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沉灵

微博id:星沉灵。自萌冷圈的闪轨毒重症患者,my cp库里/crrn/クロリン可逆不可拆,one and only!

【闪轨同人】英雄传说:不死鸟鸣泣之时(《苍银之渊》续传)(8)(9)

前篇《苍银之渊》


#库洛女体文#

#正剧#

#保证HE#

 

8

 

  “喂,你是谁?打哪儿来的?干嘛一直跟着我啊?”晨光中的大市集,熙熙攘攘往来的人群中,突然冒出这样一句娇嫩的呼吼,惊起三两只栖息在枝头的飞鸟。

 

  一头半长银发的小女孩瞪着一双圆溜溜的红眼睛,恼怒又有些委屈地打量着身后的人。那个沉默着的男孩看上去比她还小着两三岁,一头黑发乱翘着,无辜又无助地,与被他尾随了小一会儿的女孩对上视线。

 

  女孩眨巴眨巴眼睛,撅起嘴,背手弓身凑近了他,吓得男孩噗通一声坐到在地上,怯生生地都要哭出来了。

 

  “哈哈~好玩儿!你怎么比茱莱的小孩子还要好欺负啊~~”女孩子将他从地上一把拖起来,哗啦啦地逮着甩了个圈儿,拍手大笑道。

 

  男孩被放开后,完全吓愣住了,眼眶立刻就红了,又把眼泪水牢牢憋住,让小泪包在温柔的紫眸里久久地打转转。

 

  “加上一条,也要可爱多了!”见此情景,女孩刷地扑上去,像抱小动物一样把男孩毛茸茸的脑袋搂在了怀里,一通蹂躏。

 

  男孩吸吸鼻子,脸颊抵在女孩身上蹭了两下,还是没有开口说话的意思。

 

  “我说,”女孩捧起他的脸,刮刮鼻尖,“你不会……真的不会讲话吧?嗯?”小小的红眼睛扑闪扑闪,女孩歪过头,好奇地在他全身扫视了一大圈,男孩一直盯着她的眼睛看。

 

  “那也没有关系~♪”轻鸣小调,玩耍起男孩脖子上奇怪的吊牌,女孩突然又一拍脑袋,摆弄出略显严肃的神情,“你看看,都是你,半天不说话的,害我都忘记什么了呀~”说到这儿,她又灿然地露出了笑脸,“我的名字叫库洛哦~今年七岁啦!你呢~?”

 

  男孩呆呆地看着她,伸出小短爪想去触碰投影着阳光碎屑的银发。

 

  “哎~都忘了你压根儿不会讲话了……”名为库洛的女孩嘀咕,漫不经心地翻转着手上的东西“喏,这个牌子上写着……嗯,是‘R’和‘9’吧,意义不明……呐呐,我还是很聪明的?主日学校教的这些玩意儿,都会念了,嘻嘻~”

 

说着,她揉了揉男孩头顶的发梢。

 

“里恩酱~我的小黑猫就叫里恩好了!”

 

  露纳利亚自然公园,幽深林间的溪流之畔,刚得到“里恩”这个名字的男孩涨红了脸,奋力地拽住自己背后添出的那根尾巴。

 

  正是枯水季节,清清溪水不疾不徐地流淌着,依稀可见几尾尤甚活泼的鱼儿追逐戏水其间。

 

  在赛尔迪克的市集上兜兜转转大半天,玩了个够——里恩还被迫戴上了黑色的猫咪装,一直拽着他到处跑的女孩又打定主意要去野外玩会儿。

 

  “来的时候呀~我就在想,要是有个人能陪我抓鱼就好了。”将从男孩屁股上延伸出来的黑尾巴系在腰间,库洛毫不胆怯地让自己倒垂在半空中,把手伸进沁凉的溪水里戏耍着,“哎~?又跑了!呜~~~里恩酱你帮我嘛~~~”

 

  岸上矮她大半个头,已经很吃力地拖着尾巴,不让她掉进水里的男孩子,撇着嘴回了她一个虚眼的表情= =

 

  “嘿嘿~好嘛……”也知道自己任性了点,银发女孩调皮地吐吐舌头,“里恩酱这么可爱,都不想猜猜我是怎么偷溜过来的吗?嗯?”

 

  男孩温顺地注视着她,滴溜溜的眼一眨不眨,很认真地等待后文。

 

  女孩被他的表情逗得咯咯直笑,老半天才又开口:“好啦,我告诉你……这是个秘密!哈~如果有机会,再给你这个惊喜吧~!”

 

  里恩也不生气,笑得涩涩的。如果有空闲的手的话,指不定他还会挠挠脸颊。

 

  “说起来,”库洛吊着他的尾巴荡呀荡的,“我还是不知道你是从哪里来的呢。能听得懂话,又是个小哑巴……你的父母呢?他们不来找你吗?”

