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沉灵

微博id:星沉灵。自萌冷圈的闪轨毒重症患者,my cp库里/crrn/クロリン可逆不可拆,one and only!

【轨迹同人】五十米拉鱼堡店(2)

一发日常篇~(就是个肉……【互攻注目!(感谢各种图!灵感全来自大家的粮QwQ
(系列梗公开!欢迎加群脑洞:136186931








青山相牵,云烟缭绕之下,银链般的飞瀑直坠入蔚蓝色的湖水之中。北方高原上的飞鸟长鸣着掠空而过,低旋在碧波激荡,水雾飞散的地方,又猛地惊起,冲向云深雾重之中。

在鸟儿刚刚盘旋过的水面,“哗啦”的浪花溅起,钻出条赤白的人影来。沁骨的湖水从他苍白的肌肤上滑落,半长的银白发丝湿漉漉地黏着在脖颈、乃至锁骨优美的线条上,半睁开的绛红色双眼茫茫然看向岸边,似是在寻找着谁。

伴随着不断的水响,亦步亦趋游离湖心的人渐渐换回了原貌。脚踏实地之时,等他许久的人立刻迎了上去,用手中温暖干燥的宽大毛巾细心地擦拭过掩去紫芒的双眼,紧接着一搂,人与毛巾一同裹住了少年湿透的身体与黑发。

“……库洛别闹。"温顺闭眼的少年小声嘟囔着,在恋人的怀中小幅度地扭动身体。

“里恩……你都不知道你现在有多诱人犯罪!"相对身形硕长的青年紧贴在他身上,将坠有耳钉的耳垂蹭在少年的颈窝里,恶狠狠地沉声低吼。

库洛的脑海中还持续残留有少年自湖中出现的景象。纯白光洁的身体水光淋漓,再加上惹人遐想无限的白皙大腿之间,静静蛰伏着的物体……那真是比最美的水鸟更高于百倍的惊艳。


(剩下的走FFF)
http://falcomfanfiction.com/archives/2775




雄鹰与骏马腾翔长嘶,正午的骄阳灼烤着一望无际的绿波。


荒无人烟的辽阔草原上,一骑双乘奔驰而过。凶悍的魔兽大鸟飞扑在低空,尚且不明谁才是猎手。


马蹄阵阵中,早已金盆洗手过的杀机在此刻全开!腾涌有暗紫凶光的长柄利刃被飞旋着大力掷出,直取猎物的要害!却不料风向突变,浩瀚的自然之力滚滚不可抗逆——致使投掷而出的双刃利剑与目标恰巧擦身而过,引得目露凶光之人“啧”地咂舌。


但在那之前,即将起风的刹那,马背上骑在他身前的人已经动了起来!


极度狭小的空间内,里恩以未持剑的左手撑上马背,腰腹猛然发力!仅以左手支撑身体的重量,原本搭在马背两侧的双腿各自立起画弧,全身于马背之上上下颠倒!下一个半秒,汇集了全身力量的左手一拍,他整个人腾空而起,同时骤然转体,足尖只在恋人的右肩上轻轻一点,倏忽间已与回旋逆飞的双刃剑一上一下,对穿而过——万分之一秒间,里恩一脚踏在了寒光森森的剑柄上,借力跃得更高的同时拔剑出鞘——闪光之轨迹下一击得手!


半空中的魔兽被一剑封喉,悲鸣未起时,纷扬的血雨中里恩已借助反力旋身而落。余光里有黑影逼近,熟悉得非常安心的气息扑面而来——紧随而至的库洛在半空中将他接住,一手搂腰,一手抱腿,两人翩然落地。


“不愧是我的里恩酱~”亲了亲怀中人的鼻尖,库洛嬉皮笑脸地说。


回手勾住库洛的脖子,让自己得以踩上地面,里恩淡淡地开口:“是啊。比成天什么都不做,现在连一只小魔兽都打不中的某人强多了。”


