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沉灵

微博id:星沉灵。自萌冷圈的闪轨毒重症患者,my cp库里/crrn/クロリン可逆不可拆,one and only!

第100次莱诺绽开的回忆(原作背景恐怖解密)(一)

4
"这。。。这算什么啊!"少女尖锐的嗓音在我耳边又炸了起来,只是尾音捎着极易察觉的颤抖,多了分虚张声势的味道。

莉莉"啪"地跌坐在地上,脸色发白。

文森黑着脸四处扫视,喃喃地不停自语着什么。

"真没想到,居然。。。"我嘀咕了一句,三两步跨前冲上台阶,眼前就是主校舍两扇紧闭的大门。

夜色中,有橙红的灯光从两侧的窗上溢出,映照着不断飘飞在半空的细软花瓣。哪怕在时下这样诡异的、不该存在的场合下,也莫名添了些温馨与熟悉。

"等、等一下!"见到我已将手搭在了身前的门把手上,丽薇惊慌地叫唤起来。

但已经来不及阻止我的发力了——

"不行。"然而,我只是摇了摇头,"锁死了的。"

"哈、哈。。。"至此,她才冷汗淋漓地干笑着,站在原地仿佛脱力般晃了晃身体。

"受不了了的话回车里待着去。"文森见此,对丽薇说,"事情变得这么不对劲了,我们必须冷静下来再思考对策。"

"是。。。吧?"莉莉好不容易才起身站稳,"我们。。。分明是向东边行驶,离托里斯塔越来越远了才对。可是,现在这里,跟学院完全一模一样,周围又,有那么奇怪的雾气。。。太反常了。"

站在主校舍前的台阶上,我转身望向四周。果然四面八方都还是刚才那种浓雾。看上去,我们是在雾中从学院正门的坡道走上来的。但这样,就更不对劲了。。。

"主校舍亮着显眼的灯。但刚才在黑暗中,除了导力器的光以外,什么都没看到,对吧?再加上,刚刚有人察觉到在走上坡路吗?"

三个同伴面面相觑,脸色都更加难看了。显然也飞快意识到了这些诡异之处。

"还有就是。。。"我看向莉莉,"这里,真的跟'我们'的学院一模一样吗?"

"嗯?"她发出不解的鼻音,再度环顾了目所能及的地方,"你、你是说。。。?!"

"是这些莱诺花树。"文森有些疲惫地接话,"看得出来吧?位置倒是一样的,只是比我们前天还看到的那些,矮了很多。"

得到肯定的莉莉倒抽了口凉气。而丽薇,则像只突然受惊的兔子一样,猛地向离开学院的方向紧跑了几步。但随即她止住了脚步。

"后面都是雾。"她几近奔溃地低吟道,"我们的车。。。已经看不到了。这里、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啊啊啊啊?"

我们被困在了一个过去的场所,出不去了。我隐约意识到。

5

在各自原地休整了一段时间之后,我们商讨出的结果是首先对"学院"进行探索。四个人结伴而行,再在大家都能目所能及的范围内分别进行小范围的各自探索。而一旦有任何异常情况发生,就立即通知同伴,使所有人都能在第一时间有所反应。

但在正式出发之前,丽薇的整个状况实在已到了糟糕的地步,因此不得不将她留在了主校舍前的长椅上,至少是目前所知的安全场所。

"尽量不要睡着。"我对她说,"如果有什么就大声呼救。最重要的是,不要一个人离开这里。"

"是啊。这里,安静得都有些可怕了。所以我们一定能随时听到赶回来的!"莉莉强颜欢笑道。

最后,文森拍了拍自己的衣摆,走向学院礼堂的方向:"总之,各自都小心为上。"

从礼堂的侧面进入空旷的操场,沿着不被雾气覆盖的区域巡视并仔细探索了一周。一无所获的我们再度返回建筑区,将体育馆、技术栋、学生会馆、图书馆,连同包括主校舍后方中庭在内的所有区域一个个探查过。然而除了证实所有的建筑都被锁住,每一块空地都没有不自然的地方以外,完全没有得到任何收获。而另一条延伸向旧校舍的道路,跟主校舍前方一样,也被迷雾封锁了。

"。。。总而言之,这个地方虽然出现得很不正常,又跟我们度过了两年的那个学院有点微妙的差别,但暂时看上去不存在什么威胁。"莉莉坐到了丽薇身边,跟她讲明了我们大半个晚上搜寻所得的现状。

"那就好。"丽薇看上去已经平静下来了,只是没有原先那么有精神。

"我们姑且先休整体力。等到天亮,视线更清晰了,搞不好能从雾里走出去。"文森说。

"是啊,总算可以安安心心地歇口气咯。"我兴高采烈地伸了个懒腰。不止我,所有人到现在都开始哈欠连天了。

"你呀,怎么不变成懒死鬼呢。"丽薇却唯独爱数落我,"现在又想趴下啦?刚刚偷懒的时候还不理人呢。"

她话一出口,我们三个人都一下子愣住了,定定地望向她。

"怎、怎么了?"丽薇也呆住了,随即脸色大变,"难道。。。刚才我半梦半醒,看到的那个走过去的背影。。。根本不是凯伊?"

