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沉灵

微博id:星沉灵。自萌冷圈的闪轨毒重症患者,my cp库里/crrn/クロリン可逆不可拆,one and only!

第100次莱诺绽开的回忆(原作背景恐怖解谜)(序)

「游戏(划掉)介绍」
士官学院学生们的毕业旅行。
「人物介绍」
凯伊:托尔兹士官学院1304届毕业生,男主角。
丽薇:托尔兹士官学院1304届毕业生,凯伊的青梅竹马。
文森:托尔兹士官学院1304届毕业生,凯伊的朋友。
莉莉:托尔兹士官学院1304届毕业生,凯伊的同学。

1
——「由西向东的列车」

相同的景色透过车窗,在眼前不断重复、后退,单调到近乎乏味。坐在副驾驶的我忍不住打了个哈欠。

眼前的地图上,蚂蚁一样小的地名模糊中像是蠕动了起来。。。铁路图?T。。R。。。

我迷迷糊糊地辨识着。

"想睡就赶快滚到后面去,别死皮赖脸地占着位置!省得碍眼。"吵吵嚷嚷的声音突然在耳畔炸响。

主驾驶位置上的金发女生白了我一眼,手中的方向盘一打,带着车身转入了地图上标注的那个路口。

我霍然坐直被惯性带得歪向一边的身体。车载导航用导力器的微光上,地图还是那张地图。我们从帝都出发一路向东,一切顺利,到目前为止的路线都毫无偏差。

眯着眼睛咂咂嘴,我习以为常地歪过身子。不出意料地收获了青梅竹马小姐的下一番怒吼。

"丽薇。。。要不我们还是交换吧?"后座的女生将身体前凑,轻言细语地讲,"文森君可以开车。凯伊也看上去挺累了的样子。"

"啊,我没关系,精神着呢~"金发少女——丽薇摆了摆手,继续专心驾驶,"这家伙也不用理他。虽然超欢迎莉莉来陪我聊天,但导航找路这种苦差事儿嘛,交给这货就对啦。"

又打了个哈欠,侧过身,我心不在焉地瞅着车窗外面,瞪着一双死鱼眼。

从帝都出来都超过半天了,太阳早已有了西斜的样子。照这小丫头开车的速度,到今天落脚的地方指不着得多晚。

"说起来,"后座的男生发声,"已经到什么地方了?刚才起就说要到通往要塞的大街上了,怎么还没看到路牌?"

"唔,是该这样没有错。。。"丽薇自方向盘上方往前探了探脖子,在暮色四合中努力地找寻路旁的任何标牌。

然而不知不觉以来,似乎持续很长时间都一无所获了。

"你这家伙,不会是连跟着导航都会迷路吧。"我说着,俯下身仔细观测屏幕上的标示,然后——

"。。。咦?"一瞬间,因为超出常识的所见,我无意识地出声,紧接着因难以置信而眨了下眼。短短不到半秒之后,切换至眼前的画面已变为仿若切断能源般无声、无光的漆黑屏幕。

"啊。。。!"随着丽薇的一声轻呼,车内的四道视线都同时集中在了突然熄灭的导航器屏幕上。

丽薇皱起眉头,快速地尝试了几个操控按键。然而毫无反应。

"这是。。。出故障了吧?"够着身子、将脸颊贴到前座椅背上的莉莉猜测道。

"哼,路边货。"继续端坐在后排,文森不客气地评价。

"嘿嘿,这不是。。。没想到会坏得这么快嘛。"出行前负责跑腿采买的本人讪笑了几声,随即转移话题,"再往前不远,按理来说就到大街上了。真期待大市上的夜宵啊。"

"没错!今晚到达凯尔迪克过后,要做的第一件事——先要好好吃一顿再说。"丽薇接到。

"呵呵,这可不能错过。"莉莉笑道,"毕竟我们午饭后才出发,就是为了顺便在凯尔迪克过夜的嘛。自驾到克洛斯贝尔的话,其实只需要在早上离开帝都,当天就能到达的。"

"那就快点吧。天都快黑了。"文森说。

我这才发现,就只是这短暂的风波过后,原本只是暮色浓郁的天空已经彻底黯淡了下去。

"而且,"莉莉望向车窗外,喃喃地说,"起雾了。"

2
——「车停了。身穿绛红色校服的学生们抵达共同的目的地。」

短暂安静下来的车内,我斜靠车门,漫无边际地发着呆。

雾好像变得浓了一点。

随便想了些杂七杂八的,先前的困意随之更浓了。晃神间,眼前不觉浮现起导航屏幕熄灭前我最后所见的画面。

开玩笑,一定是那个时候看错了吧。我暗自摇了摇头。

"你怎么了?没事儿干嘛摇头呢?"身边的丽薇问。

"啊?"我愣了愣,才发现真是迷糊了,连自己干了什么都没意识到,"没什么。。。也就还是困。"

