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沉灵

微博id:星沉灵。自萌冷圈的闪轨毒重症患者,my cp库里/crrn/クロリン可逆不可拆,one and only!

【闪轨同人】花开非花

写出了如此丧病的里恩酱的作者也一定病得不轻……

#假想HE设定##然而还是变成了秋后算账##有肉##逆推注目##真是甜文#





“接近目的地。五百亚矩——两百亚矩……”

 

“噢!准备降落吧奥酱~”

 

透过驾驶舱内的窗口,傍依着平和小镇的学院里,那花团锦簇的景象飞快地变得清晰起来。

 

从西北那边一路过来,还没察觉到,都已经到莱诺花开的季节了呀,明明是自己常驻地的市花才对。深蓝色骑神的驾驶者暗自感慨道。

 

时过经年,那个时候卧底为学生的他,在一番包含起死回生等神话般的经历过后,没想到还能再以兼职教官的身份回到托尔兹士官学院。算是造化弄人,还是该感谢老天呢。

 

“Lucky~机库的天窗是开着的,正好省去一大堆搬来搬去的功夫啦~”跳下骑神,库洛扒弄扒弄头带伸了个大懒腰,笑眯眯地筹划着先干些什么好。

 

说起来也是让人大跌眼镜,在铁血的阴谋遭到制止并遭到逮捕,致使帝国的情况逐渐走上正轨过后,创下决定性功劳的英雄本人反倒推辞了一切荣誉与官职,心安理得地回到托利斯塔任职教官,还一不小心接任了退休的老校长的工作……唔,搞不明白那小子在想些什么呢。

 

一边在心里发着牢骚,库洛推开了与机库相连的技术栋的门,然后与脑内想着的那位新任校长直接来了个大眼瞪小眼。

 

“……”一向自诩反应敏捷最擅长天花乱坠的某人一时间竟然哑火了。

 

而那被直勾勾对视上的紫色眼眸,意味不明地起了些波澜……它的主人随即狠狠皱起眉,在生硬地抛下一句“早上好”过后转身离去。

 

“……”被如此对待的库洛呆愣了两秒,苦笑着抓了把自己的白毛。啊呀,这是还在生气的意思?

 

记得在大事件的最终幕,被好不容易复活并鼎力相助的自己吓了一大跳的少年,眼中满载的那份全心全意的感怀、欣喜与信任。怎么等一切刚结束,就马上变脸了呢?不仅成为七组同伴中唯一一个对他不闻不问的人,在共同出席的托尔兹新生入学会里,也完全不到自己跟前来露面,连这次正面撞上了也是这个样子。是要……冷战的意思?可是原因呢?这样不明不白的可是搞得大哥哥很苦恼的啊喂!

 

来到室外,校园里格外清新的晨间气息与纷纷飘零的烟粉色花瓣接踵而至。说起来,与里恩的初遇,也是在这样的季节里。那个时候的小少年可爱死了,呆呆的很温顺,也不会生气……说起来到底是为什么现在要这么生气啊?不吵也不闹,就来个置身事外,就够自己喝一壶了,真是令人槽心无比,哎~

 

大好的光景里,一向堪称没心没肺的某人难得地忧郁起来,也直接导致了对待学生时的莫名火气。

 

体育馆内

 

“哇啊!入学式时的库洛教官明明看上去明明不是这样严厉的人啊!”

 

“呜……这种游泳训练的相克法是谁想出来的啦,还偏是这种不合时节的,简直不要人活。”

 

“你别说,校长兼特科班的指导员舒华泽教官也是这样,平时都是好相处的样子,一到课堂上或训练的时候就堪比猛虎!一点都不放水的呀!”

 

捕捉到某个名字的出现,银发教官的脸更黑了,仿佛连当年做恐怖分子时的杀气都要流露出来一般,吓得泳池里的学生嘤嘤嘤地住了口。

 

“只有你的学生在使用奈特哈尔式魔鬼训练,不会欺人太甚了吗?”意料之外的沉稳音调传来,如果有毛皮的话,银发教官现在一定是一副后背炸毛的姿态。

 

“啊啦啦~这就是新一届的特科班啊,不赖的样子。”下一秒,库洛又故作镇定地变回常态,“不然,舒华泽教官想要怎样?来一场两个班级之间的决斗?”

 

“正合我意。”黑发青年波澜不惊地点头。

 

哨声响起的瞬间,新一代的年轻狮子们无忧无惧地直扑向终点。两个班级间的胜负也在几轮过后决出。

 

“是我这边的胜点呢~”库洛大大咧咧地将双手背在头后,故意不去在意那死死盯着他,又平静无波的紫色双眸。

 

“嗯,愿赌服输。”对方的态度俨然不动。

 

啧,要打破僵局的话——就看现在了!库洛在内心发出呐喊的同时,一个主意福至心灵:“就玩那个吧!以前那个谁经常喜欢提议的,泳池里的猫捉老鼠游戏!舒华泽教官来当鬼!”

