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沉灵

微博id:星沉灵。自萌冷圈的闪轨毒重症患者,my cp库里/crrn/クロリン可逆不可拆,one and only!

【闪轨同人】等不到的救赎(上)

时间线是在某人一年级,里恩酱还没入学

#原著向的ABO#(虽然写了一晚上都没写到任何ABO相关)



湿润温暖的海洋气息从鼻尖掠过,新奇又莫名安心般熟悉。似乎在下一刻就无从寻觅,却只是因为融于其中,不易再度察觉。

 

黑头发的少年眼睛圆圆的,沉淀有水晶般温柔的紫色。

 

车水马龙间,他呆呆地伫立在原地,注视着面前这片风景。

 

阳光下的大海通透而澄澈,连繁华的城市与海港上往来的人群都被喧宾夺主,成为了那无尽蔚蓝的陪衬。清新怡人的海风,滑翔欢鸣的鸟儿,船只出海时鸣响的汽笛声,一切前所未见,在少年的眼中构成仿佛梦中才有过的画面。

 

稍后,满足的微笑才悄无声息攀上他的嘴角。那是真心而无垢的,小孩初次见到喜爱的玩具的笑容。放到这个黑发少年的身上,却连一丝一毫的违和感都没有。

 

是个傻乎乎的家伙呢,还意外地有点可爱。

 

这是银发青年与他擦肩而过时,走神的脑中一闪而过的评语。

 

如同大多数行色匆匆,各有目的地的人们一样,库洛今天也只是状似平常地走过海都的堤岸,面色淡然,脚步平缓,叫人无论如何也猜不出他心中所藏的那些九曲连环。

 

帝国解放战线,即将准备登上台面的,他统领下的组织,恰在这些天出了点差错。这点麻烦事说大也不大,只不过免不得需要他这个首领在百忙之中回海都跑一趟。嗯,从卧底学院的百忙中。

 

那个罗格纳家的大小姐……真是难缠。虽说好不容易借由某位学院理事的操作回到了据点的欧迪亚尔,没想到要摆脱同行的三人组,比接下来要处理的事宜还要棘手。特别实习这码子事,虽说也确实有其被创建出来的本身目的,到底也方便了自己在大白天光明正大地溜出学院办正事呀。

 

轻车熟路地转入海都喧嚣一角的暗巷,路线几变后,随即换装、填弹。脑中飞速周转好之后的一切行动计划后,皮革制的重靴踏起尘土,细碎的尘埃犹自沉浮于疏漏的光斑中时,漆黑的身影已腾空飞跃,如飞鸟穿梭于丛林,几个起落间消失在了房舍之间。仿佛冷金属的碰撞声、刀刃反射光影的岑亮寒光,都还未曾消散。

 

而这一切都还未被与平日一样的港口所察觉。黑发的少年仍在不疾不徐地与街边鱼摊的老爷爷闲聊,照着对话的意思,很快就要被卷入一场激烈的爆钓比赛里了。晚春午后的时光正好。

 

“库洛那家伙,就知道赖床!等我们做完了这些杂活儿回去,今晚绝对好好逮着他算账!”

 

“哎~这也不是库洛君一个人的错嘛。小安也是,昨晚干嘛抓着大家喝酒啦。呜……乔治君也不跟着劝他们一下。”

 

“哎呀,大家高兴就好了。嗯,我跟托娃都不胜酒力呢,不过看着你们喝也不错。昨晚安杰利卡好像很有兴致的样子。”

 

“哼,谁叫那家伙老是那副样子,顶着一架空壳子,被我揍过一顿还是不改。下次啊……”

 

娇小的少女、胖胖的男生和富有男子气概的女子,继续着日常的闲聊,从港湾区渐渐走远。

 

另一边的黑发少年从鱼摊前直起身,缓缓地伸展起身体,轻薄又略修身的夏服下,劲瘦的腰肢显得分外柔韧。正午浓厚的日影投射在他的刘海与睫毛下,像是午睡后一个未醒的梦。

 

猛蹬屋脊下跃,直坠入预定地点的同时稳稳开枪。蒙面包头,如同传说中东方马贼打扮的青年还是用余光注意到了这样的一幕。

 

来不及更多的分神,刺耳的爆炸声如预期般随之而来,轰然掀翻了港口的平静。人们尖叫着四散,引发一切的人却就地一滚后匍匐在原地,凝神注意着周围的环境,果然下一秒——

 

