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沉灵

微博id:星沉灵。自萌冷圈的闪轨毒重症患者,my cp库里/crrn/クロリン可逆不可拆,one and only!

【闪轨同人】等不到的救赎(下)

时间线是在某人一年级,里恩酱还没入学

#原著向的ABO#



蔚蓝冲刷了全部的视野。初次入海的恐慌来得突如其来,更可怕的是周身无处不在的涌流,恰似庞然大物般力大无穷,硬生生要把人拖入未知的可怖深渊。苍蓝而寂静。猛烈的沉浮间一人带动着另一个人,作为唯一的救命稻草,带着少年挣脱那样的绝境。

 

实际上在这样的状况下,现实的时间总是感觉会流动得缓慢一些。至少当湿漉漉的两个人再度脚踏实地时,少年的一口气还没有用尽。

 

“啊~得救了。还以为不得不给你在海水里做人工呼吸呢。”陌生的轻佻声音从触手可及的地方传来。

 

虽然上了岸,但四周一片漆黑,依然不是正常的陆地。大约是个密闭的海底洞窟吧。少年猜想着,抬起手挠了挠自己的脸颊:“感谢你救了我,还有刚刚,真是帮大忙了。”

 

“小事小事~举手之劳而已。”清爽随性的声线,脑海中甚至可以勾勒出对方眉眼弯弯的笑颜。

 

可是……

 

“虽然对于救命恩人我很感激,但恕我直言,你到底是何方神圣呢?”

 

少年就这样直率地问出口了。

 

“啊……”虽然只有一瞬间,直觉向来敏锐的少年还是察觉到了一丝杀气,转瞬即逝,“本大爷呢,可是正义的伙伴哦~”听不出丝毫的阴霾。

 

即使如此。

 

“少骗人了。”少年还是音调平缓地指出,“对于自己的动态视力,我还是很有自信的。刚才在第一场爆炸发生过后,你做的那些事,我都大致看到了……唔!”

 

一根半露在手套外面的手指,带着略低于体温的温度,位置分毫不差地封住了少年的唇。男人的气息骤降,声音低沉蛊惑,恍若耳语:“好奇心太重不是件好事。一不小心知道得太多的话,大哥哥可是会灭口的哦~呐,小猫咪还是乖一点比较好——在现在这样狭窄的空间里动手的话,岩壁坍塌海水涌进来可是一点都不有趣。”

 

是威胁吧……少年皱了皱眉,思考片刻还是好脾气地放下了手中的佩刀。

 

察觉到被强制说服的少年终于解除了敌意,库洛不动声色地大大吁出一口气,得到空余开始思考现状。

 

虽然说在千钧一发之际避开了爆炸造成的漩涡,好不容易暂时躲进了奥尔迪涅试炼地的海底洞窟……但苍骑离开后,失去魔力的试炼之地跟普通的海底洞窟无异,不再有快捷出入的方法。身边的这小子又已经产生了戒心,他可没心大到随意交托信任,跟一个陌生人携手游出海面。谁知道会发生什么呢。干脆就……

 

任何想法都还没来得及付诸行动,一个温烫的身体就直接扑了上来,双臂环住他的腰,紧紧地把他贴住。

 

库洛吓得猛一个激灵,条件反射地就要施放一个手刀下去,却因身体感受到的小动物蹭抱抱的触感,一下子愣住了。被惊吓过度的。

 

“很冷所以……”少年埋着脸,含含糊糊地发出声音,“稍微一起取个暖,也没问题吧?”

 

“我说,”明明是苦笑,表情却依然有所松动的某犯罪分子僵硬地举着双手,“你真有搞清楚现在的状况吗?”

 

“我是第一次到海边,什么都不明白的,要是在这黑漆漆的地方迷路可就麻烦了。你能在危机中把我带到这里,就一定认识路。我只要跟着你就可以了。”少年安心地回答。

 

嘿……我是这样值得你一心信赖的家伙吗。库洛冷冷地想。

 

虽然直接把这小子敲晕了扔在这里就好,或是保险起见直接灭口……但那样的话迄今为止都是在搞毛线啊?!还害得自己泡成个落汤鸡,都是为了啥呀?他又自暴自弃地在内心挣扎。

 

自行挂在库洛胸前的少年大约是真的觉得很冷,又抱得紧了些。体温似乎也比刚才更高了,隔着湿透的衣料仿佛能接触到灼灼的暖意。好像是有点取暖的功能啊。

 

库洛迷迷糊糊地想起,依稀是从决意复仇的那一年开始吧,再没有跟人有这样亲密的肢体接触,更何况这种近得好像彼此的心跳都要同步的距离。也对,唯一的亲人过世之后,走过那片浓黑的自己,早就没有这样的资格了。但现在又是什么状况?

 

像是厌倦了沉默中无谓的思考,库洛轻快地开口,主动挑起话题:“你说你是第一次到这个海都欧迪亚尔啊,是来干啥的?”

