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沉灵

微博id:星沉灵。自萌冷圈的闪轨毒重症患者,my cp库里/crrn/クロリン可逆不可拆,one and only!

【闪轨同人】英雄(下)

Happy 50 mira's day!! My cp孽缘纪念日www

本文可独立食用,也可搭配上篇

BGM

 

 

 

“那么这件事,就全权委托给你咯~”红头发的书记官微微一个欠身,“帝国友好邻邦——新.克洛斯贝尔自治州的最高武官大人。”

 

走廊拐角处的阴影下,嘴角暗藏着的那抹弧度怎么看都不怀好意:“不用这样紧张嘛~毕竟,帝国这边负责的那位‘大人’,是那一位广为人知的英雄……”

 

像是没有察觉到那语气中别样的意味,棕发青年沉稳地抬手,扣响了皇宫行政区深褐色的木质大门。只是不想,应声而开的虚掩大门后面——

 

“……!”一丝惊色闪过,又飞快消逝得难以察觉。

 

下一秒,罗伊德.班宁斯静静地注视着里恩.奥斯本静若死水的双眼,讲:“告诉你们的书记官吧。调查重现的恐怖分子这项委托,原.克洛斯贝尔特别支援科愿意插手。”

 

……

 

【一枚竹叶无风自晃。

 

颗颗晶莹的水露滴落。穿越层层叠叠的碧色,破碎在地面上,溅起的碎珠映衬着皎洁的月色。霎时间光华无限。

 

下一个瞬间,一闪而过的两道黑影接连而至——在水珠尚未重新落地的间歇内,又不见了踪影。

 

如同飞燕点地,前后追逐着的两人掠空而过。先后踩落在缀满尖叶的翠竹杆上,倏忽间滑了开去。

 

无风的夜晚,偌大的竹林巨晃。】

 

…………

 

“‘帝国解放战线’首领C……”将整理好的资料自光滑的书桌表面拿起,罗伊德从头念起那上面标示出的重点部分,“1185年出生,旧茱莱市国人。原名不详,生平不详,为1204年期间引发帝国内战的罪魁祸首。已于同年年末,被结束内战的英雄——灰之骑士里恩.奥斯本(原名里恩.舒华泽)处决于帝都海姆达尔。”

 

黑发青年背对着书桌,站在巨大的落地窗前,单手紧贴在透明无机质的玻璃上面。

 

“是这样啊。”良久,他平静地说,“也对。一直……都是这样的啊。”

 

不像应答,倒更似是在对自己讲。

 

收回手,他端详着那握剑的掌心。

 

“原来,是这双手嘛……”

 

…………

 

【一个起落间,追逐着的两人间,距离被短暂地拉近——捕捉到时机的刹那,太刀雪亮的刀身“岑”地出鞘,弧光美丽而残忍,直指的是头带头盔之人毫无防备的后心——】

 

…………

 

“这么说起来,我们也不是第一次见面了。”回过身,宰相之子友好地微笑着。还能从中窥见几分过去那个老好人温和的影子。

 

“是啊。自那次跟丽霞一起的行动以来吧,正面会面也算第二次了。”报以相似的笑颜。

 

各自清楚的是,他们都已不是过去的少年了。

 

“想起来,也真是微妙呢。发生了许多事之后,竟也能以彼此不变的身份相互合作。”罗伊德接着说。

 

“嗯。各自那边,想必都发生了不少事吧。”黑发军官的语气突然变得有些惋惜,“我从前……非常羡慕你。但现在,你当时所拥有的那样的表情,似乎……?”

 

“啊……”嘴角稍稍浮现些悲哀,罗伊德还是在笑着,“看不到了,是吧?因为那个时候我所追寻的,都已经得到了啊。”

 

“可是……”

 

“过去的我,是一个名副其实的、贪婪而自私的人。”毫不掩饰地,棕发青年这样讲出。他将指节轻轻地摩挲过桌面,又紧握成拳。最后用平摊的掌心支撑着桌面,微微俯身,看不清表情。“我以为可以跨过‘壁垒’,同时守护住身边重要的同伴。不借助‘奇迹’,不牺牲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不错失大家的笑脸。而最后,我确实做到了这些。跟大家一起,举起了令克洛斯贝尔独立的旗帜。可是、可是……”

