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沉灵

微博id:星沉灵。自萌冷圈的闪轨毒重症患者,my cp库里/crrn/クロリン可逆不可拆,one and only!

【闪轨同人】英雄传说:不死鸟鸣泣之时(《苍银之渊》续传)(15)(16)

前篇《苍银之渊》


#库洛女体文#

#正剧#

#保证HE#

本次更新开始终于变得像轨迹同人了!!!TwT


15

 

时光流转,飞快地前行。

 

狮子心皇帝创建的丰功伟业,晚年建立起封印骑神的学院后郁郁而终……

 

R9号于地底实验室的试管中降生,偶然的出逃,与一人的相遇……

 

  无名之魂辗转三生,得到里恩.舒华泽这个名字,在封印着骑神学院里与那人重逢,相伴,相杀,相爱,相离……

  

  又再次,孑然一身,独行于日月之下,山河之间。只是唯独这一次,找到了带回她的一线生机!

 

  “是悠米尔!”扑下神坛,我失心疯般地大吼道,“快!召集七班全员!能找回库洛魂魄的死之国度的入口,就在我的家乡悠米尔啊!”

 

  惨凉的朔风自远方而来,为土地上万千战死的英魂指引归途。那个地方位于岩跟的极深处,常人穷极一生,至死之时才能到达的场所。没有人知道它究竟位于哪里,可能是另一个时空,也或许不过是大陆的另一部分。唯一千真万确的是,那是每一个活着的生灵最终的归宿,灵魂的终点站——死之国度。

 

  按照时间神女在过去给予我的提示,那个神秘空间与现实的交点位于尤米尔的深山中,打开它的办法就在七班的成员身上。可是,这样含糊不清的线索,真的能帮助我确切地找到那个入口吗?

 

  距离学院中那最后的分别已过去了接近半年,对每一个人而言,就像度过了大半辈子那么久,再相聚时,尽是感慨万千。回想起曾经共同度过的时光,直觉恍如隔世。

 

  “但是啊,”展示过大为精进的演奏技巧后,艾利欧特放下小提琴,一脸担心地皱起眉毛,“这次的情况那么事关重大,连尤西斯都在百忙中抽空赶来了。住得最近的亚丽莎这是怎么了?全员里面就差她了,这不对劲啊……”

 

  “嗯……还是再等等吧。”我平静地说着,低头寻思道,“亚丽莎没有无法前来的联络,也许自有她的安排吧。”

 

  “明明里恩才该是最心急的人才对。”菲毫不留情地戳穿我掩饰着的焦躁。

 

  “我……”深吸口气,我吐出一直没法开口的感言,“真是不知道怎样感谢大家才好。这许多的事,就像天方夜谭一样,最开始连我都不敢去相信。大家各有各的急事要处理,却还是在第一时间相信了我的话,火速赶来……这样的恩情我无以为报,我——”

 

  “说什么傻话呢,里恩!”元气满满的声音一下子打断我酝酿许久的话语。金发的少女在雪伦小姐的陪同下大步向我们走来。

 

  “就是就是!”不待我发言,米利亚姆也叽叽喳喳地插话进来,“我们的七班永远都是一起的嘛!别忘了,里恩你还是我们的leader呢!库洛那家伙虽然做了很过分的事情,但我们没有人不想要她活过来!”

 

  “大家……”过多的感怀积蓄在我胸口,反倒什么都说不出了。

 

  “时间的神女……时间至宝……死之国度……”艾玛闭目思索着,“这些都是确确实实存在于这片大陆的事物。里恩君,请务必,让我们助你一臂之力!”

 

  “那就,拜托各位了!”我握拳说道,“只是……有关具体的进入方法,我们还得慢慢摸索……”

 

  “这个不用担心!”亚丽莎立刻说,“来之前,雪伦,”她顿了顿,“……还有我妈妈她们,已经做好安排了。”

 

  !?

 

  迎视全员一致的讶异目光,亚丽莎镇定地讲:“等一切都结束的时候,如果有机会,我一定向大家解释清楚!只是现在,不得不请求你们的原谅。我能说的只有,关于库洛她尚未完成的使命,牵涉到的将是整个大陆的生死存亡。我在这里也要代替里恩,恳请大家的全力以赴!”

