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沉灵

微博id:星沉灵。自萌冷圈的闪轨毒重症患者,my cp库里/crrn/クロリン可逆不可拆,one and only!

「我流闪3结局」Abyss(3)

3

"这!开玩笑的吧。。。"不知是谁喃喃出声。

一片片纷飞、消散的莹红光点中,血与泪的痕迹还不及从稚嫩的脸庞上褪去,他们就又一次目睹了至亲至爱之人的消亡。哪怕是前一刻还刀剑相向,但无论如何,也是曾经伴在身边、走在跟前的那个人啊。

"无论如何,这、这样的结局也。。。"死死地捂住眉心,亚丽莎的唇发着颤。与周围的同伴一样,无所适从的悲伤像海绵里的水,从一颗心的深处源源不断地汲取出来。她终于大叫道:"这种事,不就跟'那个时候'一模一样了嘛!"

在她的余光之中,"那个时候"死去的亡灵,缓缓地走上前去,驻足在了斜插在地的太刀之前。

银白刘海的阴影下,看不清亡灵的表情。而耳畔班长惊唤姐姐的声音,令他握住面前刀柄的手指一颤,仰头的瞬间,已是面沉如水。库洛转向身后站立的魔女:"果然还是到这一步了啊。不过,薇塔你真的。。。?"

"早就决定好的事,事到如今还说些什么呢。真不像你的风格呢,呵呵。"深渊的魔女轻笑着,挥袖举杖的瞬间,己身骤然绽放出炫目的苍蓝色光彩,"我这么做的理由,你不早就体会过一遍了嘛?"

这光芒与亡灵的淡影呼应着,一强一弱,却渐渐地、渐渐地,有了置换过来的征兆。苍之魔力围绕着两人盘旋,以光辉的最盛处为核,构筑出庞然的虚影。那是已然殒落于此的,苍色巨人的重生。

此时,大殿上方完璧在即的魔胎前所未有地躁动起来,像是破裂之际的心房一般,可怖得胆战心惊,似在畏惧唯一可对它造成威胁的存在。输送在赤色管道中的灵力骤然间奔涌起来,将这片土地上所有的生的力量彻底抽取出来。而被束缚着的骑神们的心口,各色的核心相继失色、溶解,伴随巨大躯壳的轰然坍塌。失去启动者的灰之骑神缄默地残喘,黯淡的机械眼注视的方向,魔女以生命为代价的法阵即将完成。也在苍蓝奠定的刹那,那灰色的巨大人像,不带丝毫声息地消失了,悄然如同被风卷走的一抹飞灰一样。

艾玛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没有讲出哪怕一句话。

这是没有办法阻止的、注定的事情,是宿命。她此刻终于明白了,懂得了,却再也无法挽回了。她看着盛光之中姐姐越来越淡的身影,突然就回想起了,很久以前,那个驾驭着强大使魔的坚强背影。
哎呀,自己这是怎么了,怎么在想,那些事。。。艾玛自嘲地想,抹了抹自己的唇角,才发现指尖触到的全都是冰凉的泪水,以及下唇淌出的血。

如果这都是我的宿命,为什么站在那里的是那个人?!为什么走了就没有回过头?

无声地,少女的身体剧烈颤抖起来,不可自抑地伸出双手,在一片空茫之中徘徊。模糊的泪光之中,她仿佛看到了姐姐熟悉的笑颜,对着她微微颔首,消失不见。再看时,手心传来的触感,唯有发挥力量的魔杖。

冲天的不祥红光爆裂开来!死气沉沉的大地被镀上血的光彩,压迫而下的凶云咆哮席卷,阵阵罡风杂乱,在血与死的空间中恭祝着新魔的降临。猛然间一切静止,然后,加速到最大!被撕碎、震裂、扯断!一圈圈绛红汹涌的冲击波笼罩了以魔城为中心的整个冥界,这曾经被称为埃雷波尼亚帝国、如今即将彻底被异化吞没的地方。

冲击的中心,高举魔杖的少女金瞳耀耀,发辫与裙角在气流中翻飞不止,而她手中力量汇聚之处,扩散开柔和而雄浑的光流,将身边共进退到此的同伴们包裹其中,笼罩着整个空间中唯一的安全区域。在这前方,如图蔚蓝的星矢一样逆飞而上,超越光速、突破一切的存在,是那涅槃的苍之骑神骑神!击破大盛之下的绯色、护住微弱而坚定的魔力护罩,就像最终的希望一样搭载着一切,苍之光耀直冲而上,扩散爆裂!诸神的黄昏,被这样称呼的双刃之剑,直直地指向了一切的罪魁祸首——吞并了所有的、他最痛恨的仇人!

"这一剑,将终结一切!!"




TBC

评论(4)
热度(10)
©星沉灵 | Powered by LOFTER