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沉灵

微博id:星沉灵。自萌冷圈的闪轨毒重症患者,my cp库里/crrn/クロリン可逆不可拆,one and only!

【闪轨同人】英雄传说:不死鸟鸣泣之时(《苍银之渊》续传)(23)(24)

前篇《苍银之渊》




#库洛女体文#


#正剧#


#保证HE#


23


【莱维】加入队伍!


 


【斯嘉蕾特】加入队伍!


 


  【斯嘉蕾特】习得【剥灵噬梦链】!将其设定为S-Break!


 


  “呀!突然就这么多人了……”意识各自回归本体后,库洛环顾众人,第一个感慨起来,“啧啧,看这神一般的战力!感觉都可以组队干大事了。”


 


  “什么大事嘛?”我虚眼念道,“总觉得不会有什么好事……”


 


  “两个前恐怖分子、一个前结社执行者和一个现任铁血之子?”新觉醒圣痕的红衣女子笑道,“确实是有趣的组合呢。”


 


  “我现在不是了!”迎着某人不善的目光,我委屈地辩解,“库洛你不要这样……”


 


  “噗!逗你玩儿呢。”库洛笑得开心,“里恩酱超可爱!”接着,她的话锋一转,“这边这位剑帝先生,是埃雷波尼亚的古代人吧?”


 


  “是的。算是最后的末裔吧,虽然也只是死人一个了。”莱维淡然地浅笑着,“死后有幸帮到传说中的神女大人,也是尽到我一生最后的价值了。”


 


  “别这么说,你们一族衰落至此,我也过意不去……”说完,库洛又强颜欢笑,“你看,你虽然在这里了,但也没丧失对于生的积极啊,带领我们对斯嘉蕾特说出的那句话,正是让她重新振作的契机。之后,我还可以靠着里恩的血重新活转,你的话——”



  “叮铃铃铃——!”普通又诡异至极的Arcus提示音突然间响起,我们四个互相对望,都从其他人脸上见到了在死狱发现活人的神色。


 


  “喂……”几秒后,我以尽量平稳的声线接听了联络。


 


  “里恩君!!一切都还顺利吗?”话筒中迸出熟悉的学生会长的可爱声音。


 


  库洛一个箭步闪到我身边,夹手夺过Arcus:“是托娃啊!乔治呀、杰利卡什么的也在吧!”


 


  “额……库洛?是库洛哇!!”一阵乱七八糟的窸窸窣窣,想来栗发的少女已经激动得摸不着头了。


 


  “看上去计划进行得很顺利,接近成功了。”沉稳的男声接管了通讯,“在某个助力下,我已经彻底研究过了这座塔的弱点,那就是——”


 


  “喂!库洛你这个没良心的!还活着、不对,还活的过来嘛?”狂放的女声又岔了进来,打断掉重要的讯息。


 


  “搞什么……你们才是骗得我七荤八素的好吗!”听到损友的声音,库洛大声抱怨道,“居然是老早埋伏在我身边,负责监视我的守护者?早干什么去了!我死了才想起干活儿啊?”


 


  “不是这样的。”又切换成托娃会长讲话,“我们作为你的守护者,并没有直接干涉你命运的权能,仅仅只能提供必要的协助……只是在最后,我们收到‘那位’的直接命令,才被正式授予了出手矫正帝国命运的职责。”


 


  “爱德丝那家伙……”库洛满不在乎地直言,“哼,看来是把我当免费卧底玩了一把嘛。算了,就算是偶尔,也帮一下薇塔他们这些临时顶替的使徒吧。这么说来,接下来怎么发展都是安排好了的?出去的办法是打碎塔底的剑柱吧?真是的,还枉费我虎口下套话,别让我再看到她!”


 


  “……塔底的化神水,对身为使徒的神的确是无效的,你们可以放心地潜下去寻找柱底。”乔治接上自己先前的话题,“只是,七根剑柱,需要被同时毁坏掉,否则任留一根都会再生。除了你们四个以外,已经有其他帮手——”


 


  “嘟嘟嘟……”通讯突然断在了这里。


 


  “啊……为什么会断在这种关键的部分?”库洛哀嚎起来,“等等,难道不是他们的错,只是因为我在听电话的缘故?”


 


  “我想,可能是这样。”我毫不犹豫地对恋人落井下石道。


 


  她正待反驳之时,地面突然摇晃了起来!渐渐有尘土和小的石块从天而降,整座镇神塔在震动!


 


  “……”莱维似有所觉,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下一个瞬间,已经不需要他的解释了。乔治所说的帮手之一,所散发出的黑红色烈焰,从楼层的间隙中直冒到了七层,带着快要烧到我们眉毛的温度!


