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沉灵

微博id:星沉灵。自萌冷圈的闪轨毒重症患者,my cp库里/crrn/クロリン可逆不可拆,one and only!

【闪轨同人】五十米拉鱼堡店(3)

日常篇之年夜饭~祝大家跟文中的ED照片组一样合家美满!新春快乐!




视野变得清晰的时候,风穿梭过草原的味道也确乎萦绕鼻尖。

梳着长长麻花辫的女孩大大地舒了一口气,不由自主地差点就要跪伏在地上了。

“真是的~艾玛,偶尔你也该对自己的法术多点自信吧。”见她这样,同行的黑猫使魔扭头批评道,“明明好不容易脱离了见习魔女的身份。再这幅样子的话,怪不得还是会被薇塔那个女人戏弄。”

“说、说的也是呢。”女孩握紧手里的法杖,“远程传送的法术,不管怎样还是成功了。我也,不再是以前的自己……可以仰首挺胸地与大家一道往前了!”

“只是……"她推了下眼镜边框,怯怯地自语道,“果然发动法术的准备时间太长……不会迟到、让大家等急了吧?”

……

“艾玛!”“来了啊!”“快过来坐!”

忐忑着推开湖畔小屋的木门,意想不到的热情迎接立即扑面而来。艾玛眨了咋眼,忽然涌起落泪的冲动。是啊,该说是意料之中才对。这才是,那个熟悉的——大家的七组啊!

“班长,远道而来辛苦了。”作为七组的中心人物,也是此次聚会的主办者,更名为里恩.安布斯特的黑发少年从厨房内探出半个身子,温和地打着招呼。

“不、并没有。”艾玛慌慌地回答,又微笑起来,“倒是大家能在今年的最后一天聚到一起,实在是太好了呢。不过……”说着,她环视一圈室内的众人,又有些疑惑,“原来我不是最后赶到的呀,太好了……说起来库洛君呢?”

“那家伙啊……"不等厨房里忙作的里恩回话,梳着双马尾的金发少女就促狭地说,“被跟我同来的安杰利卡学姐拖出去了。放心死不了,乔治前辈和托娃会长看着呢。”

“哈哈,那还真是……"想象着那样的情景,艾玛不由得尴尬地笑笑,又讲,“那就还剩下菲和莎拉教官,还有……"

“大家——"说时迟那时快,一道清亮活泼的童音从天而降,银色的大块物体破窗而入——“好久不见了好想你们啊!!”

“米利亚姆酱!”艾玛惊讶地叫出未说完的名字,伸手接住了小女孩。

“哼。”见到这闹剧般的登场方式,尤西斯习以为常地抚住额头,偷偷微笑。

坐在他旁边的马奇亚斯无言以对,跟着郁闷地瞪起眼,嘴角带笑。

“锵锵!说好的枕头我有好好带来喔><~!”蓝色短发的小孩献宝般地转个圈儿,高高举起手里的物体。

“喔喔,这个啊。”劳拉兴致很高地接话,“虽然不大明白到底是用来做什么,这里也有好好带来——嗯?”以更胜往昔的直觉捕捉到刹那间的突兀气流,蓝色长马尾随着身形飘动,后跳一步的劳拉抄手接住了飞掷而来的柔软枕头。

“呀,你又变厉害了。”银发的游击士女孩翻窗而入,嘴边淡淡地浮出笑意。

“菲!”与她相视一笑,劳拉飒爽地掀过刘海,“你那边也是啊!”

“你们……"副班长终于忍无可忍了,“就不能正常地进入别人家门吗!”

“哈哈,我想里恩应该是不会介意的。”端着第一份出锅的菜肴,一直在厨房里帮忙的艾利欧特笑弯着眼走到桌旁,“一点开胃菜,大家慢用。”

“哎哟!刚要落座就上下酒菜了?真贴心!”七组的教官破门而入,立刻开始嚷嚷。

“现在才到,都是莎拉的错。”比她早到一步的菲吐槽。

“不要在意——”喜滋滋地坐到学生中间,莎拉教官大大咧咧地叫道,“那么多细节嘛!”

