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沉灵

微博id:星沉灵。自萌冷圈的闪轨毒重症患者,my cp库里/crrn/クロリン可逆不可拆,one and only!

【闪轨同人】许诺

脑洞一角……其实是突然想到的梗。题目来自歌名,但只想表达一句“为你而活是我的许诺”……啊,突然发现用这篇作五十米拉相遇日贺文不能更好(。

 

 

 

 

“……喂…………怎么露出……没出息的表情……”

 

恍惚间,他听见他这样说。

 

悲怆与绝望突如其来,心跳沉到谷底,恨不能就此跟随手脚的温度冰凉下去。忘记了过去、忘记了未来,在名为“现在”的这一点上,时间的流逝也但愿不再。否则、否则的话——

 

深紫的双眼睁得老大,甚至感到了酸涩。里恩却固执地死撑下去,不愿让那酸涩一涌而出,连最后的最后都被模糊。

 

否则,连最后的分别,都不复存在。

 

将头微微前屈,任由那个人抚摸着凌乱扎手的黑发。他的嘴唇不易察觉地轻颤。

 

所剩无几的时间内,唇瓣张张合合,妄图再像从前那般,吐出撒娇的话语。到最后,也只是将咽哽磨烂吞下去,咬合着血泪唤出那个人的名字:“……库洛…………“

 

…………

…………

 

那个时候,夏日的时光还未逝去。少年的梦清甜得像躺在微风中的花瓣。

 

里恩如同往常那样早起,一丝不苟的晨练、挥剑过后,从摆放整齐的洗脸台上取下自己的洗漱用品。在此之前,201、206共用的这间洗手间,一直都是由里恩单独使用着的。所以当他低头吐水、被突如其来的不明物体覆住脑袋时,跳起来像只炸毛的猫。

 

新搬来的学长得没心没肺,还伸手替他抹了两下把嘴角的牙膏沫。

 

 

晶亮的紫眸眨了眨,然后不爽地眯起来,瞪着面前银发的罪魁祸首。里恩撅起嘴,拍掉了那只乱来的爪子,又有些严肃地嘀咕道:“别随便摸头……会长不高的!”

 

惹来对面的家伙一阵抽笑,接着狂揉比自己矮了半个头的那团黑毛,并忙不迭地问他从哪儿听来这样的大瞎话。

 

所以后来,每一次每一次,都会被这个人这样摸头。之后里恩都会在口头或心底,半是抱怨半是撒娇地跟上这么一句。别摸啦,会长不高的。

 

唯独最后一次。再也不敢。

 

…………

…………

 

灼痛而苍白的现实像是瀑布,势不可挡、滚滚而来,将少年浇了个劈头盖脸。

 

他不信、不甘,那个人再也无法回来。他的一生怎能、怎会是一场空?!

 

可是,怎么可能……

 

在铁血宰相的面前,忆起过去的里恩如遭电击。难以置信的记忆,如同曾经随着灵魂脱离了躯壳就此离去,感不到丝毫真实。

 

但他分明,想起来了……

 

…………

…………

 

十二年前的那个夏天,绯红的帝都跟今日别无区分,在夏日祭将将结束的下午,依然没有退热的繁华。街道的尽头,皇宫前著名的广场上面,喷泉池的水面倒映着庄伟的大帝像,以及背后幕布一般的湛蓝天空。

 

如同可以就此洗去哀愁的晴空下,幼小的黑发孩童费力地踮起脚尖,将下巴搁到喷泉池边可以看得见水面的地方,水汪汪的紫眸里蓄满了不属于这个年纪的哀伤。他就这么静静地发着呆,一直维持着仿佛下一个瞬间就可以嚎啕大哭起来的表情。像是只小小的、可怜兮兮的弃猫。

 

池边啄食的白鸽突然受了惊,扑凌凌地全都扬起了双翼,冲上无垠的碧空。

 

小孩抬了抬眼皮,复又无精打采地垂下眼,继续看向一成不变的水面。

 

下一秒,有什么东西突如其来,没轻没重地拍上小孩的后脑勺,将他的脑袋向喷泉的石制平台上一按——“砰”地一声,伴随着小兽受伤般的低声呜咽,小孩发狠地一番狂挣——却没受到料想中的用力压制。他轻松地就站起了身,冲着作俑者怒目而视。

 

没听到预想中的哭叫,银发的熊孩子无趣地“切”了一声。又走上几步,拍了拍矮自己一大头的黑毛脑袋,露出缺了一半的门牙大笑道:“哈~又中招!被我摸到头啦!哼哼哼哼……这下你可长不高咯,小家伙~”

 

黑发小孩沉默了半秒,紧接着退后一步,大大地张开嘴巴——“啊呜”一口咬住了这货的右手手指。

 

熊孩子“哇啊”地怪嚎一声,使劲儿甩手。却被越咬越狠,疼得他眼泪都飙出来了。

 

于是最后,这家伙只能垂着受伤的手掌,向黑发小孩举单手投降,并格外真诚地道了歉。

 

“我叫库洛,今年七岁了。”与黑发小孩并肩坐在喷泉的石台上,熊孩子左摇右晃着脑袋,从漏风的门牙间吐出自我介绍。

 

黑发小孩不理他,慢慢地舔着手头的蛋卷冰淇淋。

 