 

  “那是当然!”“不用这么说我们也会的!”“目标锁定,夺回库洛!”

 

  七嘴八舌各具特色的呐喊,带来的感触模糊了我的视线。

 

如果在那个国度有灵,你看到了吗?你,我,我们,都从来不是孤身一人的呀,库洛!我们降生于世,与诸多因果扯上关联,哪怕生不带来,死不带走,一饮一啄间也与各式各样的人产生了联系。或许,你曾经独行于世,诅咒、仇恨着某些人某些事,但到最后,还有那么多那么多的人因为你的离去而悲伤难过哭泣,为了你复生的希望聚集在一起,齐心协力,你可曾知道?听到我们的话语?

 

  在雪伦小姐的引领下,我们来到了特定之地。果不其然,位于那块触发过各种诡异事件的石碑之前的某处,雪伦小姐示意我们站定。

 

以凝息闭目的我为中心,其他人围拢成圈,将各自调整好的Arcus紧握在手,听候指示。

 

  “请大家,集中精神。”一向保持着扑克脸般微笑的雪伦小姐,沉下声音露出严肃的神情,“尽力感受、触摸最深的思维,跟随心念,循流至Arcus的核心回路之上!引导出,灵魂的本源!”

 

   幻象、白羊、北风、天使……

 

  一个个装承着各色核心的Arcus被相继点亮,如同星星之火,于荒野中燃烧开来!在最后的渡鸦亮起的同时,十个光点闪烁到极致,纷纷勾画出稳固的光道,与圆心的我手中之光链接起来,又结成弧线,构筑起巨大耀眼的光柱,劈开昏暗的寒空!

 

  空间泛起波澜,一股子不存于世的刻骨幽寒让每个人的牙关开始打战。圆弧好几处的光线飘忽了几下,如同LINK断开的先兆。但怎么可以!我们的羁绊,绝不会仅此而已!挺住了!每个人的心中,都不约而同地爆发出这样的呐喊,透过心心相念的战术连接,传导给身边的每一位同伴。

 

  “准备好了……”雪伦小姐自语着,额角滴落豆大的汗珠,大声念起,“以‘盟主’之名——神治结束之后此维度的最高、最上、唯一,沟通镜的反面,开!”

 

  “算我一个!”有几分耳熟的女音霎时间闯出——不给任何人阻止的机会,一道艳红的靓影疾跑而上,捏住了缓缓溶于异世的我的肩膀。

 

  “斯嘉蕾特……!”意识涣散在强光中之前,我只来得及惊呼出了来者的名字。

 

  

 

16

 

【斯嘉蕾特】加入队伍!

 

  五感置换,空间颠覆。

 

  四周陷入了一种窸窸窣窣的寂静。这样的感觉,跟我在骑神中的其中一个梦境完全吻合!没有半点生的气息,却明摆着有什么有意识的东西存在着,在彷徨,在窥视,在窃窃私语……

 

  “喂!你醒醒!现在可不是睡大觉的时候!”唯一有别于此的人声传至我耳畔时,我蓦然惊醒。

 

  “你……怎么突然跟着来了?”我皱起眉头询问,同时迅速打量起周遭的环境。

 

  荒芜、辽阔的黑岩土地在脚下蔓延开去,在远方与头顶的黑暗交界之处,弥漫了些微的暗红色光晕。

 

  “如果说是为了那孩子,你信吗?”红衣女子抿起唇角。

 

  “……”我沉默半晌,没有给出答复,而是起身抽剑,做好战斗的准备。

 

  斯嘉蕾特也收起玩笑的态度,拔出了随身的法剑,与我背身而立,低语道:“看起来,现在还是先小心为妙比较好哦。”

 

  不过片刻,已经有“东西”赶来迎接我们了。

 

  森然的鬼气从四面八方升起,沉眠于此的死者们呻吟着向我们靠拢,死状嶙峋的身体在忽明忽暗的光线里尤为可怖。面对为数众多的敌人,斯嘉丽特的法剑发挥了极为显著的作用,刷刷几下切割出大片的真空领域,同时带有的些许神圣加持,逼得死者们哀嚎着连连倒退。

 

  “还问我跟来干什么……”见自己的攻击有效,红衣女子更是兴意盎然,“跑到这种阴森森的诡异地方来,不带个圣职工作者的话,你打算怎么全身而退?”