 

“只是旅行而已。最近,有一些很困扰的事情,想要到远离家的地方好好思考一下。”少年坦诚地给出真实的回答。

 

“那,得出答案了吗?”库洛忍不住问。

 

“哪是那么简单的事情啊。”少年小声抱怨了一句,末了又接上,“说起来,可疑的家伙对抱有戒心的同行者这样搭话,真的没问题吗?”

 

“自然而然地跟我接上话的你才是没问题吧!”库洛毫不退缩地吐槽,又半真半假地补充道,“你就不怕被狡猾的犯罪分子套出底细,有朝一日被杀人灭口吗?”

 

“是你的话就不会。”少年的语气认真无比,“如果你是那样的人的话,一开始看到我救人遇险时,就不会不顾自己的安危,冲上来把我救到这里了。”

 

“啧。”被说中自己都不想承认的事实,库洛难得地住了嘴。稍后又不甘心地出声恐吓:“我可是个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复仇者喔,小心什么时候改变主意了把你——”

 

“库洛。”

 

“哎?”自以为暴露身份的某人大脑瞬间当机。不对呀以前根本不认识这小子啊一定有哪里不对……

 

“我是说我家乡的乌鸦啦,是一群蛮可爱的复仇者。”少年温和地笑言。

 

“哦,哦……”这才意识到,原来是跟自己的名字搞混了啊。不过,蛮可爱的复仇者?乌(库)鸦(洛)?寒毛直竖毛骨悚然……

 

“邻居家的拉克小时候,有一次跟一只半大的乌鸦抢东西吃——唔,也忘了是什么好吃的能让小孩和乌鸦都大打出手——总之就此招惹了聚居在尤米尔附近的一大群乌鸦。在那之后,拉克总是时不时地遭受乌鸦们的各种骚扰与攻击,就这样持续了好些年呢。”少年轻轻笑着。

 

“啊,这样啊,这样。”库洛已经在莫名其妙突如其来的一大波复仇者“乌(库)鸦(洛)”来袭下丧失正常的思考功能了,甚至没去吐槽少年随口提及了家乡名称这件事。

 

“但是呢,这样一群傻傻的乌鸦复仇者,(“你才傻!”对面的某人内心咆哮。)小时候却特别可爱。”少年语气陶醉地回忆道,“拉克被持续袭击了几年过后,那一年初春,我和他在树下面捡到了一只坠巢的乌鸦幼鸟。像煤球球一样小小的,毛茸茸的特别可爱。啊我还养了好些时候呢……有时候真羡慕它们啊,抱有着那样的执念,也就有了前进下去的方向。”

 

随着少年的叙述,库洛罕见地全面失语了。虽然能明白是在说完全跟自己无关的东西,体温还是随着心跳加速,攀升得快跟拥着他的少年持平。脸颊上不正常的温度,也一定是因为这个吧。一定只是取暖的良好成效。

 

“所以呢,”少年的音量莫名地逐渐变小,但说的每一句话仍足以让怀抱之人清晰入耳,“再怎样的复仇者,或是不受人待见的家伙,如果一直行走下去的话,爱他们的人,愿意救他们的人,在某个地方,也肯定是有的……”

 

库洛眨眨眼,动了动口型,却完全不知道自己想说什么。

 

像是陷入魔怔一样。有什么思绪在沸涌翻腾,但连一个完整的字句都拼凑不出。

 

为什么跟我萍水相逢的你能说出这些?你才是,何方神圣?话到嘴边,想问的只有这两句而已。还是差了点什么,没法开口。


(全文FFF地址)

 

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那样。也就变成那样好了。

 

……

 

黄昏时分,海面也因为天空的颜色改变被染上了金红交映的黄昏色彩,从临海的窗口望去壮阔无比。

 

里恩.舒华泽醒来时,透过通风良好的房间窗口所见,就是这样一副景色。

 

他昏昏沉沉地起身下床,正觉得口渴,就瞥见了床头柜上盛满清水的水杯。

 

清凉的液体滑过咽喉时,清爽的海风灌进房间里来,带动窗前也被染上金色的薄纱徐徐飘动。

 

宁静安详的夜幕时分,里恩却莫名地觉得有点怅然。像是在这个旅途过后长长的午睡之前,丢掉过什么重要的东西,再也记不得了。

 

旅店的走廊上传来其他客人谈笑着经过的响动,似乎是打成一片的男生女生们。

 

“……好差劲,竟然装醉什么的。”

 

“我看这家伙就是想偷懒吧。”

 

“对不起啦,托娃酱,我伏诛!等回去过后……”

 

想要走得更远,去寻找自己的方向的这份心情,不知为何在里恩的心里变得更加坚定了。

 

“托尔兹士官学院吗。”喃喃念起之前考虑过的学校的名字,里恩遥望着海天相接的远方,总算下定了决心,“明年,就去那里吧。”

 

迷途之人寻找方向,终将走入万劫不复之人拾起被自我否认的爱人之心。

 

他们的命运就像流星般垂直坠落的螺旋线,仅仅刹那缠绕,永远再不相交。

 

这所有,你都不需要知道。

 

直到海洋的气息在消散之前,再次坠入唯一的松林。

 

你是我一生等不到的救赎。



END

评论
热度(12)
©星沉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