“额……"牵过马匹扶着里恩上马,银发青年挠了挠一头白毛,“纯属意外嘛……我的实力你还不清楚?哼哼,当年在这个诺尔德高原可是干出过——"


“你上马。”里恩看着他,突然说。


“啊?哦。”C某毫无自觉地照办了。


“哐——"地一声巨响,马儿乍然受惊,撒开四蹄飞奔起来……


极其颠簸的马背上,被刀背揍得头晕目眩的C某彻底丧失了战斗力,并且惊恐地发现自己的衣服开始被一件件地剥掉。


“等、等等!里恩你冷静!”被制服在马背上的前恐怖分子头子慌乱地大叫,“我又做错了什么吗?你你你、你要干嘛!”


“嗯……把大家耍得团团转这么有趣嘛。”熟练地模仿起这个人对自己的日常行为,里恩波澜不惊地说,然后——“你这个罪魁祸首!早就想收拾你了!”






(剩下的走FFF)
http://falcomfanfiction.com/archives/2775






入夜的时候,柔若翩尘的雪花零零碎碎地落了下来。


小屋内升得旺盛的炉火噼啪作响,餐点的鲜香也仍未散尽。


黑发少年呆呆地站在窗前。湖影之中,降下来的是他们一同见证的第一场雪啊。那一年的十二月,都还没来得及下雪……


眼角的余光中,那个大半天都没有搭理自己的家伙坐在木桌前,继续捣鼓着一堆导力零件。


少年自己在那儿发了一阵子呆,实在忍不住了,扭过头去看他。


原来如此啊……这个人还擅长这些。能做到独自造就加雷利亚要塞的骚动这种事,也就不奇怪了。


想到这儿,里恩惊奇地发现,自己先前的那通埋怨竟已烟消云散了。果然还是因为太舒服了?他心慌意乱地想到。


又一通胡思乱想过后,被盯着后背瞧了半天的人依旧没有理他的动向。


里恩觉得有点委屈。


就默默地靠了过去,弯下腰从后面环住他的脖子,把上半身的重量都靠在那人肩头,啃了啃他的后颈。


库洛终于轻笑了一下,反过手揉揉颈后的黑毛,被里恩抽着鼻子蹭了下手腕。


“怎么了?”银发的家伙明知故问。


“你好烦。”里恩趴在他身上扁扁嘴,“好想知道以前C的面具下是什么表情。”


“哈……"库洛嗤笑一声,“你猜啊?”


里恩又从后面咬了他一口。


库洛假装着呼痛,站起身把人拧过来,动手动脚地缠在了一起。


纠缠间里恩被捉住了手腕,放倒在棉被上,紫色的眼睛滴溜溜地与红瞳对视。


好巧不巧地,桌上的玩意儿恰在这个点上发起了声响——之前一直被库洛折腾了大半天的,是一个微型导力收音机。


“——那么,今晚的【星夜时分】里……"还正好是两人熟知的女声。


“啪!”地爆响。


库洛以一脸吃了苍蝇的表情抄起床头的导力枪,崩掉了自己一个下午以来的产物。


“……你干嘛呢?”里恩失语片刻,冷酷地问。


“哦。没什么。就是突然有点不爽了。”库洛面无表情地回答。


“……你真不是一点半点的烦。”里恩垂头哀叹。


蔑视了一会儿收音机的残骸,库洛郁闷地躺下。他沉默了片刻,突然说:“这么说起来,我还没找你问过呢。那之后你究竟干了些什么,来改变世界线阻止我的死亡呢。盟主大人?”


对上红瞳内的狡黠,里恩只是不咸不淡地回话:“你都能猜得到的,何必再问我?”


“哼……"若有所思地眯上眼,库洛猛然翻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压在了里恩身上,抄起他的双手,“还有就是……"




(剩下的走FFF)
http://falcomfanfiction.com/archives/2775





评论(2)
热度(14)
©星沉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