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沉灵

微博id:星沉灵。自萌冷圈的闪轨毒重症患者,my cp库里/crrn/クロリン可逆不可拆,one and only!

【闪轨同人】英雄传说:不死鸟鸣泣之时(《苍银之渊》续传)(19)(20)

前篇《苍银之渊》


#库洛女体文#

#正剧#

#保证HE#


19

 

  底层最为广阔的空间内,森然耸立着数座泛着金属寒光的巨大剑柱,按着某种奇特的秩序在列,俨然支撑在血池底与塔座楼层的穹顶之间。

 

  我心心念念着的那个人,就这样被层层叠叠交缠的铁链束缚着,高高锁死在尽头那最大的剑柱之上。一丝未挂的她银发披散,自胸口到腰间浮现着闪烁蓝光的复杂纹路,仿佛雕刻的咒文,怪诞地与左胸上的银蝶纹身接合成整体。腰以下本该是双腿的部分,被覆满湛蓝鳞片的尾取代,长而似蛇,又在尾端缀有鱼一样的浅蓝尾鳍,被铁索禁锢在冰冷的柱身上。

 

  感受到熟悉的气息,她疲惫地抬起眼,寻觅我的踪迹:“里、恩……”

 

  “库洛!”心口都要裂开了,这般的相似场景,哪想会再见二次,“是我……我来接你了……”

 

  “我只是丑陋的妖女,又失去化成人形的能力。活着对我来说……已经没有意义。你……又何必犯险来救我……”她凉凉地笑着,目光留恋不舍于我的身上。

 

  “不……不可能,你是、你……我的库洛是……”

 

  【你是这个国家的守护神,埃雷波尼亚的时间神女啊!怎么会、怎么能是邪恶的女妖呢?!】

 

这是,我对你说过的话。

 

  【喂!坏人财路可是要被天打雷劈的!我就骗个50米拉,这么点儿钱而已,犯得着要你拆穿吗?你给我记住!】

 

  【埃雷波尼亚新任的王,是吗?哼哼,别以为我会不记仇,上次那50米拉的债还没讨清呢。这样吧,等到封印时之至宝的时候,正好缺个祭品,就你啦。】

 

  【情?那是什么?我从来都不知道的……里恩,你说清楚!】

 

  【己身为楔,世代相传的悲命为代价,重复,更迭,置换!呼唤死之国度的开门者,以空之女神艾德斯座下之名!吾乃主宰时间与毁灭的埃雷波尼亚之神女!在此,为换取时之终结献祭吾身!】

 

  隔着一千两百年,在世界崩坏之前,我们的初遇,原来,就是这样扯上关系的。

 

  【等我长大,就娶你,这辈子都不要分开,好不好?】

 

  【我……不管你是谁,曾经答应过的,就不会变。嫁给我吧,做舒华泽家的新娘。】

 

  【蕾西……库洛!为什么呀……为什么要这么骗我!你是鬼是妖是魔我都不在乎,我只要、只要你不离我而去!不要……再丢下我一个人了……】

 

  第二世,我那样发誓,如此恳求,你还是,骗得我好惨。

 

  【多谢相救!还以为死定了,嘿嘿……额?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有意盯着你看的!】

 

  【在我还小的时候,梦中时常可见一个人。就是你现在这个样子。】

 

  【等战争结束后,我带你四处游山玩水,一同吃遍天下珍味,看遍人间美景……吃到老!玩到老!相守到老……】

 

  【……都死了,罗兰……路奇乌斯……只有一个人,我不要!她不能死!就算不择手段也可以,不可以……不能让她也进到魔煌城里面!莉安娜,请帮帮我!】

 

  【以叛国、私通敌情、挑起战祸的罪名,判此妖女下囚!待到国家兴复之日,再定刑罚。】

 

  【这……哈哈哈哈哈……我违背诺言,隐瞒与你,你就给了我这样的回敬嘛……是我不好,我的一意孤行不自量力!只是想要挽留一个人,为什么变成了这样!】

 

  【我在植满莱诺花的小镇上,修筑了一间士官学院。记得,花开的时候,那个人一直吵着要带我同游。现在,战火平息,已经很多年了……多希望有一天,在花儿盛开的季节,能与她重逢……】

 

  第三世的最后,狮子心皇帝辉煌一生的末路,竟留下了这样的遗憾至极的心愿。

 

  【哎呀,后辈君!借个50米拉怎么样?】

 

  两百五十年后,莱诺花树下,前生的夙愿终是了结。

 

  “我……我……想起来……我想起来了!”无数个日日夜夜,牵绊上千年的记忆接踵而来,万千因果,谁的罪,谁的罚,哪还算得清,“库洛!都是我不好,我……对不起你!”

