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沉灵

微博id:星沉灵。自萌冷圈的闪轨毒重症患者,my cp库里/crrn/クロリン可逆不可拆,one and only!

【闪轨同人】英雄传说:不死鸟鸣泣之时(《苍银之渊》续传)(25)(26)

前篇《苍银之渊》

 

彻底开始轨迹乱炖!

拼出了梦幻级的牌桌+酒桌XD~

#库洛女体文#

#正剧#

#保证HE#


25

 

  身体在坠落,一种很微妙的失重感包裹着我。灵魂变得沉重,那是因为,有另一半的“什么”附着上来。我带着她,跨越过生与死的界限……

 

  明亮的光线,自一望无垠的雪原上反射,照亮天和地。

 

  清晰地,有听到先行一步的同伴们所发出的喧哗。

 

  “出来啦!他们成功了!”

 

  “喂,那两只半透明的白毛,是背后灵还是什么?”

 

  “这么一说还真是……”

 

  “那个还套着头带的家伙!居然玩儿男友外套秀恩爱!你还是继续去死吧!”

 

  “呵呵,其实我早就想吐槽这个了。想当初呢,C跟里恩君第一次独处过后,也是那幅样子……嘻嘻嘻~”

 

  “喂!那边那两个,别当着别人的面这样取笑人啊!”我背后的库洛不乐意了,隔着老远朝损友和前同志喊,“真当我是个死人没法收拾你们吗?”

 

  结果遭到了联合性质的更大规模调笑。

 

  “给杰丽卡和S互相认识的机会,根本就是个大错特错的决定……还是说,我当真特别吸引这种不友善的类型?!”银发少女苦笑着,又郑重看向另一位这样的熟识者,“薇塔,这次就先谢过你啦!”

 

  “呵……”妖娆的魔女只是轻笑,缓缓撤去魔杖上湛蓝的光流,总算完成了独自代替七班众,支撑生界通往死之国入口的工作。尽管强撑至此,那精致妆容下的疲态,依然显露无疑。艾玛惊呼着姐姐的名字,跑过去把脱力的薇塔慌忙扶起,怜爱地将她靠进自己怀里。

 

  “真是和平啊~”我的背后灵轻松地感慨道,“有情人终成眷属?”

 

  “嗯,是这样呢。”我应着,身体和心情都疲软却愉快。

 

  不远处,红蓝混杂发色的男人已经不管不顾地打起了瞌睡,一片灵体漂浮在他背后,一言不发地不知在想些什么。

 

  现在的状况是,库洛和莱维以灵体的形态来到生界后,分别借由各自的某种联系,附到了我和劫炎的身上。库洛的身体之前被保管在时间神殿的废墟里,现在让乔治学长看管着。而莱维的话,据说结社那边会有什么办法。

 

  “嗯?”正在这时,马克巴恩乍然清醒,随手操起昂巴尔,警觉的杀气猛然爆发!“什么……有趣的来了!”

 

  “不用担心。”枕在艾玛胸前休息的魔女语气平静,“这次的他们并非敌人。一起尽在预料之中。”说完,她起身休整裙摆过后,直接目视向不远处的亚丽莎。后者肯定地点下头。

 

  恰在这个时间点上,机械被压抑到极致过后的轰鸣声突如其来,打破了雪谷的宁静,形状古怪的白色飞行器在我们头顶赫然出现!

 

  “梅尔卡瓦!”众人里的罗伊德第一个叫出这不速之客的真身,“是星杯骑士团啊!”

 

  “哟,虽然没来得及打事先声招呼,但真是好久不见了啊,特别支援科的各位!”清爽的少年音透过扩音器械自那上面传出。

 

  “瓦吉也在啊。”缇欧无波澜地陈述,“并不需要说好久不见,上个星期你才有跟罗伊德和兰迪会面的说。”

 

  “不要在意这样的细节嘛。”少年语意带笑,“反倒是,我这次是为了教会的正事而来的。看这边,正好都有各式各样的人物在呢,未免尴尬,就先不由我讲话啦。”

 

  “那么,就换我单刀直入的讲了。”陌生的女音清朗,又带着无法言说的凛然,“我以七曜教会星杯骑士团总长,红曜石艾因.瑟尔纳特的名号作出声明!本次应对埃雷波尼亚异变的过程中,七曜教会同意在不违背原则的前提下,与结社‘噬身之蛇’暂时休战,并结成临时同盟关系。以上,没有异议吧?”

