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沉灵

微博id:星沉灵。自萌冷圈的闪轨毒重症患者,my cp库里/crrn/クロリン可逆不可拆,one and only!

【闪轨同人】英雄传说:不死鸟鸣泣之时(《苍银之渊》续传)(21)(22)

前篇《苍银之渊》


#库洛女体文#

#正剧#

#保证HE#

 

21

 

  璀蓝的魔力涌动在银发少女身上,片刻后,光华散去,她却依然保持在刚才的形态。

 

  “还是不行?”我在一旁担忧地问。

 

  “嗯……”库洛摇头,拖着条鱼尾巴悠悠地悬在地面之上,“果然,还是因为灵体的关系?你不要看上去比我还沮丧嘛,往好处想想,至少现在不用只穿着你的上衣外套,玩下身真空play了不是吗?又难道……嘿嘿,里恩酱这幅丧气的样子,是在为看不到而遗憾吗?”

 

  “才没有!”我虚着眼反驳= =

 

  “好好好,能看的都叫你看光啦,就不调戏你了~”少女嬉皮笑脸地说,又稍稍端正了神色,“那么接下来,就照你所说的原路返回,兴许那面破镜子还在老地方待着,等我们这就去砸碎它!”

 

  “……感觉没那么简单。”我沉吟道,“只是,你的身体没问题吗?能负担起接下来的战斗?”

 

  “啧啧,看你说些什么!我现在灵体一个,又刚觉醒了小时候扔掉的那种力量,怎么会有事?”库洛回以我一个虚眼= =,“实话说,要不是里恩酱路上捡了个神兵,又遇到某个惹人厌的老鬼,现在的你才不是我的对手呢……啊啊,破镜子带走斯嘉蕾特的用意,我也猜得到个大概,不用担心的。一会儿你顺路带我去会会那把凶剑的剑灵,我自有安排~”

 

  “哦、哦。”我忙不迭地应着,嘴角舒展开安心惬意的弧度。我的恋人懂得比我多,做事比我老练,总能在一起行动时给我如此舒心的感觉,能与她并肩真是太好了。就算我还是赶不上她也无所谓,永生永世也再不愿对她刀刃相向了。

 

  “走啦走啦~”库洛催促我,“还是说,里恩酱想要公主抱?就像你刚才把我救下来时的那种,免费特供只此一次哦?”

 

  “别闹。”我摸摸她的头,手感很好,“等回去了,你要我抱多少次都可以,连着你和宝宝一起。”

 

  被摸头的人一下子噤了声,别过头去,耳根都红了。

 

  我一手握住她的手,一手持剑,踏上与来时相同的路途。心境已是大相庭径。

 

  择路而上,我们两人的实力今非昔比,又配合得亲密无间,直如砍瓜切菜般料理掉了那些但凡敢于出来挡路的牛鬼蛇神。不多时,那座以血色凶剑镇压的尸骨山丘已近在眼前。

 

  库洛领着我从从容容地到其之前,清了清嗓子开口道:“喂!那个谁!酒瓶子上的老鬼已经被我们干掉啦,还不把说好了的剑让出来!”

 

  跟之前所见一眼,剑柄上方的空中浮现出红发男子的身形,他紧锁着眉,瞪视我俩:“当真?可有证据?”

 

  “喏,这个不算吗?”库洛单手举起我的太刀却邪。

 

  “……”红发男子的眉头皱得更紧了,一副马上就要动手的模样。

 

  这使我的神经立刻绷紧,伸手就要取回自己的武器。库洛却挡开了我,回我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继续说:“不过呢,你要是实在不愿把剑让给我们,也不是不可以~其实吧,你看,我们一时半会儿也用不着你这剑,你没了它也很难办,是吧?不如……”她单手托腮,略作思考的样子,完了长叹一声,“我们就陪你做个赔本买卖好了。这剑按约定该是我们的,现在我们可以不要,你呢,只要回答我们三个问题就行,听起来怎么样?”

 

  “唔……”我和那红发男子一起听完,犹豫起来。

 

  “哎~就只是口头上的回答而已嘛,简单得很。想想看,跟这~么一把神兵的取舍比起来,简直一文不值啊!”耳畔,某人的忽悠声还从不间断。

 

  “成交!”红发男子终于忍不住了,一锤定音道。

 

  “好!爽快!不愧是大将军的气量!”库洛“真诚”地鼓掌言笑,“那么,闲话也不多说了,我们就直爽点进入正题吧!这座镇神塔的功能构造,包括底座的详细结构,你可清楚?”