 

他蓦然抬头。视线穿过阴影,追寻着窗外的光线。又好像什么都没有看。在那瞬间,显得空虚而悲茫。

 

“好多人。奥斯卡、温蒂、塞西尔姐……特别是伊莉雅姐。都失去了他们原有的生活,甚至赖以支撑生命的东西。战火、纷争,无休止无意义的屠杀……这些都是在碧之大树倒下、我们开始抗争过后,克洛斯贝尔的人们不可避免的遭遇。的确,我们最终成功了。我身边的同伴,都平安无事地一路走了过来。但曾经以为可以不用支付代价的我,依然太天真了。现在的我,实现了一切的抱负,没有什么可抱怨的,也没有了需要为止奋战的目标。和大家一起,看着所得的成果,我没有后悔的意思。可同时,也再也没有立场,向在战争中失去许许多多的、克洛斯贝尔的人们致歉了。我们的所作所为,不管归结于怎样的大义之下,对那些人们所造成的伤害,都是无法被否认的……”

 

…………

 

【“叮——”地脆响,刀剑相交的刹那,维持着微妙平衡感的两人同时后退,立于两处极高的竹枝之上。

 

将双刃剑从背后防御的位置前挥,浓黑的杀气像是深渊的蠢动,自森寒的剑尖两头到微扬的漆黑披风,包裹了黑衣黑头盔之人的周身。

 

对面的人一身红衣,太刀半举,滚滚的剑意凛冽如疾风。

 

精确至极的同一时间,各自立足的竹枝猛然向反方向弹回!

 

然后月下——】

 

…………

 

“我与那个人的初次相遇,是在1204年的春天。帝都市郊小镇托利斯塔,莱诺花开得正盛的季节。”

 

罗伊德一言不发地倾听着。之前的空茫像是消失不见了一样,又好像只是换到了另一个人的身上。

 

里恩的视线越过帝都绯色的古老楼房,眺望着远方的地平线。一时间无悲无喜。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只是那个时候还未明白。以为相遇,就是永恒了。”

 

…………

 

【梭状的竹叶如同碧色的羽毛,在气流的漩涡中漫天飞舞。

 

数次交手,双刃剑与太刀的交锋竟在伯仲之间。激起的剑风与乱流裹挟在一起,一路留下残叶与乱竹。

 

飘然间,一人回身一剑,落入莱诺的花海之中。

 

大片的樱色花瓣被斩得支离破碎,又往来反复,仿佛与剑的流动融为一体,不离不弃。

 

漆黑与深红的身影往返于月下的花海之间,厮杀不已。】

 

…………

 

“那之后,也已经这么多年了啊。”里恩继续说着。整个人柔和得依稀仿佛当年的他。

 

“我……没有后悔过。想必跟你,是同样的心情吧。无论再过多久,对当初的那段岁月,都不曾感到半分悔意。如果还有机会重来,无论多少次,也会在那个时候把那五十米拉借给他。对那段羁绊,我……无论如何还是不会放手。”

 

来自西海岸的海风,吹散了经久的云层,令刺目的阳光毫无遮拦地穿透下来。逆光中,黑发青年的身影就像要与之相融一般。

 

“只是,在骑神全部都被封印的现在——骑神机制的附带作用……已经变得越来越明显了。”从他咽喉里所发出的声音之中,初次带上了该有的悲怆。

 

…………

 

【长刃反射着明月,灼热得好似日光一样。

 

黑衣的恐怖分子身形一沉,积蓄起的绛紫的煞气,自凶刃修长的金属身躯上发散出来,连月夜的寒意都无法与之相比。

 

而他的对手也敏锐地感知到动向,沉着地归剑入鞘,将太刀横于身前。如一汪无波的清泉,又恰似静止的竹林。空无一物之时,正待满盈。

 

“致命——”

 

“风神——”

 

“十字!!”“烈波!!”】

 

…………

 

“我已经开始……听不到他的声音了!”像是无数个日日夜夜之前,那个被丢到雪夜里的弃子,已经成年的黑发青年无助地站在原地,“我忘了他的声音,记不得他曾经说过的话……明明是,说过会一直记得的东西!”