 

  “那已是……过去……的事……”生生世世的纠葛中,她还是乏了。

 

  “一世夫妻,永生恩情,你要是有什么不测我岂能独活!”长剑出鞘的时刻,挥别情怨,我纵身跃起,眉间、眼里、心上,都仅记挂着面前一人而已。将一丝一毫的力量如吐息般掌控到极致,醒悟三生记忆后突破的新境界被我发挥出来:

 

“无想霸斩.念————!!!”

 

  疾如暴风,轻若翩云,犹如决绝般的,这一剑,斩断一切!

 

  “锵!”剑落,牢牢钉死在地面,随之坠下的是万千被斩断、碾碎的锁链残渣,“哗啦”地暴雪般散落而去。

 

  原本持剑之人,用双手将他的女孩紧紧抱在身前,两人自那高耸的剑柱之上翩然而降。

 

  “没事了。”我对怀中之人说,“命运,是可以改变的。有我在你身边,那些自以为是的宿命,我决不允许!”

 

  她难以置信地伸出手,触碰我的温度,忍泪点下了头。


20

  出奇空旷的塔底厅堂中,饶是那些剑柱冷冰冰地环绕着我们,无言声明着镇神的森严,执手的二人也不会再分开。

 

  “我带你走,然后,陪你真的实现过去那些约定,好不好?”紧贴着银发少女温凉又虚幻的身体,我无比怀念地蹭着她的柔软。

 

  “唔……还是老样子,最讨厌你了……”库洛苍白的脸颊染上绯色,却更搂紧胸口那颗顶着蓬松黑发的脑袋,“好啦,虽然要你答应的事情,你一样都没听过,这次就算我从了你吧,里恩酱~哎呀呀,也不知是谁下手那么重,我上次可是被咬得很痛的~”

 

  “对不起嘛……”我瓮声瓮气地发出声响,埋着脑袋不敢看她,嘴唇轻抿被我伤过的地方,“都是库洛不好……好难过的……”

 

  少女的脸彻底涨红,缀满银丝的头伏到我背上,小声耳语:“是、是,我咎由自取。里恩酱放过我吧,好痒……”

 

  “嗯!”我顺从地直起身,脱下毛领的外套替她穿好,又亲了亲好久不见的银白发丝。这才想起什么,不好意思地对候在一旁的红衣女子致谢:“斯嘉蕾特,一路多亏你的照顾了……”

 

  “说什么呢。”斯嘉蕾特平淡地摆手,“不过是顺路。”

 

  “等等!”库洛突然皱眉,一把拾起地上却邪的剑柄,脱手而出,“你不是——”

 

  剑锋飞掷的终点,幻光飞散,哪还有红衣女子的身影?只见离落空的攻击稍远之处,先前那自称“幻之镜神”的虚影现出了真身!

 

  “汝等欺瞒神祗,擅闯禁地,私纵神族重犯,可是知罪?”

 

  “废话少说!要什么责罚冲我来,这不是里恩的错!”银发少女毅然喊道,身体离地悬浮起来,鱼尾处流转着蔚蓝色光晕,“真正的斯嘉蕾特被你弄到哪里去了?把她还回来!”

 

  “爱德丝麾下使徒,虚伪之神啊,汝所犯下之罪行更甚!背叛诸神,反助人类,又于生界崩塌之时自弃神格,引发命运洪流之动乱,更屡次经由轮回侥幸逃离此处。今,定不能饶你!”

 

  “这算什么罪!你们神早已沦为时代的失败者了,库洛愿意以一个人类的心情追寻她的所求之物,哪轮得到你们说三道四!” 召回却邪,我持剑在手,蓄力备战。

 

  “以神之灵能,寻求人之欲望?大错特错!生为何物,就当尽何等使命。吾已将那女子囚于镜中,待其寻出命定之道路!”

 

  “上天既赐予我不同于凡人之力,就有我必须去做的事!从今往后,我……”蔚蓝爆发,细碎的灵力涌动,聚沙成塔!“再不会逃了!”

 

“道归道、魔归魔、而我是我,神佛也不能决定我的命运!”

 

【库洛】力量觉醒!

 

  ATS、STR提升!

 

  时属性魔法瞬发!

 

 【库洛】加入队伍!


  紫黑色的时间加速效果在下一瞬附着到了我身上,涌动出双倍的能量!行动的速度在瞬息间赶超过思维的电流!太刀的尖端指到虚影的背后时,招出的万千黑蝶如噬骨之鸦,自其正面轰击而上!炸散的高位魔法波光中,滴水不漏的动作流淌出我的四肢百骸,神威千重的最后一击完成,招式的名称才自我喉中而出:

 

  “酒神剑——!!”

 

  战场寂静下来,收刀的时候,有相视一笑之人,纵使身陷十八层地狱,也甘之如殆。


TBC

评论(6)
热度(1)
©星沉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