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沉灵

微博id:星沉灵。自萌冷圈的闪轨毒重症患者,my cp库里/crrn/クロリン可逆不可拆,one and only!

【闪轨同人】咪西乐园神秘惊奇

 @Miu  @雨が降る 两位生日快乐呀www 新的一岁也请各种加油><

以及说明一下,本文延续自五十米拉鱼堡店系列,大约类似搞笑小品的格式……设定混乱开心就好0w0(?

 

 

(1)打开方式

 

“罗伊德!大事不好了!!”晨间,随着少女的一声惊呼,201室的房门被刷地拉开。

 

下一秒,“砰!”地狠狠原路摔回。

 

“一定是打开的方式出现了错误。”缇欧站在房门前——捂住了身旁碧发少女的双眼——面无表情地自言自语,“那么,紧急启动记忆删除模式——”

 

“等等缇欧!琪雅!不是这样的!你听我解释……”“哎呀,罗伊德~既然都已经……嗷!……不要介意那么多细节嘛……”与此同时,两名男性的声音,伴随着“乒乒乓乓”的杂音从仅隔一门的室内传来。

 

“不行……果然,已经看不下去了。”被中途打断并不存在的程序启动,缇欧异常认真地思考起伙同艾莉带着琪雅离家出走的可行性……

 

(2)咪西西的愤怒

 

“总而言之,”一楼用于议事和用餐的桌旁,缇欧冷漠地注视着科里的两位男性成员,“这项紧急任务就交给你们处理了,请在今天日落之前解决。我和艾莉要带琪雅出一趟远门,同时会通过ENIGMA连接的导力网络随时检查任务进程。”

 

“调查咪西乐园近期出现的神秘事件?”扫了一眼终端上被重点标星的任务,兰迪疑惑地发言,“可是缇欧妹子,这后面明明标注期限是长期啊?怎么……?”

 

“啊啊,我知道了。”特别支援科的Leader难得心虚地微笑着,“你们路上小心!有什么事情都请第一时间联络我!额,还有琪雅那天说的……”

 

“好的好的,嗯嗯。”漠视对面的一切发言,缇欧自顾自地切断导力通讯,以一脸沉没了友谊巨轮的表情望过去,重复道,“艾莉她们已经准备好了,我们这就走。你们也赶快消失吧。记得最迟今天内完成!”

 

“好、好的!保证完成任务!”感受到绝对零度的寒意,被友尽的罗伊德和兰迪忙不迭地狂点头。

 

(3)隔壁家的游戏

 

“真是~~难得的假期呢。”沐浴在阳光下面,金发少女伸了个大大的懒腰,悠闲地从乐园的中心广场经过。精致的小皮靴一闪一闪的,双马尾的发带在微风中飘舞。

 

“嘻嘻~!这里的冰淇淋真好吃>w<!一会儿还要还要!”小女孩叽叽喳喳地闹着,一阵风一样奔了过去。

 

一群人里,跟她相似身高的银发女孩慢慢地走着,与扎着宝蓝色马尾的贵族少女并肩而行。

 

“米莉亚姆酱,慢一点……”跟在后面的温婉眼镜少女无奈地唤了一声,又在身旁姐姐的注视下轻轻摇头叹气。

 

…………

…………

 

“哇……”咪西乐园的广场边缘,兰迪目瞪口呆、目不暇接地看着各色美少女走了过去,一脸心酸,“这么多度假的美女……真棒!然而我们还得巡逻站岗……”

 

“没办法的事情嘛。”一旁的搭档拍了拍他的肩膀,“当务之急应该要把手头的工作完成。好!也休息了一下子了,差不多开始继续巡视吧!”

