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沉灵

微博id:星沉灵。自萌冷圈的闪轨毒重症患者,my cp库里/crrn/クロリン可逆不可拆,one and only!

【闪轨同人】英雄传说:不死鸟鸣泣之时(《苍银之渊》续传)(1)

前篇《苍银之渊》

 

#库洛女体文#

#正剧#

#保证HE#

 

 

 

 

镜像的正与反

 

映出你我相似的瞳与发

 

双生啼血

 

化茧成蝶

 

此缘千年梦醒

 

不忍孑然一身

 

 

 

 

 

1(片头CG

 

 

  “当——————!”

 

  巨硕的钟鸣伊始。

 

  感官所捕捉到的,是铺天盖地的黑与红。

 

  令人毛骨悚然的灵场封锁着整片区域。黑压压的都是跪拜着的人群,又好像遵循着什么咒印,围成诡异的图形,肃穆地等待着半空中将要降下的终局。

 

  缭绕的能量波动漆黑如墨,缠绕扩撒,再收缩集中,如挣扎在虚空中的巨兽之胃,就要将里面的“什么东西”吞没。

 

  身着暗色长袍的女子在那之前,如隔着世界的壁垒,遥望风暴大海的一叶扁舟。飓风肆意卷弄着她的衣摆,以及那千万缕的银白长发,沉浮于狂乱的中心。

 

成千上万匍匐在地的人如蝼蚁般渺小,即使身处边缘,亦惶恐祈咒。唯那白发少女巍然如山,无机质、漠然地注视集中着暗物质乱流的风眼。就像没有心了那般。

 

  这样的空间里,有什么“东西”要生长出来了,或是就这样毁灭。那膨胀与收缩的速率越来越快,回光返照的心脏一般。无力的人们颤抖着,哀求、战栗、悲鸣,为即将到来、已知的、未知的、被无数生灵畏惧着的那“巨硕”的遗物。

 

  如若失败,永寂将就此吞没,连同从古至今、从今往后的时空、因果。

 

  融合到到极致,只剩下昏黑的残影时,那被包围的“什么”终于目所能及了。黑色头发的少年静若处子,没有一丝痛苦的表情,承载着这个世界的希望,自愿成为祭品身处其中。

 

  时空都安静下来,等待最后的判决。空旷简陋又不可违逆的祭坛中心,空无一人的正上方,白发少女凝视着她的少年。他好像只是睡着,在混沌之力的包裹中,静静的,再也不会跟她说话了。

 

  她像是厌了这样的一成不变,移开视线的同时举起了手中的权杖。剥离现世的黑光一闪而过,过半人高的双刃之剑寄宿着毋庸置疑的毁灭意味,沉浮于空气中,直指面前的沉睡之人!

 

  “呜……”跪在人群最前方的女孩呜咽了一声,在此刻的寂静中格外刺耳。她又像是受到了惊吓,颤抖着蜷缩下去,包裹全身的长袍有些散乱,兜帽中露出了几缕蜜褐色的发丝。

 

  刀锋没入少年的心脏,伴随不断溢出的猩红,吞噬着鲜活的生命。白发的少女像是观察实验现象一样地看着他,然后极缓极缓地,伸手触碰着他的眉心,像是要为恋人抚平睡梦中的纷扰。触手冰凉。

 

  尖利的鸟鸣刺破时间的停滞。虚无之白影在少年的残躯上浮现,挣扎着濒临消亡。神之权杖所化之利刃不可忤逆,在神灵的默许下迸出无穷的死亡咒令。终于,脆物碎散之音响起,预示着终结。

 

高原的风经过,人们呼出长气,但并无喜悦的意思。是呢,仪式成功过半,但在开始之前还能呼吸的族人,也少了一半了。只是开始。

 

