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沉灵

微博id:星沉灵。自萌冷圈的闪轨毒重症患者,my cp库里/crrn/クロリン可逆不可拆,one and only!

【闪轨同人】终雨

七曜历1204年10月29日


雨从中午之后开始下,淅淅沥沥地就没有停过。

 

被敲击得叮咚作响的窗沿之外,托利斯塔的镇中心变得清清冷冷的。粉红发色的小姑娘提塞尔百无聊赖地闲坐在杂货店门口,连往日总是一派悠闲景象的“樱桃”门前也鲜少见人。四颗老树缄默地占据在公园的四角。不时有积攒的雨水从厚重的枝叶上坠下,碎落遍地。

 

昏暗的天光之下,未开灯的室内一片阴霾。过去铺满了206间满墙的浮夸掩饰已经陆续撤空,不大的房间显得寂寥又赏心悦目。银发的房主无所事事地靠在窗边,隔绝了喜怒哀乐的鲜红眼眸里倒映着空荡荡的街景。

 

伴随着连日来越发紧迫的政治变动,即将开动战争的预报早已深入人心。不安与恐慌像传染病般在居民们的奔走非议中流传、扎根。克洛斯贝尔独立、共和国的威胁,迅速成为时下最常听到的关键词。战争的阴云像是悬崖上的落石,平静的日子在那之下脆弱如玻璃镜面。避之不及,连如何去面对都不愿想象。

 

但这一切,听在银发青年的耳中,只余一种事不关己的啼笑皆非而已。

 

他缓缓站直,伸了个无声的懒腰,活动开因出神半天而略感僵硬的手脚。推开房门,下意识地留意了下对面201室的动静。不出所料地空无一人。这个时间,那小子果然还在学园里边四处搬砖?……也好,最后再溜达溜达也不赖。他想。

 

随意地在玄关处捡了把伞撑开,银发之下的宽厚背影随之融入雨色之中,在最后一次也不着痕迹地化为了托利斯塔街景的一部分。

 

广播局、食宿店“樱桃”、杂货店“布兰顿”、当铺“密修特”、第二学生宿舍……按照至今为止的固定路线,把这些一一转过之后,他如往常一样晃晃悠悠地攀上了通往士官学院的坡道。东张西望着,瞧了几眼曾经躲着午睡过的礼堂之后,这个人信步往前,迈过礼堂的门口,头也不回地绕经操场,一路悠闲地视察着这所学院的日常景象,接着习以为常地推开了技术栋的大门。推门而入前的那一会儿,浮现出来的苦笑连他自己都没有意愿察觉。

 

“下这么大的雨还到处乱跑啊。”乔治推了推头顶的护目镜,头也不抬地讲了一句,又继续着手头的精细作业。

 

“啊……只是再四处看看罢了。”抖落了半身湿气,银发青年微微地勾起唇角。 

 

“你啊,老是这个样子……”偏胖的年轻技师无奈地叹道,“在这之后有怎样的打算呢?”

 

熟练地加深满不在乎的笑意,银发青年张口回答:“回到以前那个班级,继续混吃等死着。赌赌看能不能顺利毕业咯~”

 

“我说的不是这个。”乔治看了看他,慢吞吞地说,“是说如果开战了的话。”

 

“……”沉默不到半秒,银发青年像是根本懒得思考的样子,将双手背到脑后,笑眯眯地,“该怎么样就怎么样啦。大不了学园暂时关闭,我还乐得清闲。”

 

“你这人真是……”听着友人无赖一样的回答,个性认真温吞的技师只好耷拉下眉毛,无言以对地摇摇头。

 

“至于乔治你嘛,”维持着吊儿郎当的姿势,银发青年又说,“要不要考虑回北方的卢雷那边去?也差不多,该叫工科学院的人领教下你这些年的成果了。况且洁利卡也在,还可以把托娃一同带过去玩……说起来,你今天看到里恩那小子没有?“

 

“还没……”因为突然被岔开的话题愣了一下,乔治反射性地率先回答出最后的疑问句。要待再说什么时,只看见那个人自顾自地摆摆手后,在视线中残留下了个一晃而过的背影。

 

“……我们都去帝国的东北方了的话,那你呢?”年轻的天才技师自言自语了一句,又甩开过杂的思绪,研究起手上的机械来。

 

……

 

“里恩君?他今天没有过来这边喔。”小个子的学生会长歪头回想着,一边答出了友人抛来的问题。

 

“唔……”银发青年听闻,促狭地虚起眼,“镇子上、鱼池边,包括操场、体育馆、图书馆,还有这个学生会馆,我都看了一大圈了。居然都不在。”

 

“搞不好他在旧校舍呢?”褐发女孩用食指轻点着下巴,“前不久的那个新发现,实在是有点太耸人听闻了……”

 

“嘛~有时间的话我去看看好了。”隐瞒了由青鸟使魔监视所得的情报,银发青年微微俯身,手欠地揉了揉会长大人软软的刘海,“这段时间,事情也变得复杂起来了的样子。托娃你……别把自己弄得太忙啊。”

 

“知道啦知道啦。”小小地嘟起嘴,女孩捂住了自己的额发,“通商会议的时候叫你们这么担心,都已经超抱歉了的说……”

 

“知道就好~偶尔放纵一下自己,不也挺好的嘛。那回见啦~”十分可恶地将自己的人生原则强推给了作为学生会长的友人,这个人拖着步子晃到门口,在一个摆手的功夫之间掩门而去。