 

“工作、工作……虽然已经习惯了,但就连晚上都……”兰迪碎碎念着。

 

“嗯?”罗伊德微笑着回头看了他一眼。

 

“YES SIR! ”令人闻风丧胆的原.狂战士兰道夫立刻站直严阵以待。

 

(4)日常委托(一)

 

“已有的详细情报已经搜集齐全了。”罗伊德认真地浏览过手头的笔记,“接下来,如果目击者的证言无误的话,神秘事件的罪魁祸首——‘一闪而过的黑影’,最可能出现的地点是——

 

  1. 摩天轮
  2. 镜之城
  3. 恐怖过山车
  4. 占卜馆

 

选择2,DP+1

 

“——没错!就是镜之城!”罗伊德肯定地推断,“虽然是座充满不好回忆的建筑……但按照相关证言的排序,那里的确是‘一闪而过的黑影’最容易出现的场馆。虽然也有零散的其他非室内目击地点,但就搜查逮捕的可行性而言,选择封闭又可自由行动的室内进行蹲守无疑是最好的方式。兰迪,我们走!”

 

“喔!!”罗伊德的搭档大声应道,“嘿嘿~就让这装神弄鬼的家伙尝尝特别支援科的厉害吧!”

 

…………

…………

 

“就是现在!兰迪!”裹挟着橙红的斗气冲出,罗伊德目不转睛地盯着飞速移动的目标,同时大喊。

 

亲眼见到目标的一刹那,冷汗浮出的同时,昔日身为猎兵的作战态度水到渠成地涌现至每一根神经末梢。习惯性地抿紧唇线,兰迪压低了身形,握住兵器的手既紧又稳,将身体的协调性瞬间调整到极致——

 

“叮——!!!”恰在此时!两人腰间的导力器铃声大作。还是用于紧急联络的信号!

 

“切!”压制下心头突然冒出来的熟悉暴躁,兰迪啐了一口。看着搭档接通通信的同时,清楚地感知到目标气息的逃窜消失。

 

“……什!是这样……好,立刻赶过去!”飞快地掌握形势后结束通话,罗伊德望向兰迪,“度假胜地负责的总管发来的联络。海滩那边出了事!”

 

(5)猎兵碰头

 

“什么?!岂有此理!!”听完案件的简略过程,没等罗伊德开始更详细的询问,兰迪就大叫了起来,“(除我之外)既然(还)有这样的无耻之徒!竟敢(先我一步)对身着泳装的妹子们伸出咸猪手!?”

 

“克洛斯贝尔的警察里面还有这种猥琐大叔啊。”鄙视地虚着眼,下一秒,菲的眼神变得犀利起来,“等等!这团红色的,我好像在哪里见过。”

 

“哎哟!我说是谁呢!”兰迪“嘿嘿嘿”地笑了几声,“这不是‘西风的妖精’小妹妹嘛。哈哈!怎么样?过得还好嘛?认识了这么多青春靓丽的美少女,不帮大哥哥介绍介绍?”

 

“……不,我不认识这个人。”银发的原.猎兵少女扭过头向同伴们说。

 

“…………”留下满脸掐媚的兰迪僵立在原地,然后被罗伊德非常用力地拧住了肩部的肌肉。

 

“那么,可以单独听一下几位的目击证言吗?”完全无视龇牙咧嘴的搭档,班宁斯警官一板一眼地开始搜查流程。

 

(6)日常委托(二)

 

“哎……案件发生的当时?”直接受害人艾玛.米尔斯丁略微不安地歪了歪头,“虽然真的很抱歉,但那个时候因为正在游泳,我没带上眼镜……说实话,看得不是很清楚呢。”

 

“没有关系。”棕发的搜查官温和地说,“事件的起因,当时所处状况的细节,包括感觉到什么,都麻烦讲出来。”

 

“嗯。”少女抚了抚心口,“今天上午,在咪西游乐园那边玩腻了过后,大家都到姐姐和亚丽莎她们帮忙包场的海滩这边来了。遇到‘那个’的时机……其实挺微妙的。那个时候,正巧海水区域只有我一个人在,所以……嗯,我没有看得很清楚。就是……觉得有‘什么’从下面游了过去,然后碰了一下我的……那个……”

 

“好的,了解了。非常感谢你的合作。”体贴地打断少女羞于启齿的部分,罗伊德飞快地记下一串笔记。

 

…………

…………

 