 

  提到这个问题,男孩很茫然地瞧着她,疑惑地眨巴眼睛。

 

  “父母呀,我说。就是……生养你的那两个人,每个人都有的。”

 

  里恩又想了会儿,嘟起嘴直摇脑袋。

 

  “这样……”库洛喃喃道,停下了不安分的玩闹,“原来,你也是孤儿。跟我一样……咦?”腰间突然一空,可怕的失重感忽地来袭。

 

  “————!”“呀——!”

 

  “哗——————”

 

  视角颠倒,银发女孩的小半个身子浸到了水里,所幸身下抢先钻进个人肉垫子,一点冲击都没受到。在尾巴断掉的前一瞬间,预先感觉到的里恩飞身跳出,躺倒在河床上,把库洛护在了怀里。

 

  “……喂,你……还好吧?”较为年长的银发女孩小心翼翼地把小男孩从水里捞起来,讪讪地小声问,“……抱歉啦,你冷不冷?我抱着你烤火就好啦,嗯嗯,你看~”库洛得意地眯起眼,朝空中招了招手。

 

  像是收到了什么指令,森林中湿寒的灵气都退避三舍。温暖的火耀之力自动收集起来,刷地燃起一小团明晃晃的火球,悬浮在两个孩子面前。

 

  “喏,我很厉害吧~?”把小家伙环在怀里,银发女孩席地而坐,慵懒地梳理起他脑袋上湿漉漉的黑发。

 

  手指突然被捉住,毛茸茸的脑袋凑过去观察了许久,有凉凉的水珠滴落在指节上。

 

  “你、你怎么了?哪里痛嘛?”库洛连忙俯身到他耳畔,才看真切里恩为之哭哭啼啼的事物——自己白皙的手背上,多了一条不长不短的血痕。

 

  “呜……哇——————”察觉到库洛的贴近,里恩一下子哭得更悲怆了,回过身要抱抱,小脑袋往垂落着银发的颈窝里一个劲儿地钻。

 

  “真是那你没办法,就喜欢撒娇。”库洛又是无奈又是好笑,叹气道,“我长这么大,也是第一次看到,有人为别人的一点小事难过成这个样子的……你真是傻得要命。”

 

  你也比我大不了多少,半斤八两的,少装人生前辈。里恩抽泣着虚眼看她,看上去很想这么说。

 

  “噗~”库洛笑出声,有一搭没一搭地轻拍怀中人的背脊,“好啦,我没事的,你不用为我难过。以后再有这种情况,也不要随便去抱女孩子啦~人家会以为你想偷吃豆腐,会被嫌弃的哟?真是,自己疼都不知道…………唔!”

 

  突然间,银发的女孩收敛了声息,站起身来,把里恩护在身后。

 

  山林里的风向变了,一股子咸腥的味道隐隐传来,紧接而至的是魔物的咆哮!

 

  大地震动着。男孩不安地环顾四周,握紧了的小拳头微微有些发颤。唯独银发的女孩子平静地直视前方,毫不动色。

 

  瞬息之间,那里的草木被猛然撞开,一个巨大的黑影从中跳出,怒吼着一跃而起,扑向了站在火光前手无寸铁的两个小孩!

 

  “时间——”黑紫的光晕在猩红色瞳孔中盘旋而过,“——枷锁。”

 

  刹那间仿佛一切都静止下来,寂静无比。实则时间之流的停滞,只是针对那不怀好意的巨型古猿而已,咆哮声、破坏声、空气与土壤的剧烈震动声都停止了,唯溪流潺潺,火舌跳动。

 

  “区区山野间的小魔兽,也敢打我家里恩的主意?谁都不能欺负里恩酱,除了我!”库洛亲昵地抚摸着里恩的头发,又转头扫了那古猿一眼,“滚!”

 

  无形的灵力撤消,身型庞大的古猿瘫俯在地,呜咽了两声,灰溜溜地飞奔而逃。

 

  “没事没事~”撵走碍眼的家伙,银发女孩一脸得色地揪着里恩肉嘟嘟的脸颊,“看你这呆头呆脑的样子,先前还吓成那样,真好玩~~听好了,有我在你的身边,怎么会让你受伤难过呢?你只管向我撒娇就可以了~”

 

  “唔噜……”男孩被她蹂躏着脸,不断发出不成句的抱怨声,气鼓鼓地磨蹭她的手背。

 

  “哎呀?你能发声的嘛?”库洛惊讶地停下动作,“要是…………哎!还来?”