 

  在场的大家一致看向结社的几人,没想到他们竟无一人表态。

 

  “喂喂喂……”我旁边的库洛无奈地站出来,将视线投向一个原本毫无关联的人,“大小姐……不,爱德丝大人。搞了个半天,你所打的算盘,难道是把这次的活儿直接推给我,让我来全权负责?”

 

  “那当然咯!要不然大费周章把你捞回来干嘛?”金发少女自然而然地接上话,回以某人恨铁不成钢的眼神,“也好,事到如今,‘噬身之蛇’也拿出应有的诚意吧。今日这次,就由我,爱德丝的意志之一,亚丽莎.莱恩福尔特直接出面,主持这场阻止第二次‘大崩坏’的作战会议。这样一来,跟你们也就扯平了吧,‘原神’的使者们!”

 

  

26

 

  “啊呀!作为地主竟还晚来一步,真是抱歉了喔各位!”尤米尔著名的温泉酒店凰翼馆内,坐满塞姆利亚大陆各种大人物的大厅正中,风流倜傥的金发皇子侃侃而谈,“这么说起来,在座的各位里,竟没有几个我以前不认识的!想想真是可怕呢啊哈哈哈哈……啊!对,就是这位剑帝阁下!居然也活过来了!穆拉快把联络用的Arcus给我马上打给艾丝缇尔和约修亚!对了正好小玲也跟他们一起的,这样的大事怎么可以不在第一时间通知他们呢!”

 

  “请各位自行回归正题吧,不用理这个呆瓜。”侧立在一旁的武将黑着脸,一本正经地向人们解释。

 

  好在基本上没人不清楚奥利维特\奥利维尔的个性,都非常淡定地无视了他。                                                                                                                             

  “上述的,就是至今为止我们教会方面掌握的情报。”讲完最后一个字,以“红曜石”之名风靡于小说中的女性仰身靠到椅背上,“凯文你继续。”

 

  “……好吧。”葱头神父看上去早就习以为常了,“综上,我们基本可以明确‘铁血’掌控了帝国双至宝的现况。其中的随便哪一个都具有可以更改垂直时间线的能力,只是作为宰相本体的时之至宝,暂且只剩个空壳而已。这是结社所提供的信息。至于另一个,由‘时间’之神权转化而成的风之至宝方面,也能肯定并没有完全为‘铁血’所用。大致上,只知道跟帝国的四大贵族之一,翡翠都城的领主‘艾尔巴雷亚’家有关……那边儿的奥利维特殿下!你跟艾丝缇尔他们联系上了吗?“

 

  “拨通了!稍等!”金毛皇子又闪了出来,“喂喂……啊,是找布莱特家……哦!小玲啊!什么?艾丝缇尔拧着约修亚钓鱼去了……在外面啊。没事,跟你说就可以了!来来来!这边的这位来讲两句!”

 

  “……”莱维心情复杂地看了看被举到眼前的Arcus,半晌才开口,“……玲?你……跟约修亚他们,一切还好吗?”

 

  “啪!”“哐当!”“哇——!”听筒对面的场景想必相当精彩。

 

  “哎哎哎!”奥利维尔特连忙冲着话筒大喊,“跟小艾小约讲一声啊,我已经派帝国的‘红翼’过去接你们了,稍等片刻就到!不必开S技去抢劫飞行船票了,不要冲动!!!”

 

  “这个人啊……果然跟雪拉所说的传闻里一模一样。”坐在吧台上跟兰迪共饮的莎拉教官插进来一句,“只是意想不到的人脉广到天际,倒也令人敬佩。”

 

  “……你们,知道Blade吗?”暗搓搓的,一只系有头带的灵魂状银毛飘了出去,“哎呀这两位教会的绿毛小哥,一看就是我辈中人,跟我真是一见如故……”

 

  “什么?玩牌?参我一个!”哪里都少不了某金毛在乱窜,“哈哈,想当年在利贝尔的海港都市卢安,我的那些峥嵘岁月啊……”

 

  “丽霞,真是很厉害。”菲认真地聊天,“只是,为什么会跟罗伊德他们一起行动?”

