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沉灵

微博id:星沉灵。自萌冷圈的闪轨毒重症患者,my cp库里/crrn/クロリン可逆不可拆,one and only!

【永生之酒同人】DREAM WEDDING

13年的黑历史,ooc得无法直视……答应@AKA 放上来的w







【修伊。。。是谁?】

【你所爱的那个男人。】

梦境{1}

温吞的阳光煎煮着海风的味道,时时传来的海鸥鸣叫声让人联想到飞扬的洁白羽毛。时光流动得异常缓慢,莫名地能看清每片浪花的形状。

视野沿着熟悉的街道一路攀上,存在于300年前记忆中的街景一点点浮现于眼前,唯一的异常只是少去了人的踪迹。很安静,仿佛整个城市陷入深深的沉睡,但那海浪声和鸥鸣声却真切得过分。

罗特瓦伦诺蒂,这个称得上故乡的地方,或许也是命运的起点吧,如今就这样出现在眼前,如同最真实的梦幻。海滨的仓库,停泊着货船的码头,并不显眼的图书馆,一切的一切都与记忆中那些场景相符合,只是那早已。。。置身于与300年前一模一样的城市中,明确地感到异样,意识却似乎比任何时候都清晰,视野在某种意志的指引下移动着。

毫无人声的寂静中,教堂的钟声倏忽响起。瞬间的惊愕,却发现已置身其中。原本应是被弃用的城郊教堂,焕然一新得并不真实。鲜嫩的绿叶衬托着的花朵雪一般那样白,铺在一尘不染的走道两侧与圣堂的穹顶。刺眼的光束投射进来,映照出玻璃窗上肃穆的彩绘。清凉的海风从不远的地方而来,扬起新娘纯白的纱冠。原本空无一人的世界一下子涌动出应有的生气。唱诗班的歌声响起的刹那,环绕着白烛的教堂出现了一个个熟悉的身影,并没有谁在喧闹,只是都静静地微笑着,眼中流淌着平静与祈福,注视着十字架下白衣的新人。而自己,就是被注视着的其中一人。庄严的圣歌中,海鸟在轻声吟和,洁白的花瓣纷纷陨落,钟声再度响起,身边那个人裙裾飞扬。

“嘿,修伊,新婚当日还那么严肃干嘛,完全笑得不够嘛,来,smile more~”金发碧眼的友人站在人群中离他最近的地方,耀眼得过分的笑容一如既往。“……很好的笑容哦,虽然平常你跟修伊一起时也是这样,但今天这样的笑容超棒哦。”在说谁,那个名字,听不清。。。

“修伊……你们要幸福哦!”露尼老师也在啊。奇怪,另一个名字是。。。?

“……呵呵你终于嫁人了呢,要幸福!” 是那个面包店的老板娘啊。。。在她店里工作的那孩子是。。



“你们也都长大了啊。”是达尔顿老师。

“你找到了呢,真好……”妮基么。后面说的是?

那些300年前存在过的面孔,有早已消逝的,有依然存在的,都出现在婚礼的现场,一个个都那么清晰。但惟独模糊的却是身边那个身影的面孔,以及那个被反复提及的名字。你。。。是谁?到底是谁?可恶快给我看清,给我想起来啊啊!

突然闯入视线的是一个有着奇妙外貌的男子,剧院小丑一样的装扮格外醒目,但直到刚才都似乎不在人群中的样子。“哎哎~你就是娶我妹妹的那家伙吗,哦,就是那个艾尔玛的朋友啊。”

这是……谁?妹妹?那是?

“小艾艾,你居然跑来了,这还真是叫人吃惊啊。”

“我自己的妹妹结婚我为什么不能来?”

“哎~”

艾。。。艾斯佩萨.波罗尼亚鲁伯爵么?那妹妹是。。。?!

思绪顺畅的瞬间,意识仿佛浸进了浓厚的液体之中,周围的景致一下子变得模糊起来,人们的道贺声、圣歌的旋律、海鸥的鸣叫声、风吹过浪花的声音,都变得越来越遥远。意识即将沉没的瞬间,那抹金色。。。

【修伊啊。。。想见他呢。】

梦境(2)

身体被某种温润包裹着,随着意识渐渐下沉,到那很深很深的地方去。。。

黑发的青年猛地清醒过来,睁开的眼眸中流淌着金色的暗沉光彩,梦寐中的迷茫尚未挥之而去。

触目所及是卧室的天花板,设计与装饰都与记忆中的某处相匹配,毫无疑问属于自己拥有的其中一所宅邸。

而那从醒过来开始就一直存在于腰间与体内的温度是。。。

“。。。出去!”感受到背部肌肤与那人胸膛相贴的触感,以及那两处微热的温度,黑发青年腾地涨红了脸,恼羞成怒地低吼着。

“嗯。。。唔。。。。。。修伊你醒了?”与梦中一模一样的金发,以及微微开启的碧眼——名为艾尔玛的青年保持着300年前相同的容貌。说着他翻了个身,环着其腰身的手将原本在上的修伊翻了个面压在身下。

“喂你干什。。。嘶。。。。。找死吗混蛋!”虽然是不死者所以马上就会好。。。但还是会很痛啊!