“特地跑来送死的吗,真是可笑!”与语意完全不符的,淡漠的男声在耳畔出现。

 

“当!”的脆响也在与此同时响起,几乎盖过了第一声枪响。随之又是一声枪鸣,伴随着不远处的咒骂。

 

蒙面人双手交错于胸前,左手握的正是刚才那把在敌人开口的瞬间挥动,不受丝毫干扰地挡掉第一颗子弹的长刀。而掩藏在左手臂下的右手上,枪口的硝烟还未散尽。这个动作只维持了不到半秒,在敌方人员中枪的惊怒还未消去之前,在阳光下依然浑身漆黑的人已一个箭步,闪身消失在了爆炸剩余的硝烟当中。

 

“会拖延一段时间后从无法判断的地方偷袭”这个想法刚在敌方每个人的心中落定,心理上条件反射地暂时放松时,海边一个猛浪击碎礁石般巨响,霎时掩过了长刃破空时的铮鸣!

 

那修长的冷兵器破开硝烟迎面掷来,如同必胜的命运之长枪,又带有死神手中审判镰刀的意味!全副武装埋伏在小楼上的猎兵们全都悚然变色,唯有先前出声的头领依然淡定,算准了那把投掷而出的武器会在迎风而上时失势。什么嘛,也不过如此,最多也只是那帮贵族的一枚棋子,看这下自己钱也拿到手,浑水也不用蹚……

 

脑海中的想法突然凝滞了,一股本不该有的森然冷意扑面而来!这是与贵族联盟合作多年,最后决定炸毁海都欧迪亚尔,提早引发帝国动乱并卷款逃跑的猎兵团“海拉”的头领,亲身面对死神时最后的感知。视网膜中最终映下了如神兵天降般飞扑而起、握住长刀刺穿他咽喉的蒙面身影。

 

“从我引爆埋在港口的炸药,你们还打算趁机偷袭的那一刻起,就是你们在跑来送死了。”蒙面青年轻声阐述,仿佛害怕惊扰到新丧的死魂,手中的刀刃却毫不留情地将直立的人体贯穿在地上,就着手中的支点在半空中一个旋身避开其余猎兵的弹幕,同时右手开火点射,尽可能多地在落地前清理敌人。那人一贯的灰黑披风在回旋的气流里烈烈作息,勾勒出干脆肃杀的弧线,染血而临。

 

“我我我……我投降!”一个幸存的猎兵瘫坐在地,惨叫出声,“埋在城里其他地方的炸药位置,我都告诉你!绕我一命啊!”

 

“啊,关于那个。”状似加长版柴刀的冷兵器被单手拔出人体,蒙面青年耐心地讲明真相,手中还有条不紊地进行歼灭行动,“已经交给我手下的干部们去处理了。得到情报的时机真是千钧一发啊~”他轻松地说完,右手的枪口已经稳稳地瞄准了眼前的最后一个活人,“那么……”

 

“砰!”“轰——!”震撼脚底的炸响自背后的海港而来。

 

令人不快的阴寒滑过心头,青年送出最后一颗子弹后,挠挠头,发出“啧啧”的感叹。还是被摆了一道,真不爽。

 

转身的瞬间,千真万确地目睹了即将崩坏的海边栈道上,黑发少年扑向哇哇大哭的小孩的身影,以及岸边鱼摊老人焦愁的神情……

 

虽说从第一声爆炸到现在确实不过转瞬……但那小子是笨蛋吗!自己不怕死吗!

 

回过神时身体已展开跟先前刺杀时同样的行动,鬼魅般从众人头上飞跃而过,抛物线的尽头精准无比地直指目的地。

 

不经由任何计算的,又一个大浪拍下,飞溅的汹涌水花里,猩红色的瞳孔终于倒映出紫晶之眸。灼如余烬。也只是在性命攸关时的瞬息定格过后,两人默契地动作衔接,把小孩尽全力递上了岸。

 

真是来得莫名其妙的热血上头。这个时候,仿佛预感到逃脱不了的噩运,至始至终蒙着面的青年还有闲心自我反省。不过……也不错。

 

地面全面崩塌的那一秒,青年扣住了黑发少年的腰,在他耳边命令道:“憋住气。”


TBC

评论(2)
热度(12)
©星沉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