  大片的殷红蔓延开去,是那活人心头的第一口热血,连生的热气都不及燃尽,勾画出详密古老的咒纹,一圈盘绕一圈,以仪式主体的少年少女为中心,设下了永劫的刻印。是为,血缚。祭血为媒,神的旨意为剑,以牙还牙,以眼还眼,将带来死亡与毁灭的至宝拖入无尽的死之国度。连同神女为其选中的“容器”在内。

 

  “嚯——————————”

 

  沉远之音,本来自那个永囚之地,在即将再度回归之际终于现形,做出与“另一个”大同小异的垂死挣扎。也该是无用了。如若绝情。

 

  太古神祗之力的搏杀中,那被两股力量夹在其中作为容器的人体,被撕裂、扯烂,骨头咯吱咯吱地断裂,内脏爆裂出来……而那黑影也终是衰弱下去了,凶恶不再。穿破它的金属剑刃振动着,发散悲鸣。

 

“小心,他的魂魄!”胜利在即,留着紫色短发的女性突然惊呼着提醒。

 

 浮在半空的银发少女点点头,冷冷地扫视过去,扬起指尖催动神力。吸食少年魂魄的意图被洞穿,黑影咆哮起来,像是残暴巨兽的末路。它将尾鳍高高举起,蓄积着至宝残余的威能,只待……少女的面色也更加冷凝,远程操控着神兵的手指微微发颤。

 

  然后这一切都在瞬息结束了。

 

  “嚯…………”

 

震动的山河中,巨兽吐出浊气,不甘地收缩成影,被吸进一开始显形的肉体,到最后也憎恶着这反噬它的灵魂。

 

终究取得胜利的少年,挣脱永眠的欲望,强撑着意志睁开了所幸完好的双眼。已经,是最后一眼了呀,他的身体破烂得像是被车轮碾压过的人偶,连四肢都扭曲着,完全没有存活的可能。再则,附着至宝的灵体,也只剩即将魂飞魄散的下场了。

 

  但他还是用力地吸气,哪怕每一口气呼出都带出大量的血沫,也要再挨过这最后的时间。弯曲变形的手臂不知道是如何使力的,如同机械的造物般僵硬着活动,死也要抵达它那企盼着的蔚蓝色的终点。

 

  染血的温柔手心终是覆上了银白的发,却再也没有从前那样抚摸她的力气了。他好不容易,扯出了最后一个残破的微笑,唇齿发颤着,想要告诉她,想要说点什么,想要划下一生最后一道轨迹……

 

  ——【时刻已至】

 

  四重的人造音响起,少年冰冷的手在骑神的升起中下落。

 

时间忽然被拉长了,画面变得一帧一帧地趟过。那时,同样温度的液体,也从她的眼角滑落坠地。无意识的,禁忌的咒文从唇间洒向苍穹与大地——

 

  “不行!!!”古代人女族长一贯温和的嗓音染上了撕心裂肺的意味,“神女大人!不可以呀!要是这么做的话,这、这样下去,就算保住里恩大人的灵魂,您也会、也会……”

 

  “就算不身死魂消,也是个失去永生的生命,堕入轮回的下场。”身为地精代表的男性沉稳地指出事实,“即使如此,你也心甘情愿?”

 

  “哈~到时候再后悔哭鼻子可就晚了咯?你自己想好再做决定吧。”紫发的人类女祭司抱手胸前,还是那副轻佻的摸样。

 

  银发的少女看了看他们三人,坚冰般的表情似乎有所融解,露出忆起往昔种种的浅笑。无憾地合上了双眼。

 

  己身为楔,世代相传的悲命为代价,重复,更迭,置换!呼唤死之国度的开门者,以空之女神艾德斯座下之名!吾乃主宰时间与毁灭的埃雷波尼亚之神女!在此,为换取时之终结献祭吾身!

 

“当——————!”

 

  许久不见那鸣响,才知从一开始,便是丧钟。

 

  我突然想起了那个时候,不及说出的话语。

 

  不要再寂寞啊,库洛。

 

 

TBC

 

 

评论
热度(3)
©星沉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