“呵呵,我听过不少你们的传闻,是很能干的孩子们呢~”自称艾玛的姐姐、身材姣好的女性掩嘴一笑,“案发的时候?我正打算躺在遮阳伞下小睡一会儿。呵呵呵呵呵……真好奇是何方神圣,有胆子在我的眼皮底下对我妹妹……呵呵呵呵呵……”

 

…………

…………

 

“听到艾玛尖叫的时候我和劳拉正在进行沙滩排球的最终对决。”菲说。

 

“没错。的确是不错的对决呢……”站在她身边的劳拉接话,“不过果然很奇怪,按照艾玛和克洛缇德小姐她们两位魔女的感知能力,和我等的敏锐度,竟然能在外来者闯入到一定范围内的时候毫无察觉……敌人很不简单。”

 

“没错。”菲点头,“海滩的视野很开阔。并且在沉浸到玩乐之前,我就已经确认过了,周边的区域是绝对safe的。会是个很难缠的家伙。”

 

…………

…………

 

“据IBC的人所说,这片海域的安全度是经过严格确保的,至少一般的小魔兽绝对没法进入。大一点的话……气息应该会很明显吧?”亚丽莎拈了拈自己的发尾,“那会儿,我带着米莉亚姆去帮大家买饮料,突然听到艾玛的惊叫时,还以为时空扭曲产生的幻兽出现了。”

 

…………

…………

 

“艾玛那么一叫~我和小银立马就冲过去了!”米莉亚姆活力四射地捏紧小拳头,“哎嘿……只不过,不小心洒了一路灌装饮料呢。但是但是!真的什么都没有看到呢!如果真有什么经过的话……身手很不错呀!”

 

…………

…………

 

“详细的情况都了解到了。”罗伊德短暂地闭眼思索,“筛选出的嫌犯的范围大致上是——”

 

  1. 附近游荡的魔兽
  2. 一时兴起的游客
  3. 经验丰富的惯犯

 

选择3,DP+1

 

“——犯人无疑是个身手敏捷、反应力极快的人。足够细致谨慎,善于把握时机,策划、执行行动的经验非常丰富。”罗伊德推断,“很有头脑……甚至有很大可能,对你们每个人的实力水平有一定程度上的了解。而且最重要的一个特征是——”

 

“是个无耻的好色之徒。”菲一针见血地指出。

 

“哦哦,看来是个不错的劲敌嘛。”兰迪拢了拢红色的额发,露出一个自以为荷尔蒙爆表的嗜血笑容,“我燃起来了!”

 

“……情况变得有些棘手了。”然而他的搭档只是在低声地自作考量,“同时发生的两起案件、快到难以捕捉的身手,到底……不过现在的问题是,该如何分配时间和人手,把案件都在今天内解决呢……”

 

(7)主角特色

 

“咦……?喂——!!那不是罗伊德吗!!!”伴随一声活力十足的大叫,一个身着橙色利落装束、扎着双马尾的女孩子飞奔而来。

 

“艾丝缇尔?”瞪圆了棕色的大眼睛,罗伊德惊喜地笑道,“你们怎么在这里?”

 

“……这不是重点,关键是我有点方。你们看约修亚都石化了。不是我的机器人干的。”跟在后面的布莱特家养女姗姗来迟,慢悠悠地说,“先不说在占卜屋遇上露西奥拉后,发生的一大堆麻烦事情……薇塔你在这儿是什么情况?”

 

“利贝尔那个著名的布莱特家吗……”眼角缀着泪痣的女性虚起了眼,“听说在莱维回来过后,你们把马克巴恩也拖着入赘了……这是又在打露西奥拉的主意?”