“死不了哦真是抱歉,除非修伊想要吃掉我就另当别论了。不过是修伊的话一定不会啦。啊别这么凶嘛修伊还是笑着的样子比较好看。顺便说刚才是修伊叫我出去的哦。”

“。。。。。。=///=”每次都不想跟他讲话了。

“好了好了总之收拾一下准备一起出门吧。”

“额?去哪儿?”

“结婚啊。”

“0A0”

就这样,莫名其妙地被笑得一脸灿烂的青年拉起手满大街奔跑。风刮过耳畔,

远处轮船的汽笛声混杂着城市的喧嚣,被抛得很远。路边的景色像走马灯一样变

幻着,忘记了是在何时何地,只是这样跑着,被那个人牵着手,似乎没有尽头的

跑着。早已忘记了我们的起点在哪里,而尽头在那看不见的遥远时空中。

如同梦境一般的镜头转换,停下时置身的场所是某个喜闻乐见的小店。

浓浓的蜂蜜甜香漂浮在空气中,吸引着每一位客人——餐馆“蜂巢”,实际上是

马鲁提斯家族的大本营,神奇地有着不死者集中营的即视感之地。。。所以说不

就是结婚吗去哪儿不好干嘛跑到这儿来熟人很多喂还有怎么来了些并不是马鲁提

斯家族的人啊香奈也在居然连吸血鬼和妖怪的部分成员都混迹其中这一定不科学

艾尔玛你给我解释清楚!

By某面无表情内心暴沸的黑发青年。

“总而言之呢,就是我和修伊结婚了,感谢马鲁提斯家族的场地提供,特别鸣

谢罗尼和马伊扎的合作与支持~以及欢迎大家的捧场!”^ ^“啊补充一句是修伊

嫁我哟当然。”

“。。。。。。”不想多说话但内心已成=皿=状的修伊默默地环顾全场,毫无

意外地对上和他有着相同眼眸的少女复杂的眼神。

“。。。。。”真不幸你亲女儿也救不了你。眼神传达出这样的信息。

“。。。。。”

然后吃饱了没事干的各种不死者各种人造人各种起哄,场面太奇葩,跟不久前

“经历”的教堂婚礼简直是天壤之别。。。

最后不知是谁开的头,(你们这些试验品给我等着。。。)大家吵嚷着要求新

郎吻新娘。(克里斯托弗!下一个进回收站的决定是你了!!+皿+)

于是人们有幸看到了传说中有表情的修伊的传说。

最后。。。关灯黑屏?

真的关灯黑屏了。意识被墨一般的暗包裹,那人的体温尚在唇间。。。。。

【想见修伊。】

梦醒时分

黎明的破晓之光驱散了夜的暗,那些梦境的碎影,幻灭的温暖,撕心裂肺的欢笑都随之消散,化为乌有。

独自醒来的黑发青年仿佛很累很累了一样地坐起身,修长的指尖轻扫过左眼的眼睑,那下面空无一物,如同早已消失的更深处的什么。

结果啊,在梦里也牵不到你的手呢。

明明是300年前就尘埃落定的往事,明明早就。。。事到如今还做着这种梦的自己真是可笑呢。

还有那家伙也是,开什么玩笑!

这样想着的黑发青年,微微偏头的瞬间——

微凉的风从从开启的窗口灌注进来,雪白的窗幔徐徐而舞。这种场景下出现的应该是天使吧,但取而代之的却是倒挂的笑脸。。。

“!!”

“嗨~好久不见啦修伊!”

“。。。。。。”

“咦咦怎么会这样难道是因为好久不见的原因我能改变修伊表情的特异功能已经失效了!?”

“。。。我只是在想这是不是第三重的梦。”果然都是骗人的吧,见到艾尔玛也是,见到那个人也是,都只是无谓的幻梦罢了。还有那种意义不明的特异功能是闹哪样!

“。。。。。。”一阵沉默过后,艾尔玛从窗口翻下身,径直扑倒床上的某人啃了下去。

“唔。。。”并不是梦中虚无的温暖,而是真实的炽热。那张时时入梦的脸就在眼前放大,那个人的唇的温度,舌的触感,齿的轮廓,都毫无保留地被自身感受着,绝不是下一秒就会消失无踪的幻觉。

真的是你啊。。。已经。。。不要再。。。。。。

“所以说,没有错吧,不是梦哦。”直到在身下之人要感到窒息前,艾尔玛才与之分离。不过理论上来讲继续下去也不会有事的吧。

还未回过神的修伊有种平时看不到的美感。汗湿的黑发黏着骨瓷一般白皙的脖颈,衬托出锁骨修长的曲线,金色的眸子中光彩明灭。。。色气十足的景色。

下一秒映入眼中的是艾尔玛碧蓝的眼眸——没有在笑,但溢着更温暖的东西.

