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沉灵

微博id:星沉灵。自萌冷圈的闪轨毒重症患者,my cp库里/crrn/クロリン可逆不可拆,one and only!

【闪轨同人】英雄传说:不死鸟鸣泣之时(《苍银之渊》续传)(17)(18)

前篇《苍银之渊》


#库洛女体文#

#正剧#

#保证HE#


17

 

  犹如在巨大之影领域、煌魔城中所感受到的一样,异界失重般的扭曲、荒谬充诉在我们身处的空间。崎岖的道路忽上忽下,途中闻风而动的小鬼不断。虽不至于棘手,长时间下来却也造成了不小的消耗。

 

  “这一路上实在太感谢了,剑帝阁下。”面前的又一只拦路鬼消散在噬岩者下,我由衷地道谢,“想到我们冒然闯入的时候,连大致的前行方向都没有,哈哈……而且,观摩你的剑意,也让我着实学到了不少。”

 

  “你的剑停滞不前很久了?看起来,似乎已经触到了门路,只是还差临门的关键而已。”对方淡淡地为我指明。

 

  “是,受教了,多谢。”我也虚心地承认。在煌魔城中,不愿提及的那个时刻,我确实通过与一人的心意相通领悟到了新的境界。之后发生的种种,包括回到过去的那段时间,我都紧随那种感觉,尝试对自己隐藏的力量进行操控。然而,还是欠缺了什么吗?接下来还要面对死之国度更多的未知,在这之前,我能否让自己的力量更进一步呢?一路思索着,我与斯嘉蕾特跟随莱维,向着我们的目的地进发。

 

  在先前所见的“天”与“地”的交界处,泛着红光的地方,仔细看会发现一座高塔的影子,狰狞而孤落地伫立在远处。据在这里徘徊了两年多的莱维说,我们要找的人几乎肯定就是被囚禁在那里——镇神塔,诸神黄昏之后的产物,用于关押神族的灵魂,阻止他们返回生界。鉴于库洛的真实身份,她死后的灵魂十之八九都被遣往了那里。斯嘉蕾特了解完大致的过去之后,猜想时间神女得以轮回转世的方法是留下后代,因此库洛之魂一定还安然无恙,只待我们的救出。

 

  极远之处可见的地方,迫使我们在布满死气的异界土地上不停地奔走,历经种种险阻,更在越发接近镇神塔的地方遭遇了几次凶险异常的鬼怪,也不知是死在哪个远古年代的魔兽了。最终成功抵达目的地的塔脚,少不了了莱维冥皇剑的功劳。

 

  “就到这里吧,麻烦你了,感激不尽。”进塔的法阵前,我再度向银发的亡灵道谢,“接下来的都交给我们就好,不能让你也置身险地。”

 

  “……哼,阻止你也没用吗。”无言片刻,莱维苍白的面孔上扯出一个寡淡的笑容,“以前见过一个有着跟你相似眼神的女孩,也干出过这种只身犯险的事。该说是你们这类人的优点吧……心领了,多加小心。那里面,从未传出过任何可信的情报。”

 

  “嚯嚯,只有捏造的传闻的话,是说有去无回?”身边的红衣女子戏言道,“正合我意!哎呀,玩笑玩笑~小朋友不要瞪我了,会把你媳妇儿平安抢出来的。”

 

  槽点太多就不多说了。向目送我们的莱维致意后,再度确认决心,我一步跨入了未知的场所。

 

【莱维】离开队伍!

 

  视野中,法阵的光芒散去,入眼是错综复杂的迷宫,由厚厚的灰白色石墙分割出道路,跨越了一眼望不到头的巨大面积。沿路行走,不时还能遇见出现落差的地段,往下是血红的池水,漂浮着无法辨识的腥臭,深不见底,凭白让人生出不舒服的感觉。

  

  传闻在连人迹都不曾有过的太古年代,行走在天空、大地与大海的神之一族手握有无上的威能。那样的时代末尾,陆地上弱小的人,求得其中一位慈悲的神全力协助,挣脱了神的统治,将所有被杀死的神封印在死之国度的这座高塔里,靠一种来历不明的“化神水”逐渐削弱他们令人畏惧的神力。

 

  见到这种对神族有着致命之能的血水,每每想到那个人被关押在这样的险恶之地,我都心如刀割。哪怕再快一秒也好,我只求让她早一步脱离此等苦楚。

 

  只是沿路需要应对的敌人,确实比塔外更难以对付,让我们二人举步维艰。更糟的是,面对一般鬼魂十分奏效的斯嘉蕾特的神圣之力,即使在被削弱过后的神魂面前,也难以产生明显的攻击效果。她只好舍弃了这拿手的能力,采用普通的特技战斗。于是大半的时间里,我都开启了神气合一的模式,激发着血脉根源的力量与神对抗,勉强保持在了与之持平的水准以上。

 

  初入之时,我们被传送到了塔顶。这一路下行,到达从上往下第四层的时候,两人都已浑身浴血,气喘不止。

 

  “不行了……再这样下去……下面还有多远啊?库洛她真的在这里吗?”在确认安全的角落里,斯嘉蕾特山倒般靠墙坐下,连声吐出丧气话。

 