 

“这个一言难尽……”玲小小地叹了口气,“不过就艾丝缇尔的另一个特色而言,现在已经又在发挥作用了。难得地一起来米修拉姆玩,又主动掺和进了麻烦事的样子……”

 

“啊,这个啊……正好有劳你们咯~”薇塔眨了眨单眼。

 

“不……我并不觉得这能算执行者的日常任务……况且……”约修亚渐渐找回了神智。

 

“哎嘿!说到主动卷进麻烦事的体质啊,谁能跟我家罗伊德比?!”兰迪突然对上一个话题产生了兴趣。

 

“哈哈,这个……”罗伊德笑了笑。

 

“哎,是吗?”艾丝缇尔惊奇地说,又想了想,“说起来,罗伊德还特别擅长钓鱼哇!真的想要什么时候在这个上面分个高下!”

 

“人缘好、喜欢招惹麻烦事、热爱钓鱼……”亚丽莎听闻,慢慢地扶住了额头,“这个大陆上面,这种生产标配的老好人居然不止一个……整整三个!太可怕了……”

 

(8)塞姆利亚大陆的秘密

 

“哦,原来如此。”天才少女玲听过了前因后果,“不过嘛,反正我们这么多人在这里了,难道还怕有解决不了的问题?照现在的状况来看,不如拆散了人员重新组队,分头对付那两个奇怪的家伙比较好。”

 

“嗯,听上去可行。真是帮大忙了,谢谢你们。”罗伊德警官点头,“那么,现在的人手多出来三人,怎么分配比较好呢……”

 

“慢着!等一下!”亚丽莎突然插进话,“请让我们几个也加入解决事件的队伍!虽然目前只有女性成员在……嘿~托尔兹士官学院,特科班七组!参上!说到解决各种疑难杂症,我们也是在Leader的带领下,有过各种各样的经历的……”

 

“……听上去又是个除了游击士协会以外,热爱接委托来做的团体啊!明明特别支援科就已经够了……这片大陆上到底还存在着多少这样奇妙的组织……”玲淡淡地说。

 

“哎……这个啊。”亚丽莎歪歪头,“搞不好还有冒险家?”

 

“那是什么……你当是在玩伊苏啊,还红发呢……”玲说,“啊,顺便说那是我最近无聊在家试玩的一款导力游戏,在由莱恩福特社研发的最新导力游戏机上。”

 

“哦?”亚丽莎激动地握住了玲的双手,“怎么样?我家的新品体验如何?果然很棒吧~我跟你讲哦,伊苏系列某一作的女主角,那位公主‘艾夏’,原型就是我喔!金色的双马尾,翘家的大小姐,武器是弓箭,不觉得超级吻合吗~?”

 

“这样……嗯,帝国士官学院的特别班级的成员,果然很不简单呐。”玲托着下巴点点脑袋。

 

“那又怎样?”兰迪冒了出来,“我们科的大小姐也不差!武器还是导力枪呢!比你们高一个级别……”

 

“算了怎样都好……”玲望了望天,“其实根据我的研究成果,这片大陆上还藏有一个非常蹊跷的大秘密……”

 

“嗯?是什么?”艾丝缇尔好奇地眨眨眼,“还有啊,为什么跟小玲朝夕相处的我们没有察觉到你的研究过程……?”

 

“唔,自从接通了导力网络,打发时间的途径越来越多了嘛。”玲嘟嘟嘴,“这个秘密就是——在这片大陆上,身份神秘、善于伪装与隐瞒的一些家伙,往往都嗜好赌博、时常进出赌场……虽然并不一定都具备极佳的赌运。”

 

“为什么觉得站着都中枪了呢……”兰迪念道。

 

“是说那个傻蛋皇子?”艾丝缇尔说,“还有葱头神父?记得克洛斯贝尔旧市街的那谁也……?”

 

“说得很有道理啊>w<!”米莉亚姆蹦了起来,“比方说雷克特就是这样~!不过他赌运可好啦。”

 

“呵呵,确实,无法反驳呢。”薇塔掩着嘴转过身去弯下了腰。

 

(9)行动小组A(一)

 

“于是说……我居然跟猥琐的红发大叔分到了一组,有点烦。”菲冷淡地说。

 

“冷静冷静,不是很值得期待的共同行动嘛。”作为本地支援科的一员,兰迪不负所托地尽起了临时小队队长的职责,“我。菲妹子、约修亚老弟,还有被我家队长紧急叫来的丽霞妹子。哟~~这组合太有意思了!”