 

  “哼,这点小事还需要问?告诉你也无妨。”红发男子冷着脸道,“这塔是在神治末期,由爱德丝那帮叛徒合力铸成的。只有入口,没有出口,四面的墙壁神兵利器不能损,雷击火焚亦不能伤,魔法灵咒更是惘然。至于底座,则是由十一根剑柱支撑,柱底又注有化神水保护。其中七支呈北斗七星磐龙阵方位排列,余三支列于神龙摆尾之方位,意即锁住龙尾。而尽头那支最大的一把剑正好钉死住龙头,就成了飞龙困于陆,上绝天、下绝地之势。你等若是存心逃出的话,就别做梦了!这片死地的镇神之塔,从来都是有进无出的!”

 

    “这个就不劳费心了……”库洛淡淡地把话带过,又指了指我,问道,“我家这位的身体是怎么回事,你能看得出来?”

 

  红发男子睥睨着我,又冷哼一声,不屑地开口:“看他的表象,似是弑神的人族,大约归属于时间之埃雷波尼亚那伙的。但肉身的内在又完全是另一回事了……诸神被屠戮的当年,卑劣的爱德丝铸造了七个容器,把七种超脱之神权,空间、时间、创造、毁灭、虚无、永恒和命运,转换为水、风、地、火、时、幻、空七种元素,把主体的灵能封印在容器之内,又将剩余的碎屑散布到人界。从这小子的骨与肉上面,我能感知到虚无的根源,也就是被称为‘时’的容器的组成部分。至于他流的血——”

 

  ”喔!是这样啊!”库洛一脸恍然大悟状地打断了他的话,迅速抛出下一个问题,”最后一问!这座塔里面的头儿,创造并掌控七曜教会的那一位,究竟想干什么?”

 

  红发男子愣了一下,还是继续照实说出:“他的想法——“

 

  “喂喂喂!小丫头不要欺人太甚啊!”一个似曾耳闻的声音冒了出来,乌青色光华转瞬即逝,先前酩酊大醉的家伙还是懒散散地站在那里,只是眼中从来虚虚实实的精光再无遮掩,直直逼视库洛的红瞳!

 

  “哟,正主终于出来啦?”库洛的神色倒是丝毫没变,早有所料般对上来人的眼睛。

 

那人不肯定也没有否认,笑言道:“你家的这位,我可是客客气气地款待过了,还让他捞去不少好处呢。不过你这样,可就不地道了啊,把我的人连哄带骗成这样,嘿嘿嘿……”说着,他的身子轻飘飘地浮到半空之中,没骨头似地靠在了那个红发男子的怀里。

 

“这可就没想到了……”库洛眯起眼,“这位将军,就是身为‘众神之主’的斗神大人那位相好?那我可真是有眼不识泰山了。”

 

“是吗?”那斗神像只狐狸般笑弯了眼,“就当是你不知道好了。”

 

 “承让。”库洛也笑。

 

 “真是烦死了。”持有斗神之名的灵体打着哈欠,嫌弃地挥挥手,“所以才讨厌这种心脏的同类……能问的都让你问了个彻底,行了吧?可以该干嘛干嘛去了吧?”

 

  “嘿嘿。”库洛顺着台阶下了坡,补上一句,“就叨扰你下属的镜灵了。”

 

“随意。”我被拉着离去时,后面的声音慢悠悠地说,“反正各取所需,你我都吃不到亏,不是吗?”

 

库洛嗤笑一声,牵着我头也不回。

 

22

行到半路,我突然想起件事,转头问起身边的人:“事实上,我明明没打赢过斗神啊,是他自己把剑送我的。怎么那位将军看到剑,就答应我们后来的要求了呢?”

 

库洛无语地瞪了我一会儿,才说:“因为那个红毛将军跟你一样迟钝好骗啊。”

 

“……哦。”回想刚才眼见的一系列,我默默地闭嘴,在心中再次对库洛五体投地。这方面的修行,我果然还远远不够啊。      

 

从上数起的第四层,也就是自下而上的第七层,我们也很快抵达了。巨大的镜子座落在楼层入口的正中央,悍然不动地流淌着光彩,而镜面的正中央,赫然现有沉睡不醒的斯嘉蕾特的身影!

 

“她只是,被强制禁锢在了一个特殊的空间里。”阻止了我试图对镜面的接触,库洛凝神分析着空气中的魔力波动,“从他们的目的来考虑,至少这对S,斯嘉蕾特是无害的,只是需要时间达成解除封印的条件。即使这样,我还是可以试着将精神延伸进去,助她快些渡过难关。”

 

“要我做什么吗?”我立刻问。

 

“我的意识进入镜中世界后,灵体会留在外面。这样大概要持续不长不短的一段时间吧,就拜托里恩酱为我护法了~” 给我一个宽慰的拥抱后,无需再多言语,时之紫光闪烁于银发少女的周身,连接起与透明镜面的光轨。

 

  将却邪紧握在手,我摆好架势,面对各种被魔力吸引而来的鬼神,掀起道道剑风!以少女失去意识的身体为圆心,以手中之剑构筑出坚不可摧的壁垒!

