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沉灵

微博id:星沉灵。自萌冷圈的闪轨毒重症患者,my cp库里/crrn/クロリン可逆不可拆,one and only!

【闪轨同人】葬心

loop了四天眉间雪的结果……感谢A君的段子和截图!!

 

 

 

“……一年级会考的,大概就这些了吧。”嘴角缀着肆意的浅笑,完成一番作为前辈的悉心指导过后,银发的家伙很是得意地摇头晃脑道。

 

时值期中测试前夕的六月中旬,技术栋内外的空气都变得微热起来,不自觉地起了一层薄汗。还未换掉的冬季制服外套内,衬衣的布料略带黏腻地贴到了肌肤上面。

 

不觉间,初夏已经在少年们的身边悄悄起了个头。

 

一段短暂而扰人的蝉鸣过后,自小在北国长大的黑发少年才恍然觉察到此。在他的对面,银发的学长讲得连比带画眉飞色舞,意外地真的十分靠谱。定定地看着发表讲说的人,里恩悄悄拉回闷热中有些走神的思维。

 

那对紫晶般的瞳孔里,涌动流淌着沉静的光华,一瞬不瞬地瞧入朱红色眼底。大约是夏季将至,时光变得太过悠长,一个无聊的玩笑就这么晃晃悠悠地在他心里冒了个头,随着唇边越发翘起的弧度。

 

“其他的话……对了。”饶有兴致地注视着那对纯净如水的双眸,库洛不动声色地开口,“‘心脏复苏术’也需要复习。”

 

“‘心脏复苏术’……”重复着这个有印象的名词,里恩认真地答道,“记得在课堂上也有教过。”

 

“嗯~毕竟那是基础中的基础嘛。学起来包准不会吃亏~”在心里面窃笑着,吐出想好的台词,库洛故作严肃着,用略微低沉地嗓音编织出接下来的话语,“既然这样,后辈君……我们就来实地演练一遍吧!”

 

“……哎?”坐在他对面的黑发后辈明显愣了一下。正当库洛微微撇嘴,打算爆笑出声就此掂过时,下一句听到的是:“好啊。”

 

“——?!”朱红色的眼中极其不易地闪过一丝错愕,库洛的视线晃了一圈,若有若无地散落在学弟小巧白皙的鼻尖上。托大了。他想。

 

“具体上需要反复进行的……”里恩思考了一下,语气也变得迟缓了些,确认道,“是‘心脏按摩’和……‘人工呼吸’嘛?“

 

蔚蓝色的静美晴空之下,微微浮躁的风儿靠着边角溜过。

 

“啊。”库洛听到自己的声音在回答,“是。”

 

然后对面那具温热的躯体,在他眼中年轻稚嫩得不值一提的学弟,笔直地靠了过来——单手覆上了他胸口的要害之处——

 

园艺社的花圃内,丛丛朵朵的夏花烂漫地舒展在无穷无尽的光芒之中。有粉蝶轻轻地靠拢上去。

 

一口灼热的、少年人独有的气息,伴着唇齿间前所未有的软腻触感,扩散在库洛的口腔。总是笑闹个没完的银发青年像是被关掉了奇妙的开关,一下子干坐在原地,忘记了如何反应。无法移动的视线里,是里恩放大到极致的脸孔,肌肤如同煮得嫩嫩的蛋白表面。他的喉头动了动,垂着手,什么都没有做。搏动的心脏想必跳得极快,按抚在上面的力道,酥麻得使他失去了感受自己心跳的余地。

 

数息过后,里恩退了开去。绛紫色的大眼睛里依然波澜不惊,耳根却是飞红。看了几眼对面的库洛,确定对方并没有特别难为情的表现过后,他还暗自松了口气。这才一板一眼地说:“库洛学长,今天真是谢谢了。这次的复习很有效果呢。”

 

“喔!考试要加油啊!包括我的份!”飞快地恢复常态,将双臂枕到脑后,库洛轻快地答复。末了还体贴地补充道:“刚才那样的心脏复苏术,记得要一直做到脉搏和呼吸恢复为止,都不能放弃。……到最后都不要舍弃希望喔?”

 

“好、好的。”里恩眨眨眼,将这一点在心底飞快地记下。然后朝面前的人绽出一个感激的微笑,眉眼弯弯的。

 

…………

 

气温凉下来,白日开始变短的季节,温吞的暖色调占据了放学时分的天空,使得整个学园小镇都镀上了柔柔的暖光,变得多彩而温情起来。

 

从学园中延伸出来,往下的的坡道上,身高相近却仍有错落的两个学生慢慢地走着。溜达在前面的库洛还是一副轻松随意的样子,心里却绕着弯儿有丝疑惑。实在不大清楚,在教室内的一局Blade过后,本以为已经被打发掉的学弟,葫芦里到底在卖些什么药,还这么傻愣愣地等着自己一起走。

 

莫不是自己完美的伪装,被发现睥睨了吧~他玩笑般想到。

 

行至坡道上最后一棵行道树旁时,库洛敏锐地察觉到身后人停顿的脚步。疑惑着转身的刹那,猛烈的力道拖着他倾身下俯——那是被紧紧拽住的长领带,遭到往下拖拉的结果。力道之大,竟让一贯擅长重武器的他措手不及间,脑子内的警铃还未来得及大响,顺着一个踉跄——唇上触及到一个温软的事物。