 

“对哦。猎兵、杀手、执行者,什么都有了。”菲虚起了眼,“怎么不再叫个恐怖分子来呢……”

 

“哎……感觉大家都很厉害呢。”身着东方风格战斗装的少女谦虚地笑笑,“要是我能帮得上忙就太好了。”

 

“喔!麻烦你啦,丽霞妹子!”兰迪说着,在“镜之城”外一处简单的临时据点处铺开了建筑物的简略图。

 

“没事的。只能说,还好赶上了我本身也比较空闲的时段。”与其他人一同观察起建筑的构造,隐秘行动多年养成的素养让丽霞立刻有了行动的概念,“……原来如此,这样的环境下,的确适合多人参与的保卫作战呢。”

 

“没错!”兰迪扯出一个老练的笑容,“这样一来,就万无一失了!你们看………………”

 

(10)行动小组B(一)

 

“既然是在水中,就由哪怕冬泳都不在话下的我施展拳脚吧!”劳拉捏着拳头,自信满满地率先出列,“让这不义之徒尝尝亚尔赛德流的高招!”

 

“啊,是帝国那边,跟穆拉家齐名的那个亚尔赛德流啊。相当可靠的样子!”艾丝缇尔瞪大眼,“那么,就由罗伊德和我来负责四周的观察和警备好了。可以吗?”

 

“嗯嗯。诱饵作战,确实是目前引出疑犯最快捷的方法了。”罗伊德点头,“亚尔塞德的小姐愿意出力实在是帮大忙了。支援就请放心地交给我们。”

 

“除此之外,远程的魔法和战力援助,我和艾玛她们也可以尽一份力。”亚丽莎调试着导力弓的弓弦,“劳拉你就尽管上吧!给那色狼一点厉害瞧瞧!我们七组的女生可不是什么软柿子……”

 

“嘿嘿嘿!那!空中的警备就交给我和小银咯?”米莉亚姆跃跃欲试。

 

“不……这个就免了。目标这么大。”坐在阳伞下的玲咬了一口雪糕,“黑之工房的小姐姐这边来坐吧。”

 

 

(11)行动小组A(二)

 

“镜之城”楼道间,小孩子举着蛋筒冰淇淋,一蹦一跳地沿着螺旋式的台阶向上走。接着“啪”地一声,连人带甜食摔了一地,“哇”地哭出来。背后的父母紧追而上查看。

 

手挽手的恋人一路嬉笑着,从同一段路经过。

 

又过了一会儿,一对老夫妇也慢慢地走了上去。

 

毫无异状。形形色色的人们也丝毫没有察觉到,隐秘在此处的四人的气息。

 

昔日战场上食物链的顶端,全都是毋庸置疑的潜伏好手。而一旦发动,将在瞬息间演绎出严密堪比机械的一击必杀!绝无失手。

 

小小的飞虫振翅飞过。每一条运动的轨迹、每一道带起的气流,在捕猎者们的感官中都被放大到极致。只需要——

 

“魔眼.改!”目标现身的千分之一秒间,已然被纳入了攻击的范围当中!

 

“就是现在。”精确到完美的同一时间点上,数道银白的小巧身影从一个点迸射而出!“暗影劲旅——”

 

那黑影一滞,随即也分化出无数道影子,与菲战成一团,叮叮当当的金属声交织不断。

 

而此时,先前抹消自我一般隐藏存在、蹲守在下方楼道入口处的“银”一跃而上——人未至,已有密密麻麻的铁索与钩爪飞掷而出!与此同时,一道雄浑的吼声大起,猩红灼热的斗气自头顶压下,近在眼前——

 

说时迟那时快!无数的刀光剑影裹挟着清雪般凛冽的气息,以黑影本身为中心,全方位地接连斩出!