 

  感受到空气中异常的灵力流动,银发女孩难得严肃地皱起了眉头,挥手让里恩退远后,深深吸气凝聚起己身之力,脚尖离地悬浮起来。

 

  空间震悚着,气流与电光的漩涡凭空生成,飞速自转、膨胀!异界的夹层与现世链接的时刻,灵场爆破——现身于世间的是全身长满了未知植物,宛如巨大野兽的幻兽!

 

  环场的气流乱卷,库洛竭力地张开双臂,死死稳住身形,将身后匍匐在地的里恩笼罩在强行撑起的黑色光膜内。

 

  “额……竟然能从周围的生物那里夺取生命力。”库洛沉着脸挤出冷笑,“我的重力球对它也起不到什么攻击的作用……啧,里恩你没事吧?…………啊!”

 

  被稀薄灵力的结界保护着的男孩,依然痛苦地蜷缩成一团,身体痉挛着,脸色苍白如纸。

 

  “生命力……居然都已经……”银发女孩喃喃念道,死命一咬牙,把用于防御与攻击的灵力在一瞬间全部转换掉,召出可以反射能量的实体镜面,将男孩包裹其中。哪怕会源源不断地消耗掉己身大半的灵力,如果他能好起来的话,再怎样都……

 

  “————”

 

  有漆黑与银白的蝶,纷飞漫天,破散成灰。

 

  紫瞳的深处倒影出空中散乱开的染血银发,那个女孩就在他的面前,对着身体好转的他展露安心的笑颜。时间并非在灵力的操控下,却还是在他眼中停止了刹那。从地底钻出的幻兽藤蔓贯穿了库洛的胸口,到处都是红色的。那一见都要落泪的她的伤痛,好多好多……

 

  “啊——————————!”

 

  红、红、红……………

 

  黑。

 

  缭绕的黑气尽情地将他包裹,自虚空中显现的修长兵刃有着漆黑的剑身,长杆的两端都折射着冷光,嗜血而残忍。剑刃上苍紫色的光华未散,这是通过坠地的女孩的力量传递到他面前的武器。不断有汩汩的红色浆液从她胸口淌出。

 

  幼小的孩童挣脱灵力的守护,以决绝的神情双手握上了浮空的巨刃,将自身的灵与魂、骨与肉都与之契合。古老的双刃之剑发出鸣响,渐渐地沉淀下来,完全拥有了降生于世的实体。

 

  灵兵长鸣!遵从主人的意志,飞空而起,如同掷出的战矛,划开超越时间的轨迹,将那庞硕的幻兽身躯彻底贯穿!

 

  时、空、幻的冲击与爆响中,绚烂的光团模糊住视野。未知的幻兽惨嚎着化为乌有,将之焚灼的时间之暗,也再度无声地退出舞台。

 

  结束了……里恩像是使尽了仅有的力气,颓然地伏倒在地上。已经再也没法爬起来了,却还是挣扎着,扭曲着,全力伸展开小小的躯体,想要跟躺在不远处的她,离得哪怕更近一毫厘。明明,触手已可及她血液的温存。

 

  我就要死了……

 

  因为我的兄弟姐妹们,都没有活到过这么大呀。我好幸运,可以逃到外面,并且遇到你。但我还是,就要死了啊。就可以跟大家一样,重新回到那个诞生之初的“罐子”里去。可是,可是,我好舍不得你,第一个遇到的,好温暖好温暖的你。在死之前,我可不可以……

 

  “库、洛……”男孩颤抖着唇,很艰难很艰难地,吐出来这样的音节。

 

  呼唤你的名字……

 

  “……!里恩!”本已身受重伤的银发女孩蓦地睁开眼。也在那一秒,黑发男孩像是道过晚安一样,满足又安心地合上了眼睑。

 

  “为什么啊……”难以置信这一切,库洛怀抱着里恩渐渐散去温度的身体,“从我的血脉中,召出‘共鸣’之双刃剑的,是你吗……明明那都是传说中,千年前才存在的东西了。你是,这样的嘛……”

 

  “终于等到你啦。可不许比我先死哦~”

 

  银发女孩开心地笑出来。

 

  轻灵的步伐声响起,时针、分针与秒针渐渐重合。我是沙、太阳和鸟儿。在流沙的漏斗下,在转动的日影里,在报时鸟的和鸣中。我是时间。

 

  以主宰万物时间的神祗末裔之名,吾之鲜血一分为二,给予“共鸣者”,以重生!

 

  像是空壳的人偶被重新填满,生命的液体流经之处,男孩的肌肤开始逐渐回暖。

 

  契约达成,衍生出对称在彼此心口的烙印。以此为“双生”之证明。

 

  “那么……”库洛愉快地拍拍手,把里恩横抱起来,“是时候展示我的专用快捷通道了!”