 

  我感激地笑笑,同时气息一凝,调动血液中蕴藏之力,发动起神气合一!炽黑的斗气燃烧,我将那苍蓝色的烈焰激发出来,使之久久缠绕于己身剑上,带动出连魔神都要畏惧的挥斩!

“别忘了,我也并非身携凡血之人呐!”寒光森森的太刀连舞,掀起的阵阵刀风中裹挟着源自心念之人的力量!

 

  初至异界的不安已被热血的战意和杀出血路的执着浇灭,我们越战越勇,寒星连闪的战局中,没有一个死者得以近我二人身边哪怕一亚矩!然,这样的情况也越拖越久,敌人来来去去,没有止境,我们很快意识到这将是个死局……

 

  也就在此时!一把暗金色的奇异之剑飞掷而来,不偏不倚地钉在了我们与死者身处的界限之上。那些似是没有神智只知进攻的死者们见了,全都如丧考批一般,畏惧而不甘地瑟缩着,踌躇而退。

 

BGM


  不明状况的我们面前,一个淡白色的影子渐渐浮现出来——想必就是那把剑的主人吧。看上去年纪尚轻的男子有一头银发,面容精致苍白,略显阴柔,却暗藏着不可小觑的威严。他缓缓睁眼,那瞳色竟是通透的红。不问缘由的出手相助,温柔又强大,同时又毋庸置疑的致命而美丽,跟某个人说不出的相似。是哪里的死者,拥有着怎样的意志!在这混沌之地,万物皆浊的深渊之底,竟还能安之若泰,保有自我的意识。

 

  “……非常感谢,实在是太及时了。”为之所撼的我呆立几秒,才想起道谢,“恕我冒昧,可以请问一下这里——”

 

  “都是连年战火下,含怨而死的人们。”苍白的亡灵低沉着嗓音说道,如同缄默的追悼一般的神色。

 

  “……”

 

  不同于我的肃然,一旁的红衣女子在沉默片刻后,自嘲地笑出了声:“……哈哈,还真给找对了。小子,你不觉得,被万鬼噬身的结局,正是我们这样罪孽深重之人应得的下场嘛。”

 

  “……”我低头不语。那个人,也一定是抱着这样的心情死去的吧。但,不是这样的!

 

“引发战争的是那些贪得无厌的人心,是那些位高权重之人内心的贪婪、自私,你们作为导火线,也只是被利用的棋子而已。就算没有帝国解放战线,贵族联盟也会采取别的手段开始内战。作为这个国家势力冲突的直接受害者,你们,何错之有呢!”

 

  “受害者、牺牲品……”斯嘉蕾特惨然微笑,“与其背负着这样的标签受人怜悯,或是以此为借口继续犯下一件件罪行,我们这样的存在趁早消亡,对谁不都是一件好事吗?”

 

  “不是的!”我脱口而出,“不管发生什么事情,这个世界上都没有不应该存在的人!与过去的羁绊、未来的可能,每一样都需要现在的好好活下去!这样的自我责罚是没有意义的,这样的一走了之,只是一种不负责任,跟那些渴望战火的人没什么不同的自私而已!”

 

  “……”

 

  “所以,”我悲伤地笑着,“不要再说这样的话了,千万不要放弃。如果还有什么愧疚的话,就在彻底赎罪之前咬牙活着吧!”

 

  红衣女子低垂着眼看我半晌,背过身去:“……那是当然的。在把那孩子带回去之前,我还不打算死。这些话,你还是到她面前再讲比较好。”

 

  “……”将一场恶战过后的疲惫强制压下,我调整着呼吸,预备前行。

 

  不料,从说完第一句话后,就一直沉默的亡灵,却在此时打断了我们:“黑发的少年,你在刚才的战斗中显露的形态,可是你的本来面目?”