 

刹那间,整块的空间,甚至被剑风斩出真空地带!四人被紧逼着后退防御。而密闭的幽暗室内,也在连串的刀剑光辉中突显光明……

 

“等一下!都住手!”菲率先叫出,随即收好一对枪剑,解除战斗模式。

 

墙上的秒针缓缓地落下脚步。从发起进攻,到全局静止下来,发出被无限拖长地“啼嗒”一声。一秒!

 

站在战圈中心被围攻的人听到声音,愣了一下,连忙归剑入鞘。

 

“你在这儿干嘛呢?”猎兵少女悠悠地走过去,幽幽地问,“里恩……”

 

(12)行动小组B(二)

 

“唔……”身着连体泳衣,劳拉紧紧蹙眉,“竟是如此狡猾之辈。”

 

“辛苦了!”艾丝缇尔连忙举起买好的清凉饮料迎上,“说得也是!让我们严阵以待这么久,居然连一个影子都不出现一下……过分!”

 

“难道说,问题还是出于包围圈的样子太明显了?”劳拉仔细思索。

 

“这不可能!”艾丝缇尔睁圆眼睛,“为了以防万一,罗伊德已经尽量地远离了海水区,负责在远处观察兼为大家跑腿。”

 

“啊,这样忙碌的身影,确实让我想起了一个熟人……”劳拉浅笑道。

 

“总而言之,这一片只剩下我们两个美少女了!哼哼哼哼哼,让无耻的色狼来得更猛烈些吧!”穿着与劳拉同款的连体泳衣,艾丝缇尔插着腰大笑。

 

“‘剑圣’与‘光之剑匠’,两个单亲家庭的独女啊……”玲喝着果汁,缓缓地念道。突然被呛得剧烈咳嗽起来,“谁把她们两个放上去当诱饵的?!快叫她们回来!这样的两只会被袭击才有鬼了!”

 

此时——

 

“喂?”亚丽莎接起了Arcus上打来的通讯,“……………………哦。我十分地!了解了!放心,一定不会劝诫薇塔小姐留下全尸的。这边的情况,你……暂时不用让他知道。回见,菲!”

 

(13)“一闪而过的黑影”的真相

 

“……实在是很抱歉,给大家添麻烦了。”懊恼地垂着脑袋,黑发少年深深地鞠下一躬。

 

吓得同伴和朋友们连忙把他扶起。

 

“事件能够完满解决就很好了。而且并没有造成什么实质上的损害,里恩你不用感到抱歉。”罗伊德温和地说,“不过,如果不涉及什么难以开口的隐私的话,不知可否问一下……?”

 

“对啊!”亚丽莎虚起眼,“里恩你这是在干嘛呢?”

 

“行色匆匆,实力变得深不可测。”菲在一旁补充道。

 

“额……倒也没什么不能说的。只不过蛮丢人就是。”里恩挠挠脸颊,“总之,现在跟家里人合开的那家鱼堡店,正在面临着破产的赤字危机……”

 

“啊!”艾玛捂住嘴惊呼,“怎么会……这样啊……”

 

“不对啊!”米莉亚姆叫到,“据情报局的暗中调查,五十米拉鱼堡店的人气在西大陆一直都在持续攀升着啊!”

 

“都在让你们调查什么啊,那个大叔……”里恩鄙视地虚起眼,又叹了口气,“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店里的利润本身就是很低的。但好在大部分的原材料都由我钓鱼搞定,运输的费用又因为瓦利玛他们节省了。理论上讲,成本已经降到了最低……即使如此,却还是发现家里的资金,在不知不觉中大量地流失……如果我再不四处奔波发配传单增加客流量的话,很快就要连进货汉堡面包的钱都不够了……”

 

“呜呜……里恩你好惨啊……”米莉亚姆几乎就要流下悲伤的泪水了。

 

“都到这种程度了吗!”亚丽莎怒吼,“里恩你居然都没跟我们讲过!”