 

托娃气鼓鼓地瞪了重新关上的木门几秒,又浅笑起来,转向了铺满桌面的工作。

 

……

 

晃了两眼教职工办公室,又从空无一人的七组教室离开,他莫名地感到有些焦躁。难以名状地,他几乎是跑着上了二楼,从走廊上零零星星的学生中间挤了过去,挨间推门查看艺术活动室。

 

走廊边,连成一片的玻璃窗外,铺天盖地的水幕阻碍了视线,模糊不清的天地叫人没来由地心慌。就像一种,跟过去的世界隔上了万水千山般的无助感。

 

一把推开天台的大门时,他略带急促地喘着气,不顾一切地扑入眼前的雨帘。

 

隔着千丝万缕的无色水线,浑身湿透了的库洛面色苍白,与从天台的尽头转身过来的里恩遥相对视……

 

握在里恩指尖的伞柄脱手而出。

 

撑开成圆弧的漆黑伞面在雨中轻旋,甩起一圈圈水花——透明色的波光华美不过瞬息,转瞬又没入到虚空当中。

 

——暴雨将两人交叠的身影吞没。凉滑的软肉与温热的吐息缠绵在了一起。

 

前所未有的触感厮磨在唇间的时候,那对紫晶般的眼眸震惊地大睁。里恩呆愣愣地瞧着库洛放大在眼前的脸,手足僵硬地任凭这突如其来的亲密。比他高过半个头的库洛微微垂下头,一手护着他的后心,一手支撑在他的脑后。他被极度温柔地对待着。

 

在起初的耳厮鬓摩过后,库洛的舌轻轻地舔了舔里恩的唇缝,怜爱地暗示出进一步的动作。里恩无声地深呼吸了一口,唇瓣瑟瑟地抿了抿,紧贴着对方又磨蹭了几下,才颤颤巍巍地张开了一点。口腔中邀入外来者的时候,他的心脏在不停地剧烈鼓动着,好像要撞破留有伤疤的胸膛,撞进眼前这人的身体里面才罢休。毫无经验的小舌抬起来,笔直地迎接上去。敏感的舌尖相互抵触之时,库洛覆在里恩背后的手掌紧了紧,视若珍宝般将人更用力地挽留在了怀中。

 

冰冷的雨水浇在头顶、肩上,滑入彼此相连的地带。磅礴的水声以外,天地间寂静无息。偌大的世界里仿若只剩下两个人一般。

 

……

 

回去的途中,两人挤在同一把伞下面,一路无话。里恩只是非常顽固地高举着握伞的单手,宁愿自己的半边身子晾在伞外,也坚决不理睬库洛独自出去淋雨的要求。至于库洛原先出门时据说带有的那把,他已经懒得再去求证行踪了。

 

晚饭时分,对于库洛呼吁饮酒的起哄,黑发少年也只是心不在焉地在侧观望,冷淡得连一贯苦口婆心的吐槽都没有。

 

库洛暗自吞咽下苦涩的笑意——掀开内心深处,用于欺骗自己的伪装一角——将呆坐在201室的少年再度搂到了怀里。

 

怎样都好。侧脸吻在里恩温软的颈窝,他想。

 

这是学生库洛.安布斯特最后的一天。你就尽管地厌恶我……也无所谓了。

 

“虽然很奇怪……”半晌,被他持续怀抱着取暖的少年静静地开口,语气中还藏有小小的欣喜,“库洛对我做的这些事情,并不讨厌喔。”

 

“————!”被误解的真相,于刹那间被击毙在原地。绯红的瞳孔瞬间收缩,又痛苦地以眼睑将其掩上。

 

“我只是,有一点点迷茫……和害怕。”并未察觉到库洛的所思所想,里恩靠在自己全身心信赖之人的怀中,继续讲出心底的想法,“什么时候会开战,会有怎样的战争爆发,这个世界会变得怎样……那个时候,我,我的家人、朋友和同伴,以及我爱的人,都将何去何从……对此真的全都一无所知。所以……”

 

里恩轻轻地把库洛推开少许,埋首在他的胸口,寻求慰藉般地,大口吸足了库洛身上令他安心的气息。依偎在库洛的胸前,他抬头对上那双猩红色的眼,殷殷地注视着那里,像是在撒着娇,期盼一个答案。

 

库洛只是一言不发地低头,将他吻住,阻止了更多话语的流露。

 

堵不住的唯有倾泻而出的情动。

 

(肉走FFF)

 

又一个长久的深拥过后,库洛替精疲力尽的里恩穿好衣裤,掖好了被角,手指照着毛茸茸的脑袋揉了两转,才沉默着转身回房。

 

夜最深的时候,库洛将一切准备就绪过后,面朝着墙面侧卧上床。肺部艰涩的抽搐中,他在濒死的错觉里强迫自己入睡。指尖一片黏腻。

 

……

 

天大亮的时候,昨夜的雨已经停了不知多久。

 

里恩怅然起身,急急地穿过走廊,推开206室的房门。

 

初晴的晨光透过窗口洒落。

 

那里早已空无一人。

 

END

 

 

 

PS:里恩在本文中所期盼的答案,库洛最后有回答。就是原作那句“只管不断往前”。


评论(4)
热度(16)
©星沉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