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沉灵

微博id:星沉灵。自萌冷圈的闪轨毒重症患者,my cp库里/crrn/クロリン可逆不可拆,one and only!

【闪轨同人】Calling(cp复杂,见tag)

感谢@4Chen22 太太的微博讨论~

 

以及特别澄清此文跟任何同人图无关

 

然而时间略紧写得非常意识流orz

 
 
 
 
 
 
 

 

 
 
 
 
 
 
 

“哟~真巧,又遇到你了。”

 

“是挺巧的……但也是一种必然吧。毕竟在这个国家徘徊着的,我们这样的‘存在’并非那么常见。”

 

“也是。那,这个怎么样?上次推荐给你的这个BladeⅡ!有没有兴趣跟我库洛大爷再来一局呀?”

 

“……这倒无妨。不过你确定这是你自己的发明物?上一次作为初学者的我只不过——”

 

“啊~!打住打住!唔……再来一次的话我可不会手下留情……说起来呢,听你说过那么多,我还是不大明白。弟弟妹妹们都找到了归属,本应没有任何留恋的你,是怎样成为我这种被束缚的‘亡者’的?”

 

“因为在世的某一生者,只此唯一的牵挂与执念的缘故,被迫留在世间的‘亡者’吗……但卡玲却并没有变成这样……果然是出于对约修亚的期望?可到头来我还是辜负了他们姐弟的信任。如今这个样子,或许只是一种赎罪吧。”

 

“单纯的赎罪?真是如此吗?”

 

“……”


“嘛~类似这样的,纠杂不清的事情多得很啦。以前,我为了哄一个人开心而发明的BladeⅡ,不是到最后都没来得及跟他一决胜负嘛。真遗憾不是吗……”  
 
 

透过巨大的落地窗,两个银发亡灵的视线回归到室内,落在交叠的两具躯体上。

 

“……要,再来一局BladeⅡ吗。”再也看不下去一样,年长的亡者艰涩地开口。

 

“啊、啊……”被搭话的人面无表情,猩红色瞳孔下暗潮汹涌,“不必了。”

 

“那家伙就是这个样子。对谁都一样。”以叹息般的语调吐出胸中的烦闷,剑帝的亡灵低声道,“抱歉。”

 

“我……以前听他提到过你。”


“是么。”

 

“也就那一刹那吧。我觉得,那个时候的劫炎跟平常不一样。”

 

那又怎么样呢。死去的剑帝疲惫地想,没有回话。

 

他在余光中注视着的男人周身一震,释放在了身上的少年里面。

 
 
 

跟我有什么关系?死者又想。

 

一窗之隔的房间里,等到一切结束的少年缄默着自行起身。

 

长发的男人照常慵懒地靠在宽大的沙发椅背上,透过有色镜片投出若有若无的视线。这个人却在此时,心血来潮般编织出了意料之外的言语:“好不容易看对眼的家伙,连招呼都不打一声地就死掉。这种事情,果然很难受?嗯?”

 

拾起衣物的少年一言不发。白皙的脚掌踩到了厚重的地毯上。


“啊……所以你才会,做到这种地步啊——”

  

有“什么”开始无声地扩散,自少年落地的那一刻起,从他心脏的部位。将光明调黑,将黑夜染白,颠倒、融合、毁灭!漆黑的战斗服包裹着惨白的酮体,在那之上的黑发恢复为银灰,如血般殷红的光彩自双眼中涌动,像是地根里涔出的滚滚岩流。


“——第八位使徒,堕落的冥主,里恩,奥斯本哟!”残忍而激昂地,第一执行者念诵出其侍奉之人的名号。

  

这在他眼中,曾经只是宝剑藏锋的稚子,现如今已化身无鞘的杀器!在寂静中铮然鸣动——

 

蔚蓝色火光出现在少年的手掌心。也只在那么刹那之间,万千煞气的中央,少年的侧脸流露出转瞬即逝的温柔。

 

苍炎消散,少年手中的是名为“绯皇”的名刀。而那之上,依稀间闪动有双刃的黑色虚影。


“掌握着那样的力量,还用如此寒碜的武器么。”半眯着眼,立于少年背后的执行者评价道,“嘛,也无怪了……”

  

“哗啦”之巨响划破暗夜。硕大的玻璃镜面分割为成千上万的尖锐碎片各自飞散——沉默的少年像是要去触碰什么,跳向虚空之中,然后无限坠落。

 

男人漠然地注视着他的背影。也见到黑暗中的轨迹一闪而过,搭载着少年的不祥骑神飞速投身于夜色之中。

 

“以心头血为燃料,强行驱动着的力量吗……有趣!”张狂之音于静默中再度响起。“靠着这种消耗生命力的做法,你能做到哪一步呢?牵引无数之灵魂,以那位失败者“奥菲斯”为名的计划,究竟会下场如何?呵!我也就继续不客气地参一脚了!”

 

处于不远的所在,却不为任何人所察觉的存在们,安静地注视着这一切。


无法回应,无法呼唤,对应这份执念,连一个拥抱都无法给予。

  

就这样吧。年长的亡者想。既然如此。

 
 
 
 
 


 
 
 


 
 
 
 
 


 
 
 
 
 
 
 

注解:奥菲斯计划


瞎编的目的是带回思恋的已故之人

 

菜堆是因为一哥的执念没法成佛的,嗯~

评论(4)
热度(7)
©星沉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