 

  “呵呵……也是很长的故事呢……”温婉的紫发少女与其他女生们耐心交谈着。

 

  “总感觉,怪怪的……”带猫耳的蓝发女孩盯着菲看了好久。

 

  两名魔女从一开始就待在了外间,七班里的好几人都心有余悸地围着亚丽莎问东问西,只是后者就关键的问题一概避而不答,对其他人的态度跟从前毫无改变。

 

  一脸生无可恋,实则近乡情怯的剑帝,无意识间被结社家的一哥整个儿占据,用作了聊胜于无的午睡用抱枕。

 

  牌桌上的战况激烈!杀得一片血色!除开某幽灵又快飞升了之外,不知为何,时常出现对我、穆拉、瓦鲁多、莉丝这四个名字所属者的讨论。突然背后一寒。

 

  隔壁喝酒谈天的桌上,早已添上了个总长大人。刚被招揽、新加入骑士团的斯嘉蕾特,也饶有兴致地融入进这伙不良人员。有种教会的星杯骑士团已经没什么救了的错觉。

 

  结果到最后!认真讨论作战的!只剩下我和罗伊德两人吗!这些家伙!

 

  之前,亚丽莎已经尽可能地解答了我们的疑问。跟镇神塔中我的见闻一致,在遥远的太古,这片塞姆利亚大陆,确实是由神明的统治着的。曾经的她,作为站在人类一侧的神,带领眷属的七位神灵,帮助当时的古代人终结了神治时代,也制造了封印神权的七至宝、镇神塔等等。在那之后,大陆上发生了众多的变迁,空之女神与七至宝的守护神们历经劫数,终是在距今一千两百年前惨遭‘原神’的算计,于斗争中引发‘大崩坏’,造成了大陆的第一次毁灭。所有的守护神都在那场浩劫中彻底消亡了,沦落至自己创造的镇神塔中。就连空之女神本人,也只剩下‘意志’的碎片,飘散在大陆的各个角落。唯独库洛这样的,剑走偏锋另辟捷径,才得以轮回转生。她也是,塞姆利亚大陆上最后的神祗了。

 

  虽没有再次明说,但在大崩坏之后的黑暗时代出现,信奉所谓“空之女神”的七曜教会,正是“原神”们的势力。而“噬身之蛇”,才是女神真正的下属。嘲讽至极。

 

  然而在这样的当下,作为力量容器的至宝之一,以自身的意志崛起,妄图摧毁并独占这个时空的资源,是对峙双方都不愿看到的终局。这也直接导致了现在这不可思议的情形:这场跨横大陆整个历史长河,从古至今不死不休的斗争,奇迹般地短暂休止了。水红不容的两班人马,居然在同一间屋子里气氛散漫地和平相处!

 

  亚丽莎最后说,现在我们能够实行的动作,只有等待。跟时之至宝具有直接力量联系的库洛已经再度回归,镇神之塔的封印也大为松动。局势已经打乱的当下,就要看对手会怎样行动了。意料不错的话,‘铁血’的下一步,就在最近也说不定。

 

  “说起来,前去帝都的前辈们还没有联络呢。”一时间接收到的信息量实在惊人,我不由得忧心忡忡起来。

 

  “是说时间神殿的守护者们吗?这么说的话,他们跟‘结社’的执行者身份相近吧。”坐我对面的褐发青年想了想,劝慰我说,“不必担心的,听说那位第七使徒的钢之圣女也赶去支援了。那个人实力的恐怖程度……被打得一败涂地的我可是比谁都清楚的。”

 

  “抱歉!似乎引起你不好的回忆了。”我急忙说。

 

  “哈哈,不用介意。”对方的脾气也极其好,“不过确实是有够慢的啊,按理说,用他们那种传送魔法的话——”

 

  “叮铃铃铃——”急促的提示铃突然响起,不知缘由的,在场的所有人都噤了声,使那响铃显得紧急而突兀。

 

  “哦?我的?”一直是焦点人物的奥利维特打开Arcus,“艾丝缇尔?啊,果然……你说什么!等、等等——?”

 

  气氛骤然降至冰点,人们放下面前的玩乐,不自觉地集体肃然起身。

 

  “好的。都了解了。”奥利维特的脸色变得严肃至极。“那边,就临时拜托了,你们都是值得信赖的可靠之人。我们这里的全员,即刻动身!”

 

  金发皇子放下Arcus,抬眼迎上人们焦急的视线。

 

  “艾丝缇尔他们那里传来的消息。‘红翼’在必经之路上侦查到,覆盖整个帝都的大片区域,再度陷入了异变。这一次,是‘风蛇’!”

 

  “哐!”尤西斯首当其冲地掀开座椅,竟赶在我泄愤的拳头撞落在木桌之前。

 

  突发的噩耗,还是避之不及的降临了。


TBC

评论(5)
热度(11)
©星沉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