 

“嗯,确实是值得怀念的玩法。”黑发教官温和地说,他的表情在库洛眼里却有些皮笑肉不笑的意味,“记得上一次这样玩的时候,恰好是在库洛死了过后呢。“

 

糟糕!中计了!原来是在这里等着我……哪壶不提开哪壶啊!库洛的内心持续崩溃着。果然情报不足一失足成千古恨呐……

 

“那就……尽全力开始吧!”毫不在意某人变得难看的脸色,负责当鬼的黑发教官有条不紊地宣布了开场。

 

“喔喔!”库洛也迅速恢复本色,继续活蹦乱跳地嚷嚷起来,“小子们,都动起来!让对手好生瞧瞧我们的实力吧!”

 

……虽然这么说了,这群小混蛋在那家伙的面前果然还是不够看啊。身处己方大败的一面倒的战局下,库洛还很有闲心的偷笑着,同时摩肩擦掌。那么,就让你尝尝茱莱海域一霸——C大爷的厉害吧,里恩酱!!

 

在最后一名学生被毫不留情地驱赶出局的同时,狡猾如游鱼的银发青年瞬时从水面之上隐去了身影。恰在此时,他的对手也毫无保留地放出了底牌——伴随着一声低吼化作了真正的白发“厉鬼”!

 

暴戾的煞气宛若化为实质一般呈放射状笼罩了整个泳池,唯一一个还潜藏在水底的人,只觉如芒在背,如果是在岸上,恐怕已是冷汗淋漓。里恩酱还真是可怕啊~既然如此,就不要怪本大爷也拿出真本事了!

 

只见满池的水波哗然作响,溅起老高,淋了旁观的学生满身满脸。包裹有暗红色煞气的身影如利剑般刺出,直指迂回于水流中试图回避的黑影!

 

那是犹如神话里劈开海水般的爆响——水中央巨大的冲击激起了泳池里的惊涛骇浪。而在那中心,宛如鬼神的黑发青年捏紧了对方的手腕,用力到指节发白——“捉到你了。”他轻轻道。

 

这一幕只持续了不到半秒,里恩像是触电般缩回了与库洛肌肤接触的部分,冷淡而又平静地站在那里,任水面恢复平静。刚才的一切都像是一场与己无关的幻梦。

 

“这次,换我赢了。”他淡淡地吐出字句,“跟从前一样。”

 

银发教官傻傻地望着他,直到那水光淋漓的皎白色躯体淡出视线,才极为勉强地扯了扯嘴角。这下好啦,一败涂地。或许是得想着法儿哄哄人了?

 

即使身份转变也依然本性难移的某人,趁着下课后到放学前的闲暇时间,一如过去地在校园内转转悠悠起来。还真教他遇上了闲事。起因也很简单:在游泳比赛里闹了个互分胜负的两班学生,又借用了操场的空地,打算进行配合LINK连接的战斗对决,最后还吵吵嚷嚷地弄成了争夺“托尔兹最强”的决斗。观战完毕后,平常就表现得不务正业的银发教官自然玩心大起,挥起平日雪藏的双刃剑就要给这群学生们一点颜色瞧瞧。好巧不巧,这得意劲儿还没显够,称得上阴魂不散的声音又在他背后响起了。

 

“今天真是难得,整整两次遇到跟过去的某天一模一样的事情。”那声音充满缅怀,如此叙述着显得温柔至极,“那是,我作为托尔兹一年级学生的最后一个自由活动日,那个时候啊——我也刚好丢失了最重要的——”

 

“来得正好啊~校长先生哟~”未完的话语被不客气地打断,黑发青年面前的人美好得恍若梦中所见,“来吧!让这群幼狮们见识见识!曾经战胜过绯红终焉魔王的LINK合击!”

 

“啊……!”托尔兹的新任年轻校长如梦初醒,暗中咬了咬舌根令自己恢复理智,当着诸多学生的面,不去在意面前的那个人,哪怕即将重温那场切肤之痛,“那就……请多指教了。”他生硬地吐字,强装镇定。

 

“哼哼……废话少说!拿出那个时候的气魄吧!”对面的人当头断喝,此情此景虽与“那时”截然不同,却有着某种程度上的相似——

 

少年于惊悸与迷醉般的战栗之中,贪婪地吸食着一人的气息,仿佛整个世界也只剩下了两人而已,然后——

 

“已经,多说无益了!”

