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沉灵

微博id:星沉灵。自萌冷圈的闪轨毒重症患者,my cp库里/crrn/クロリン可逆不可拆,one and only!

【闪轨同人】不存在之人(1)(2)

暑假长篇开搞……贺明年的闪3(。)原作十年后背景

 

 

 

1

一年中的最后一夜,包裹着海姆达尔的无边雪幕在骤然间被破了开去。入夜后一片宁静祥和的街道上,军用导力车的狭长车身倏忽滑过,如同追逐吞噬着年末尾巴的怪兽。蜷缩在街角的流浪汉缩了缩脖子,压低头,将身边的破布团得更紧了些。

 

雪下得越来越大了。又将是个极冷的新年夜。

 

掩去眼底映下的万家灯火,置身导力车后座的青年士官清清冷冷地垂下眼,再一次扫视起工整放在膝头的那份报告书。不时有路灯的光带一扫而过,映照出的标题格外清晰:关于12月31日恐BU犯罪集团残党秘密活动的调查报告。

 

身旁,他的副官动了动嘴唇,又拧起眉毛,咽回临到嘴边的话。

 

纤长的指节一点点抚过印在文书上的段落,不出所料地在一个字母下略作停顿。【C】,是这样一个代号。属于一个下落不明了十年之久的、犯罪分子头领的代号。

 

那是太久远以前的事情,远得跟记不清了的上辈子一样。时过境迁,不灭的战火、经年的动荡,将属于他们学生时代的那些过往都隔绝开去,像蒙了一层纱,淡去了一个个曾经熟悉的身影与名字。

 

只是哪怕过去许多年,面前这位年轻有为的军神心中,都只剩被掏空过后余烬的残骸。仿佛放不下也够不着,又没人清楚他的所思所想。那已经是,十年前就应该挫骨扬灰了的少年情怀。留下的不过个念想。

 

上校的副官终是不忍,轻轻将手掌置在了自己的上司兼昔日同窗好友的肩上,轻唤起他的名字:“里恩……”

 

“嗯……”从转瞬的走神中脱离,黑发青年合上眼,揉了揉自己的眉心,“我没事的。辛苦了,盖乌斯。这样的日子,你明明应该赶早回去陪着家人才对的。”

 

“我家那边还好……倒是里恩你家,”如同提及自己家人般,温柔的神情浮现在高原男儿黝黑的脸上,“那孩子一个人在家里,会寂寞的吧?”

 

夜幕中,黑发的青年士官凝望着车窗上自己的倒影,亦或是更深黑悠远的方向,半晌绽开一个轻落落的浅笑:“……他的话,会乖乖在家等着我的。这是一直以来,我们共同遵守的约定。从十年前,那孩子成为我的家人那一刻起,就没有改变过。所以——”

 

梦呓一样的昏黑之中,导力车引擎的轰鸣戛然而止。配合着军车的停靠,临时配备的聚光灯依次大开,一片雪亮下,帝国的将士们肃然站定,等待着在场最高将领的命令。倏忽间风雪骤降,扬起那人身后拖曳的长长披风。白皙的颈部边缘,猩红色的毛领微颤,衬得周身金黑色的特制军服冷硬如铁。搭在腰间剑身上的手指苍白而微凉,也将之前在车中谈话时,那一点点的烟火气敛了个一干二净。

 

执政超过二十年的铁血宰相独子,这样如同铁中玉般的一个人,在这十年之间凭着一手剑法、一身铁骨,在拒绝“铁血之子”的身份加持之后,硬是自一届临时武官升至军部上校,并成为帝国不亚于“风之剑圣”的“闪之剑神”。

 

绛紫色的暗沉眸光不疾不徐,扫视过一干部下之后,漫天落雪下的两片薄唇正要开启——却在刹那之间目光急转!不待周围的人有所反应,这位“闪之剑神”已使出疾风般的身手,朝着一个点猛一旋身,转瞬失去了踪迹。

 

唯一有所察觉的盖乌斯沉吟片刻,抬手向部下们微一示意,也跟着提枪融入了雪色当中。

 

 

2

纷纷扰扰的大雪扑面而来。盖乌斯不由得想起了十年前的那一天。

 

内战末期,由于贵族方面的破釜沉舟,整个海姆达尔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混乱,帝国的王族甚至有了生命危险。在帝国军与众多协力者的帮助下,代表着士官学院势力的年轻狮子们长驱直入,凭借灵活的机动性与坚韧不拔的决心,于千钧一发之际救下皇子,制止了贵族联盟的阴谋。同时,身为帝国宰相独子的里恩.奥斯本,代替父亲当场手刃了谋图暗杀宰相的犯罪者头领、同时也是内战第一要犯的恐BU分子C。

 

这就是帝国史书上关于十年前那场内战的着笔。然而作为亲历者,盖乌斯却无比清楚无数细节的不吻合。至少,那个传闻中主导内战的恐BU分子,并不是死于里恩之手。更有甚者,他们连这个人是否还活着、去了哪里,都一无所知。十年前的内战发生了很多事,改变了很多人的生命轨迹。包括他们特科组的每一个人。

 

而其中改变最多的,就属内战描述中的主角,宰相之子里恩了吧。盖乌斯肯定地想。

 

记忆的深处,在学院中朝夕相处的那一年里,十七岁、还未背负盛名的里恩,特科组的领头者,跟内战之后的他,都是大相庭径的。虽然不得不说,在秉性与处事方式一类的方面还是一如既往的认真与自律,但总觉得,像是失去了某种深藏的期望,整个人一下子冷清了许多。明明直到内战结束,他身边珍视着的同伴一个都没有失去,所有的学院生、协力者,大家都好好的。就只是,里恩一个人彻底变了。就像,在不为人知的地方,悄悄地被扳碎了一小块儿心,补不回来了,连带那片伤口,都藏在了目所不能及的地方。后来,在特科组的众人纷纷离校之后,里恩据说独自遍访了战火过后的帝国西部地区,并从那里领回了一个孤儿收养。也就是他家现在那个孩子了。

 

身为之后进入军方,并在这些年跟随里恩身边的副官,盖乌斯总是隐隐觉得,里恩能在十年前不知名的重创过后,一步步前行到如今的地步,是因为有那个孩子。是个,很惹人疼爱的孩子。

 

一大股夹雪的冰渣突如其来,席卷着模糊了视线。生长于北方高原的汉子弓起背,硬生生前行着扛下了这一刚风雪,却在恢复视力时,霎地被骇成了个原地不动的雪偶——不是因为里恩追逐而来的对象,只是个无关紧要的流浪汉,更不是因为这样的两人,此时诡异地对峙着。只不过,他已经好多年,没有在黑发士官的脸上见到这样的神情了。

 

大睁的双眼一瞬不瞬地盯着面前的人,那片紫色流光溢彩,满得就要溢出。帝国的军神、“闪之剑神”,看着面前银发的陌生人,眼神闪动着,声音发颤,惶惶得像当年那个雪山里醒来的孩子。

 

“你……我是不是认得你?你是谁?”他问库洛。

 

TBC

 

评论(7)
热度(15)
©星沉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