 


  “哦,是劫炎那家伙啊。”没自己的衣服穿也不忘戴头带的白毛二号说。


 


  “嗯,是他。”死了还用着自带噬岩者的白毛一号更加淡定。


 


  “塔要毁了!要被烧死在里面了!你们谁跟马克巴恩最熟快去阻止他!”抓狂的斯嘉蕾特。


 


  “不,这里已经是死之国度了,死不到哪里去。”十分冷静的我,“总之我们还是下去看看比较好。”


 


  最后全员一致通过我的提议,火速杀到塔底,真可谓超越了生死时速。


 


24


 


  身形矫健的四人各自跳开,躲避过又一块飞落的巨石,火光中的魔人已是肉眼可辨。


 


  莱维望了望我们,认命地率先上前,二话不说举剑就砍。


 


“铿——!”刺耳的金属声,甚至引发了塔层的共鸣,那是噬岩者与昂巴尔的重逢之音。


 


 “哟~”透过浅色墨镜的视线只愣怔了不到半秒,狂热的情绪于刹那间奔涌而出,“没想到啊……真没想到……哈哈哈哈哈哈!竟还有这样对战的时刻,呆子!!”


 


  “就知道你没死。”与烈火相对的,莱维的神态依然淡漠如坚冰。只是越发泛白的握剑指节,隐隐暴露出他与平日截然不同的心绪。


 


  再无交谈,早已突破常人境界的二人,在呼吸间已交手数招,狂气乱释,铿锵之响不绝于耳。只是因为我的见闻也大为精进,才大致察觉到些许他们的动作。


  


  最后的蓄力,炽红与冰蓝的气场,连“斗气”这个词汇都不足以描述其威力的能量,分别凝聚在两人的剑上,然后,于默契无间的同一时刻,爆发!冲撞!


 


 “叮——”


 


  随着红蓝两色弧线的散尽,成对的魔剑各自脱手后,又交叠着钉入地面。被强制成对的剑帝脸颊泛红,被迫回应着另一个家伙的索吻。


 


  “够、了。”间隙,他咬紧牙,死死钳住马克巴恩打算继续的手,“还有正事。”


 


  “你都不知道……”后者眼神一暗,“我现在有多难受!”


 


  “给、我、忍、着!”莱维将一句话逐字咬出来,“你还想对一个死人下手?”


 


  “很好。”身披绛红外套的男人收了力气,懒散地宣告,“反正也是过来捞白毛回去的,带多一个我的份儿,也没差。这趟差事的收获还不错。”


 


  “……”剑帝默然不语,紫色的瞳孔透过他的镜片逼视那双眼睛。


 


  “怎么?”男人挑衅地逼近他,耳语了几句。


 


  就见莱维的脸色又丰富了几分,指尖有些不易察觉的颤抖,只无奈佩剑并不在手边。马克巴恩毫无顾忌地再度拥吻他,直至彻底惹怒剑帝的临界点之前,才舍得将他放过。


 


  “突然觉得里恩酱弱爆了。”另一只白毛溜到我身边嘀咕道。


 


  “哎?”我大惊,“这个的可比性在哪里?”


 


  “傻瓜~”她乐呵呵地蹭上来,“差不多吧,其他的帮手也该到了?”


 


  “是……”结社的其他人?




BGM




  “里恩!”“里恩君!”“里恩先生!”问话还没脱口,一系列或熟悉,或亲切,或令人安心无比的声音接踵而至。


 


  托尔兹士官学院特科班七组,及克洛斯贝尔自治州特别支援科,参上!


 


  一个个熟悉的面孔,有同伴,有好友,也有萍水相逢却意气相投的人们,都赶在这危急存亡的关头,奋不顾身地前来相助!


 


  像是耗尽了平生的力气,我才把感动的泪水憋回心头,化作无论如何都要回报的恩情。


 


  “最后两根剑柱交给我们!”各自领头的是褐发的青年和金发的少女,每个人都绝对令人信赖。


 


  “好!谢了,罗伊德!亚丽莎,我应对另一根剑柱时,带领大家的工作就麻烦你了!”


 


  “交给我!”“没问题!你就全无后顾之忧地尽管上吧!”


 


  五大高手,两队精英队伍,分别潜入血池底,寻到一根根盘龙剑柱,只待我剑上的火光亮起,给予开战的讯号。


 


  是时候了!集众人的期望,苍蓝色的火焰重之又重地点亮在太刀的尖端!


 


  “真.苍焰之太刀——!!!”


 


  一声呼吼的同时,七处的攻击齐齐落下!


 


  伴随着尘崩瓦解,屹立数万年的镇神塔倒!


 


  生与死之间的大门,逐渐洞开了——


TBC

评论
热度(4)
©星沉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