 

你的身后,有我在守护!

 

  击退一大波敌人之后,眼前的空间于疏忽间电闪雷鸣,形未见而声先至,沉重的咆哮声直摧人心。不好,是个大家伙!我沉下气息,严阵以待,做好了哪怕第二次使出酒神剑的准备。无论如何,不会让任何可能伤害到她的事物逼近一步!

 

  恰在此时,严霜之息骤然而降,那巨大的鬼神刚一显形,就被一道不知所踪的的剑气正正击中!我心下了然,合着时机蓄力起剑——“業之终斩!!”

 

  招毕,相对而立的两人同时收剑。

 

  “时机真是太对了!您屡次相助,再多感谢的话语也无法传达我的谢意。”风波暂定,我对及时赶到的银发男子遥遥颔首。

 

  “看来是来对了。”来人正是剑帝莱维,“我一个孤魂野鬼,想起也没有什么值得牵挂的,既然是历代族人所崇敬的神女后人,我自当再尽一份力。只是……现在看起来已经无大碍了?”

 

  “嗯……可以这么说,但还是没有彻底结束。”内心再次感谢起这位高手的相助,我将进塔以来的经历简略说明。

 

  “是这样……你的剑,确实跟先前比,很是不同了。”莱维对我给予肯定后,看向波光浮动的镜面,“从你们之前的对话中,这位小姐的经历我也有所耳闻……”

 

  “她,还有库洛,其实曾是引发内战的恐怖分子,但那是被帝国的势力斗争所利用,才犯下的罪行。在之前,她们都因为铁血宰相的过错,有着惨痛的过去,失去过各自的珍视之物……”垂下眼,我讲出所知的真相。

 

  “……果真,是同病相怜啊。”莱维突然说出这样的一句话来。

 

  “啊!”我这才反应过来,“你的故乡,哈梅尔也——”

 

  “唔——!”就在此时,库洛的灵体难耐地发出声响。顷刻间,她周身的紫光大盛!不及清醒的两人反应,那与镜像相连的魔法光晕,也同时笼罩到了我和莱维的身上……

 

  朦胧间,画面不断切换。

 

  虔诚而富有善心的家人,美丽祥和的小镇……突如其来的喜讯,封圣省的邀请……从骑士的第一次任务,始料不及的噩耗……被抹消的家乡,因此故去的父亲……最后,黑暗中,独身踏上不归路的女子。

 

  我们所见的,是斯嘉蕾特过去的记忆。包含了那些美好又脆弱,最终化为泡影,迫使她选择复仇的事物。一遍遍重复,一遍遍失去,连丝毫改变的机会都不留。

 

  “挥别过去吧。”冥冥中,是死者的声音,“只有放下了过去发生的一切,才有未来的可能。”

 

  “未来?那种东西我不需要!”红衣女子大喊,“爸爸!难道就连您都不明白吗?我已经是个罪人了,我不后悔自己的所作所为,也从不奢求善终!让我快些来陪您,有什么不好的吗?”

 

  “……时代前行的脚步,是不会停息的。”其中之一的死者,终于得以出现在她的面前,“你看,我们的家乡消失过后,所建成的铁轨,给予了人们多大的方便?不要怨恨……也不要跟我一样,在失去生命之后,才对过去那些自暴自弃追悔莫及。你所做的那些,我不怪你。只是,死亡永远不能成为赎罪的途径,你的未来,还远远没有开始。去做你该做的、可以做到的事吧。我的女儿,有的不止是成为从骑士的潜能!”

 

  “爸爸!我——” 无止境的黑暗中,起先只是豆大的星火,再然后,圣光燃烧,白昼于瞬息间更替了黑夜!“我明白了!我若是死在这里,不但有愧女神,更对不起千千万万饱受战火纷扰的帝国百姓!”

 

“再见,爸爸……”一滴泪,自女子艳丽的脸上落下。第十三个真正的圣痕,取代了她手臂上的纹身,深深地烙印在了斯嘉蕾特的灵魂之中!

 

  明镜破裂!万千碎屑恍若群星,纷纷散落入镇神塔的最底层。

 

  第十三位守护骑士,于此刻诞成!


TBC

评论
热度(1)
©星沉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