“嗯,全员能够齐聚诺尔德高原,实在是再好不过了。”同样负责帮忙料理的盖乌斯走出来。

“那么说,这儿的那两个主角呢?”莎拉不满地东张西望,“忙得团团转的里恩就算啦,另外那小子死哪儿去了?”

“安布斯特当家的吗?”尤西斯带着笑意吐出这个称谓。

“噗——"亚丽莎不禁笑出声。

“不用管他,让他自生自灭吧。”里恩的冷静声音从厨房里地传出来,“但估计也差不多该回来了。带好枕头的各位请不用客气。”

熟悉的流程,大家殷殷期盼之处,端着什锦锅的黑发少年目光坚定。

“那么——"将满满一锅食材安放在桌上,里恩形同以往地高呼,“托尔兹士官学院特科班七组!接下来全力以赴,在枕头围殴大战中势必达成目标!干掉帝国解放战线前首领C!”

“好~!”“哦!”“交给我吧!”“早就想揍他了!”

……

以黝黑的剑锋挡掉一发魔法弹,众望所归的某银发混蛋狼狈地狂奔在荒野上。冷汗淋漓地干笑之余,他凭借良好的反射神经迅速低头,只觉一颗大块头的导力炮弹贴着头皮呼啸而过……

此时此刻,对接下来的一切还一无所知的C某,正内心崩溃着应付另一种形式上,真刀真枪的围殴。

“虹彩射击——"不等他再有动作的余暇,个子小小的女孩大声娇叱,“shoot~!”

与此同时,埋伏在一边的乔治也淡然地陈述道:“卫星射线,设定完毕。”

“哼哼哼,受死吧库洛!!”爽利的女声高扬,崩天灭地的斗气随之飞袭——“龙魂猛击!!”

“啧——"面对同时临头的报应,库洛故作镇定,拼着老命穿梭其间,凭借过去那点儿身手撒开腿一阵狂奔,然后——

“啪”地被一堆枕头糊了满脸。

在他条件反射想要转身跑路的刹那,劳拉和菲同时瞬移般闪身到这货的身后,劈头盖脸就是一顿狠砸,报了当年在帝都地下的一箭之仇。

前有虎后有狼,走投无路的C某浑身都被冷汗打湿了。

他默默地扭过头,只见自家爱侣在背后贴身站立,面无表情地仰头瞪他。

更多的冷汗齐刷刷地往外冒。

二话不说,里恩一把扳过库洛的肩膀,左手揪衣领,右手抄起个枕头,照着这货的脸啪啪啪地扇了上去——

于是被打翻在地、丧失反抗力的库洛,眼睁睁地看着安杰利卡、托娃和乔治围拢上来………

………

室内的炉火烧得更旺了。

大家就着一堆破破烂烂的枕头席地而坐,开心地对着锅里的食材大抢特抢,并互道新年快乐。

被修理得服服帖帖的某人半瘫在里恩膝盖上,只管张嘴等投喂。只有在里恩被灌酒那会儿,他才诈尸般跳起,挡过酒仰头自灌一杯。然后又被全员上下一致地鄙夷嫌弃了。里恩把他拉过来,恶狠狠地咬了口嘴巴。

热腾腾的起哄声中,少年的脸涨得通红,又喜不自胜。幸好有风,从不知什么时候打开的屋门外灌进来,才稍稍起了点降温作用。

坐在靠门处的托娃微熏地傻笑两声,起身走到门口,望进了温柔的冬夜里面。

空气里都是清新的味道。

满足地吸了吸鼻子,娇小的少女朝向不知何方,感激般挥手致意。

木门被“吱呀”地合上,隔绝了外界的风雪,与齐聚一室的欢腾红火。

今夜平和美满。也愿来年安好。

评论
热度(12)
©星沉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