 

——挥动手中唯一的利刃。

 

……

 

傍晚的技术栋机库笼罩在余晖当中,一切事物都显得影影绰绰起来。成堆的金属反射着即将熄灭的光,淡漠而疏离。

 

——里恩推门而入的时候,见到的就是这样的一副光景。

 

“果然还是来了——我说你啊,脸色比你家的瓦酱还难看哦?”意料之中的声音从室内的阴影处传来,却还是惹得黑发青年呼吸一滞。

 

“……请不要给瓦利玛取奇怪的外号。”沉默良久,他还是忍不住回嘴。

 

“噢噢!虽然还是呆乎乎地搞错了重点……”下一个瞬间,里恩被一头揉进了那个怀抱,“会这样撒娇的,果然才是我的里恩酱啊~”

 

瞳孔骤然收缩,那蚀骨的温度与触感仿佛最猛烈的毒药,强忍住一涌而上的复杂情感,里恩费劲一生最大的力气,剥皮抽骨般挣脱了这个拥抱。

 

“谁是……你的了!”他近乎嘶吼地喊道。心脏里抽搐般的剧痛引发了一阵阵眩晕。

 

“里恩你……”一时间,银发青年维持着刚才的姿势试图开口。

 

“少骗人了!”似是再也控制不住自己,里恩浑身颤抖着背对库洛,一拳砸在坚实的水泥墙面上,“已经跟那时不一样了……明明都已经……你这个,骗子!”

 

“……”银发青年缄默着侧立在余光中,一时显得有些阴沉。

 

然后他跨步上前,一把扳过里恩的身体,迫使那总是莹莹的紫眸直视自己的双眼——此时的那对紫眸犹带泪光,空洞而环绕血丝。

 

“对于那个时候的事情,以及那个结局,那样了结的一生,我从、来都没有感到后悔。”库洛平静地讲述着,“这个世界上我仅有的东西被人毁掉了,怎能不让我跟他拼命呢?哪怕是所谓的命运也不为过,只不过为此找到一个实体的存在罢了。只是啊,”他嘲弄般地淡薄一笑,“哪会想到呢,最后走的时候,还能多出一个让我放心不下的家伙。让这段生命,”他执起里恩的手,放到胸口,“这里的心跳,舍不得就此罢休了。”


怜惜地注视着身下人犹如死灰般呆滞的面孔,库洛俯身以双唇轻触他的额头,一碰即退过后,眯着眼故作镇定地等待里恩的反应。

 

半晌,黑发青年幅度极小地抽了抽鼻子,感受到库洛心跳的手掌僵硬片刻,又忍不住不拿开。

 

库洛悬得老高的心肝肺这才落了地,另一只手轻轻地拍打着怀里人的后背,同时缓慢而目的明确地俯身下去……

 

却不料里恩在此时眼神骤变,借着放在某人胸前的手一个巧力,瞬时完成了体位的变更。

 

对上高高在上的黑发青年来者不善的眼神,库洛的冷汗都要冒出来了。心疼的劲儿还没过,张了张嘴,又愧疚得编不出什么花言巧语来。

 

大不了让他这一次,不算吃亏。这时他还尚有闲暇地想着。

 

身上的人含糊不清地嘟囔着,小兽般在库洛的脖颈间拱来拱去又嗅又舔又咬,弄得某人憋得慌。他以并不舒适的姿势靠坐在机库的墙根旁,搂着心上人的乱动的身体,还劳苦命地一直为他顺着背,任由着毫无经验的家伙胡乱折腾自己。

 

待到两个人都大汗淋漓之时,才终于被里恩找对了地方。库洛呲着牙迎接意料之中的疼痛,却久久等不到进一步的动作。

 

“怎么了~?”轻拍了几下里恩的背部,他惨白着脸问,“里恩酱……”

 

“……过、分、”声细如蚊,却斩钉截铁之音,确定不是错觉,“擅自死去这种事情……太过分了!!”

 

“啊啊,都是我的错……”接纳他的银发青年闭上眼坦然言道。

 

“还有、还有啊……”一动不动地感受着被包裹的温暖,黑发青年如同稚子般梦呓,“后夜祭那天晚上,我把自己的一切都交给你了,这幅躯体、这身灵魂,都分给你一半……可是、可是……好痛啊!是、把相连的骨肉……连根拔起、撕裂魂魄的痛楚……库洛……你还问我有没有喜欢的女生……呜、库洛——好疼的……那后来我——”

 

“好啦、好啦。我在。不会再疼了。”承受着源源不断的泪水,以及完全无法与之并论的疼痛,银发青年能做的只有不断安慰痛哭失声的恋人而已。

 