 

“你……”罗伊德远远地注视着,却不知有什么可说。

 

“总有一天会全部忘记的吧?尽管我,已经是最后一个还记得库洛.安布斯特的人了。终有一天,会连那日的晴空下、飘零着的莱诺花瓣,都全部忘却的。”

 

…………

 

【我没办法再回头了。我恐惧着忘记他、从而使他彻底消失这件事。所以我,成为了C。之前跟我的师兄——风之剑圣马克莱因前辈战斗的那个人,的确是我。我……没有办法,做不到让所做的一切停下来。】

 

…………

 

“你真的明白,自己是在做什么吗?里恩.奥斯本哟。”脸部贯穿有疤痕的剑圣质问道。

 

“……”

 

“虽然那个宰相做过很多坏事,连我的身边也……但如果那家伙在这个时候被干掉的话,这个西塞姆利亚大陆,会动乱成什么样子啊?”双马尾的游击士少女也大声呼吼着,“况且,别的不谈,我们答应了奥利维尔那个笨蛋,一定要救出他妹妹的!”

 

“……”

 

“这位小哥~虽然不知道你过去经历了些什么……事到如今,已经是闹得教会也不得不出手干涉的地步了啊。你差不多,也该收敛一点了吧喂?”葱头的神父敛下眉角,不带感情地讲道。

 

“……”

 

“我、我们,都没有资格对你指手画脚。如果与所有人为敌,是你真正的意志的话,我也决定尊重你。只是,里恩!”罗伊德努力地向上望去,“你所做的,真的能够换得你可以接受的结局吗?为之所需要付出的代价,能得到你真正无悔的、想要的东西吗?或者说,你真正无法原谅的,到底是什么?我只是不希望,再见到你那样载满了负罪感的表情了啊。”

 

重现的魔煌城顶,绯红的王座之前,重新成为启动者的人驾驶着绯红的终焉魔王。

 

透过C的头盔、透过绯色骑神的驾驶室,注视着与自己战斗得伤痕累累的众人。那对绯色的眼睛不见了情绪。

 

然后,不祥的骑神蹬地而起,终于脱出了魔城的范围。

 

…………

 

【终我一生,最大的幸事与最无法挽回的不幸,都是在那一天——复仇的子弹所贯穿的,不是我的心脏。C想要杀死的,不是我,我很感激。否则的话,我就没有办法跟‘库洛’相遇了。但也因此……在那之后我永远也无法原谅的,是我自己。】

 

…………

 

被始源之武器洞开墙壁的室内,被青年一直尊称作父亲大人的男人,依旧沉稳而略带促狭地注视着,那柄直指自己颈部大动脉的双刃剑尖。

 

看不分明的眼神,透过头盔血红色的视镜,悲怨得如同实质性的剔骨刀锋。

 

然而紧接着,恐怖分子只是无声地转身离去。任凭复仇的重刃轰然落地。

 

…………

 

【我已经没办法得到原谅了吧?库洛。……对不起。果然,我是做不到的,没办法变得真正跟你一样。大家的笑容、生活的勇气、帝国的宁静,都是我从头到尾,都无法割舍、想要保护的。对不起对不起……这样的我,早就毫无资格跟你再相遇了……】

 

…………

空旷的魔煌城刮着经年的厉风。脚下的帝都城池卑微而渺小。

 

“公主殿下,”将黑色的头盔怀抱在胸前。严重透支的力量使得他已经没法变回黑发的样貌了,“皇族世代流传下来的、帝国至宝的传说,是真的吗?”

 

“在祭祀的末尾,由胜者献出活祭,换得愿望的实现……吗。”披着金色长发的少女悲伤地注视着他,“我想,心诚则灵。”

 

“许个愿望吧,艾尔芬殿下。你最大的愿望。”

 

“但愿,帝国和平,人们幸福……”少女咬下最后的尾音,怔怔地落下了泪水。

 

泪光中,她眼睁睁地看着——空虚而悲茫的少年,从绯红的王座前一跃而下。向着无光、无底的深渊之中。

 

自多年以前,里恩.舒华泽和库洛.安布斯特一同死去过后——里恩.奥斯本——C的共犯兼复仇对象,也终于在这里走上了末路。

 

 

END

 

 

 

ED

评论(4)
热度(17)
©星沉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