“冰淇淋好吃吗?”库洛凑过一头银毛去问他,“这可是我最后一点零花钱了,算我请你的。”

 

熊孩子又晃晃悠悠念念有词地坐了半天,感到无聊,就顺起了手边的一头黑毛,嚷道:“手感真好……额,别这么看过来啊,都说了是骗你的嘛。会长高的。”

 

“我想长高。”小孩闷闷地低声说,“长高、长大了,妈妈就不会一个人哭了。村里的大家也就不会不跟我玩了。”

 

“哎……”库洛晃荡着双腿,神在在地仰头望天。

 

强烈的日光下,地面上的每一寸事物都耀眼得惊人。一枚洁白的羽翼飘悠下落,闪闪发光着,投下纤长的影子。

 

库洛猛地站起来,啪啪哒哒地跑了个大圈,惊飞那一群又回来啄食吃的白鸽。然后他绕回黑发小孩的跟前,亮晶晶的绯红双眼瞧着他,举起两只玩得脏兮兮的爪子,露出半颗门牙:“哪只手里有好东西,你猜!”

 

小孩惊奇地看了他一眼,像是又被这人的活蹦乱跳吓了一下。眨眨眼,他指向了地面:“你掉东西了。库洛。”这是他第一次叫出这个名字。

 

“哎?……啊!!!!”熊孩子摊开双手,果然空无一物。他夸张地大叫着抱住脑袋,蹲下身捡起了一枚亮晶晶的事物。是一枚五十米拉的硬币。

 

“嘿嘿,刚刚是随口骗你的,我还有五十米拉哦~”大言不惭地说着,库洛直起身,挠了挠自己的脑后,“算了,就算你猜中吧。给!”

 

说着,他向小孩抛出了那枚硬币。

 

紫色的幼嫩双瞳中,倒映出那日的晴空、无尽的日光、白鸽的倩影,以及硬币抛掷而出时,闪光的轨迹。然后他伸手接住了它。

 

“嘿嘿,看见你盯着许愿池很久啦。”将双手背到脑后,银头发的熊孩子偏转开视线,“有什么愿望的话,用这个许愿就好。先说好,这算是我借给你的,记得还……”

 

黑发小孩呆呆地看了看手中金属制品,点下了头:“嗯!”

 

…………

…………

 

里恩松开揪住铁血宰相衣领的手指,沉默着垂下手。在手指痉挛般地一阵微颤过后,他终于忍不住转过身,抬手按住了自己心脏的部位。

 

那之后的血与火,紧随着记忆的漩涡扑面而来。如同魔城终年不熄的煌火。

 

…………

…………

 

哈梅尔的村子燃烧起来的时候,黑发小孩亲眼目睹了母亲的倒下。还有好多好多、平日里对他不理不睬的村人们临死的惨呼。

 

瑟缩在隐蔽的藏身处,他的双手拢在一起,不停的发抖。十根手指死紧死紧地攅着唯一存在的光滑事物,就像死守着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是一枚五十米拉的硬币。白天的时候,他答应了的,要还给在帝都遇到的那个人。

 

库洛…………库洛…………

 

无尽的恐惧与绝望中,年仅五岁的小孩一声不吭,依然一滴泪也不流。只是不停地、不停地,在心底呼唤着一个人的名字。就好像这样,就能带来度过噩梦的坚强与勇气一般。

 

他在没有尽头的血与火当中沉浮,无依无靠、无能为力。记忆中午后的阳光恍如隔世,而那时候的约定之物,是他仅有的唯一。如同深夜的星火、暗室的光源,冥冥间指引着迈步的方向。

 

我要活下去。他想。

 

然后在终于平静下来、离开藏身处、见到幸存的村人之时,被当胸一剑,刺穿了心脏。

 

哎?莱维……

 

剑尖抽出。大量的血液从破碎的心口喷涌而出的时候,小孩突然明白过来。

 

是自己的错啊。

 

是他的存在,为哈梅尔村带来了惨遭屠戮的灾厄。他是与异族人结合的母亲,诞下的魔鬼的孩子。

 

要是、要是,没有自己就好了。那样的话,莱维、约修亚、卡琳……村子里的大家,都不会难过。

 

要是自己没有被生出来就好了。母亲就不会在独自一人的时候,露出那样伤心的表情。

 

但,要是……

 

还可以活下去就好了。

 

倒在血泊中的小孩,吃力地扯出一个微弱的笑容。有微微的泪光坠落。他染血的手指间,至死都紧握着不放的,是一枚五十米拉的硬币。

 

要是还能活下去,见到你,就好了……

 

【里恩……你要健康长大啊。

 

……女神啊……求您一定要让这孩子——】

 

“你……很痛苦,但,还想要活下去吗?想要再见到那个人?把东西还给他?那就……接受我,变成他的样子吧……“

 

令银发赤瞳的“鬼”长居在心脏部位,里恩.舒华泽重新睁开了懵懂的双眼。

 

而那枚血迹干涸的五十米拉,早已随着过去,消散成记忆的碎片……

 

…………

…………

 

沉默着,里恩背对生父,迈步向前。

 

每行一步,就有霜雪的颜色染上他的发端,血浆的颜色落入他的眼眸。

 

他静静地俯身抱住他,白发胜雪。

 

 

评论(9)
热度(12)
©星沉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