凝视我。


 


  心脏漏跳了半拍,我一时说不出话来。我……


 


  “不好意思打扰你们休息了~♪”甜美的声音恰到好处地拯救了我,走来的是担任特别服务生的双胞胎姐妹花。她们每人手中抱有一个小木盒,上面开了可以取出东西的小孔。


 


  原来对于使用参加劵进来的客人,还有抽签这样的来自东方的活动可以参与啊。库洛一脸新奇地表现出了兴趣,我也欣然应允了她对可以占卜恋爱或契合度的【结缘签】的选择。


 


  我和库洛先后从木盒中抽取了自己的【结缘签】。


 


  “我看看……”我把纸条展开,“【——拥有良好对比的对象,认同彼此、互相扶持,能够成为很好的伴侣吧】……”


 


  “嗯,良好对比啊,有那种对象吗?”银发少女凑了过来。


 


  “嗯~怎么样呢。我首先想到的是库洛就是了。”我看着她。


 


  “啊——这么一说,我和你正好相反的地方挺多的嘛。”她抱起胸数落起来,“擅长使用的武器也是,太刀和双枪是完全不同的战斗风格……平常在学院的生活态度,对于超级无敌认真的我来说,你实在是太浑水摸鱼了啦~”


 


  “那、那应该是反过来吧。”我盯她数秒,眯起眼,“……但是因为如此,待在库洛身边的时候,总觉得挺舒服的。所谓的【缘】,大概就是如此的感受了吧。”


 


  “哎呀呀,说的那么直白,是不是收到坏学姐的影响太深了啊?”


 


“库洛没资格说。”虚眼= =


 


“哼哼……算了。感觉也不坏啦。”说着,她倒在我肩上,翻开自己的签,“那么……我的是,【——被许多人所依赖,筑起了亲密的良好关系。因此,也欠了很多东西。应该适时归还。】……啊——这是什么东西啊——”


 


“还问【什么东西】!”我对着肩头的银毛一阵乱揉,“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啊。借来的东西要确实归还,米拉可是麻烦的根源喔?”


 


“小气什么嘛~”她撞撞我的肩,“好好……我之后会注意就是了。”


 


休息过后,我们将各自得到的签挂按照传统挂了起来,祈祷过未来后,结束了这休闲的一轮。


 


24


下午的天气变得更加晴好,是适合户外项目的好时机。我们联袂来到操场,感叹过2年级学生的能干后,库洛也做好准备大显身手了。


 


“不过库洛竟然会骑马,还是忍不住有些惊讶呢。”我在一旁搀扶着她上马,顺便压平了她掀起的校服裙角。


 


“哼哼。这个企划也和我有不少关系啊——”她得意地直起身子。


 


“嚯?就是兰伯特社长刚才提到的你那个【计划】吧?先是【Blade】,之后又牵涉到赌马,我该怎么说你好呢……”心好累= =


 


“都说了这种小事不用在意嘿嘿……”她抿嘴一笑,“赚了的都归你,行了吧?驾————!”


 


“喂——”我无力地看她绝尘而去。明明重点不在暴利的归属权啊真是……


 


轻松地将奖品收入囊中,库洛神采飞扬地向我示威,抓住我递出的手飞身下马。


 


“哎呀玩累了玩累了。”她半倚着我,“果然赛马我还是只适合在旁边观战啦。真希望可以快点长到能买马劵的年纪。”


 


“你够……虽然我觉得你骑起来也挺有架势的。”我宠爱地抹去她额上的汗珠,“我们去下一站好不好?咪西玩偶要吗?我帮你多赢几个回来。”


 


“哦!那个呀,听说很受小家庭和情侣的欢迎嘛,真不枉费我在准备方面的插嘴。”


 


“嗯~看来你还真的到不少地方露脸帮忙呢。该说是很热心吗?还真是意外地古道热肠呢。”


 


“哼,如果每种活动都有高完成度,投票也会很热烈啊。对我来说也是不错的零用钱赚取机会,多下点功夫也是一箭双雕啊。”


 


“哎……偶尔也让你的恋人向你坦率地投以尊敬吧。”


 


说着到了体育馆,一番游玩下来,我轻松地达到了目标分数,把半人高的奇妙生物玩偶捧给了库洛。


 


“再来一轮比试一下如何?【Blade】那次纯属碰巧,这个我可不会输哦~”她又蹦跶起来,意图一雪前耻。


 


“好哇,谁拿到奖品就算赢了。”


 


 “那赌多少米拉啊?”星星眼。


 


“先说好,赌博的话我就不来了。”= =


 


 然而……


 


   “最终看来,还是我赢了呢。”


 


   “啊~不会吧!居然能够比赢我!”银发少女再度捧脸惨叫,“唔,看来你成长了很多呢……”


 


  “哈哈,如果这比试关系到策略,那可能就对我不利了。”我挠挠脸。


 


  “不管啦。”她气鼓鼓地瞪着我,“一天下来里恩酱都是大赢家,我不服气!果然不赌点什么,我是提不起兴致的,所以都是你的错!”


 


  “我都说我不赌了……”


 


  “啧。总之怪你了,快答应帮我实现个愿望!”


 


  “愿望?”我歪过头,“特意提出来做什么?你要什么我都给你就是。”


 


  “说出来当然是指特别的啦。嗯……”她将食指抵在唇上,“这个我一时半会儿还没想好,以后告诉你咯~”


 


  “哎……”感觉像是被抓住了一个不妙的把柄啊,不带这样的吧。


 


  ——【时刻已至】


 


  !


 


那只是一瞬间,什么【声音】闯入了我的脑海中。我的表情瞬变,打量起四周。体育馆玄关的空间里,确实只有我们两人的存在。


 


“里恩,怎么了?”库洛察觉到我的异样,撇眉,“怎么突然那么一脸狐疑的表情?”


 


 “啊……没有……”我定下神,“感觉好像有谁在叫我,看来是我多心了。”


 


“什么什么,难道说,来了你认识的可爱女生吗~?”库洛一脸坏笑,“或者是新认识的,对你说‘里恩,可以要你的联系方式吗’这样?“


 


  “不,不可能啦。”= =“你也知道我今天一整天都陪着你的……”


 


  “哈哈!”她无所谓地摆摆手,转身先我一步向外走去。


 


  是呢,现在还是先考虑今晚排演的事情吧。压下心中莫名的不安,我想着。


 


TBC


 

评论(5)
热度(5)
©星沉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