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沉灵

微博id:星沉灵。自萌冷圈的闪轨毒重症患者,my cp库里/crrn/クロリン可逆不可拆,one and only!

「我流闪3结局」Abyss(2)

2

三件事情在同时发生——

随着魔胎骤然破裂,围绕扩散的绛红色血光在当下猛然一滞——随即狂暴般扩散开去,震撼王座!

剧烈的震荡之中,失血无力的金发少女眼睁睁地看着,那如同命运之矛的尾刺,生生地自身后贯穿了里恩的胸口

——哪怕与此同时,一颗子弹自上而下,裹挟着极其霸道的苍蓝魔力狠狠击中了尾侧,也无济于事。。。

那是。。。地精赋予的、用以打断胎降、阻碍终焉仪式的最后四枚希望之一。亚丽莎混沌的最后一丝神志意识到,以及在陷入漆黑之前,默念出心底最后的祈愿:"拜托了,救救他,救救里恩!"

"——库洛!"

"库洛。。。"眼见同伴的冲动之为,托瓦低声唤道。

从隐蔽幻术下擅自暴露出来的人,手中前一刻打空的枪口,依然直指那给予少年致命一击的、罪恶的凶刃。而四位昔日好友真正的目标,即将被绯色魔王吸收融合的四尊古早的骑神,却已丧失了被切断链接的希望。

不管是以生前的哪一重身份,在前任学生会长的认知中,好友从未露出过这样的表情、表现过这样明显的情绪。更何况是作为一个知晓一切真相、被仪式召唤而来的死灵。

然而命运如此,该发生的已然来临。少女目光闪动着,垂下头,嘴角浮起一抹笑意。稍稍,有些不舍而难过的样子。

瞬息之间,绯红的王座之下事态数变。

即将成型的魔胎怒号着,一道道扩散开来的冲击波使重伤的人们匍匐踉跄,却无法阻止他们相继围拢的脚步。

那个人纯白的外披大衣被破开硕大的洞,殷红的血从破损的部位源源地浸染、蔓延开来,鲜明得刺眼。血从他的口鼻、心脏处不断往外冒,再沿着长长的白衣边沿低落,一滴一滴地止不住,就跟众人心底的死寂一样。

"这就是。。。咳。。。"劳拉吃力地用驻地的重剑支撑着身体,奋力往高处望去,"你最终选择的道路嘛?"

在那里,被尾刺贯穿的人,连同待机的灰之骑神,都被血管状的细线缠绕起来,如同其他四座骑神一样被剥夺着核心与生命力。莹红色的光点从少年的四肢百骸飞出,随即被飞快地吞没、吸收。这微光包裹着他奄奄一息的身体,使他看上去就像快要融化不见了一般。

跟过去一样色泽的紫眸,却蕴含着千万种复杂般扫过昔日最重要的同伴们,里恩淡而平静地开口:"想必。。。就是如此吧。对不起,大家。"

"'对不起'这种话,你——!"马奇亚斯怒吼,下一刻却尽显疲态,"连你,都是这样的笨蛋吗?"

"是呢。唔。。。"血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从里恩的脸颊上褪去,他的声音轻而不稳,死命压抑着己身生命流失的痛苦,"不止如此,我、还是个不可饶恕的罪人。"

"亚丽莎的伤。。。她的血已经完全止住了!"法术的光辉褪去,艾玛高声道。她看着认罪的濒死之人,泪水一下子坠落下来,"从前开始,里恩君就是个温柔的人啊。哪怕之后,成为了宰相那边的人,也从来没有真正伤害大家的意图,对不对?这种事。。。这样的结局,难道说,是从一开始。。。?"

"事到如今发生的一切,要是没有我的存在,说不定就。。。"终焉的红光中,染血的苍白少年垂下眼,"已经,来不及了。如果。。。如果大家还能倾听我的话,就请赶快逃吧,远离这里。否则当那个男人成功的时候,连你们。。。你们都会成为牺牲品的。前辈们也请快。。。"

"你——说什么混账话?!"

带着颤音的暴吼响彻全场。弥留的白衣剑圣猛然睁眼——那一瞬间不知他终于看到了什么,扬起的嘴角好像是在笑。

下一秒,璀璨的红光疏忽点燃,是少年的最后一丝生命之火。他化为光点,化为纤尘,飞散着恋恋不舍,遥遥地为那故人守候片刻,就被吸收,化为他父亲的一部分了。

"当"地声响,绯皇掉落在地。残血沿着锋刃滑落到底过后,剑穗终是静止不动。




TBC

评论
热度(12)
©星沉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