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沉灵

微博id:星沉灵。自萌冷圈的闪轨毒重症患者,my cp库里/crrn/クロリン可逆不可拆,one and only!

「段子」闪之轨迹民国AU

早上看到个闪轨剧本吐槽,被港仔库和东北男儿凛萌了一脸!于是脑洞大开w 摸了些段子,大约是军阀少爷凛和卧底戏子库,谁攻谁受不要问我我也不造。。。想到再更




东北大军阀家的少爷,打生下来后腰就烙有妖冶的朱红。零零散散的花叶似的,延伸至臀沟,四散开来像株落花的树。娘胎里带出来,又由算命的说是上辈子带下来的。

他昏昏然做了个梦,眼前依稀有漫卷的水袖、男人调高了的嗓音掩不住磁性迷人。一个回身,冰凉的指尖施施然一点,勾上台下座客瓷颈儿似的下巴。少爷猝地就醒了,在萦绕周身的熏人暖香里揉揉额角,闭眼时仿佛还能见到那璀红的眸,勾红的眼角眉梢无处无风情,极深处又暗得骇人。


绣金的绸被滑开来,如同剥去半熟卵上的最后一层薄膜,露出大片奶白色肌肤。除却腰后灼灼盛放的半朽花树,少年微微起伏的白皙胸口上还绽有嫩粉色的伤痕,像是被硬生生撕扯开、剁碎过后留下的痕迹。白瓷般的赤足落地,搁在厚厚的绒毯上,恰似那个裹在温软貂绒里、粉雕玉琢的军阀家小少爷。只是等那缕缕分明的睫毛微抬,露出下面那对黑中带紫的深眸时,才教人惊觉习武之人凛冽又不动声色的杀伐之气。

第一次见到那人的时候,正值晚春。半天飞空旋舞的落花扑凌凌,犹如腰后那个上辈子的旧梦。身材比他高大壮硕许多的男人一手扶着嘴角的烟杆儿,单手撑在他肩头,眉眼嘴角弯弯的,像只漫不经心的银狐。少年不自在地别过头,鼻翼还充诉着这个人吐息间带出的罂粟味儿。雕花镀银的尖刀一样,糜烂又蚀骨。男人笑道:"借哥哥五十大洋,给你耍个戏法看,可好?"

评论(3)
热度(5)
©星沉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