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沉灵

微博id:星沉灵。自萌冷圈的闪轨毒重症患者,my cp库里/crrn/クロリン可逆不可拆,one and only!

【闪轨同人】英雄(上)

突如其来的脑洞!里恩继承C的故事……原汁原味无添加原作后续~^_^ 





“吱呀——"的声响划破永寂。

沉积的灰尘飞旋在打落下来的光线中,又伴随紧接着踩地的皮靴越发翻涌,然而无声无息。

黑发之人一言不发,从落地后半跪的姿势上利落起身。

……

“判决结果:以直接挑起内战的罪名,当庭处决!”

帝国最高法院的殿堂内,最后的审判落地的刹那,被告席上的红衣女子却丝毫没有显露出负面情绪的意向。只是好像终于解脱了一样,无比轻松地垂下肩膀。

黑头发的年轻武官脊背挺得笔直,一丝不苟地端坐在旁听席上,目视着前方。周遭的视听麻木地传输入大脑,他只是安静地接受了全部。然后在那瞬间,放在膝上的手指轻微地一跳。就像站在被告席上,被宣布处决的是他本人。

……

“亏得你……还愿意来见我最后一面呢。”即将被送上处刑台的女人抿嘴而笑。眼里尘埃落定般的寂寥未变。

黯淡的微光偷溜进密闭的房间,点亮一寸桌面。坐在女人对面的年轻武官欲言又止,像是走失的孩子。

“得了,我知道你在想些什么。"看到他那副样子,女人无奈地摊摊手,接着将桌上的纸页推到了他的面前,“他们让我写遗书。但我已经没有任何可写的了。呵,如此讽刺的一生……这个地址就留给你吧。他仅剩的都留在那里了……"

……

泛白的手指绞紧了皱巴巴的纸条。少年咬了咬舌尖,强迫自己从剧痛的麻痹中清醒。

若是不依靠纸面上详细的绘图与注释,完全没可能发现得了的隐秘地界——连提供援助的贵族联盟都不知情的,帝国解放战线真正的秘密基地。

该说是狡兔三窟嘛。打量着基地最深处,组织首领的私人房间,少年尽力地调整着自己的呼吸,想。

意外的,不少物件并不陌生。竭尽全力向前行走,他的指尖一一划过布上灰尘的室内摆设。小心翼翼得如同一碰即碎。

包括墙壁上眼熟无比的泳装美女海报、收在架子里的同款长靴、那个看惯了的收音机。

但也仅仅如此了。原来那个人在把好多东西归还过后,剩下来的,的确不多。

只是闭上眼,再回想眼前这些东西的样子,206室的景象就历历在目。鲜活得好似再也回不去的昨昔。

仿佛在清晨睁开眼,打开两扇平行的门对穿而过,还是不会改变的日常。还有一个人肆意张狂地轻笑,温暖的手掌放纵地揉乱自己的发心。余温如此真切,就像从来不会冷却。

愕然地停住脚步。少年的双手捧起了挂在床头的漆黑头盔。入手冰凉。是C……那个人用来隐藏真实面孔的假面啊。

静静地端详着头盔的眼部,恍若一个对视。过后,面色苍白的少年缓缓地闭眼,将侧脸贴到了冰冷的无机制造物上面。那里面空荡而清冷。

在这面具的下面,究竟有过怎样的神色呢。他艰难地吸食着氧气,想。

在帝都现身的时候,跟七班的大家对峙的时候,称呼安杰利卡学姐为“罗格纳的千金”的时候……看着我的时候。你都在想些什么呢。

呐,回答我,好不好?

但这面具下面的人,已经再也不在了呀。

震颤间,向来紧握剑柄的手指松动。

头盔落地造成的空洞回音如若雷霆轰顶。空空荡荡。

少年一动不动地垂首,静立在原地。许久过后艰涩地挪动步伐,面部朝下跌落在单人床上。

将口鼻埋在枕头里,他无助地吸气。指节一寸寸地探到枕头下面,抱拢这唯一的可触及之物。

然后敏感的指腹触碰到了一个小小的扁圆物件。

刹那之间他如遭雷击。僵硬如同干涸而亡的鱼。

凉滑的触感,确定属于认知中的“硬币”。再很慢很慢地,回想起面值为五十米拉的此物的形貌。确乎如此。

他迟钝地动作起来。面朝墙面侧卧过身体,将周身蜷缩成一团。

手指用力到极致,已经丧失了触觉。但就算在此刻死去,也绝不会松手。

又过了很久很久,少年静静地翻身躺平。牢牢紧握成拳的那只手放在心脏的创口上面。

想像那个人曾经的所见。

陌生的天花板依稀可视。

……

“什么?!帝国解放战线首领——C的遗物被盗?”狠狠地纠起双眉,年轻的黑发武官大声道,语气凌厉,颇有积威,“这种事为什么现在……?”

他不悦地负起手,在办公室内缓缓踱步。

紫色军服的部下吞了吞口水,连声回答:“这、这个……已经有人在立刻进行彻查了!请奥斯本长官放心!也恳请告知另一位阁下……"

“我知道了。”黑发的年轻人沉声道,“父亲大人那边我自然会告知的。你们尽快行动!”

“是!”

待部下告离,黑发之人坐回办公桌旁,揉了揉太阳穴。又转过旋椅,事不关己地俯视起窗外,亘古不变的绯色帝都。

……

“……哈哈,学姐一切都好,就令人再安心不过了。”私人宅邸的空旷卧室内,帝国改革派新贵、军部最年轻的中校——里恩•奥斯本背靠在巨大的落地窗上,接通着Arcus,“不过这件事,没想到连远在利贝尔的你也听说了啊。早就耳闻那是个和平的小国,很期待有朝一日能够领军莅临呢。”

意料之中的严厉责骂降至耳畔。他只是淡漠地一笑而过,礼貌而疏离地与这位曾经作过自身学姐的四大名门千金继续攀谈。

“……刚刚谈到的,有关罪犯C的遗物的事情,就不劳您费心了。我会不遗余力地逮捕任何嫌犯的。那么,祝您贵安。”他最后说。

按掉Arcus,他长时间地注视着手中的导力器,轻声补完未尽的话语:“感情?那种事,早就成为过去了。”

深色的帘幕自落地窗的两侧垂落。

漆黑得伸手不见五指的密闭室内,少年摸索到大床上,独自一人卷缩在中央。

手指在黑暗中熟练地运作,打开导力机关取出了密藏在床底的事物。

干枯的双唇微颤着,落到冷如坚冰的黝黑金属表面。

少年凉薄的躯体贴到了长杆的双刃兵器之上。

仿若相拥入眠。

错觉在他的生命当中,那个永远温柔而强大的唯一存在,还一直陪在身侧。


TBC

评论
热度(8)
©星沉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