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沉灵

微博id:星沉灵。自萌冷圈的闪轨毒重症患者,my cp库里/crrn/クロリン可逆不可拆,one and only!

【转+小分析】女剑士莎菲(洗白宰相复活库洛论)

F社早期出的英雄传说里收集的书籍,关于一个复仇者的故事。希望可以作为我的库洛宰相和解论的一个小证据。




近期为了更多地了解F社的画风有开始接触卡卡布三部曲,确实觉得卡卡布的世界观有埃雷彼尼亚双神争斗的既视感。祈祷F社在十年前构思库洛这个人物时,有回头参考这古早的换武器用书籍。




学习路明非,代替里恩酱向库库喊:不要死!!!




后面写小分析~






第一卷 ~两位剑士~ 




她的名字为何叫莎菲,知道答案者为数甚少。 


有人说,是因为她的瞳眸如蓝宝石般湛蓝,也有传闻是因为她的心如宝石般冰冷。 


她的细剑比风更难捕捉,又比太阳的存在更坚实。 


即使与男剑士比肩,她的手腕也毫不逊色,甚至更光彩照人。 


这等女剑士莎菲,只承认一个人为其唯一的对手。 


这就是巴尔哈拉的剑士布拉德。 


这两位剑士的名声甚至传至王族,他们的剑所向披靡。 


在两人相遇之前……




第二卷 ~一次决斗~




莎菲与布拉德的邂逅是在一个寒冷彻骨的新月之夜。


莎菲受托尔马林子爵所雇,前赴一次决斗。


对手是社交界无人不知的希斯男爵家长子加内特。


他的行为僭越了身份,托尔马林子爵无法忍受施于己身的此种侮辱。


当时贵族之间的决斗中设立代理人是常识,因此托尔马林家选择了莎菲,希斯家指名了布拉德。


彼此的委托人藏身幕后,两位剑士相遇了。


莎菲与布拉德的决斗无需开始的信号。


彼此瞳眸中迸出杀意的刹那,拔剑的锐响划破了月夜。




第三卷 ~紫烟缭绕~




莎菲的细剑反射月光划出弧线。


迎面的布拉德的弯刀则仿佛要压制那弧线般挥出的直线。


莎菲对交手的对方首次产生了畏惧的念头。


事实上,能将她迅捷的突刺全数制住的,布拉德还是第一个。


布拉德也为她天赋的柔韧感到少许惊讶。


而后,不知对何人的憎恶化为了无比的力量。


钢铁与钢铁化为黑暗之星。


两人的喘息,化为银河之云。


托尔马林子爵,甚至忘却了对加内特男爵的敌意,为那傲然面对年轻力壮男剑士的


娇小女孩的剑艺所倾倒。


另一方面,加内特男爵则神闲气定抽起了烟斗。


那烟雾的意义,莎菲与布拉德自然无从知晓。




第四卷 ~腕之伤~




两人看似无尽无止的攻防迎来了意料之外的结局。


那是莎菲将拿手的反手一击向布拉德使出的瞬间。


她的左腕突然感到一阵剧痛。


布拉德没有放过这个空隙。


他的弯刀发出刺耳的金属音弹飞了莎菲的细剑。


莎菲被打乱了阵脚,而布拉德则逼出了最后一击。


莎菲紧紧闭上双眼,等待死亡之刃的降临。


然而,布拉德却收回脚步,向着灌木丛投出了弯刀。


刹那之后,一声钝响,一名手持十字弓的男子倒在地面上。


莎菲将深深刺入左腕的箭矢拔出,站了起来。


在她的瞳眸里,向着让第三者介入的加内特燃起了怒色。


布拉德阻止了杀气腾腾的莎菲。


暗中放冷箭的加内特男爵,由于违反了决斗的规则而被剥夺了爵位。


剑士的职责已经结束了。




第五卷 ~灰色之镇~




夜近黎明。


莎菲捂着受伤的左腕,走在灰色之镇狭窄的步道上。


王国垃圾场、贫民窟、三教九流聚集地。


极少有人称呼灰色之镇的正名。


自从以蓝宝石为名以来,她就住在这里。


眼前出现了已经崩塌的古旧房屋。


职业不明的人们,擅自住在这一角。


莎菲与阿梅吉斯同住的一室也在这里。


住在这里的人们所欠缺的只是极少的金钱,以及最低限度的同情而已。


而一小撮贵族阶级,却连他们手中的面包都要掠夺殆尽。


为了面包,人可以出卖良心……


『真适合现在的我……』


莎菲带着这种心绪与手腕的疼痛,泛起了苦笑。


棉絮四处破洞而出的粗糙床缛,此时是那样令人依恋。


刚满8岁的阿梅吉斯迎接了莎菲的回归。


看着那天真无邪的笑颜,莎菲感到意识逐渐远去。