  “哈、哈……”我驻剑在地,努力积攒着残余的力气,“这个不用担心。我能感觉得到,这里这些亡灵的气息,跟我印象中她真正的力量很相似。还有就是,在这里越往下走,那种心悸就越明显了。这不是错觉,也不是心理作用。在外面的时候,应该是基于某种阻隔吧,完全没产生过这样的心情。”

 

  “心灵……感应吗。”红衣女子漏出几声轻笑,“你们之间呀,还真有着这种让人羡慕得要死的关系。三生三世的牵绊,果真不容小觑。”

 

  “是呀。”甩开刀锋,我直立起身体,“所以,我是不会止步于此的!”循着那股越发强烈的牵连,找出自己潜藏之力的真谛!

 

  【里恩】习得【業之终斩】!将其设定为S-Break!

 

  宁心静气,将新掌握到的战斗直觉迅速吸收,我只身开路,留给斯嘉蕾特休整的时间。很快,我们找到了往下一层的通路。

 

  跟其他楼层的尽头一样的传送法阵,之前却多了一面两人高的大镜子,边框非金非玉,质地不似任何为人所知的材料。我们谨慎地打算绕开它,然而还是在临近法阵之前,被一束暗藏神威的光带挡住了去路。

 

  “余乃幻之镜神,替吾之主看守此径。”镜面上浮现出的透明虚影出声道,“闯入者啊,汝等所欲为何?速速报来!”

 

  “哟,终于出现个能沟通的了?”红衣女子掩嘴笑道,“太古的神就是长这样的?有很厉害吗?”

 

  我皱眉,递着眼神制止斯嘉蕾特的出言不逊。没有察觉到杀气,但直觉这个家伙的镇守之处并没有那么容易通过。

 

  “不必这等拘束,余之职责仅是问话罢了。”那个声音接着说。

 

  唔,总有藏着后手,捉摸不透的预感。这样的话……

 

  “这个有什么好问的!进到这种鬼才来的地方,除了找东西,还能有别的什么目的吗?”在我开口之前,斯嘉蕾特已飞快接道,“神之宝藏~在人类听来,不是很具诱惑性吗?”

 

  不愧、是近墨者黑呀,又快又好地扯出这样的大谎话还面不改色,我果然差得太远了。仔细想来的话,不管这位神背后的‘主人’是谁,让对方立刻清楚我们的来意的话,马上就棋差一步了。当过恐怖分子的人能想到的,果然就是不一样啊。但换句话说,在神的面前撒谎,真的没有问题吗?

 

  “善,汝意已明。可去也。”语毕,光华散去,传送法阵毫无阻隔地流转于我们的面前。

 

  对视了一眼,我们都摇摇头,肯定了自己与对方同样莫名其妙的心情。

 

  多说无益。无论发生什么,此刻除了一路到底以外,没有别种选择了。

 

18

 

  往下的楼层中,血池的面积增大,致使迷宫的地形也被切割得越发复杂起来。时而有需要绕道开启的厚重石门,又遭遇必须按特定顺序升起的池中平台。同样难度升级的还有沿路敌人的实力,饶是我所感应到的共通神力越来越强,也渐渐变得力不从心起来。

 

  不远了。那个哪怕穿越上千年光阴,我仍不断追寻着的人呐,就差一点了,距离抵达你的所在。

 

  一路过关斩将,峰回路转过后,前方又突显异状。一块空旷的平台孤悬在血气腾腾的池上,唯独正中的位置堆积了大把杂物。走近看时,才发现那是众多人形的骸骨堆积成山,峰顶一把锋刃冷亮的太刀,霸道无比地插在森森白骨之上,刀身渗血,长而有弧,迎面一股杀尽三千世界的戾气。

 

  “咦?这把剑,看着挺不错的呀。你不是正好用得着吗?”斯嘉蕾特惊叹着,伸手要拔。

 

  这一次,我眼疾手快地制止了她的动作,后退几步,毕恭毕敬道:“晚辈为了寻回心爱的人而来,历经艰辛路过此地,担忧前路凶险,力不从心。如果不至于太过冒犯的话,这把剑,可不可以临时借我呢?我发誓,事后若是没有将原物归还的话,甘愿万死!”

 

  “喂喂,你对着一把剑说话,也——”

 

  斯嘉蕾特打趣的话音未落,绛红的烈光于那把太刀之上骤然升起!影影绰绰的,一道身披玄甲的伟岸身形浮现出来,是一个面容坚毅的红发男子,横眉冷眼器宇不凡。

 

  果然!这把凶剑是有主的。还好我险之又险地事先打了招呼,否则就这么撞上,后果肯定不堪设想。这样暗咐着,我还是冷汗直流地抬眼撞上这位凶狠的目光,硬生生地逼视过去,以示自己的决心。

 

  “哼!”如此对视过后,红发男子竟挤出一声冷笑,“你,不错!”

 

  罔顾毫无改变的凶险气氛,我接下话:“那是说,同意我借剑了?”