 

“有什么困难跟伙伴们商量。不要忘记大家都在啊!”劳拉义正言辞地说。

 

“不……只是觉得问题出在自己家里,不好意思麻烦大家……”里恩垂下眼。

 

“听上去很可疑。安布斯特家就你们两个人。”然而菲已经看穿了一切,“里恩没有乱花钱的习惯。某人……的赌运大家都知道。”

 

“也就是说,致使里恩君疲于奔命到脚不沾地,以及袭击我的……的犯人,是同一个,对吧?”艾玛推了推魔女的眼镜。

 

“是喔。”苍的深渊魔女“呵呵呵呵”地笑个不停,纤手带起一阵香风,攀住了里恩的肩膀,“来吧,里恩君,我这就告诉你所有的真相。联手引领那孩子登上‘终焉’的舞台吧。”

 

(14)库库历险记

 

阳光……那么的耀眼。海水……那么的蔚蓝。海波抚慰着的,少女的大腿……奶白如玉。

 

深紫色的泳衣紧贴在身上,不多的布料泛着诱人的光泽。而那下面的肌肤线条更是惹火。

 

经不住剑尖一挑即破的布条环过少女的胯间,绕过令人遐想连篇的地段。布料的边缘又贴着腰线蜿蜒而上,露出整片光洁的后背。

 

潜藏在水下的家伙维持着恐怖分子式冷淡表情,不停地咽着口水。

 

前方的胸部被从腰间拉至颈后的布料包裹得很严实,微微隆起的部分一看就是经过了幻术的处理。然而恋人那张可爱的脸蛋下面,长长的黑色发丝末端,扫过的若隐若现的曲线,恰到好处地勾起了某人的垂涎……

 

他像一条扁平滑溜的带鱼,无声地滑行在浅海当中,徘徊着等待时机的来临……屏住呼吸潜到足够的深度,从海平面下方仔细地欣赏起自家这位身着女式泳装的曼妙身材……幻想出绝赞的软腻手感,“带鱼”蜷缩起身体,一击发出——!!

 

 

“砰”地水花爆了漫天。

 

……某人被银白发丝骤然散开的目标尤物掐了个死紧,拖上岸去。

 

(15)尾声

 

“……到此为止,咪西乐园发生的两起神秘世界全都完满地解决掉了。辛苦各位了。”罗伊德谦和地笑着。

 

“哪里哪里,都是我们给你添麻烦了。”一手揪着某团白毛的后领,里恩也笑笑,“这之后我会好好解决问题的,保证不会再造成类似的影响了。实在是相当抱歉。”

 

“哈哈,真的不用道歉啦。里恩你也只是在尽自己的力量做着正当的工作,不过方式有点过激而已……能解开误会就好!”罗伊德说,“反倒是另外一件事……看上去也算熟人间的小矛盾?你们……加油?”

 

优雅的深渊魔女黑着脸,优雅地举起嵌着苍耀石的魔杖,将杖尾一下一下地用力戳在某团白毛的顶上。一小蔟血从那里一下一下地冒出来。

 

“好的。”里恩微笑,“果然是我家的管束不严,让他一个人去赌场太寂寞了……”

 

说着,他手一松,任由那颗银白的后脑勺朝着坚实的地面落去……然后在某人失去重心“哇呀”乱叫的同时,反手拧起他的后领,毫无怜意地往前一抡——库洛的身体随着里恩手臂的弧度,“啪”地摔在地面。像块破布。

 

…………

…………

 

“夕阳真美啊,约修亚。”艾丝缇尔手搭凉棚,眺望着水平线上的落日。

 

“是啊。”约修亚搂着她的肩。

 

兰迪试图对罗伊德效仿,被捏掉了爪子。暗叹果然不能触碰自家队长的底线,让家里的孩子接触到不健康的画面……

 

瞥了眼一脸欣慰的七组众女生,玲面无表情地舔了口冰淇淋圣代的顶端。

 

斜阳正好。远处,水中央的盛景是——

 

巨大的苍蓝机器人无声地躺平。灰色的机器人把他踩在脚底,一下一下地跳着蹦极……

 

今天的塞姆利亚大陆,依然如此和谐呢。真棒!

 

END

 

 

 

 

评论(8)
热度(47)
©星沉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