第六卷 ~恶梦~




蜡烛下摇曳的人影。


短刀诡异的反光。


反复数夜的恶梦。


她知道这只是个梦。


也知道自己无法对那惨不忍睹的光景置若罔闻。


人影猛挥着疯狂之刃。


『快逃啊!』


重复无数次的话语。


飞散于壁上的深红飞沫。


与血一同流逝的心爱之人的生命。


望着眼前的亡骸,呆若木鸡的幼小的自己。


她想起了决斗之后布拉德的一句话。


『剑里隐藏的憎恨,将会吞噬你自己。』


幼小的自己,一变成为手持染血之剑的莎菲。


紧闭的双唇,束起的褐发。


以及见者自危的冰蓝瞳眸。


『不!』


莎菲发出悲鸣,将自己从恶梦中解脱出来。




第七卷 ~父亲的剑~




冷汗滚落脸颊。


阿梅吉斯一脸担心地看着莎菲。


她从决斗以后,已经连续睡了4日。


莎菲对阿梅吉斯露出微笑。


小男孩十分坚强,一觉也没睡地整日照看着莎菲。


安下心来的阿梅吉斯在进入睡梦之前,将一个小皮袋和一卷封印着的羊皮纸交给了莎菲。


说是在她沉睡之间送来的东西。


皮袋中装着一颗磨工精致的蓝宝石。


是托尔马林子爵华丽的酬劳。


接着她轻轻展开羊皮纸。


莎菲一字一句仔细读着上面的文字,几乎难以抑制急促的心跳。


是御前比武的召集状。


等待多日的时刻,终于到来了。


她取出隐藏在壁板之间的一柄剑,对着阿梅吉斯安详的睡脸轻声低语。


『这柄剑,将结束一切……』




第八卷 ~再战之时~




托帕兹国王的御前比武,云集了国内精挑细选的剑士。


其中布拉德与莎菲也备受瞩目。


前几日的决斗无人不晓。


在渴求着血与华丽剑技的贵族们的俯视之下,布拉德与莎菲毫不示弱,


终于迎来再次交锋的时刻。


这一战的胜者,将被赠予一级剑士的称号。


然而,对莎菲来说称号毫无任何价值。


她紧紧盯着布拉德,调整着呼吸。


只要打倒面前的男子,身为剑士的人生就结束了。


莎菲拔出使得烂熟的细剑,使出仿如要压倒布拉德的疾风般的攻击。


两次向头部突刺、一次向侧腹挑刺,规则正统无分毫混乱。


一开始被压制的布拉德,向着攻势迅捷但攻法单调的莎菲开始了反击。


而莎菲只是看准间隙重复着同样的攻势。


胜负似乎已分。


莎菲仿佛垂死挣扎般重复着同样的攻势。


然而最后的挑刺,却反转手腕向头部切砍而回。


即使察觉是虚招,布拉德的身体却习惯了重复的攻击而无法反应。


面对抵住额头的细剑,布拉德无言地投下了弯刀。


女剑士称霸了全国。




第九卷 ~复仇之刃~




莎菲纹丝不动,等待着托帕兹国王从王座上走下。


『如果你是男的,就能成为宫廷剑士了。』


亲切地靠近的国王,看到莎菲的佩剑发出了无力的低语。


『……席尔芬格……』


过去,曾有位能自如操纵此名剑的剑士。


由于其才华出众且知晓了王族的秘密,所以招致了杀身之祸。


下杀令的正是托帕兹国王。


快过察觉国王有危险而奔赴过来的士兵,莎菲已经将细剑的剑锋抵住了国王的咽喉。


莎菲的瞳眸,此刻就像冰冷燃烧的宝石一般。


以憎恨为燃料持续燃烧的蓝宝石。


只要再进一步,杀死父亲的男子就会丧命。


然而,从国王老迈的眼瞳中,莎菲看见了自己的身姿,想起了布拉德的话语。


『剑里隐藏的憎恨,将会吞噬你自己。』


憎恨只能换来新的憎恨。




莎菲一直以来与之作战的,正是自己心中冷冷燃烧不尽的憎恨。


她静静地将席尔芬格收入鞘中,缓缓离去。


没有一人敢动弹,她瞳中的火焰徐徐化作湖面的平静。






女剑士莎菲 完








除了前面提过的那个虚无缥缈的立足点,这个故事本身也有一些值得注意的地方。



  • 两名剑士总共决斗了两次。


  • 决斗的原因参杂有国家势力的斗争。


  • 第一次由其中一人的受伤收场,第二次决出胜负。


  • 其中有被贵族令人火大地打断决斗的情节。


  • 复仇者的主色调是蓝色。(喂!)



还有漏掉的欢迎补充!!

评论(2)
热度(2)
©星沉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