 

  “……虽然不大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因着感念刚才的帮助,和一种油然而生的亲切之感,我心无芥蒂地答出,“我想这不是我天生的能力。我不大记得自己是怎么出生的了,但有极大的可能并非自然生成的生物。在我很小的时候,曾经差一点就此衰亡,但一个持有古代神力的女孩舍命救了我,将自己的一半血脉分给我,才让我有了活到现在的机会。我能在战斗中运用那样的力量,应该就是依仗于她给我的血吧。”

 

  “是这样……”那亡灵思考片刻后,分享出他所知的情报,“我之一族,可以认知为埃雷波尼亚的古代人,昌盛于大崩坏之前的古代文明时代,曾经掌管着这片大陆上最强同时也最危险的时之至宝。然而在命尽之时,我们面临了足以引起整个时空崩塌的危机。幸好一族信奉的至宝看守者——从上古时代起一直守护着这里的时间神女挺身而出,在整个埃雷波尼亚布下太古炼金阵,以一个‘祭品’为楔封印了时之至宝。动劫过后神女陨落,我的祖先也付出了代价,血液受到污染,堕落为不得不依靠吸收生血存活的怪物……”

 

  “‘吸血鬼’吗……”斯卡蕾特淡淡地道出这个传说中的种族。

 

  亡灵默许着,继续他的讲述:“在那之后,一部分的族人无法忍受这样屈辱的生存方式,放弃我们天生异于常人的力量,拒绝猎食,并尽力阻止其他人对人类的残杀——也就是传说中的‘真祖’一族。这样的结果,也导致生存变得越来越艰辛,族人渐渐稀少。在一千两百年后,距今大约十三年前,残存的古代人后裔混杂在人类之中,居住于埃雷波尼亚南部,一个叫做哈梅尔的村落里。就在那一年,这个地方从地图上被彻底抹消掉了。成为了著名的‘百日战争’的导火线。”

 

  “灭族……是吗。”我颤声说道。奇怪的是,明明是早已发生了的,与我并无关联的事,那种切肤之痛,我却感同身受。

 

  “虽然村子的幸存者有两个,我却是唯一一个活下来的,埃雷布尼亚最后的古代人。”无言的叹息中,悲哀一族的命运终是讲到了头。讲述者,却早已身化白骨,空留一副残念苟存于死之国度。

 

  停顿片刻,亡灵讲回了最初的话题:“我于沉眠中被唤醒,吸引我的是你肉体上同族独有的气息。并非单纯来自你的血之力,那修罗般白发红瞳的模样,自你诞生之初就存在。只是由于人工的痕迹,而不能自然保持,需要内在和外物的激发。按照我的猜想,应该是由什么人或组织,采集了古代人的样本制造而成的。”

 

  “铁血宰相吉利斯.奥斯本……”我将心头嫌疑最大的名字念出,“那个自称是我父亲的人,原来只是我的制造者。”

 

  “嗯。”提到这个名字,亡灵也给予了肯定,“除了这个人以外不作他想。也有他跟结社暗中交易的消息,没想到早就锁定了哈梅尔。”

 

  “是呀,这个人藏得太深了。”想起他的所作所为,以及暗不透光的真实目的,我不寒而栗,“连那个秘密结社的‘噬身之蛇’都不是对手,被他接管了进行到中途的‘幻焰计划’……”

 

  “这样啊……”听到这里,亡灵微微动容,“你看上去也是被牵连了不少的样子,可以请问一下……”

 

  “什么?”没注意到斯卡蕾特饶有兴趣的眼神,我一脸不解。

 

  “……有个造型奇异的男人……”他犹豫了一下,又自嘲般摇摇头,“算了,当我没问。”

 

  “哦?只是‘造型奇异’?那范围可就大了去了!”斯卡蕾特终于忍不住插嘴,“只算执行者里面,就搞不清楚你到底指的是谁了。‘小丑’?‘怪盗绅士’那个变态?话说回来结社真的有造型正常的人吗!还是说……”她一副忍笑得难受的表情,“你果然还是在担心‘劫炎’那家伙吧?‘剑帝’莱恩哈特!”

 

  被点明身份的亡灵沉默着拾起佩剑,对我们说:“你们来此的目的,告诉我。我可以协助你们。如果,这份微薄之力在我身死之后,依然有用武之地的话。”

 

  【莱维】加入队伍!


TBC

评论
热度(3)
©星沉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