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沉灵

微博id:星沉灵。自萌冷圈的闪轨毒重症患者,my cp库里/crrn/クロリン可逆不可拆,one and only!

【闪轨同人】暗杀

一辆开一半歇气了的车= =

 

 

 

 

震耳的爆响分毫不差地传来,地面剧烈地晃动。到此为止,整个行动的展开进行得滴水不漏。 

皇宫行政区,空无一人的走廊上,一道黑影倏忽闪过,又消失在不易察觉的死角。片刻已过,除却座钟发出的嘀嗒声,整座宫殿如同末日般寂静。暗处,一双猩红色瞳孔无比警觉地扫视着附近的环境。银发的恐BU分子压抑着全身的气息,默数着自己的心跳掐算时间。 

很好,这个时候还没有反应的话,外面的人已经得手了。库洛想着,身体立刻做出反应,照着刻入脑海中的行动路线图直奔最终的目标——铁血宰相位于皇宫内的办公区域。 

这是最后了。所有早就该结束的,终将被从深渊归来的他亲手了结。排斥着所有的感情、强迫自己专注于即将成功的暗杀计划,但在破门而入时,一向擅于压抑自我的银发男人还是忍不住扬起一抹嗜血的冷笑。 

"Checkmate!"懒洋洋的语调响起。饱含金属冷感的枪口分毫不差地瞄准办公桌后、转向内侧的旋椅靠背。那里森黑仿若王座。 

绯红的眼微微眯起,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实则从始至终戒备到了极致,每一根神经都绷得死紧,随时可以配合下一秒发生的情况展开行动。无论目标是如何动作、朝哪个方向潜逃,库洛都有在瞬间将对方击毙、鞭尸的自信。这一次,无论如何都不会失手了!
一时陷入僵局,对方看上去完全没有对入侵者采取反应的意思。库洛在心底啐了一口,面上不动声色,连呼吸的节奏都维持着微妙的平衡。端着枪口,慢慢抬步逼近——然后僵在了原地。 

旋椅恰好在这时候转了过来。 

偎在王座上的年轻人冷然地抬起眼皮,带有纤黑蝶翼般美感的睫毛下面,是一双库洛辗转生死也不会忘却的眼睛——晶紫色的、死前那么舍不得的、属于他的后辈与宿敌。那是连灵魂都为之怮动,锥心蚀骨、灰飞烟灭,都还念着的那个人。 

先前的冷静潮汐般尽退,库洛浑浑噩噩地立在原地,怔怔地看着自己枪口下的目标,直觉灵魂比在深渊中漂泊时还要混乱。下一秒,沉稳的力道透过金属的介质传来,库洛微颤着握住枪托的手腕一僵,滚动着一团乱麻的脑袋意识到是对方捏住了自己的枪口,而与此同时,扣住扳机的手指也被另一只手覆上。力道轻柔得如同触碰昨夜的泡沫。 

指尖金属的冰凉与手背上昔日的温度,实是冰火两重天的境地,让库洛在一瞬间产生了抽回手指转身拔腿奔逃的冲动。但这不行。他疲惫地想。他大概做不到了。 

帝国年轻的掌权者定定地直视着他,从刚才开始,那目光简直称得上虎视眈眈了,而且有些似曾相识,搞得库洛止不住有些心虚。外人看来森冷危险的凝视,在两人间徒留彼此才能明白的撒娇意味。库洛被这样盯着总是呼吸不畅。他在心里用力地叹了口气,移开了被紧逼着对视的目光。 

就是这个人啊,踩着累累尸骨踏上了艾雷波尼亚权力的顶峰,在万人之上的王座上为所欲为。重生归来,得知茱莱被帝国掌权者一纸协议抛弃的时候,他的心底只剩下冷笑。把自己的家乡压榨干净了,就随手扔掉,这算是什么?娼妓吗?铁血那个混蛋,无论如何不可饶恕! 

怒火支撑着他走到现在,即将再次真正的得手之时,才惊觉对方的真面目。铁血宰相奥斯本。。。里恩.奥斯本嘛。。。。。。 

"你终于来了。"里恩的语气平缓,像是某日向学长问候早安时那般,"是真的。。。太好了。" 

"你。。。"库洛艰涩地开口。偏开的目光闪烁不定。 

里恩与他相贴的手指微微一动。像是产生了某种冲动,想更多地触碰眼前这个人。但他忍住了,摒弃杂念,安然地念道:"那就赶快动手吧!" 