 

  “哼,大胆!”那红发男子阴测测地朝我刷去一眼,又说,“拿去可以,赢过酒瓶上的家伙再说!否则就留在这儿!”

 

  “是!”听到他口气更加不善,我赶忙答应。

 

  “这次……是不是真的遇到不好惹的家伙了?那堆骨头,都是被他干掉的吧?”绯色的影子一消散,斯嘉蕾特立刻瘫坐在地,心有余悸,“说一堆莫名其妙的话,是要我们干什么?还得打赢什么牛鬼蛇神啊?

 

  “看上去是这样。”我擦去额头上的一席冷汗,“走吧。但愿机缘巧合,能找到契机增强战力。再这样下去,我们恐怕连自身都难保。”

 

  即使尘封数万年,神也还是神,别说那些未知的高等神,就是飘荡在塔内可视空间的诸多小神,我们都应对得越来越吃力了。已没有回头路可走!尽在眼前的终点,我蔚蓝色的至宝,就算要已这条命为代价,我也绝对会来到你的身边!

 

  如此,又是大段披荆斩棘的血路之后,我们终于在进入一个拐角后,见到了那个“酒瓶上的家伙”。

 

  邋里邋遢的男子身披布袍,醉眼朦胧地端着一大瓶酒喝得浑然忘我。更离奇的是,他还斜斜躺在一个更大号的细颈酒瓶上面,不落进去,也不掉下来。

 

  “打扰了,请问——”对此形象的短暂惊讶过后,我忙提起正事。

 

  不料,那人看都不看我,妄自开起了话腔:“哈!看来了个什么奇珍异物!弑神者的模子,再塞进……嗯、最大那个盒子的骨头和肉!哟,最后还填上了虚伪的神血!嘿嘿嘿嘿嘿嘿……”

 

  “……”听到最后一句,我才幡然醒悟到是在说自己,对眼前之人油然升起一股敬意,“有关这样的身世之谜,自我记事开始就被不断困扰着。不知能否请阁下明示?”

 

  醉酒之人自斟自饮,对我的话丝毫不觉。

 

  我也不急,恭谦地候在一旁。等到斯嘉蕾特靠坐在一旁打起了瞌睡,又惊醒,看看四周,再睡过去之后,许久,那个喝酒的人才伸了个懒腰,慢悠悠地抬起眼皮,瞥了我一眼。

 

“看你,也还算顺眼。”他懒洋洋地道,“这样吧,我就小传你半招,教教你怎样对付那个红毛,如何?”

 

  “那可不行,”我摆摆脑袋,“他要我打赢你,我怎么能掉过头去对付他呢?”

 

  “哎哟你小子,有些名堂嘛。”那人失笑,“你若是死缠难打,执意要问身世那些名堂,我也懒得理你了;如果好大喜功,要我倾囊相授,那肯定是行不通的。呵呵,竟是个榆木脑袋,又能入了那家伙的眼,这样的嘛……”

 

  我专注地听着,静待后文。

 

  但见他翻了个身坐起,翘起腿,挽起袖子,随意地向我的方向虚点了几下。细看时,才见那是一双纤长好看的手,弹指间隐隐蕴藏着颠覆乾坤之力。

 

  烈火燃尽,清风徐来,在我之前凭空生出一把兵刃。刀身清明而柔韧,烈灼而坚毅,四散着凛然之意,无坚不摧之刚强、无孔不入之温厚,毫无违和地融于其身,组成这把太刀天衣无缝的独有气质。

 

  “这把‘却邪’,就给你玩儿玩儿吧。”打了个大哈欠,半醉之人侧卧着懒散地说,“既然说了要教你点儿东西,嗯……拿着这把剑还不会点儿大招,传出去也挺丢人的。看好了!”

 

  只是发生在刹那的事情,倒映在我视网膜上的,是一连串惊为天人的动作!恍若斗神下凡的身姿,完成了一套行云流水般的连击!再一晃神,眼前又再没有一个清醒着的人了。

 

  “怎么了?”红衣女子睡眼懵松地醒来,摇摇呆愣着的我的手臂,“这家伙还没理你啊?不管他了,我们继续出发?”

 

  “扑通!”

 

  “哎!”见我突然间跪下,斯嘉蕾特惊得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什么情况!你干嘛?”

 

  二话不说地,我朝那大酒瓶上的人恭敬无比地磕了个头,掷地有声。

 

  转身离去,身后传来声醉醺醺的诫言:“酒神剑……或者叫什么都好,超出第三次就别用了!嘿嘿嘿……”


  “魔非魔、道非道,善恶在人心

     欲非欲、情非情,姻缘由天定!”

    

  再看原地之处,又哪还有什么大酒瓶。

 

  浩大古塔,镇压着十万神佛,盘旋而下的最深的底层,已是近在眼前了。

 

  得到最终武器太刀【却邪】!

 

  【里恩】习得【酒神剑】!

 

  【酒神剑】使用上限三次,每次消耗所有EP、CP,威力视剩余三值总和而定。

 

  当前【酒神剑】剩余次数:3/3


TBC

评论
热度(3)
©星沉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