"哈,昨晚太兴奋没睡好吧。"丽薇嗤笑一声,"凯伊你呀,真是的,越来越像个小孩子一样了。明明记得刚认识的时候。。。明明就,只是个怕生的小鬼而已,脾气也不好,怪怪的。。。哈哈,还特别傻,一直都傻,就像现在这副样子,一点没变。但怎么。。。还是这样了。怎么了呢,火大!呜。。。我。。。"

"丽薇!"莉莉捂着自己的嘴,拔高声音唤她。

"你冷静一点。"我皱起眉头。

"真的。。。"少女掌握住方向盘的白皙手指微微颤抖,"真的迷路了。完全是。。。抱歉。。。。。。"

"没有关系啊,毕竟导航器出了故障,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况且,这场雾。。。。。。"莉莉担忧地看向了车子前方,"这么浓的雾,先休息一下再走吧。"

"啊,等一下我来开。"文森也说。

细微的引擎声嘎然而止,导力车缓缓地停了下来。

丽薇好像松了一口气一样,将双手从方向盘上放下:"抱歉我——"

正当她开口之际,一阵细微的电波声"滋滋"地冒了出来。霎时间,狭小空间内的四道目光再次汇聚到。。。

"开、开玩笑的吧!"刚刚有些放松下来的丽薇尖叫起来。

只见先前已经毫无反应了的导航器,在刹那间恢复了蓝光幽幽的地图屏幕。随即却仿佛信号不良一样,"滋滋滋"地变成了一片杂乱的雪花。

"你说什么?你。。。刚刚看见什么了?"在离得较远的其余两人都不明所以时,我转头问丽薇。

"不。。。这不可能。"她惊魂未定地注视着明显彻底故障的屏幕,"怎么会。。。我们的车,明明是向着东边行驶的啊。。。一定、一定是看错了。。。"

"那,你看到了什么?"我又问了一遍。

许是被我一改以往的严肃语气吓到了,丽薇一时住了口,一时间呆滞般地望向前方 ——驾驶窗外极缓、却又确确实实流动着的浓重雾霭。

"都这个时候了,别搞些有的没的。"下一秒,文森打破了这样的僵局,"先下车,想办法至少解决了今晚的住宿问题再说。我可不想睡车上。"

"嗯。。。导力器的照明都没有问题。至少,看清脚下的路是够了。"莉莉说着,两侧的后座车门被分别打开,"所料不错的话,现在我们是处于自然公园附近,有溪流,才能造成这么大的雾霭天气。不管怎么说,至少需要找到今晚能够使用的水源。"

看着这么有行动力的同伴们,我也不自觉地松了一口气,一只脚跨出车门,又回过身拍了拍邻座兀自愣神的家伙:"走了。不然留你一个人看车,听上去也不错~"

她先是倒抽了一口凉气,终于缓过劲来一样。然后狠狠瞪了我一眼,转身下车、摔门,总算恢复了点儿精神。

我也紧接着跟上了他们。

3
——「男孩惊叹于落花的美好。然后。。。」

雾中的视线极差,再加上处于一片漆黑的夜晚,举着导力器四处查看都收效甚微。水汽湿淋淋地裹在身上,就像被什么如影随形的寄生生物缠上,黏腻而不适。

但也持续不了太长。

一片不知置身何处的迷失感中,我恍惚地察觉到"什么"的飘落。

雾中是不会有雪的。这是我第一个想法。然而很快就意识到,这不是雪,而是别的、我更熟悉的事物。有一缕淡淡的、缭绕不去的甜香。像令人怀念的瑰梦的伊始。

缓缓地吐出肺部里的气,我将手心向上平举。

落在掌心的,是一枚小小的花瓣。

比雪花更为细小、比春的气息更为芳醇。是我极为熟悉的——花的残骸。

"呀!"在我愣神之际,女孩的轻声惊呼尾随着背后的冲撞而来。

我弯下腰,向金发少女伸出一只手:"抱歉,刚才是我——"

"当——!!"

在那一刹那,在我和丽薇的手甚至没来得及产生交集的千分之一秒间,无人能够预料得到的、超出常规的"事实",伴随着轰然的钟鸣降临了。

漆黑无物的世界被骤然点亮,却无人希望能在此时见到目中此时的所见——由放肆绽开的莱诺花树簇拥着的、我们再熟悉不过的——士官学院托尔兹的校园。

主楼钟塔的大钟吟咏般轰鸣在耳畔,持续不断地,阐述着此时非梦的真实。


TBC

扔在后面可看可不看的作者的话:首先我一定不是岚少的实况看多了(x)然后表示恐解气氛好难弄啊,虽然大纲都想好了,还是个比预计中艰辛漫长得多的大工程TuT

评论(5)
热度(5)
©星沉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