 

  “锵锵~!灵脉之道,可是纵横贯通着这个国家及周边的哦,包括我的家乡啦。”随意地玩耍着男孩的黑发,银发女孩又嘟起嘴,“法术应该没问题呀,你怎么还是醒不过来?真无聊……好不容易都听到你叫我名字了的说。那……我就准备发动传送了?跟我一起走怎么样?茱莱可是个好地方喔~哈,你不回答就算答应了?”

 

  连自己都觉得蛮横不讲理,库洛哧哧地笑着,在自然公园的灵力充足之处站定,发动起法术。荧蓝色的光华升起,银发女孩的面色却突然变得难看至极,一生中唯一一次惊慌到失措。

 

  ——涣散的灵子粒散开,但随之模糊的只有法术发动者本人的身形,怀里昏睡中的男孩渐渐失去支持……  

 

  “里恩!”不能逆转的咒念下,再也无法怀抱他的银发女孩声音带起了哭腔,“里、恩……里恩酱!”

 

  这样的呼唤下,男孩被唤醒。在她的身影消散前,将眼中柔和的紫色倒映进那片朱红。 

 

  “到北方来!西边太阳落山的方向,那里有一片大海。我会等你的,一直一直哦!”

 

  他终是听到了诀别的话语。

 

9

 

  我丢失过三颗水晶球,是我本身的记忆,也是解开这因果之谜、寻回我心爱之人魂魄的关键。

 

  如今我已找回了其中之一,也终于领悟了宰相那句话的前半部分——所谓“自愿献出心头血而失去仅剩的神力”,指的就是库洛让我起死回生这件事了。

 

  沉湎于极度的震撼与无尽的悔恨,我再度迷失了前行的方向。

 

  太多、太多无法理解的名词、事件、因果关联扑面而来,将我埋没。

 

  那个时候,最后的瞬间,如果我能与之同行,大概,就可以避免后面所有的悲剧了吧。就算是茱莱沦陷,唯一的亲人离她而去,库洛也还有我,是绝对、绝对不会坐视她走上复仇之路的。

 

  还有,要是她没有献身救过我,胸口即使再受到那种程度的伤,也是不会死的。但那样,我们也再也不会相遇了。

 

  时间的主宰者、神女?那样的力量和胸口诞出的双刃剑,到底是……?

 

  还有我本身,“共鸣者”是什么?我从哪里来?又是怎么在那个时候出现在赛尔迪克的?为什么会在五岁的时候寿命将尽?

 

  “里恩”这个名字是库洛给的,那之后流浪到西北方的悠米尔,大概也是因为她的最后那句话吧……唯一的线索,只剩写着“R9”字样的牌子了,别的我又什么都记不起来。

 

  通过自身能够回忆起的过去,只能知道这些了。再也不知道别的特殊情报的我,只能就这样在对过去的痛悔与憎恨中死去,该怎样寻回我的半身?

 

  该死!为什么要让我活下来啊!一次又一次……

 

  “对于自己的存活,为什么你能够这么确信呢?”停滞的黑暗中,有人这样问道,“流动在世界上的时间,真的是成直线的吗?既然你可以看得到,本应埋没在时间长河里的,不为人知的过去的话。”

 

  愕然四顾,包围我的只有无尽的虚空而已。

 

  “塞姆利亚大陆本该毁灭了。”那声音降下这样的昭示,“与你一起来的特务支援科那些人,死在了太阳之呰的最底层,以克罗斯贝尔为导火线的动荡飞快席卷了整个大陆。所有的因果重置。库洛从来都没有加入七班过,既没跟你们在一起行动,到最后也身穿绿色的制服。那一天的列车炮,确实发射出去了,当你们在加雷利亚要塞的时候,内战就开始爆发了。你到底是活着?还是在不知道一起真相的迷惘中,早已死于战火,还有那么重要吗?”

 

  “……”

 

紧闭双眼,我向那声音的源头探去,同时平缓地开口:“不管时间有多少个分叉点,至少我清楚的是,在这个‘我’,和我所认知的所有人的掌控中,这个世界还没有结束!时间的神女啊,你的意志与夙愿,我也是不会背弃的。”

 

  “哦?”声音变得清晰,是跟库洛很像的声线,连语感都那么相似,“即使你得知了所有的真相?还有你那不得不代替我背负的使命?”

 

  “对!”驱散一切负面的情绪,我愿用自己的双眼,将一切看破。

 

  “那……”那置问跨越亘古,传递到我的面前,“吾问你,你可是真心爱着库洛?即使……她非人类?“

 

  “我的库洛是人间的仙女,当然与凡人不同。”无需丝毫犹豫,我回答道。

 

  “……好…你去吧…”

 

  “我?去哪?!”

 

  “吾要你回到两百五十年前,去经历一场你该知晓的事情……”

 

 

TBC

评论(1)
热度(3)
©星沉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