 

仰望着他的那抹绛紫,其中的倔强与小心翼翼暴露无遗。

 

迅速调整身形,库洛嗤笑一声,长臂展开,顺势将使坏的学弟禁锢在了树干与自己的身体之间。被捉住的人还捏着他的领带,另一只不知所措的手拽着库洛前襟的衣物,指节发白,轻微抖动。

 

“库洛学长……库洛……”他移开视线,艰涩地开口。“我……”

 

目光所及的地方,今年第一片枯黄的落叶悠悠地飘动,在秋风的驱使下轻点着地面。

 

“想再试一下,上次的感觉。”笔直地看向那个人朱红色的双眼,里恩一口气说出,又缓下语气,“因为……并不讨厌…………而且,对库洛的事情,我……“

 

秋日的清爽空气中,一树的橙黄飘散开来。飞舞、破碎、散落到漫天满地。凉丝丝的气流带着它们再度起航,在交叠的身影四周扬舞出上上下下的轨迹。

 

痴缠的唇齿间是化不开的柔情。

 

…………

 

春夏秋冬走过,恍若寻觅了千山万水。转眼就是一年的尽头。

 

“……喂…………怎么露出…………没出息的表情……”他听见他说。

 

眼眶中的泪水只此一次,就要流得一干二净。那个人的手指从头顶抚过,温柔如初,却再也丧失了力量,脆弱得即将消散。像是挽留一样。再也抓不住。

 

“……库洛…………”里恩轻声,又非常用力地呼唤着。拥着那具身体的手无力到不像自己的。全身的每一寸,都被抽筋剔骨般的绝望与剧痛折磨得近乎脱力。

 

那个人最后的话语、拼命抬起向前指出的手臂,每一个音节、每一帧画面,在里恩心中被无限地、无限地拉长。错觉这样,就永远不会结束。终焉永远不会到来。

 

不然的话……

 

他就再也不在了。

 

里恩不顾一切地吻住他。手指按在血流汩汩的心脏上方,唇齿拼命索取干燥而失温的唇瓣,麻醉般将自己胸肺中的所有空气都渡过去。拼命地、拼命地,就好像要把自己的生命都渡过去一样。然后,只留得库洛最后的一丝气息,在里恩的口中,永远地消失不见。

 

没有用。

 

全部,都是被骗了的。

 

里恩想。

 

…………

 

转眼很多年过去,又是春天伊始的季节。

 

海边的山崖上,莱诺花开了。

 

极高极高的、蔚蓝色大海的彼岸,银白的月光洒落一地,柔和地包裹起纷飞的粉白色花瓣。

 

帝国威名震世的灰之骑士站在盛开的花树下面,背对着无尽的银色月华。他因成年而逐年坚毅的面上,浮出温和而安详的笑意。指尖抚过面前的花枝,摘落满手的花雨,如同令人怀念的昔日之雪。

 

“走吧。瓦利玛。”他轻唤。终于,一切都结束了。

 

面前这片光怪陆离的大海,深邃而虚幻,凝视的时候,如同俯视蔚蓝色的深渊。又广阔温柔,厚重绵密得好像能永远将他包容其中。就像背后一直有一个强大得不可一世的存在,不管去向哪里,哪怕独身一人,都能被那么温柔地被注视着。错觉可以永远被守护。只是蓦然回首,只余记忆当中,苍蓝色的幻影。冰冷得不曾留住余温。

 

春潮静涌。海底岩洞的深处,那个人的长眠之处,置身在古代遗迹的残破殿堂里。

 

像是害怕将他惊扰,里恩刻意放轻了脚步,目光一点一点地随着视线的移动,眷恋地落到安睡之人的身上。

 

在残留的骑神之力加持下,这具尸身保存完好。就像他还活着时一样。

 

只是再也不能吻他,任着他依赖撒娇了。

 

久久地,里恩吐出胸口憋积了好多年的一口气。慢慢坐到他身旁,将新采得的花瓣拿给他看。

 

军中一向冷峻的灰之骑士,此时的表情异常柔和,恍若少年时代的那个他一样。

 

他满足地将身体覆盖上去。暗叹着,哪怕已经成年的自己,仍在体格上比不过十九岁的这个人。又合上眼,拥抱他,将自己的唇凑到那个空荡荡的胸膛上去。

 

然后,透过神经链接,他向跟随自己多年的骑神发出了最后一条指令:

 

“动手吧。”同时开合的唇瓣,就好像在最后,依然亲吻着尸体的胸口。

 

“——了解……………………………如你所愿。”像是叹息一样,古老的巨人终是做出回应。满足启动者最后的悲愿。

 

无限量的海水从四面八方汹涌而入。岩壁与殿堂竞相坍塌。

 

银白的月光与苍蓝的海面交相辉映。

 

残缺的英雄传说,就此永远永远地、埋葬在冰冷的海底。他们再也不会分开。

 

…………

 

里恩走了好久好久,才在岸边找到了一身黑衣的他。

 

看到那副似曾相识的黑色头盔时,黑发少年一个忍不住,“噗嗤”地笑出声来。

 

引得那个人转身,看不清表情的头盔正面对上了绛紫色的眼眸。

 

握刀时一贯平稳的双手发着颤,一点点地揭开那副假面。银色的发丝暴露出来。

 

他再一次吻住了他。

 

评论(6)
热度(26)
©星沉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