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沉灵

微博id:星沉灵。自萌冷圈的闪轨毒重症患者,my cp库里/crrn/クロリン可逆不可拆,one and only!

「我流闪3结局」Abyss(1)

我要炸了!飞了!蒸发了!先放段写好的报社!







铅灰色的无际天穹悬空,黝黑的广阔大地在血与火的灼烧中铺散开来。连唯一赖以生存的空气都黏着而死寂,头顶的永夜仿佛再不会终结。活人的惨呼与亡灵的哀嚎混杂在一起。而得以幸存的人们,几乎再也无法回想得起,这片广袤的国土上,昔日所有的宁静与辉煌。

如今的埃雷波尼亚帝国,彻底与神话时期的冥界交融在了一起,形如末日之地。封印被揭开,「约定之日」降临,这个国家、每个人的命运即此,开始驶往既定的点。

不正常的惊雷阵阵,惨白的电光汇集在绯红色的魔城上空。而那之下,曾几何时被称为绯红帝都的城市,已化为一片焦土。交集在这座城市中心的铁轨贯通了整片国土,构筑成巨大的炼成阵,将源源不断的mara输送到冥界的心脏之处。

此时,最后的决战已到达胶着阶段。

绯红的王座之上,被诅咒的终焉魔王已被一颗不断搏动的暗色"肉球"取代。那仿若巨兽心脏一样的物体有规律地收、缩着,由锈红色的铁轨层层包裹,泉涌般向其供给着举国的生命力。怪物胎动的深处,又衍生出无数血色的丝状物,向四个方向伸出细小又密集的触手,如血管般缠绕在四座巨大骑士的"核"上面,贪婪地迅速吸收祭品的能量。

"仪式"已进行至此,再无阻止的可能。除非。。。

金发少女紧拉弓弦的手在剧烈地颤抖。她的眼眶灼热,视网膜上挥之不去的,是一个个亲人、好友,在为他们开辟道路时相继倒下的身影。而瞳孔的深处,此时箭尖瞄准的位置,是那个万万不忍刀剑相向的人。灰色的巨人行动如电。她看到剑风下,菲娇小的身体倒飞而出的残影、劳拉嘴角咳出的血渍、尤西斯血流不止的侧腹、盖乌斯扯断掉长枪。。。已经,再不剩下手下留情掉理由了。

箭尖绛红色的晶体熠熠生辉,亚丽莎依稀还记得,爷爷生前将此交给自己的嘱托:破坏骑神内部核心,最后的希望。战场上灼烧的风刮干少女眼角的泪水,她牙关紧咬,已经连自身的情感、连带存在都全然忘却——

"哎?"疾风一箭已离弦,却在发出它的主人眼中凝滞在了半空之中。只来得及将小小的惊呼脱口,细小却成片的血线即从亚丽莎的身体里面崩裂出来。

双眼失神的一瞬间,亚丽莎所见到的,尽是同伴们在巨人的剑击下染血倒地的身姿,以及意识到他。。。那个人本身,以一招疾风闪现到了身后的事实。

"为。。。为什么。。。"内脏破裂的鲜血顺着齿缝倒灌,尤西斯勉强半跪在地,用没有握剑的手狠狠抹干嘴角。

白衣的灰色骑士收刀入鞘,淡然地转过身,只是不为所动地向地面看去,"事到如今有什么意义呢。"他答非所问。

"意义?你说意义?"马奇亚斯撑地而起,暴吼道,一口鲜血从他口中喷涌而出,"我的父亲,被你们这些'铁血之子'处理掉的我的父亲!还有现在,成千上万快要丧命的帝国百姓!你问意义?怎么不到他们的尸身面前去发问呢!!"

"我。。。咳。。。已经手刃了那个家伙。"尤西斯颤声说,"不希望你。。。里恩,成为下一个了。"

"卢法斯在很早以前就有所觉悟。"黑发少年轻声道。

"住口!"劳拉发狠般,咬着牙站起,重剑的剑尖直指里恩的咽喉,"我们、我们七班的觉悟,难道还有人比你更清楚?!"

"还、还可以动!"菲晃晃悠悠地拾起两柄武器,"站起来,不断地往前走下去。。。不是那家伙、还有你教给我们的吗,怎么可以忘记?"

"。。。。。。"紫眸底的眼神微动,但终只是挂出了几分凉薄的笑意。

"我们好不容易走到了这里,"艾利欧特剧烈地吐息着,举起手中的魔导杖,"无论如何也不能到此为止。所以。。。里恩!就算是最后了,能为你做的,只有——"

视野中,一个个昔日的好友、同伴相继站起,阻挡在自己的面前。黑发少年轻叹一样,将指节举重若轻地扣在了剑柄下方。帝国年轻的剑神,闪光一剑的前方,从来都是无可阻挡的,无情、无理,哪怕是至亲之人也统统无可赦免!

刀出鞘,剑气过!然,无从犹豫的一击如清风拂面之时,一道湛蓝的波光无中生有,璀璨地绽裂开来,阻挡在这雷霆万钧般的剑风前方!

"姐、姐姐!"随着艾玛的一声惊呼,千分之一秒的刹那,里恩略微愕然地转过脸去,目光搜寻着本不该出现在此的魔女——也在这一霎!一根布满倒刺与鳞片的巨大赤尾,自身后猛然贯穿了少年的身体!

鲜红色泽的黏液如羊水般滴落。魔胎表面的黏膜被从内里撕裂开来,暴露出长而可怖的巨尾,如同从前那样,收割去另一个少年的生命。




TBC

评论(3)
热度(12)
©星沉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