"什——" 

被意想之外的台词一惊,失措间对方的发力措手不及,一把将库洛往前带出半步——手中的枪口紧紧地贴住了里恩的额头。 

"动手,杀了我。"里恩说。寂落的语气中,又飘散着疲惫与释然的欣喜。 

库洛倒还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是啊,他到这里本身的目的,是要暗杀面前的这个人啊。但怎么会。。。先前觉得莫名其妙、为之愤怒、难以宽恕的那些事突然都有了解释。原来如此,是这孩子—— 

"我没有什么可以补偿你的了,库洛。"割舍本心爬上王座的人静静地陈述,"很可笑吧?这么做明明没有任何意义,还又让你难过了。" 

"你。。。那我这些计划,你都知道,为什么。。。"急促地呼吸着,银发之人全力克制着内心的剧烈动摇,但已经。。。 

"我只剩这条命可以赔给你啦。拿去就是。"里恩说着,带着笑意,握住库洛扳机的手开始发力—— 

神经绷裂的声音恍若实质,在库洛脑袋里响起的瞬间,那还未来得及做出动作的手就被他狠狠抓住甩出,同时将面前的整个人连人带椅一脚踹飞——里恩还不及倒地,又被一把抄起,擒拿住双手,一把按在了身后宽大的落地窗上。从头到尾,帝国首屈一指的剑圣一声不吭,任人鱼肉,没有半点反抗的意思。直到额间再次被枪口的冰凉冻住,也像死灰一般,淡然地承受。 

"里恩!"他听见男人呼吼自己的名字,带着前所未有的暴怒。突然有些隐秘的开心,又释然得要命。终于可以结束了。感受着近在咫尺的气息,那教他眷恋无比,心甘情愿死在对方手里,就像回归故乡般安心又酸楚。 

枪口扎在额头上有些痛,里恩皱了皱眉,抑制住武者本能的反抗冲动。却渐渐地感觉到了额头上力道的减弱,直至微乎其微。不解地与那人对视,只见那红瞳之中滚滚的,翻涌着浓烈到化不开的情绪。他从来没有看到过库洛这个样子。 

正想要开口说些什么,抵在里恩额头上的枪口缓缓地滑动起来。痒痒的异样感觉,让他一时忘了怎么说。那不规则的金属块在银发男人的掌控下,从他的额心滑落,顺着挺拔的鼻梁一路往下,抵住了他淡色的唇瓣。不及惊诧中的里恩有任何反应,库洛手里黝黑的枪继续沿着里恩的肌肤下落,挑过白皙的颈上因紧张而滚动的喉结,又不作停留地绕过了线条精致的锁骨。 

夺命的凶器抵达里恩心脏上方的时候,一个吻猝不及防地堵住了他口中的谓叹。惨白色的烫人电光在他脑中猛然炸落,这位高权重的年轻宰相一时间脆弱得如同婴孩,在身上人的怀中失去了呼吸的力气。唇间的柔软、贴身的温度,都难以置信地真实。分开的间隙,里恩止不住地啜泣,被自己呛得咳嗽,窒息得一阵阵眩晕。就像是许多年许多年的委屈,都要倾泻出来了一样。 

"啪"地枪支坠地,像是被心口的擂动震落一般。库洛不顾一切地一把拥住了面前的泪人,将他揉进怀里。还是那颗扎手的毛茸茸脑袋,他那个死前都放心不下的后辈,有过什么身份、干过什么事,都不会变。那份本该带进坟墓里去的感情,发酵得已再无法忽视。 

"都不是你的错,里恩。你不用这样。"双唇依附在恋慕之人的耳边,库洛轻轻地说。、 

"为。。。为什么。。。。。。"带着哭腔,里恩断断续续地低吟,"那个时候,我以为,早已罪无可恕了。我连赎罪的资格都没有。可是、可是,为什么还可以。。。" 

"里恩。。。"一下一下地捋着怀里人颈后娇嫩的肌肤,库洛叹息般说出,"我其实一直。。。对你。。。。。。" 

细不可闻的表白在耳畔炸响。不等大脑有任何反应,铺天盖地的酸楚已将里恩狠狠积沉。站在这个国家的顶端俯瞰众生的铁血宰相,突然间抑制不住地嚎哭出来,蜷在心爱之人的怀中像只找回家的幼猫。 

 

评论(2)
热度(18)
©星沉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