尾随着撕心裂肺的怮哭,里恩将那倾诉不尽的委屈与思恋,都一并发泄在了缠绵缱绻的深处。

 

……

 

春光飞逝。

 

很快,连托利斯塔的最后一片莱诺花瓣也失去了踪影。

 

年轻的校长端正地静坐在桌旁,心情格外晴朗地阅读着指尖的家书。

 

书页的末尾,留有莱诺花瓣淡淡的印痕。

 

是呢,在更为偏北的地方,以莱诺为市花的茱莱市,花期还远远没有结束。

 

“怎么样?信上写的,能答应吗?”连叩门都没有必要,轻浮的语调擅自地闯入了一校之长办公的区域。

 

“信才刚到,怎么又回来了……”黑发青年撒娇般撇撇嘴。

 

“想你啦。”对方立即施展出高超的哄人技巧,瞬间封杀成功,“那……?”

 

“嗯。”细嗅来人的气息,仿佛还带有远方蔚蓝的海的滋味,以及初恋般莱诺的芬芳。

 

“我答应你。”

 

与你,一生到老。


 

 

正文END

后续……



一夜过去。

 

平日里养成的生物钟准时准点地地唤醒了里恩的意识。按照往常的习惯,他在此时的第一个动作应该是立即翻身坐起。可这样的惯例在这天被奇迹般地打破了。

 

棉被下与己身紧拥的温热躯体同样不着片缕,亲密得好像每一寸肌肤都缠绵在一起。虽然昨晚……也确实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像是一场瑰梦。里恩模糊地回想着,闭着眼小幅度地蹭了几下,往那包裹着自己的怀里钻得更紧了几分。

 

怀抱他的人似乎被弄醒了,模模糊糊地吐了句含混不清的话,放在里恩背后的手开始满足地顺着光滑的背脊往下,指尖若有若无地沿着尾椎划过,流连在昨晚辗转反侧的入口。

 

里恩一个激灵,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浑身腾地涨红,顺势前倾一口咬在了最近的目标上。

 

“痛痛痛……!”某人整个儿地清醒过来,以一声惨叫终结了两人正式结合过后的清晨温馨。

 

“里恩酱……冷静一点好吧我的错!……是太过火了点……啊不不不完全过头了!我错了!……你、你要干什么?!”这样的惨嚎到最后甚至带上了颤音。

 

跪立在床上、反剪着库洛双手的里恩神情平静,犹带率领众人勇往直前的凛然,只是极为羞耻的一丝不挂而已。即使是仅靠脑补这样的场景就能产生血脉喷张的效果,被制服的库洛现在却连一点产生绮念的闲暇的没有。

 

啊……上一次在里恩面前经历这种程度的提心吊胆,是作为C在矿洞里独自迎战他们的时候吧。危急关头,库洛向来不着调的脑袋里冒出来这么个念头。

 

“束手就擒吧!C!!”结果当场被耳畔响起的低沉语调吓得半瘫。

 

里恩姿势暧昧地俯身贴在库洛的背上,无视库洛狂冒的冷汗卡紧他的手腕。之后一句话就把他直挺挺地放倒在床彻底失去反抗能力。

 

“你你你你、想干什么?”前恐怖分子惊恐地重复之前的台词。

 

“干你!”里恩冷漠而凶狠地丢下话,不高兴地把涨得发疼的部位在库洛的双腿间蹭了两下。

 

联想到之前在机库里的经历,库洛喊救命的心都有了。

 

都怪自己把人宠过头了。他想。所以心血来潮的时候都可以往上爬了是吧?不给点厉害尝尝,真怕他太骄傲!

 

库洛微微眯上眼,谋划着寻找机会蓄力待发。

 

“库洛……”像是猫咪一般,感到舒服的黑发青年软软地在库洛耳边唤道,“我、我……好喜欢你呀。”

 

“啊、嗯……里恩酱……里恩……我也……”满肚子坏水,却败在小猫咪面前耳根软的库洛,稀里糊涂地就再度投降了。

 

再然后,某只白毛就那么四脚朝天地仰卧在床,生无可恋地跟天花板怒目相对。

 

耳听着里恩洗漱更衣的窸窣轻响,被冷落了好一阵子的库洛支起脑袋探了探他的动静。就见黑发青年皱着眉从外间走入,连外套也只穿了一半,吊着袖子的那只手里撺着一封纸质的信。

 

“谁呀?写的什么?”长满白毛的脑袋立起来问。

 

“是,云老师的来信……”里恩答道,目光依旧粘在信纸上,“写的是……”

 






接后传《东塞姆利亚大陆历险记》


评论
热度(16)
©星沉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