“我回来了。”

“欢迎回来。”安心地任由自身投入那个温暖的怀抱,脑袋靠在他的肩头,手指轻轻勾画着他身体上再熟悉不过的伤痕。

不要再。。。离开我了。我朋友不多的,真的。。。

“嗯嗯,放心吧,已经没事了。我已经不会再走了哦。艾尔玛再也不会离开修伊了。”感受到怀中人身躯的颤巍,总是一味笑着的青年表情比任何时候都正经,像是珍惜着一件世间仅有的珍宝一般搂紧他,说出了永恒的誓言,“呐,我们结婚吧。”

不同于梦境中那般荒诞与唐突,这句话如同温涌的暗流,就这么悄悄沁入那应是早已消失的东西,一点点填补着失却的温存。不容拒绝,早已沦陷。

两个梦境在这一刻重合,带着不可思议的微妙感具现于世。当邮轮出航的汽笛声响起时,相携相伴的是海鸟的脆鸣。

纯白的纱缦依然被海风抛起,但不同于梦境的是佩戴者换成了自己。黑发金眸的新娘身着花嫁款的婚纱,全身坠满了白色的轻纱与蕾丝,就是表情略僵硬。

“嗯修伊这么穿着相当好看呢就是没有胸。然后再笑一笑就更好了~”——某新郎的评论。

你才有胸你全家都有胸!哪个男人穿成这样笑得出来!还有你请的这些宾客是怎么回事!跟梦中蜂巢店里的人相比只多不少喂!啊告诉我这是在做梦。。。TAT

“所以都说了不是梦啦。”^ ^低头吻住。

=.\=干嘛啊大庭广众的。

“啊拉修伊果然是会害羞的,好可爱!”^ ^

=皿=

“那么介绍一下,这孩子叫卢奇诺,没错就是你和莫妮莫妮的后裔啦。看得出来吧,真的挺像莫妮莫妮耶。”艾尔玛拉过来一个金发的少年。满脸复杂表情的少年的确跟他的祖先有一些神似。。。那个再也不会回来的人。

“那么说你果然是三婚咯。”红光逼近,令人头疼的某好莱坞大明星略鄙夷地瞪着她的曾曾祖父。

要你管!=皿=

与第一场梦境中相同的钟声响起,既是对航行的祝福,又是对幸福的祈祷。久久不息的钟声中,海鸟依然唱和着,不时掉落的洁白羽毛如雪飞舞,背景的天空与大海蓝得通透。

在各种不同身份,不同体质,不同年龄的人们的注视下,神圣而浪漫的婚礼就这么开始了。

活了300年但还是保持着儿童体型的切斯表情严肃内心抽搐,而旁边满脸缝合痕迹的女孩雷尔更是一脸不情愿的样子。不管从哪个方面来说都很奇怪的一对花童入场后,红地毯的入口出现了新郎笑得花儿都要出来了的脸,以及一副破罐子破摔样的新娘。

穿过漫漫的花雨,踏过鲜红的地毯,穿越300年的漫长光阴,尽头是那个开始一切的恶魔。

“请问艾尔玛先生,你是否愿意娶修伊先生为你的合法妻子,并当众发誓无论富贵贫穷,无论健康疾病,都将永远爱他,呵护他,并忠诚于他决不抛弃,直到永恒的尽头,永远爱他,一生一世。你愿意吗?”不知活了多长时间的罗尼竟然讽刺地担当着牧师的角色。

“我愿意。”此时的艾尔玛依然笑着,但那是于平日不同的,或许是他早已忘记并毕生追寻的,真正的笑容。

“请问修伊先生,你是否愿意嫁给艾尔玛先生为你的合法丈夫,并当众发誓无论富贵贫穷,无论健康疾病,都将永远爱他,呵护他,并忠诚于他决不抛弃,直到永恒的尽头,永远爱他,一生一世。你愿意吗?”

“。。。我愿意。”既定的过去,是早已无法改变的事实。事到如今或许已经可以放手了。。。那梦里永远也牵不到的手。。。。。。

“那么,新郎可以亲吻新娘了。”这样说完的恶魔缓缓地退后,目光却饶有兴趣地盯着大厅尽头的门外。

抓不住的早已走远,而触手可及的,其实近在眼前。

那缠绵而体贴的一吻中,修伊在恍惚间看到了,梦中所见的那抹金色,近乎透明的身影,跟最后一样真的很美很美的笑颜,就那么,越走越远。

【这不是,很好了嘛。】他读出了她的唇形。

再次见到了呢。无法兑现的约定,终于实现了,但也终于无所谓了,因为已经。。。

那金色跟那天所见到的一样,从他的世界中渐渐走远,终于在钟声停止的一刻,

消失于海天之间。带着终于实现的那个时候的话语,再也不会回来了。

被亲吻过后的新娘,早已泣不成声。谢谢,谢谢,谢谢。。。对不起,对不起

。。。。。。

“真好呢,这就是所谓的成佛了吧。”艾尔玛用只有两人能听到的音量轻轻地说道。

“。。。。。。”

天空和大海都延伸到看不见的尽头。那些过去的悲伤与欣喜,梦境与现实,笑

容与泪水,都混杂着交融着,构成存在于此时的这个点。


如得此刻永恒,我愿以永生相换。

【见到了呢,幸福的,笑着的修伊。】

END

评论(6)
热度(6)
©星沉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