丽薇的所见,在刹那间将我们所有人的睡意掀了个灰飞烟灭。正因为在刚才,我们共同行动的三人,既没有绕回过主校舍的前方,也没有任何一个人脱离其他两人的视线过!那么,丽薇所见到的那个背影,在这个地方存在着的第五个人,到底是谁?

"那个时候。。。嗯,对不起,我好像有些犯困了。但也记得凯伊叫我不要睡这件事,也很不安,就一下子清醒了一会儿。模模糊糊的,就看到有个人,从那边,"丽薇指了指学生会馆的方向,"头也不回地走过去了。"

"可是。。。"莉莉眨了下圆睁的眼。

"我知道。"丽薇扶住额头,细细地回想着,"现在想起来,那个人可能真的跟凯伊不大一样。唯一全然相同的只是发色。可。。。可就是'感觉',模糊地看上一眼,然后又瞌睡过去之前的那种感觉。。。我大概真是睡迷糊了吧。"

"那搞不好,只是你做了个梦也说不定。"听完,我满不在乎地说。

"或许吧。"丽薇又深又缓地吐出一口气,以先前坐着的姿势将上身倒在了长椅上。真的被折腾得没力气了的样子。

我扫了眼其他两人,毫无例外都跟丽薇一样疲惫。只好垮下肩膀,兜兜转转地找了块儿墙角蹲下来:"剩下的长椅就给你们好好躺平吧。天也快亮了,我守一会儿。"

"喂,这一圈不是有四张长椅吗,你干嘛不坐下?"丽薇支起身子问。

"笨啊。"我睨了她一眼,瞪着死鱼眼望向化不开的沉沉雾气中,"我这不是,坐下就睡着了嘛。。。"

6

四面雾气的颜色没有丝毫的变化,不禁让我疑心这莫名其妙的地方会不会有白天这回事。

只是这样想着,好像眨了下眼,一团乌黑的流动气体中就透了些光进来。隐约朦胧的晨光,就好似什么的交界线一样。

大约是空气太稀薄了的缘故,我突地就打了个寒战。不过也总算是见着光亮了。甩了甩晕乎乎的脑袋,我这才打出个彻头彻尾的大哈欠。心底的那根弦也稍稍松开了些。

然而紧接着,当我定下神环顾酣睡着的同伴时,前所未有的寒气顺着脊柱倏地浇了我个透心凉——丽薇原先躺着的那张长椅,空了!

来不及叫醒其他人,我噌地窜了出去,却因为僵硬了半个晚上的双腿险些冲到地上。无数次逃课时摸得滚瓜烂熟的环境,就是闭上双眼我也能跑上个遍。用余光扫到图书馆那边空无一人,下一秒,我已与学生会馆、技术栋插肩而过,一个急转绕到了花圃与中庭之间的视线开阔处。目之所及依然一个人都没有。

我急急地喘过气,张望片刻,正要抬腿疾跑时,有"什么"的存在飞快地落入了我的眼角。而那,对负责搜索过中庭区域对我来讲,确实是未曾见过的事物!

难道是那个失踪的笨蛋落下的?

这样想着的时候,我已经捡起了位于长椅之下的那件东西。

鲜红的封底、独角狮子的徽章,是看上去再熟悉不过的一本士官学院学生手册。但已经毕业了的我们,谁还会把这东西带在身上?这本手册的主人是。。。?

数个疑问划过脑海。我随手翻开了封面。

"这——!"一声惊呼未完,意想不到的信息悬停在视网膜上还未及处理,异变又生!

在我因惊异而瞳孔扩散,自然而然地将脑袋抽离书页时,分明见到!一个黑头发的男生转过拐角,往技术栋的方向行走而去!

一瞬之间,仿佛能听到心脏轰然暴动的声响——我浑身上下的血液似乎都被抽空了,汇聚到处理情感与思维的大脑。而在身体自发启动一般的高速爆发后,瞬移般追至拐角处的我,远远看见那个身影停下来,向我的方向望了一眼,然后消失在了学生会馆的门前。

先前裹满周身的冷汗已经干透了,而擂鼓般的心跳还未停。

能听到那个自己走失掉的笨蛋在叫我,惊醒了熟睡中的另外两个人。

但我已不管不顾了。

跪在那个身影消失的地方,学生会馆前的台阶上,我大口地喘着气,宛若脱水的鱼。也不知是否是由瞬间殆尽的体力所致。

面前的门,不知所谓地洞开了,透出学生会馆内的一线微光。

不理会同伴们见此情境的惊诧与质疑,我死死地、又有些难过地盯着手中捡到的事物。

那是在我跪地的瞬间、在他出现过的地方拾获的。静静地躺在我的手心里。

一枚上了年纪、泛着锈光的硬币。在一百年前,曾经市值五十米拉。



TBC
作者的话:日更三千的窝如此帅气w!下一章回忆篇~

评论
热度(5)
©星沉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