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沉灵

微博id:星沉灵。自萌冷圈的闪轨毒重症患者,my cp库里/crrn/クロリン可逆不可拆,one and only!

第100次莱诺绽开的回忆.少年与老人(一)

"呐,你听说了吗?"

"什么啊?"

"那个啊、那个!"

四周的喧哗毫无缘故地停止下来。也许是不太习惯这片刻的安宁,与同伴们打闹成一片的少年微微仰头。一片淡粉色的花瓣悠悠飘落,倒映在少年晶红色的瞳孔上。

今年的莱诺花,又开始落下来了。

他漫不经心地,继续倾听着伙伴们叽叽喳喳的闲言碎语。

"那个把茱莱搞得乱七八糟的帝国坏人啊,这些天终于完蛋了!"

"啊?真的?"

"你不知道?外面的大人都高兴翻了!"

"就是那个。。。嫌弃我们茱莱,就不要我们了的坏宰相?他死了吗?"

"哼,谁知道呢。。。总之干尽了坏事,利用完咱们就教咱们自生自灭的大坏蛋,死了才最好呢!"

"所以。。。他真的死掉了啊?"

"嘿嘿,告诉你个小秘密!我从查房的老太婆那里偷听到的。。。那个帝国宰相啊——被咱们'自己人'干掉了!"

"'自己人'?是谁啊?"

"真笨!当然就是茱莱的'正义战士'啦!替天行道~哈哈!'砰'的那么一声,坏宰相就倒下啦~~"

"哎。。。"

听着孤儿院里众多小伙伴们兴高采烈的欢笑,一向被他们当作孩子王的少年这次却沉默着,有些兴致缺缺的样子。

他没有看到过讨论中的那个人,却有意无意地了解到他的很多事。

比如,1395年,也就是过去的一年里,这位在邻国埃雷波尼亚执政超过五十年的老宰相力排众议,迫使帝国具有一百年历史的自治市茱莱重新独立。此举一出,顿时引发西大陆各国各界的轩然大波。然而迫于两代宰相上百年积累的政治基业,无人能够提出有效的反对。而直接受害者,现茱莱市国,更是发出了最大的反对声音,最后竟然走上了最为极端的恐怖暗杀路线。

事情的前因后果就是这么简单。耳听着同伴们讨论到激烈处的欢呼声,早已通过自己的调查知道得更多的少年心中一片清明。只是唯一跟他人相同的疑惑,便是这位军人出身、一生辗转帝国政界的人物,在晚年自行走上末路的动机。

但他们一群无父无母、跟世界隔着厚厚一堵墙的孤儿,也无处知晓了。

少年不易察觉地低低吐出一口长气。灵动的目光不由得又落向了刚刚窥视的那个方向。

那个人。。。还在那里啊。

在孤儿院的空地目所能及的范围内,向着临海的方向,有一颗很高很老的茱莱花树。每年开春的时候,这棵老树都会率先开花,也将第一个落花,寂寥而坚韧地生长在看得到海的地方,据说也有百来年了。

少年第一次看到的老人,就站在那棵老树下面,静静地注视着孤儿院的方向。那个时候的花还没有开,一个个花骨朵从光秃秃的树枝上冒出来,看着比去年的颜色更为娇艳几分,又小又新。

站在树下的老人却已经很老了。岁月的痕迹未带欺瞒,一丝一毫地刻在他皮肤上,真算起来,恐怕不比老树的年轮少上多少。他的头发全都花白了,一头依然乱翘的白发干枯着,只余下几根倔强的黑色。老人站在那里,很努力地想要挺直过去一向笔直的腰背,却乏力得很。他苍老得跟皱成一团的枯树一样,唯独一双深紫色的眼睛还是那么温柔。

少年在不久之后才意识到,那双因老去而黯淡的眼睛那么欣喜,注视着的,一直都是他自己。

少年在蓝天下撒着欢儿玩耍的时候,在阴雨天被罚打扫庭院的时候,在许多许多漫长得看不到头的日常里。。。。。。不管是好奇地打量他,漠然地低头无视他,装作满不在乎地用余光观察他,老人都在那里。用温柔、平和,又像是有点怀念、有点宽慰的目光,一直、一直守候着少年。到后来,少年也渐渐意识到了某个显而易见的事实。

老人已经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了。

这个对少年来说素不相识的老人,不知道从何而来,不知道叫什么名字,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停留在了这个地方舍不得离去。就只是,日复一日地站在花树下面,远远地守望着一个人。

从好奇、厌烦、怀疑,到习惯这样一个视线的追随,少年好像已经全然不把身边这只孤魂野鬼放在眼里了。但他偶尔也在随意地想,难道这个人已经没有生前所需要眷恋的东西了吗?偏要缠着个不认识的自己。

直到一个沉闷的夏日傍晚。

天空中的闷雷炸响了好多次。少年收拾起自己为数不多的几样东西,头也不回地离开了生活了十一年的孤儿院。因为茱莱新市国的经济变动,这所本就岌岌可危的孤儿院终于迎来了倒闭的结局。

要说不恨千里之外、或许已经一命呜呼了的帝国掌权者,那一定是谎话。传闻在一百年前,帝国吞并旧茱莱市国的时候,也是这个样子。将这海边的小国当作玩物般戏弄,举手间不知改变了多少人的命运。怪不得帝国两代宰相,最后都不得善终。少年愤恨地想到。

暴雨铺天盖地地落下,也从来没有考虑过淋雨人的怨憎。少年在雨幕中不断往前奔跑,雨水顺着他的发丝留下,在苍白的皮肤上晕染、汇聚,浸透了一身还未长开的骨肉。

他猛然回头,暴吼:"你滚!别跟着我!"

远远跟随着他的老人愣了愣,停在了原地。

"走啊!"少年疲惫地冲他吼,"一直这样。。。跟着我干嘛?"

老人听他说完,还是站在那里,慢慢地,露出一个讨好的、又怯生生的笑容。

"我。。。我已经无家可归了。"少年垂着头,最后说。

他已经是条丧家之犬,已经一无所有了,不明白这家伙为什么还对自己穷追不舍。

看到这个人的这副样子,他莫名地心慌,还有些难过。

雨滴从鼻尖滑下去,凉凉的,痒痒的,少年不堪地举起手臂擦拭。低头的刹那,从自己的手臂上方,他看见一个已经变得熟悉起来的身影,走到了他的跟前。

抬起头,老人温和地在冲他笑。然后,一只已不具备体温的手掌,小心翼翼地落在了少年银白色的额发上,很轻很轻,像是在用羽毛抚摸珍宝。

也不知怎么回事,少年突然觉得鼻头酸得要命。

浩大的雨势竟然停了下来。

天边的乌云碎裂,一束金色的光斜斜下落,贯穿了天地。

少年看着老人的脸,在光束正面的映照下,好像立刻就要模糊不见了一样。才发现自己已经泪流满面。

他听见这个人对他说:"我来接你。"

"我们回家。"




TBC

作者的话:于是正篇里的鬼就是这么来的(。

评论(10)
热度(6)
©星沉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